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这一次,他选择相信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050字

    谁也不知道,那一通突来的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就连刘美慧自己都不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可是,心烦意乱如刘美慧,她此时自然也想不到,那个人打这样一通电话前来,究竟抱有什么样的目的?

    她现在满脑子就是刚才那一通电话里,那个人所说的事实。

    是童宁,是童宁亲手将童佳推下阳台的,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此时的刘美慧,她只知道自己的女儿现在之所以会躺在手术床上,全是拜童宁所赐。

    她像是疯子一般,一双眼睛瞪大着,不要命一般的朝着童宁冲了过去。

    “童宁,你害我女儿,我不会放过你的。“

    不过一刹那间,刘美慧就到了童宁的面前,那速度,真可谓是发挥了刘美慧劲跑的极致了。

    刘美慧眸子猩红,这一次是比上一次,童佳发生车祸时还要强烈的反应。

    她手中的巴掌扬着,只有这一巴掌切切实实的打在童宁的身上,她心头的恨才会消散一点点。

    “阿姨,你冷静一点。“

    刘美慧的那一巴掌始终没有落下,因为有人及时钳制住她了。

    可是,她不甘。

    那是她的女儿,痛不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怎么会知道她此刻心有多疼?她的女儿有多疼。

    “简慕修,你放开我。“

    刘美慧狠狠的瞪了一眼简慕修,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忘记了简慕修的身份。

    是A市简氏集团的接班人,是自己女儿心心念念的爱人。

    可是简慕修依旧从容,绕是被刘美慧这么狠狠的瞪着,他的眸光依旧坦然。

    他的愧疚是针对童佳的,可是那不代表,在这件事情上,他亏欠了刘美慧什么。

    他放开了刘美慧的手,可是那高大的身影,却挡在了刘美慧与童宁之间。

    像是要为童宁遮风挡雨一般,可是此时的童宁,却没有半分的感动。

    简慕修淡然出声,声音微沉,却带着不容人质疑的霸道。

    “阿姨,这件事情还没有弄清楚,请您不要被人迷惑。“

    “是吗?“

    刘美慧冷笑,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如果没有一通电话,她也许还会听简慕修解释一下,可是,她手上的证据切切实实存在着。

    打开手机,刘美慧点开了一个小视频。

    她将手机举在简慕修的面前,让他瞪大他的狗眼,好好的看清楚了。

    “你看,这是不是你们简家的宴会厅?你看,童宁与童佳是不是在一起?“

    不过是他们俩人在一起,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可是,刘美慧本就对童宁不满,她先入为主的就认为,是童宁推开了童佳。

    那个简短的视频里,童宁与童佳的确是在争吵,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却很容易给人误导。

    可是,简慕修知道,童宁即便是对童佳再不满,也不可能在简氏集团的年会上,闹这样打一处。

    这可是故意伤人,童宁没可能蠢到,给自己找牢坐。

    又或许是,自从知道了童佳,利用假车祸欺骗自己的时候,简慕修对童佳,就已经没有了信任。

    他眯了眯眼睛,刘美慧的声音尖利的刺痛耳膜。

    “这难道不是真的吗?“

    刘美慧举起手机,越过头顶,她的手很酸,因为简慕修太高,可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她像泼妇一般的发难。

    “是真的。“

    简慕修承认了,只是那眸中的情绪复杂。

    就好像童宁所说的,真相又不是做算术题,只有一个确定的答案,真相往往有很多种。

    简慕修如今终于信了,可是,刘美慧不信,或许说,她也不愿意相信。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她?“

    “因为,那个视频只是误导,它不是真相。“

    这一次,简慕修选择了相信,因为,曾经,他也被误导过,那是血一般的教训。

    “那什么才是真相?我女儿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她一定很痛,我只要一想,我女儿到现在还躺在手术床上,生死未卜,我就痛的快要疯了。“

    “可是你呢,你不去管我女儿的死活,你竟然还要帮着这个凶手?“

    “简慕修,童佳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就这么难看。“

    刘美慧的表情已经扭曲了,她的声音哽咽着,天下父母心,任是谁看到自己的儿女遭受如此大的摧残,都会按耐不住。

    “童佳会没事的,至于真相,我们可以再查。“

    “简慕修,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女儿?“

    刘美慧已经没有任何理智了,她指着简慕修的鼻子,破口大骂。

    这一次,简慕修就站在童宁的面前,为她遮挡住了所有的血雨腥风。

    童宁痴痴的望着他的背影,她无法否认,即便是她此刻装的如此镇定,如此坦然,可当她看到简慕修,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这一边时,她的心还是触动的。

    可是,心脏被触动之后,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失落。

    简慕修,为什么?这份信任为什么不能来得更早一点?

