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我不放心你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3本章字数:3197字

    照片上的是唐一一和她男朋友的合影,唐一一在一旁笑得娇俏,她搂着她男朋友的脖子,颇有点霸王硬上弓的味道。

    因为从照片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男朋友,身体往另外一边侧了侧,明显的排斥与唐一一的身体接触。

    这个人,明明不喜欢唐一一却还要与唐一接触,并且拼命的用物质来套牢唐一一,这个人的目的,真的是,很明显了。

    不过,最让童宁震惊的是,照片上这个人的脸,她很熟悉,不会认错的。

    这个人是何恒超,是那个在沈氏集团工作了一个月,却又主动辞职的,神秘的何恒超。

    童宁就说嘛,何恒超这个人,好不容易打入了沈氏集团内部,却又主动出局。这根本就引人怀疑,童宁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的,现在看来,他们是在这里又挖了一个坑呢。

    难怪,那些人短时间内就能照着沈氏集团的产品做出了一个在外观上,和他们的产品无异的劣质品,原来,这何恒超在沈氏集团呆着的那段时间,就已经计算好了要盗取他们的成果,这些人,手段可真是够恶心的。

    还有那个何恒超,坑蒙拐骗,明明长得不帅,却还要强行美男计,就只有唐一一这样的花痴会上当了。

    “等等”

    童宁眯了眯眼睛,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照片上,何恒超的侧脸,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涌入她的脑海中。

    不过,尚还处于孕傻阶段的童宁,此时却是没来得及抓住这一重要的契机了。

    她总觉得何恒超的侧脸,给她一种特别诡异的感觉,像是,贺子明给她的监控截屏上的那个“女人”。

    只是,这两个人,会是一个人吗?

    不过,这个问题童宁选择先不去想,她现在要考虑的事情多了去了。

    现在确定了,唐一一的男朋友就是何恒超,那也基本上就确定了,背后的人其实就是童佳。

    这个疯子,为了对付自己,是还要将沈氏集团给搭上去吧。

    至于那个现在还被关在警察局的唐一一,童宁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个口才,劝说唐一一供出背后的人,既然唐一一那个傻姑娘,要去为他们顶罪,那她也无能为力了。

    ......

    新品的事情告一段落,唐一一到最后还是没有供出她背后的那个人,倒是唐一一的姐姐与妈妈,来公司闹过几次,童宁觉得,这两,母女也是蠢的没谁了,不去找怂恿唐一一的人,反倒来找她在,真是病急乱投医。

    最后的结果,唐一一可能被关上个几年,而何恒超与童佳,却是逍遥法外。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个负责生产劣质产品的地下公司,警察们早已在暗中跟踪他们许久了,这一次,沈氏集团出现的产品被调包之事,正好起了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让警察们顺利找出了那个黑公司。

    那个公司落网之后,沈氏集团也是作为受害方,事情曝光之后,反倒得到了不少的舆论支持,再加上,产品质量问题曝光之后,沈氏集团的处理方式,也是让人心服口服的。

    所以,这一次的危机,对沈氏集团只是在短时间内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但总而言之,新品的销量并没有因为这一次危机而下降,反倒是涨了不少,而沈氏集团倒也落得个”诚信“的好名声。

    此时的童佳,得知事情最后竟然这样反转,硬生生打破了桌子上的热水杯,滚烫的热水溅到她的身上,手上也到处是被烫的水泡,童佳却是硬生生的忍着。

    她虽是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但是王姨就在家里忙碌着,她却不呼叫。

    直到,简慕修走进来的时候,就只看到童佳一个人,瑟缩在轮椅上,她捂着通红的手,强忍着眼泪,眼眶通红。

    “佳佳,这是怎么弄的?”

    童佳咬着唇,不说话,但那隐忍的表情,就是在无声的诉说着,有人在欺负她。

    这个家里,与童佳朝夕相处的,就只有王姨了,简慕修扭头,俊朗的脸上写满了怒意。

    “王姨,这到底怎么回事?”

    可怜的王姨,这会儿正忙着在厨房里做鸡汤了,看见满脸寒霜的简慕修,蹲在童佳的轮椅边上,两人的表情,一个愤慨,一个则楚楚可怜。

    王姨心想,这下完了,她低眸,便瞧见了童佳手上那通红的一片,是被烫到了。

    “哎呀,童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去给你拿点药膏啊。”

    “不用了。”

    简慕修淡漠的出声,叫住了正忙着找药膏的王姨。

    “这怎么能不用呢?”

