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反击的时候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019字

    “童宁,你又在干什么?”

    童佳的高声叫唤,很自然的引来了简慕修的注意,所以,童宁站在台阶上,很自然的就引来了简慕修的注意。

    单从简慕修现在的视角来看,童宁高高在上,面无表情的对上坐在轮椅上的童佳,这景象,真的就验证了童佳所说的,童宁在欺负她。

    当然,简慕修觉不会真的认为,童佳有这么好欺负,只是他宁愿,不说破算了。

    童宁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简慕修就这么上前,站在了童佳的旁边,安抚她,心中只觉好笑。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简慕修这么眼瞎。

    童宁冷笑,环着手看着简慕修,仿佛看戏一般,这模样,生生叫简慕修咽下了后面的话。

    其实简慕修又何尝不知道,童宁被人冤枉的痛苦?

    只是这事情发生在最关键时刻,他选择了质疑,而在了解真相之后,他又选择了沉默。

    所以,他现在不知道,他应该如何对待童宁,哪怕她咄咄逼人,哪怕她盛气凌人,可是简慕修自己,又有何面目去指责她,去质疑她?

    于是,简慕修到嘴的质问的话语,生生变成了:“你何时回来的?”

    这一下,童宁更好笑了,这是她和简慕修结婚的地方,她什么时候回来,难不成还要报备一声?

    “我回来只是想拿点东西,这钥匙还给你,免得我下次回来又撞见什么不该看到的。“

    童宁可不想,一回来就看见童佳那张死人脸,她可没有简慕修那么好的耐心。

    交还钥匙,就代表童宁已经下定决心,不会轻易回到这里,不在这里自取其辱了。

    她想好了,她和简慕修之间,隔着一个童佳,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好的,那么,他们以后,只能有离婚,这一条路了吧。

    只是,想到那个字眼,童宁还是不由捂住了胸口,就算心内再怎么自我麻痹,可疼痛,依旧会清楚的昭示,她还在意什么?

    不过,不重要了,童宁不愿意再想,她将钥匙一丢,朝着简慕修的脸上。简慕修则侧身避过了,原本凭着简慕修的身手,是完全可以接住的,可是他却是一动不动,有些木然的盯着童宁。

    虽然,明知自己与童宁摊牌之后,以童宁那清高的性子,之后选择离开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他早就料到了。

    可是听童宁这么毫不留恋的说出来离开,简慕修的心还是为之一颤。

    只是,心内特别想挽留,嘴上却还是道:“你要出去住一段时间,也随你,只是记住了,三天后的年会,爷爷要见到你。“

    是简老爷子要见到童宁,而不是他自己。

    简氏集团的年会,简老爷子会出面的,而且就算那时,简慕修有心隐瞒自己与童宁之间的事,也无法瞒过爷爷那精明的眼,简慕修只希望到时候童宁能配合一点。

    所以丑话,必须说在前头了。

    “不管,我们的关系有没有公开,你都是爷爷认定的简太太,我希望你,不要给简氏难堪。”

    “放心,既然是爷爷要求,我一定不会让老爷子面上挂不住的。“

    童宁对于简老爷子,印象并不坏,更重要的是她明白,简老爷子的权威不是她可以挑战的,甚至就连简慕修都不敢。

    她还要在A市混下去,这个时候,得罪简老爷子,她吃饱了撑的?

    童宁挑衅的看了一眼童佳,眸中闪过一抹算计。

    左右,她在简老爷子心目中还有点儿地位,简老爷子,可比他孙子强多了。

    “我去是没问题,不过你身边的这位,我想爷爷应该不想见到她,所以你是不是得提前安排好,毕竟我姐姐她……可是个残疾人。“

    童宁冷眸瞥了一眼童佳,看童佳面色不善,指尖泛白,童宁只觉得这女人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童宁转身走了,也不等简慕修的回答,总之这样的事情,简慕修心里有数就好了。

    简氏集团的年会,简慕修带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三出场,估计简老爷子能气疯。

    童宁可真不信,简慕修真会为了一个童佳与简老爷子作对。

    “阿修,老爷子真的那么不喜欢我吗?“

    待到童宁走后,童佳坐在轮椅上,眼泪婆娑的望着简慕修,那神情就是一受委屈的孩子。

    其实,简老爷子不喜欢童佳,再正常不过了。

    童佳和她的母亲刘美慧,可是在童振国的原配夫人死了之后,才登堂入室的,同佳的年纪又比同宁大,这两姐妹一出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童振国在外面做了什么?

