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 我的选择,跟你一样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210字

    窗外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童宁坐在车内,木然的,看着雨刷器,仿佛不知疲惫一般的转动着。

    她好像记得,三个月前,也就是在这样一个雨天,她顶着湿透的衣裳,在大雨喧哗之中,问他,他愿不愿意相信她?

    可是,那个时候的简慕修,连半点机会都没有给她。

    偏偏,三个月之后,童宁可望不可求的信任,终于来了,可是,她却什么都不愿意说了。

    童宁笑,有时候命运就是这般可笑。

    转眸,童宁痴痴的望着简慕修的侧颜,他的侧颜依旧俊朗,流畅的线条,还是如以往一般,叫童宁着迷。

    可是,终究是晚了,童宁张了张嘴,却并未发出声音。

    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开口。

    “对不起!“

    简慕修低沉的嗓音打破这沉默,童宁讪讪低下头,她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目光太过灼热,才叫简慕修,不得不开口打破这尴尬。

    “其实你没有必要。“童宁别过脸,这句话,她不知道怎么接。

    其实,简慕修没什么好对不起她的,至少在今天的这件事情上。

    “我是替童家,向你道歉。“

    “那就更没有必要了,估计,她也不愿意。“

    童宁声音冷冷,面上的表情更是淡漠。

    简慕修低眸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车厢内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突然,童宁脑中一道灵光闪过,她想通了什么?

    “简慕修,你都知道了?“声音抬高,连童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声音有多尖利。

    没有说清楚,他知道什么,但是简慕修,却是默契的懂得了童宁的意思。

    简慕修苦笑,他其实真想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的默契,他其实并不想要,可是他得承认自己做的那些糊涂事。

    “是,我知道了。“

    知道童佳对你的那些诬陷,知道你的身不由己,可是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唯有一句抱歉。

    “你知道了?”

    眸光陡然凌厉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重复了多少遍,可是,每说一次,心就会很痛。

    难怪,他突然选择了相信她,难怪,他会跟她说抱歉,原来,他知道真相了,却是什么都没做。

    心很痛,童宁深呼吸一下,两下,三下,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因为,她害怕她太过触动,会连要说的话,都说不完整。

    “既然,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你打算怎么做?”

    压低嗓音,同时压下心内的那一点点悸动好,因为,童宁终于知道,简慕修之所以会信任自己,不过是因为愧疚。

    真是好笑,就在白天,她还在嘲笑童佳在利用简慕修的歉疚呢,现在看来,原来自己也无形中,利用了简慕修对自己的歉疚。

    “我会还你一个公道,这件事情,我不会让它宣扬出去的。”

    “你能保证,别忘了,刘美慧现在可是缠上我了。”

    “我会跟她说明的。”

    “你怎么说,你跟他说,她女儿假摔就是为了诬陷我,你觉得她会信?”

    童宁咄咄逼人,简慕修无言以对。

    “再说了,就算她信了,可是呢,只要一想起她女儿是为了对付我,刘美慧分分钟就要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

    童宁不怕刘美慧,可是任是谁,被人这么把一道,拉这么多仇恨,心里都会不舒服的吧。

    简慕修低着头,他不能否认,因为童宁说的,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事实,是他们无法躲避的事实。

    长舒一口气,简慕修终于说道:“如果,她真的敢找你麻烦,我不介意动用一点非常手段。”

    童宁挑了挑眉:“那你的童佳呢,现在她才是问题的核心,你能要她不要再来陷害我?”

    童宁摆明了不信,或许,简慕修是有能力对付刘美慧,可是,只要他心里还亏欠童佳一天,他就不可能真正让她们停手。

    童宁觉得,自己是不是上一辈子,刨了童佳家的祖坟了,不然,她怎么做什么坏事,都能扯到自己身上来。

    她也很郁闷的,好么。

    简慕修又是沉默,良久才道:“我会叫她收手的。”

    “以前的事,我不想跟她计较了,但是,她能不能别在玩花样了?童佳那个人,是没有那么快放弃的,简慕修,我不觉得你能阻止得了她。”

    童宁看着简慕修,表情严肃而认真,说实在的,她心疼简慕修,说到底,简慕修之所以,能跟童佳扯上关系,还会亏欠童佳那么多,有自己的原因在。

    可是,事到如今,她只能,远离简慕修,远离童佳。

    童宁不觉得自己怂,趋利避害,是每个人的本能,童佳固然可恶,可是她做的那些事,并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童宁觉得,如果有机会,她还是愿意,和童佳做一对陌生人的。

