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不介意你再恨我一点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524字

    一觉醒,一觉梦,童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了多久,朦胧中她回忆起了那些年,与简慕修在一起的时光。

    梦里,不仅有简慕修,还有夏苏,甚至,还有她早就过世了的母亲。

    梦中的回忆,模模糊糊的,一觉醒来童宁只感觉到身边的枕头已经湿了。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童小姐,你在吗?”

    童宁这才发现,屋子里,夏苏已经不见人影了,而看着这有些陌生的房间,童宁脑中的回忆在慢慢的晕染开。

    原来这里还是那个度假村,不过她前两天来的时候是热热闹闹的,现在大概就只剩了自己一个人吧。

    童宁穿上鞋,伸了个懒腰,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将门打开。

    门上的链子还拴在那里,外面的人进不来,童宁只看到一张略显焦急的面孔。

    ”你是?“

    “童小姐,我是这个度假村的经理,您还好吗?您已经在这里睡了一天一夜了,我是想来看看,您需不需要帮助?“

    经理面上笑得很是和蔼,甚至还带有几分讨好的意味,可是童宁听着却不由讪讪。

    她竟然在这里睡了一天一夜天呐,她是猪吗?

    而且在酒店睡了一天一夜,然后还要劳烦人经理上门来找人,这样的事情要放在以前的童宁身上,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童宁想着,果然还是喝酒误事啊。

    不过她好像也没喝多少来着,真正喝多了的那个,现在却不见人影了。

    ”嗯,谢谢,我没有事,但是我的同伴呢。“

    “哦,你说夏小姐啊,夏小姐已经带着你的那一群同事们先行离开了。”

    “是她叫你来找我的?”

    客房部经理眯了眯眼睛,神情中颇有几分不自然。

    他能说是老板千交代万交代的,要自己来这边看看吗?

    “童小姐,您看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没有了,谢谢!“

    童宁只觉得奇怪,这客房部的经理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不过眼下,并不是她寻思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夏苏的电话如催命一般打了进来。

    “童宁啊童宁,出事了。”

    夏苏一说这话,童宁的心内就开始紧张起来。

    没办法,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只要一听到出事,童宁的脑子就嗡嗡的,随时觉得自己要穿上盔甲,准备一场大战似得。

    而紧接着是夏苏异常兴奋的声音:“何恒超被抓进去了。“

    童宁眨眨眼,深吸一口气,你能一口气说完吗,害我这么担惊受怕的。

    “不过,那天何恒超不就被抓进去了吗?我早就知道了呀。“

    童宁觉得虽然自己是睡了一天一夜,但至少没有睡到失忆的程度,夏苏这是把自己当傻瓜来养着了吗?

    “不是的,是那个唐一一,她提供了一段何恒超诱导她到公司调换产品的录音,这一下警察们正在调查何恒超呢。“

    “你说这个唐一一,平常看着挺蠢萌的一个人,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还有录音这一招,也幸亏啊,她关键时刻那脑子没被一个男人给夹坏,还懂得留一手,要不然她就要为何恒超去坐几年的黑牢了,想想,傻不傻?“

    童宁没什么反应,这个话要是在几天以前来说,童宁一定会像夏苏一样兴奋,但是现在,她端出一副局外人的态度说道。

    “何恒超那个王八蛋做了坏事,那肯定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就算唐一一不说,总有一天他的事情也会败露的。“

    夏苏在电话里啧了两声,尖声尖气的道:“哎呀,这睡了一天一夜的人果然不一样,脑容量都变小了。“

    童宁没理他,挂了电话,决定还是要亲自去公司一趟。

    今天的沈氏集团,又是特别的热闹,因为,何恒超的事已经在公司里传遍了。

    不过童宁没空去理会,公司里的人是怎样议论这件事情的,因为她看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那个端正坐着的身影,童宁的心内一滞。

    “你来干什么?“

    “我不能来吗?“

    简慕修的声音依旧清清淡淡的,没有半点起伏,听在童宁的心里,却还是让她心痛。

    就算她睡了一天一夜,可不代表她就忘记了,那一天,简慕修是如何对待自己的。

    他说过的那些话,做过的那些事,直到现在,童宁想起来还是觉得心口很痛。

    所以现在他还能装出个没事人的样子,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吗?

    简慕修,别装出一副失忆的样子好么?

    “我以为简总是要陪佳人,没有空。“

    “你说也奇怪了,就你那个佳人,连走个路都要人抱,说一句话还连带着喘两口气的,她就这么病入膏肓了,你怎么不在家多陪陪她啊?“

    童宁丝毫不介意,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童佳。

    如果说她对简慕修的感情复杂,可对童佳,那就只有恨意了。

    “童宁,你至于吗?“

    简慕修喝了一身,却依旧没有将椅子让出来的自觉性。

    童宁冷笑:“当然至于了。“

    “何恒超已经被带进去了,上次的事情你受了委屈,这个处理你还满意吗?“

    童宁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消化了简慕修话语中的意思。

    “你这是在向我邀功吗?“

    童宁目光犀利,嘴角带着嘲讽的笑。

    她靠近简慕修,向自己的座位上走去,声音依旧清冷,如她的神情一般。

    ”如果简先生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要炫耀你的功劳,那么我知道了,简先生,这是我的座位,你可以离开了吧。“

