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锅从天山来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3本章字数:3320字

    怀孕的事,童宁还没有想好,要怎样跟简慕修说明。自从上一次与简慕修彻夜长谈之后,童宁已经,不再回简慕修住的地方了。

    如今,又要童宁自己跑回去,跟简慕修来说明,自己的身体状况,她还真是做不到,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一天,童宁在夜间回到了自己以前所住的地方,躺在大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公司的事情已经足够让童宁焦头烂额了,而简慕修对自己肚子里的宝宝的态度,都还是个未知数。两件大事,压的童宁就快要喘不过气来。

    医生说过,她肚子里的胎儿是很健康的。但是,母体的情绪太过于焦躁,这对于胎儿的发育并不好,医生还建议童宁要保持愉快的心情,保证良好的睡眠。

    可惜,就目前来说,这两点童宁都做不到。

    因为,公司产品问题的事,就足够让童宁寝食难安了,她还如何保持愉悦心情。

    若论这两件大事的关联者,除了童佳,就没有其他人了。

    因为在产品的事情发生之前,童宁就发现,缪缪曾经与童佳联系过,从那之后,缪缪就背叛了自己?

    而唐一一是缪缪的妹妹,姐妹俩,一个呢,在公司内部给自己使绊子,另一个,在销售环节给公司的产品使绊子。

    真是蛇鼠凑成一窝了。

    这样的策略,这么损的招数,除了童佳,童宁想不出,还能有谁这么损。

    而,公司的事情之外,家里呢,也是被童佳给搅的要翻天了。

    简慕修被童佳迷了心窍,还不知道她对于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但是同肯童佳,肯定是不会愿意看到自己怀孕生子的。

    童佳童佳,又是童佳。

    童宁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刨了童佳的祖坟了,这一辈子才会被童佳从小给算计到大。

    更糟糕的是,明明准备要反击的,可是偏偏,童宁发现,自己有时候真是无能为力。

    童佳总有本事蛊惑别人,帮她一起做坏事,而自己却总是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甚至就连自己的父亲,在遇到困难之时,都不曾帮过自己,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

    思绪越来越乱,童宁烦躁的闭上了眼睛,而电话铃声却在寂静的屋子内,突兀的响起。

    “童小姐,关于那个人,你想到是谁了吗?”

    是贺子明的电话,想不到这个侦探还蛮负责的,这大半夜的,还能对客户进行电话轰炸。

    童宁瞥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十二点,他突然有些佩服贺子明之前的那些客户了,他们没有在半夜十二点冲到贺子明的房门前揍他,就已经是,很佛性了。

    “没有。”

    童宁的声音闷闷的,一如此她刻的心情,她这几天都在忙着处理公司新品的质量问题,哪里还有心情去查那个开走她车的女人呢。

    童宁只听贺子明在电话那一头“哟”了一声,语气听起来,还挺遗憾的。

    童宁想,真不知道你这么吊着有意思么?看你这模样,不是早就对那个女人的身份有所认定了吗?还非得吊着自己?别告诉我,侦探都是这毛病,耍着客户玩呢。

    童宁在电话这一头,翻了一个白眼,半晌,她才意识到,贺子明根本就看不到,看来自己还真是处于孕傻的阶段了。

    “我说侦探大人,现在是晚上十二点,人的大脑休息的时间,你觉得,我能想到,你说的那个人吗?”

    “好吧,那我就再提醒你一下,能让一个人心甘情愿为另一个人做事的,只有三个,第一,第二感情,第三,隐瞒。”

    “......”

    童宁脑子一时混沌,她实在不明白,大半夜的贺子明打电话跟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

    当然童宁是不会知道今日在商场发生的事,正好被前来逛商场的贺子明给撞了个正着,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但是以一个侦探的头脑,他可以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对整件事情进行推理。

    于是贺子明就觉得他有必要就今天的事情来提醒一下童宁了,毕竟在贺子明的心里,童宁这个榆木脑袋,是不能轻易猜出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的。

    童宁的头重重地往下一耷拉,她只想说,贺大侦探,灌鸡汤请早,不要大晚上的再来灌,好吗?

    “另外,我还想提醒你一句,人的大脑在夜间会替你梳理白天发生的事,你可别浪费了。”

    童宁“......”侦探了不起啊。

    ......

