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我想去试试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3本章字数:3413字

    那一天,本应该是愉快的一天,只是恰好在那一天,因为童宁的继母刘美慧,妄图插手童宁上大学求学的事,导致最后,童宁与童振国大吵了一架,童振国甚至因为童宁不听话,而打了她一巴掌。

    十八岁的姑娘,刚刚有了自主的权利,她怎么能忍受,继母随意插手自己的生活。

    那一天,被童振国教训了一番的童宁,伤心的跑了出去,临出门,又碰到了幸灾乐祸的童佳。

    被又被童佳奚落了几句,童宁几乎是哭着出门的,她那个时候,唯一的心里寄托就是简慕修。

    当她冲出家门,第一反应就是去找简慕修,正好在童家与简家的半道上,简慕修手捧玫瑰出现了。

    那个时候,简慕修身穿白色燕尾服,量身定制的,简慕修穿上很是合身。

    20岁的简慕修,自然不比现在,成熟稳重,但是,白色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就如白马王子一般。

    童宁记得很清楚,阳光照在他俊朗的脸上,像是为他蒙上了一圈一圈的光晕,仿若从童话中走出来。

    那一幕,惊艳了童宁的眼与心直到现在,她还能记得,简慕修身着西装的模样,还是印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

    以至于后来,每每幻想自己穿上婚纱,童宁都会自动带入简慕修的形象。

    虽然,自那一天好后,简慕修便再也没有穿过白色西装。

    虽然,那一天童宁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惊艳,去憧憬。

    因为那个时候的头童宁带着满脸的泪痕,一头栽进了简慕修的怀抱。

    他她跑得太快,冲过来的时候,又那么不管不顾的,简慕修没有办法,他手中捧着的,一大束鲜花就那么随意地往地上一丢,伸手接住了童宁。

    “怎么了?”

    20岁的男子,不像童宁在学校里的那些毛头小子,急急躁躁的,也不像如今的简慕修,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势。

    那个时候的简慕修,只是温和的为童宁擦着脸上的泪痕,他的大手摸着童宁的秀发,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轻柔,像是在呵护稀世的珍宝。

    以至于现在,同童宁只要一想到那个时候的简慕修,心就会为之一痛。

    18岁的童宁,对于简慕修没有任何的隐瞒,她的喜怒哀乐,都愿意,与简慕修去分享?

    他她告诉简慕修,说自己在家里遭受了多大的委屈,她告诉简慕修,自己又是多么想逃离这个家。

    简慕修耐心的听完,他幽深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他抱着铜童宁,认真的模样,并不像是简简单单的安慰。

    “童宁,我们一起走吧。”

    那时简慕修几乎没有朋友,之所以能对童宁如此友好,如此温柔,也有同命相连的原因在里面。

    简慕修的父亲,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抛弃了他和他的母亲。

    那些年,简慕修在简家的日子并不好过,他是在母亲的施压下,一步一步成长的。

    每一步脚印,踩在了简慕修的脚下,都留下了深深的血痕。

    童宁想逃离这个家,而简慕修何尝不是。

    那个时候,他们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正是最为叛逆,最为向往自由的时候,两人商量一番,最终,童宁默默的点点头。

    然后,童宁发现简慕修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她甚至敏感的察觉到,简慕修伸手在西装口袋里掏了掏。

    她看到那个西装口袋还鼓鼓的,童宁没有去猜想那是什么东西,因为简慕修再三犹豫,最终没有掏出来,口袋中的东西。

    他只是冲着童宁神秘的一笑,他的语气极为轻柔,童宁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他说。

    “宁宁,你等着,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你,真的愿意跟我?”

    得到了童宁肯定的回答,简慕修笑的很开心,两排牙齿露了出来,像个孩子一般,随后,像个猴子一样的,蹦蹦跳跳着跑走了。

    甚至忘记了,他带过来的那一大束玫瑰花。

    如果不是夏苏提及,童宁差点忘了,那一天就是02年的情人节。

    如果不是夏苏正好提及,童宁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一天简慕修西装口袋里装的是戒指而他那一天,红着脸犹豫再三没有拿出来的承诺,终究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一根刺。