    王姨嘀咕了一句,便见简慕修蹲在童佳的轮椅边上,修长的大手还拿着一管药膏,一手握棉签,小心翼翼的为童佳上药。

    王姨眯了眯眼,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看着这两人。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我会付三倍的工资,打到你的账上。”

    毫无缘由的,王姨就被炒鱿鱼了,王姨连一句质问都没有,只是用力的点点头。

    解下围裙,转头默默走入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看着这冷静的有些反常的王姨,童佳眯了眯眼睛,从王姨第一天进门开始,他就不喜欢她,总觉得,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保姆,太冷静,太会看透人心了。

    童佳不喜欢这个王姨,她甚至一度以为,简慕修辞退了以前的那个保姆,换了这个王姨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自己呢。

    所以,王姨必须要走,在自己被烫伤之后,童佳就想到了这一招,不管这方法损不损,她只要王姨离开这里就行。

    童宁是苦尽甘来,她高高兴兴的回到家,看到的就是王姨正在打包自己的行李,而简慕修与童佳,则是冷眼看着她。

    “王姨,你这是干什么?”

    童宁扫了一眼简慕修,紧走几步,拽住了王姨的行李箱。

    “太太,我家里有点事,就不在这里做了。”

    王姨的声音听着有些颓废,全然没有平日的精神气,就连脸上和善的笑容,都显得有几分牵强。

    童宁自然不信这话,她冲上前去,整个身子横在了简慕修与童佳的中间。

    “简慕修,你为什么要赶王姨走?”

    童宁对于王姨,是深有好感的,因为,她身上乐观开朗的气质,确实挺容易感染别人。

    更何况,她认识王姨不久,而王姨却一直在用心的对待她,如今王姨被赶走,其实很大程度上,应该也与童佳容不下王姨有关。

    “这里是我的家,我赶走一个不负责任的保姆,有什么问题?”

    简慕修坐在沙发上,面对童宁的怒意,他异常平静的容颜,分明有些欠揍。

    “可是,这里也是我的家,你赶走王姨,是不是也要跟我商量一下,不管是因为什么事,你总得先听王姨解释一下吧。”

    童宁明白,她今天之所以会这么生气,不仅仅是为了王姨,更是,想要为自己的冤屈,讨一个公道。

    “你还知道这是你的家,那你为何几天几夜的不回家?”

    简慕修此时沉不住气了,他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瞬间将童宁小小的身影给挡住了。

    “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童宁娇小的身影,站在简慕修的面前,却是一点儿也不输气场,顿时叫简慕修无言以对的,貌似,他们两都没有立场来指责对方。

    她承认,简慕休那一夜无意中吐露出的心声,让童宁有了掐住简慕修软肋的机会。

    那一夜的长谈之后,童宁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简慕修现在,很可能是发现了当时童佳被撞的真相。

    童宁太了解简慕修这个男人了,他的世界,对错是如此分明。以前,是童宁错了,所以简慕修可以无所顾忌的折磨她。

    可是现在,简慕修终于意识到,是他自己错了,他所有的正义化为乌有,但他不会承认错误,他宁愿站在高点,施恩似的对自己进行补偿。

    她现在利用的就是简慕修,对于自己还有愧疚心理,肆无忌惮的让他沉沦在过去的错误里,翻不来身。

    在这一点上,童宁是不会吃亏的。

    “好了,先生,太太,你们别吵了,我就是家里有事,与先生无关,我先走了。”

    王姨似乎有些拉不开脸面,她轻轻的拍拍童宁的肩膀,无声的叹了口气。

    简慕修依旧是淡然的看着她,童宁白了他一眼,再看一旁的童佳,厨房里还有王姨特意为自己做的鸡汤,可童宁却没有了任何的食欲。

    眼眸一低,童宁突然瞥见童佳的手臂上,还是红红的一圈,上了药之后,伤口有些结痂了。

    童佳这是,被烫到了,想来,简慕修是把这笔账算在了王姨的身上,这才让王姨走的那么委屈巴巴的。

    童宁突然转了转眸子,突然,一个计策便上了心头。

    “童佳,这个周末我们部门要一起去度假,我看你一个人呆在家里挺无聊的,不如,一起去吧?”

    童佳征了好一会,才意识到,童宁这是在和自己说话,他们姐妹两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和气的说过话了。

    童佳还在犹豫,精明的眸子转动着,分明还在怀疑童宁的动机。

    倒是简慕修,却是一口回绝了:“不用了,我不放心你。”

    童宁冷哼了一声,我还不放心你家的金丝雀呢。她要是背地里给我们部门的人下毒可怎么办,她要是又是出一个苦肉计怎么办?

    她回眸,看着童佳的眼神,分明带着一点儿兴味,童佳瑟瑟的扯了扯简慕修的衣角,眼神却是比之童宁的诡异,还要狠戾上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