    奇怪的是,被贺子明那一通电话打扰了之后,童宁竟然奇迹般的入睡了。

    童宁想,就贺子明这个性子,做催眠师一定比做侦探更适合他。

    连日来的劳累还是让童宁的脸色脸色不太好,清晨,洗了个脸,她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并且在嘴唇上涂抹了鲜艳的口红,娇艳欲滴,气色好了不少。

    不过,眼睛上的青黑却是难掩疲惫之态。

    今日的办公室,似乎格外的热闹,而童宁是在公司员工,那诡异的目光直视之下,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的。

    那个时候,童振国童董事长已经等在了办公室里。

    童宁的眼睛狐疑的眨了眨,她昨天才解决了商品质量问题的麻烦事,爸爸应该不至于一大早上,就来质问她吧,但这个一脸的冰霜是什么意思?

    “董事长,你找我。”

    童宁刚才出现在童振国的背后,话音一落,便见童振国猛地一拍办公桌子,惊得童宁眼睛都不自觉得多眨了几下。

    她什么时候又惹到这位董事长了?

    “童宁,你自己看看这份报表是你做的吗?”

    看着童振国手里的报表,童宁觉得异常的眼熟,那不就是之前,缪缪故意递给自己的那份报表吗。

    当日,助理缪缪给了自己这份报表,并且还口口声声称是财务部的报表,但是后来,童宁亲自去财务部询问过了,他们给出的报表其实是另外一份。

    而这一份假的报表,其实是被缪缪给偷偷的改变了数据。

    当初缪缪仗着童宁的信任,就是以这样一个借口来骗童宁签下这份报表的,不过还好,当时的童宁并没有上当,她直接交给了缪缪。

    可是这份报表,又是如何到了童董事长的手里呢?

    童宁决定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她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向了童振国。

    “这份报表有什么问题吗?”

    童振国觉得,童宁还真有脸来问。

    “这份报表上的数目错了,你身为总监,难道连这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

    童宁想说自己确实是察觉到了,但是童董事长,你应该还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耍了。

    “哦,那可能是我之前,不小心打错数据了,没关系,大不了我再重新做一份。”

    童宁故作轻松的道,这个态度直接惹恼了童振国,他手中拿着那份报表,用力的朝童宁的身上一砸。

    童宁太习惯童振国的暴脾气了,连忙侧身避过,侧身之时,眼眶却是不觉红了。

    不管,童振国是不是喜欢自己,可是在童宁不能否认,童振国与自己的血缘关系。

    虽然,童宁不奢望童振国为自己解决问题,她也不曾奢望过,童振国能够公平的对待自己与童佳。

    但是,当他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将所有的事情推给自己时,童宁心内对于童振国唯一的一点儿美好期望,都化为了灰烬。

    就在那么一瞬间,那乱飞的报表,让童宁想到了那个曾经在省市叱咤风云的母亲。

    她想,如果母亲还在,她绝对不会允许他这样对待自己的吧。

    忍住眼泪,童宁捡起那份报表,抬头直勾勾的盯着童振国。

    童振国被她盯的,眼神发虚,他有些怵,其实他现在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那样发怒的,可是做都做了,难不成叫他反悔不成。

    “你看一看,这报表上,你多批的那几万块钱,,是不是与咱们公司卖出的十二个有问题的产品的钱,不差一分一毫。”

    “......?”

    童宁抬头,怔怔的看着童振国,她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份小小的报表竟然隐藏了这样大的玄机。

    童佳还真是做的挺细致的。

    她原来还以为,童佳只是想在报表的事情上让自己掉坑,却不想,他们是想,让自己来给唐一一背这个锅。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看童振国此时的表情,分明就已经认定了,童宁才是背后指使员工调包的人。

    开什么玩笑,要做出以假乱真的劣质产品,都要耗费不少金钱,她身为总监,要贪的话,还真是哪哪儿都能贪一点,用的着做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吗?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童宁觉得,以童佳这智商,不去犯罪,真的是太可惜。

    当然,童宁保证这话绝对不是夸奖童佳,她只是对于童佳此人感到深深的恶心,又无奈呀。

    “这个报表谁给你的?”

    童宁看着童振国,她眼中的那份疏离,让童振国心内很是不爽,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童宁现在能这样对他,根本就是他自己作的。

    “就是那个被你解雇了的助理给我的呀。”童振国眼睛转了转,对童宁还是有所隐瞒。

    童宁冷哼了一声:“那董事长您现在知道为什么要解雇她了吧。”

    “?”

    童振国这才觉察到童宁的不对劲,还有这份报表,来历更是不同寻常,他的眸子中,同样有质疑。

    “老实说,这份报表是假的。”

    “什么?”

    “报表是假的,真的报表我已经交给财务部了,你可以去查一查,一个助理,如何会拿着我的资料走人,除非,这份资料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

    “于是,我直接开除了这个造假的助理,可没想到,她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您的身上,实话说了吧,调包公司产品的销售人员,其实就是我前任助理的妹妹。”

    “所以现在,董事长,你知道是谁在骗你?又是谁在背后阴我们沈氏集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