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你收手吧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3本章字数:3098字

    童宁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了解过童佳,她与童佳相识的这十年来,从来没有试图靠近过童佳与刘美慧这母女两。

    在不被童家承认的那些年里,童佳母女究竟经历过什么,童宁完全没去想过,她对于这两人的厌恶,让她完全忽略了。

    其实,这些年里,一直在表面上,表演者善良隐忍角色的童佳,其实早就对于自己的厌恶,应该是交互的。

    所以,当童宁看到了童佳眼神中,那分明极致的卑微,又极致的厌恶时,她的反应,先是呆在了原地。

    她以前只以为,童佳讨厌自己,才会故意抢走自己的任何东西,这种近乎掠夺的方式,是属于童佳的霸道。

    然而,此刻,看着童佳眼神中,掩饰不住的恨意,童宁突然明白,童佳想要的,不仅仅是抢几件自己的东西。

    凡事童宁珍惜的,她就要毁掉。

    所以,她策划了一场阴谋,让童宁背上谋害亲姐姐的罪名,她让她成为罪人。童佳的目的,是摧毁童宁这个人。

    而上一次,新品的事情,童佳完全不顾沈氏集团是自家的公司,出手毫不手软,也只不过是因为,沈氏,是童宁想要的。她要摧毁童宁的沈氏集团。

    童宁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突然就明了,童佳的心境,也明了她所做的这一切,近乎癫狂的报复行为。

    敌人的目的,不是要夺走自己的一切,而是要毁了自己的一切。

    童宁觉得,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也太痴狂,她抬眸看了一眼童佳身边的简慕修,她不知道,简慕修要过多久,才能看清楚,身边人的真面目。

    “童佳,其实你我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上一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妈也已经死了,可是我们还活着,下一辈的人,何必苦苦纠缠?”

    童宁丢下这么一句话,在于童佳的这场对战中,说不清是谁对谁错,谁赢了谁输了,但是,她是真的累了。

    童宁不知道,童佳缘何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敌意,可她是真的累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沈氏再一次陷入危机啊。

    这一次,他们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可是下一次呢,谁能保证他们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童佳扶着简慕修的手,要她收手,怎么可能,她与童宁,其实从一开始,就不能共生。

    当年,明明就是因为童宁母亲的插足,才会让童振国抛妻弃女,那个时候,她与母亲过的是连乞丐都不如的日子,可童宁呢,却是像一个公主一般,被捧在手心。

    童宁一定不知道,她对她的恨意,早已在很多年前就萌芽,然后,疯狂般的滋长,你叫她如何收手?

    恨意,在心中如翻滚的波涛,童佳的头低垂着,一张美丽的脸已然扭曲,手心紧紧的攥着,童宁,她怎么好意思来说这些。

    愤恨,让童佳有上前去抽打童宁的冲动,可是,感受到身边的低气压,她忍住了,抬头,眸中又是那隐忍的情绪。

    “妹妹,我从来没想过和你争什么,这些年来,一直容不下我的人,是你。”

    童宁蹙了眉头:“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放不下你的伪装么,什么叫我容不下你,你要是好好做人,我会容不下你么?”

    童宁的声音陡然加大,让简慕修都不自觉蹙紧了眉,凝望着她。

    “阿修,我想和妹妹单独说话。”

    童佳祈求似的看了一眼简慕修,她在简慕修面前,一贯端的温婉从容。

    简慕修一言不发,并没有打算掺合到她们姐妹两的事情中来,推着轮椅,将童佳带到了一个独立的小阳台。

    “你什么意思,现在,是打算求我放过你吗?”

    童佳终于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张扬又狡诈,像一只耀武扬威的狐狸。

    “我只是觉得,咱们两没必要这么斗下去,我现在只想好好打理沈氏,不想面对你那层出不穷的诡计,但是不是求和,因为,若我真被逼急了,你也讨不到好。”

    “呵?”童佳笑了,童宁这算是什么,给一颗甜枣,还要顺带打一巴掌么?

    “我可不这样觉得,你不是一次一次的,都被我给逼急了吗?我就喜欢看你被我逼急了,又对付不了我的囧样。”

    “......”

    童宁觉得,童佳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一点。

    “更何况,我从来都不认为,我们没有斗下去的必要,除非,你从简慕修的世界里消失。”

    是彻底的消失,而不是离开,童宁悻悻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挺毒的。

    “我会和他离婚的。”童宁幽幽的道。

    本来,她只想把这番话,说的慷慨激昂一点,奈何,提到简慕修的时候,她的心口,还是不争气的颤栗了一下。

    童佳的眼神,幽幽的瞥了一眼童宁背后洞开的门,确定那伟岸的身影离开,她才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是吗?可是你明明就还爱着他不是?”