    如果这份信任能来的更早一点,我们是不是,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可是世间没有如果,此刻在童宁面前的只有争吵。

    刘美慧终究是不敢在简慕修的面前,太过撒泼,可是,要她就这样放过童宁,她不甘心,她太恨了,不仅恨童宁,更恨她那个死去的妈。

    “童振国,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不管你的女儿了吗?你不去教育那个小贱人了吗?“

    刘美慧一口一个贱人的叫着,童宁早已经习惯了,她麻木了。

    而童振国,他就站在刘美慧与童宁中间,他的面前,是简慕修修那高大的身影。

    简慕修眼中的阴霾,在童振国的身上一扫而过,童振国一言未发,他只是木然。

    这样的情况他能说什么?

    躺在手术室里的是她的女儿,可是,现在站在她身后的,被人肆意侮辱的,不也是他的女儿吗?

    他没有办法,在两个女儿中间取个平衡,更加没有办法,在简慕修的面前,将他们那不堪入目的一幕,暴露人前。

    而童宁,嘴角抹着一丝嘲讽的笑,像是局外人一般看着这一场闹剧。

    简慕修的目光捕捉到童宁的审视,他回望过去,却觉得那目光刺痛了他的心,他转眸,眼中的愧疚并未消退半分。

    只是那一份愧疚,是针对童宁的,还是针对童佳的,就不得而知了。

    急诊室的灯一直在亮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里面的情况众人一无所知,每一个人的心都悬着。

    童宁紧紧的盯着急诊室的门,大家也紧紧的盯着,纵然是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口水仗,有太多的算计,此刻却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

    只是童宁偶尔回眸,总会感觉到有人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

    或愧疚,或狠戾,或责难。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手术室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露出一张还带着疲惫的面孔。

    刘美慧急急的跑上去,抓着医生的衣角,几乎是呜咽着问道。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长舒了一口气,众人在门外经历了一场恶战,他们在手术室内又何尝不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不过幸运的是,病人没什么大碍了。

    “病人从高处摔下,摔的不轻,额头上有一根头骨,已经断裂了,不过我们已经经过手术,成功的取出断骨,还有病人的腿,腿被轮椅卡住,造成的创伤极大,很容易造成感染。“

    “你们以后照顾病人可都要小心些,不过她现在没有大碍了。你们可以去看看她。“

    刘美慧明显松了一口气,她双手合十,望着天空,呢喃自语着。

    “谢天谢地,佳佳没事了,佳佳没事了。“

    可是只要一想到,害得童佳受如此大伤害的童宁,刘美慧的怒气就积郁在心中。

    狠狠的瞪了一眼童宁,有些帐现在不能算,但以后终归是要算的。

    童佳被护士推了出来,她脸色苍白,就连嘴唇也没有一点的血色,长长的睫毛,遮了她那漂亮的眼眸。头上还缠着纱布,而腿上的血迹还那么显眼。

    让人看着都不由心生同情。因为麻药的药效还没有过,童佳还处于昏睡当中。

    可是刘美慧依旧不肯放童佳,她看着自己的女儿一眼,深吸一口气,回头用手指着童宁。

    “这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次,就算佳佳再怎么护着你,我也不能允许伤害我女儿的人逍遥法外,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给我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童宁冷笑,清冽的眸光却是坦然,她一字一句的重复:“我没有推她。“

    刘美慧冷哼:“我不想知道。“

    随即推着童佳,向病房走去,童振国也紧紧的跟了上去。

    诺大的手术室外,只剩下了童宁与简慕修,二人相视无言。

    该说什么呢。

    没什么好说的。

    “你不去看看她吗?“

    “我先送你回去。“

    几乎是同时,俩人的声音落地,童宁嘴角牵扯出一丝无奈的笑意,估计童佳也没有那么快醒,估计刘美慧也不想看到简慕修。

    而她自己,更是不受欢迎。

    “好吧。“

    童宁声音里还透着疲惫,转身,却是快步向前面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