    都是一个圈子的人,谁还没有些个风流韵事啊,可是童振国,在原配沈氏死后半年就将他养在外面的女人与孩子接回家,这也做的太急切了。

    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童家在这个富人圈子,真是成笑话了,这种情况下,任是谁也喜欢不上童家啊。

    当然,上前贪图富贵的人就除外了。

    而像简老爷子三观这么正,怎么可能看得起童佳母女。

    说实在的,要不是简慕修与童宁,已经先斩后奏的领了结婚证,简老爷子还真不愿意接受童宁成为他们家孙媳妇呢。

    大家族,最重视的就是脸面了。简家摊上这么一门亲家,那也是在自打脸。

    只是,没办法啊,简慕修这小子犯混,简老爷子也无法,只能接受简家与童家已经结亲的结果了。

    只是,简老爷子对于童家,是没什么好感,但是他接触过童宁,竟然觉得,这小姑娘人还不错。

    所以对于童宁与简慕修的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然,还能怎样,也学着电视剧里,给童宁一笔钱,让她走?

    这缺德事,简老爷子可做不来。

    但是,简老爷子对童宁宽容,但是对童佳,就不见得那么宽容了。

    这童佳,是在明知童宁与简慕修已经结婚的情况下,还纠缠着自己的妹夫。

    简老爷子不管他们是不是什么真爱,也不管童佳是不是有什么委屈,这件事情,在明面上看来,就是童佳错了。

    简慕修太了解自家爷爷,所以也不会对自家爷爷抱有太多期望,只是沉声安慰道。

    “没有的事,爷爷只是一时对你有些偏见,等以后你与爷爷都接触,让他多了解你,他自然会对你有所改观。“

    这话真算不上是什么安慰,简老爷子可比简慕修看的清楚多了。

    童佳要是敢在简老爷子的面前耍心眼,那简老爷子还真会对她改观,只不过这个改观,是往越来越坏的印象上去的。

    “那,阿修,我能不能去参加你们的年会?“

    “你腿脚不便。“

    简慕修直接的拒绝,让童佳很是受伤,这根本就是在往她的心口上撒盐啊。

    童佳埋着头,未语泪先流,这一幕怎么看,都叫人不忍心。

    简慕修深吸一口气,也许,童宁说的是对的,手段用多了,会让人厌弃的。

    他记得,以前的童佳不是这样的,以前的童佳,虽然柔弱,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流眼泪,动不动就装出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

    更加不会在他的面前耍什么心眼,要不是太了解以前的童佳,简慕修又怎么会,在车祸案发生的第一时间,就信了童佳的说法呢,怀疑童宁就是当初撞上童佳的那个人呢。

    只是细细思索,简慕修又不能埋怨人童佳,毕竟,是自己拖累了童佳。

    童佳她,本来应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却是因为他,毁了。

    她的那些不美好的经历与自己有关,只要一想到这些,简慕修就会告诉自己,他不能负了童佳。

    嘴角擒出一抹笑意,简慕修安慰童佳。

    “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年会得持续好几天,不过就是一些吃喝玩乐的事,你也不感兴趣。当然,你要是想去的话,我便叫人陪着你,只要你能好好照顾自己,倒也无妨,去凑个热闹也好。“

    童佳听完,这才稍微开心了一些,头埋在简慕修的腰间,伸出手,在简慕修的手背上抚摸着。

    “阿修,其实我就是想去参加宴会。“

    年会上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最后一天的宴会了,那一天不仅有简氏集团的员工,还有许多与简氏集团有合作的集团,也会出现,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人物,简老爷子。

    童佳就是想,在简老爷子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不然,她可是听陶兰说,童宁现在可是得了简老爷子的欢心,她怎么也不能看着童宁这么讨好杰老爷子。

    要知道,简老爷子才是简家最有权威的人。

    要是简老爷子子不同意自己与简慕修的事,那简慕,可是怎么也斗不过老爷子啊。

    简慕修不知道童佳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他只是伸手,抚摸着童佳的秀发。

    乌黑润泽,跟童宁的发泽一样。

    “如果你想去的话,那天让陶兰带着你。“

    童佳应下了,面上带着几分欣喜,然而眸中却闪过一抹算计。

    她向来是会算计别人的,上一次被童宁给算计到了,这一次,该是反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