    后来,他们的逃跑大计最终没有实施,因为童宁被童振国送走了,就在他们计划离开的前一天。

    没有任何的征兆,童宁消失了,她也不会知道简慕修像是疯了一般的去寻人。也不会知道,所有的一切,因这一天而改变了轨迹。

    待到童宁回来的时候,一切早已变了样,简慕修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简慕修了。

    他的身旁,是童佳挽着他的手臂,笑得一脸的娇俏。

    简慕修还是那样温柔,可是对童宁,他却是是冷漠相待。

    童宁知道简慕修对于自己有多怨恨,她曾尝试过解释,可是却只换来了简慕修的冷言冷语。

    后来铜童宁终于放弃了,那个时候的童宁,比之现在更为骄傲。她无法再三的解释,只能默认,她只能赎罪。

    因为,率先离开的人是她,简慕修恨她,她只能受着。

    可是童宁怎么也没想到,简慕修这气生的可真是够久的了,一晃都快十年了,他也不见气消。

    童宁有时候甚至开玩笑的与夏苏说道,幸亏她没有天天想着解释,不然十年的时间,她就是熬成了黄脸婆,也不见得能得简慕修的原谅。

    可是,调侃了别人,却不见得能原谅自己。

    很多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只可惜那个时候童宁不懂。

    她刻意的忽略那些与简慕修的往事,可终究敌不过,无意中听到的简慕修的消息。直到夏苏说出那个尘封在她与简慕修之间的往事时,她才明白那个时候的简慕修,有多在意自己。

    02年的情人节,那一天是他们爱情开始的纪念日,也是他们的爱情,消散的忌日。

    童宁的眼眶红了,不知是喝多了酒,还是让回忆给冲昏了头。

    她咬着牙,颤抖的手在密码器土按下了一串数字。

    叮咚一声,密码正确,童宁终于试对了密码,她经于不用为简慕修赔那笔钱了,可是,童宁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回忆一点一点侵蚀了她,五脏六俯,像是被绞痛一般,童宁的面色惨白。

    “苏苏?”

    童宁唤了一声,脚下便踉跄着,几乎站立不稳。

    “不是,你怎么了,虽然咱们是刷了人简慕修好几万,但你也不至于吓的腿软吧,你要真怕他要钱,找我啊,我替你还。”

    夏苏脸色还红红的,她说话间,还打了一个饱嗝,酒气从夏苏的嘴巴里传了出来。

    喷了童宁一脸,童宁的眼睛都红了,夏苏一见就慌了。她慌乱的摸着童宁的脸,酒气还还是那样浓烈。

    “你怎么了,别哭呀,多大点事儿?”

    童宁“……”

    我只是被你给熏的,不是哭了,虽然我也想哭。

    “苏苏,简慕修说的那个女孩,就是我啊。”

    “什么女孩?”

    夏苏混沌的脑子还抽抽的,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呢?然后只听童宁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简慕修求婚的人是我啊,夏苏,我该怎么办?”

    童宁哽咽着,她说完,蹲下身子哭了起来,夏苏慌了,她匆忙去扶住童宁,然而,还没扶稳童宁呢,夏苏踩着高跟鞋,先一脚摔倒了,连爬带滚的滚到了童宁的身上。

    童宁一个不查,两个酒鬼滚到了一起,然后,童宁便抱着夏苏嚎啕大哭。

    前台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光鲜亮丽的美女,耍起酒疯来,会这么可怕,我说你们,做个安静的美女子难道不好吗?

    “不对啊,简慕修既然还喜欢你,你干嘛不把他追回来?”

    夏苏虽然疯疯的,可关键时刻总不会掉链子。

    “我怎么追,我们回不去了。”

    童宁只想大哭一场,她的爱情,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简慕修啊,她还来不及做点什么,就消失在她的世界了。

    “不是的,你们之间还没到回不去的地步,简慕修那个人长情,你想啊,他为什么要那样对你,还不就是因为他恨你啊,可是当年,你也是被逼的,十年了,要不是有童佳挡在你们中间简慕修和你,早就和好了。”

    “而且,这世上的女人那么多,简慕修为什么偏偏对童佳那么好,还不就是因为你和童佳之间的关系啊,他就是借着童佳,来打压你。”

    “可是他为什么要打压你啊,还不就是因为放不下你啊,男人嘛,有的时候是很贱的,他只要对你还有一点念想,只要一点火,就能让你们死灰复燃,不,旧情复燃,”

    夏苏拍着童宁的肩膀,她眼睛还红红的,可表情确实从未有过的淡定,她真是,从来没这么清醒过。

    “相信我,男人都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生物,你只要在简慕修的面前表示一下你心里还有他,顺便解释一下你当年也是2被你那个不靠谱的爹给害的,简慕修要是个聪明的,自认然就会顺着这杠儿下去,到时候,你们重温旧梦,可别忘了感谢我这个媒人。”

    “当然,它要是不动,你就主动,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他身体上舒服了,脑子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你啊,只……”

    夏苏越说越不对劲童宁一张脸红的通透。

    夏苏宅眨眨眼:“后面的当我没说,主要是方法。”

    不得不说,夏苏的话在理,说的童宁都心动了,她承认,无论简慕修怎么对她,童宁心内,始终都为简慕修留一个位置,放弃也不能,向前也不能。

    但是现在,她想要向前一步了。

    “苏苏,我想去找他。”

    童宁依旧红着脸,但是此刻她眼中一片清明,再无迷茫。

    她决定了,为了那个在藏匿在她心里多年的人,他她决定试一试。

    夏苏红着脸,笑得灿烂,她对着童宁比心,突然,两眼一瞪,好像想到了什么。

    “不对,你欺骗我,简慕修什么时候跟你求婚的,你怎么没有跟我说过?”

    夏苏说完,哪里还见得着童宁的人影,童宁早已跑的没影了。

    夏苏在背后大喊:“童宁,我等着收你的媒人红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