• 第47章 你可以滚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3本章字数:3116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公司突然要召回新品?咱们的新品上市这么久了,怎么会突然出现问题?”

    办公室内,童宁端着一脸的寒霜,她的手中还握着手机,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助理。

    有些事来得太过突然,就像龙卷风。就在两分钟之前,童宁还在打电话给王安安提供的那个度假村,她本来已经计划好,这个周末好,新品的事情忙完了,会带着全组的人一起去那个度假村玩一玩,放松放松。

    可是变化总比计划来得快,童宁这边还没跟老板谈好价格呢,公司的新品就出事了。

    童宁想,这下好了,反正那老板也不肯给自己任何折扣,新品又出了事,去度假村的钱都可以省下了。

    但是这可不是童宁的初衷,看着现在网络媒体上,那些不好听的言论,童宁内心是既愤慨又心疼。

    这一次的产品,是她带着团队耗费了多少心血才得来的,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她怎么忍心,它被人那样的辱骂。

    “现在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童宁的语气很不好,因为差一点,她就成了公司上下,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了。

    一早上听到这样令人沮丧的消息,新品刚上市的时候,销售的好的时候,没见出事,偏偏现在,他们准备,功成身退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童宁的心情也是日了狗了,不爽又不甘。

    缪缪站在童宁的面前,发生这么大的事,她脸上也未见焦急神色,反倒是面对有些歇斯底里的童宁,她脸上带上了些许复杂的情绪。

    身子微微瑟缩着,只是稍稍抬眼看着童宁,缪缪从没有见过童宁发这么大的脾气,但是今天,她的火药吃的有点猛。

    “总监,是产品出事了,截止到现在,已经有十二位消费者,过来投诉我们的产品出现了问题。甚至有一位消费者举报,他手中的电子产品在充电时候发生了爆炸,所幸没有伤到人,但是,这件事情已经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你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听着缪缪的话,童宁也是特别的无奈,那攥紧的手心,得紧紧的捏住了,才忍住了去打人的冲动。

    “已经有十二个人进来投诉了,为什么我到现在才知道,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情,等到兜不住了,才能告诉我,是吗?”

    与其说缪缪是知情不报,童宁更愿意相信,她是已经为人所利用,故意给自己挖了个坑的。

    只是,她以前还以为,缪缪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总监几分的,但是现在,她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信她。

    童宁望向缪缪的眸光中有惋惜,有决绝,还有几分同情,然而缪缪却是火上浇油一般,在那无奈的摊摊手,说出的话更是让童宁气得头上直冒烟,良好的修养都化为了灰烬了。

    “可是,总监那两天你正好翘班,我一个人处理公司的事务,也没有时间跟你说啊。”

    童宁表示,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你要是想说,打个电话就行,又不是谈情说爱,非得当面。

    “如果我的助理连她的本职工作都做不好,那我觉得,她也就没有必要在我的身边待下去,从现在开始,你,goout了。”

    童宁不耐烦了的摆了摆手,伸手为缪缪指着敞开的办公室大门,她要是不愿意,随时可以走人,她可没心情再对付这个小祖宗了。

    缪缪一瞬间呆滞了,她跟着童宁三年,童宁对她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从来不曾像今天这样,情面都不讲,直接让自己辞职滚蛋的,缪缪一张脸,顿时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又羞又躁。

    不过童宁这会儿可没有心情理会小助理,她打了一个电话,下达了一项指令。

    “现在立即召回所有的产品,然后立即联系记者,就说我们现在已经将所有问题的产品带回来,进行取样,研究,具体是怎样一个情况,我们沈氏集团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童宁说完这一句,又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因为她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舆论的压力,还有来自董事会的压力。

    “童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可是我第一次,交给你自己独立完成的项目,可是你这一次全给我弄砸了,你知道我们公司这一次损失了多少钱吗?”

    童宁真的是厌恶了童振国用这样的嘴脸,一遍一遍的跟自己谈钱。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但是这一次事件,性质恶劣,搞不好,会连累的沈氏集团的其他产品,沈氏多少年的好口碑,可就糊了。

    但是,童振国满脑子就是钱钱钱,她就不懂了,自己这个爸爸,一辈子都守着一个沈氏集团,钱,他还少吗,怎么天天整的跟没见过钱一样的?