    只是显然,他们俩,似乎总有瓜葛在。

    “童宁,你放心,不管用什么法子,我会让童佳远离你的,我,不会再让她来,打扰你的生活了。”

    简慕修依旧专注的开车去,可是,心口却是疼的叫他不能自已,绕是如此,他口中的保证,还是那样,掷地有声。

    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丝祈求。

    骄傲如简慕修,何时有这样愧对过别人,可是,面前的女人,是他这一辈子,最想保护的人,如果,他不能保护她,那就,只能选择远离。

    简慕修的保证,并不是空口说白话,他在心内,已经下定了决心。

    只是,他不会让童宁知道。

    话说到这份上,童宁不想再逼简慕修了,她也不忍心。毕竟,她还是那样的爱过他。

    幽幽的盯着他,童宁知道,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

    她,简慕修,童佳三人,注定就要相交,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只是此时,她累了,她宁愿给简慕修一个赎罪的机会,让他来解决,自己与童佳之间的事。

    因为,比起让简慕修愧疚,她更想,让简慕修向以往一般,骄傲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好。“

    只是短短一个字,却叫简慕修动容不已,他回望童宁,薄唇轻轻勾起:“谢谢。”

    “我到了。”

    童宁别过脸,并不想再多说什么,他们之间,再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眼前的局面。

    下车,简慕修亲自给童宁打开车门,殷勤的就像是一个骄傲的服务生。

    “等一下。”

    童宁叫住了简慕修,在他转身要上车的时候,心内,终究是要许多话要说,最终,却化为了一句。

    “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场上,我也会做出跟你一样的选择,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扯平了,你不用对我愧疚。”

    童宁知道,在自己的恩人与爱人面前,要做出选择,真的很难,所以,简慕修或许有种种不好,可是至少,他还没有不分是非黑白。

    这就够了,她不能要求他太多。

    简慕修背对着童宁,背影僵直着,小雨打在了他的身上,还有脸上。

    简慕修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眯了眯眼睛,他不知道,那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转身,毫不留恋的走了。

    简家,简女士坐在床头,望着不挣气的女儿,径自叹了口气。

    “你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陶兰坐在床尾,战战兢兢,她很少看简女士发这么大的脾气。

    “妈,我就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

    “事实?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收了人家多少好处?”

    简女士恨铁不成钢,她就不明白了,他们简家要什么没有,陶兰至于被这点儿东西给迷惑么?

    “你外公,现在正看重那个童宁,你还要当着他的面,找童宁的麻烦,你说,你是不是存心气我?”

    “可是,那个童宁很过分,我去找她,她还……”

    陶兰想到童宁,心内就气郁难当,她就不明白了,爷爷怎么会看重那个童宁?

    “没什么可是的。简女士不由分说,打断陶兰的话。

    “你要是还想在简家过日子,你就给我安分守己,要是再出乱子,坏了我的大事,我就把你送回美国。”

    陶兰不敢再说了,她不想美国,更不想,面对她那个渣爸。

    她更加不敢,坏了简女士的大事。从她们回来,她就知道,母亲有大事要办。

    “记住了,以后,不要再跟那个童佳走近,你要是有闲心,就多去找找童宁,跟她拉好关系。”

    简女士的话,陶兰一听就不乐意了,她讨厌童宁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跟她打好关系。

    可是,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简女士就提前给陶兰下了通牒。

    “别跟我说什么做不到,做不到的话,就回美国找你爸去,让你去过过那种饥不择食的日子。”

    饥不择食,说的是太过了一点,陶兰那个渣爸,虽然把家里的钱都给输光了,却还不至于沦落到那种地步。

    可是,一想到她之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陶兰就一阵恶寒,她不要回去,她情愿留在这里,帮着妈妈做事,也不愿意回去。

    “妈,你别赶我走,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陶兰近乎祈求一般,简女士听了后,这才满意,她们母女俩,现在要做的,就是讨得老爷子的欢心。

    “你手上是不是有一份录音,去,交给你外公。“

    简女士说的,就是童宁与童佳争执的录音,那是陷害童宁的最有力证据,陶兰并不想叫交出来。

    “嗯?”

    简女士皱着眉头,只是轻哼一声,却是叫陶兰如临大敌,她乖乖的交出了自己手中的录音。

    心内很恨,可她没法反抗简女士,童宁,不好意思,这笔账,就只能记在你的身上了,谁叫你现在,得了老爷子的欢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