    童宁不知道的是,早在幼小的童宁天天黏在简慕修的后面,”哥哥哥哥“的叫着他时,童佳,就开始妒忌的发狂了。

    她怎么能不明白童宁的心思,只要他们两人,一日心里还有对方,她的斗争,就不会放弃。

    童宁不说话,只是心上仿佛被人插了一道口子,痛得厉害。

    童佳嗤笑着,仿佛在嘲笑童宁的不自量力:“不过,你别白费力气了,阿修,他一定是属于我的。”

    童佳像是一场比赛中,走后门的那个选手,脸上那笃定的表情,贱的让人想要打她。

    童宁突然想到,那一夜,漆黑的夜色中,简慕修躺在她的身边,诉说着她的身不由已,他说,他欠童佳的,那么,到底是欠了她什么。

    此刻,童佳这么直白的宣告,是不是也是因为,她早就拿定了简慕修,用他的债,来与他做一生的赌注。

    “其实,你也并没有那么确信,简慕修真的会娶你,所以,你在他的面前,故意装出柔弱的模样,你不敢让他看到真实的你,可惜,没有任何一种感情,是建立在虚伪与欺骗上的,童佳,你以为,你能在他面前未装一辈子吗?”

    “不用你管。”

    也许是童宁的话太过于戳心了,童佳的伪装,真的就在那一刹那幻灭,她面目狰狞的看着童宁,眼前的人,让她厌恶,让她妒忌。

    “你看,你若是真的对简慕修信任,对你自己有信任,何至于如此生气,说白了,你越是炫耀什么,就足以见得,你缺什么。所以,别在我面前做这种无无谓的炫耀了,那样只会让你在我的心里,更加的掉价。”

    童宁微微挑了挑眉毛,她看到童佳的脸色铁青,可是,那又怎样了,不管她爱不爱简慕修,至少,最后一刻,她赢得漂亮。

    童佳,她不愿意收手,可是自己,又岂能让她一次两次的踩在身上。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何况,她是童宁,骄傲到不服输的童宁。

    ......

    周末,童宁租着一辆大巴车,将真个小组的同事,打包带到了他们提前订好的度假村。

    其实,这一场度假村之游,他们已经策划了很久了,只是半路杀出一个新品被调包的事情,让他们的这个计划,一再延迟。

    童宁一度以为,他们的度假村计划要取消了,好在,产品被调包的事情发生之后,新品的销量并未受此事影响,最后,童宁还是勒紧了裤腰带,自己出钱带他们来这个度假村玩耍了。

    度假村很大,周围有蜿蜒的河岸,在四周徜徉,度假村的外围,是绝美的田园风光,而内里,则有堪称完美的各种游乐设施。

    童宁此时,正躺在一张硕大的躺椅上,戴着个太阳眼镜,悠闲的晒着太阳。

    阳光正好,众人的欢笑声也不时传入耳畔,这里,的确是个适合放松的好地方。

    “来,喝一杯。”

    夏苏端着两杯咖啡过来,她大手在童宁的肩上一拍,直接打断了童宁的美好幻想。

    因为,新品的事情,也没少麻烦夏苏,童宁这一次,也破天荒的让夏苏这个局外人,跟着部门的人一起来度假。

    童宁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看着夏苏将其中一杯咖啡递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拒绝了。

    “不用了,我现在喝白开水。”

    夏苏哧了一声:“什么时候这么会养生了?”

    童宁默然,她哪里是养生,她是怀孕了。

    手不由得抚摸上了自己的肚子,从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天起,她就刻意的去避开那些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似乎完全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

    难道,自己下意识的,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的?

    童宁叹了口气,眼神幽幽的盯着夏苏将一大杯咖啡灌下肚。

    她还从没有见过有人是这么喝咖啡的,嗯,除了贺子明那个奇葩的侦探。

    “哎,她怎么来了?”

    夏苏捅了捅童宁的腰,童宁下意识的避过,然而那剩下的咖啡,却是泼了她一身。

    一转眸,便看见了熟悉的高大身影,简慕修正推着童宁的轮椅,向这边走过来。

    “嘿,这两人怎么阴魂不散啊。”

    夏苏将那咖啡往童宁的躺椅上重重一放,撸起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架势,向那两人走了过去,高跟鞋,很精准的踩在了童佳的轮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