    童宁心内中有不满,但是面上,还是得在童振国面前,装的跟孙子一样的,不不不,装的跟乖跟女儿一样的。

    “爸,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我们的产品从生产到出库,再到销售,每一个环节都是经过层层把关的,这款产品入市已经这么久了,为什么会在今天突然就爆出这样的事情呢?”

    “我觉得这是有人在阴我们。”童宁最后笃定的道。

    童振国面色霎时变了变,他现在老了,经不起折腾了,可不比年轻那会儿,什么阴谋阳谋的他都能玩的转。

    “你说有人在阴我们吗?这不太可能吧,现在的沈氏集团好歹也是咱们AS市4的大企业了,在电子产品这一块,也是龙头一样的地位,你说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这么玩我们?”

    童宁只想说,童董事长,你会不会自视甚高了一点?

    “再加上,童宁,你可知道,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出现问题了,你看看,自从你当上总监以来,你惹了多少事,哪一次不是公司替你摆平的?这一次,无论,承担多少损失,都由你自己负责,公司是不会再帮你的。”

    童宁眼睛眯了眯,她只想说,虽然,她上任以来,的确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但是,公司对她真的没有那么好啊,哪一次出现危机?公司不是把自己推在了前面。

    童宁对于童振国的话,可谓是嗤之以鼻,但是到如今,她身陷困境,哪里还真能与童振国对着来呢,她只能小心翼翼的哄着童振国。

    “爸,你别担心,这一次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

    童振国不悦的眸子,在童宁的脸上盯了盯,他闷哼一声道。

    “你哪一次的事情是处理好了的,从小到大尽给我惹麻烦。”

    童宁“......”我上学的费用是用我妈留给我的一笔教育基金来的,我工作以后就从童家老宅搬出去了,一步一步坐上总监这个位置,可真不是因为我是你童振国的女儿啊。

    你这样邀功,良心真的不会不安吗?

    “童董事长,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我不会推诿责任的。”

    童宁认真的态度,让童振国颇有些感动,可是他却全然没有注意到,的称呼已经由爸爸变成了僵硬的童董事长。

    在童宁的心里,父亲,是一个伟大的角色,她不求自己的父亲能为他遮风挡雨,但至少,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她不希望,她自己的父亲将她推走,有时候,亲情是刀,一不小心就伤人。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锻炼了童宁。

    但是想想童振国对于童佳呵护备至的模样,,童宁突然觉得无比的恶心。

    这样一个产品,设计制造好需要很长的时间,一个产品毁坏,重新对它进行分析,这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精力与耐心。

    此时,大家完全没有了去度假的心情,一门心思扎堆在实验室里,一遍一遍的研究样品。

    缪缪并没有跟着童宁,因为被童宁骂了一顿,这会儿已经向人事部提交了辞呈,等过几天,估计就要找铺盖走人了。

    童宁没有心情管她,她此时,也守着一群同事,差一点没将实验室里翻出个底朝天了。

    “我这一台样品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你们的呢?”

    一个同事揉了揉眼睛,茫然的看着还在忙碌的其他同事们,看得出来,大家都很累。却都在坚持着。

    同事们摇摇头,没有发现问题是意味着好事还是坏事?总之,从生产到销售也就只有那么几个环节,不是他们这里的问题,就是其他地方。

    他们该承担的责任一点都不会少。

    此时已经傍晚,自从,公司新品的问题题大肆报道之后,同事们就一直在查。实验室里,很多人甚至连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

    童年静静的听着办公实验室呢,除了,仪器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停不下来,剩下的就是同事们的肚子,在唱空城计,唱的好欢乐。

    “好了,大家都累了,我给大家定了外卖,先吃点饭,休息一下,调查的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破的。”

    童宁说此话也是诸多的无奈,但是事已至此,她总不能,再将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这一群同事们,往绝路上逼。

    然而,童宁的话音刚落,便听王安安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高音炮一点都不比夏苏那大嘴巴弱。

    “总监你快点看看,我这里这台样品,好像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