    童宁趾高气扬的,全然不似那一日,她在他的面前哭得那般伤心欲绝。

    童宁她,其实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简慕修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天知道,那天透过窗户,看着童宁哭喊着跑走时,他有多紧张,后来他听度假村的员工反映,童宁与夏苏在一起,他才压抑了跑出去寻找她的冲动。

    可是当简慕修听话度假村的员工说,童宁将自己关在了房间内,足有24小时时,他承认他的心又慌乱了。

    鬼使神差的,他就来到了公司等她,因为他知道,童宁最在意的就是沈氏集团。

    她可以在落魄的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可以让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她,却不能置沈氏集团于不顾。

    至于何恒超那件事,他就是顺手推了一下,何恒超与童佳的关系,他也是在一天前才知道的。

    简慕发现,自从自己开始怀疑童佳之后,她的一切行为都是那么可疑。

    “这个还给你。“

    童宁从包里掏出那张卡,毫不留恋的还给简慕修。

    盯着那张卡看了许久,简慕修也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更没有要给童宁让座的意思,他坐得稳稳当当的。

    童宁真得承认,简慕修真是够厚脸皮的了

    “知道密码了。“

    “要不然我给你赔那些钱?“童宁没好气的道。

    她觉得简慕修根本就是明知故问,他要不是试出密码了,至于那天晚上那么贱兮兮的跑去找他么。

    “那就送给你了。“

    简慕修帅气的一甩手,动作快的直叫童宁眼角直抽抽。

    “我是你合法的妻子,你的财产理论上还有我一半,这是我应得的,跟你送不送给我没有关系。“

    童宁冷声,然后便见简慕修终于舍得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了,他高大的身影瞬间挡住了光。

    “你这是在提醒我?“

    简慕修黑色眸中闪现的一丝童宁都看不懂的情绪,童宁身子一僵,伸手打开了简慕修那只不安分的手。

    “怎么了,既然还知道你是我妻子,是不是要履行一下妻子的义务?”

    简慕修栖身上前,他高大的身材,瞬间就占据了,书桌前这狭窄的地方,童宁退,却也是退无可退,后背抵在了办公桌上。

    “你要干嘛?”

    童宁双手撑在自己与简慕修的中间,隔开了一段距离,却挡不住简慕修越来越靠近的身体。

    简慕修的大手扣上了童宁的下巴,一用劲,童宁就感觉口腔生疼。

    简慕修这丫的,每次都喜欢扣下巴,他对童佳也是这样吗?

    童宁还没想明白呢,简慕修就吻,确切的说是咬上了童宁的嘴巴。

    没一会儿,童宁就尝到了唇间的血腥味,她都分不清楚,那是简慕修的血,还是自己的。

    猛地推开简慕修,童宁眼中猩红,简慕修,你个王八蛋,是谁昨天说的那么绝情,是谁又记住了我的背叛,所以你现在,凭什么这么对我?

    扬起手掌,一巴掌狠狠甩在了简慕修的脸上,看着简慕修脸上红红的五个手指印,童宁咬着唇。

    “混蛋,你要发情,找你的小母狗去。“

    简慕修不躲也不避,生生挨了一巴掌,遂即扣住了童宁的手腕。

    ”童宁,你现在是在玩欲擒故纵吗?“

    冷冽的嗓音,却说出了最为不堪的话语,童宁眯着眼睛,眸中闪过一抹厌恶。

    眼前的简慕修,还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简慕修吗?

    以前的简慕修,清冷隽贵,他善良正直,年轻有为,那时候,他是她的骄傲。

    可是现在呢,童宁发现,她根本就看不懂他。

    “简慕修,放手。”

    大吼声引来了童宁的新助理,新助理一看这两人缠绕一起的架势,缩了缩脖子走了。

    童宁只能冷笑,眼神死死的盯着简慕修。

    ”童宁,我警告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如果再发生一次昨天的事,你应该知道后果。“

    曾几何时,简慕修的甜言蜜语都留给了另外一个女人,而留给自己的,永远都只有威胁。

    ”昨天的事,哪件事?“

    是指的她作践童佳的哪件事,还是指的她来找他的事。

    童宁笑的花枝乱颤的,可心在滴血。

    简慕修不说话,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襟。

    “你别没事找事。”

    既然那天他已经将话说的那么清楚了,他不介意,让童宁更厌恶自己一点。

    就好像是,童宁当年的不辞而别,到现在都深深刻在他的心上一般,童宁,我真怕你有一天忘了我,所以,你就恨我吧,讨厌我吧。

    至少,我还能在你心里留下一点念想。

    “三天后,简氏集团年会,爷爷点名要你去,记得穿的漂亮点,别丢了简家的面子。”

    丢下一句话,简慕修终于舍得放开童宁了,只是,童宁还是一脸的愕然。

    她笑的很假:“你这是,打算给我公开了?”

    到现在,简慕修都没有公开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童宁实在是不懂,简慕修这又是几个意思?

    “这是爷爷的意思。”

    一句话,浇灭了童宁心中最后一点期盼,简慕修,你真是,很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