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269字

    “阿修,你怎么会在这儿?”

    童佳脸色苍白,不知是重伤未愈还是被突然出现的简慕修给害的。

    她动了动身子,眼神不住的躲闪着,她本能的忽略刚才,简慕修的对话。

    “你刚才再说什么,你想要谁后悔?”

    简慕修高大的身影,就那么挡在门口,他看着童佳,冷冽的眸光,逼视着她。

    童佳也许不知道,其实他刚才,已经听到了童佳与陶兰的所有对话。

    这一场阴谋,到现在,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童佳吓得瑟缩了一下身子,此时的简慕修,模样太过于让人害怕。

    她一直是有些害怕简慕修的,至少,在八年前,童宁离开之前,她连靠近简慕修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后来,她救了简慕修一命,从此享受尽了简慕修到宠爱,童佳都快忘了,上一次,见简慕修发这么大的脾气,是什么时候。

    “阿修,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只是……”

    童佳苦着一张脸,眼泪汪汪的,试图辩解,大多数时候,她就是这样,只要她哭的眼泪汪汪的,简慕修就会心软,就会放任她。

    只是,童佳忘了,大多数时候,能让简慕修宽容以对的,只是不关乎原则的小问题,所以,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现在,童佳一而再再而三的设计陷害童宁,却又在人前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简慕修真的觉得,这样的童佳,太恶心。

    这不是小事,一个不小心,童宁就可能因此而获罪,这个时候,你叫他如何去宽容。

    简慕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童佳的面前,看着她哭,他眯了眯眼睛,他发现,自己此刻,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没有半点怜悯。

    童佳她,真的是自作自受,她已经耗尽了他对她的所有同情。

    “你只是自己摔下去阳台,然后联合陶兰,来嫁祸给童宁是不是?”

    当时,他亲口听童佳说要对付童宁的时候,简慕修承认,他心内愤怒,但是,现在,他已经平静下来了,有些话,他必须要跟童佳说清楚了。

    “我,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死不承认,一向是童佳的招数,她记得,以前自己做错事,只要她不承认,简慕修就拿她没有办法,这一次,也是这样。

    只要她不承认,简慕修,他即便是再愤怒,又能怎样,自己,可是他简慕修的救命恩人啊。

    “童佳,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好,我告诉你,我不仅知道你这一次是用苦肉计,嫁祸童宁,我还知道,你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车祸,也没有被撞成残疾,你陷害童宁,不是一两次了,我这一次,不会再原谅你,我简慕修,不需要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看透了童佳的心思,看透了童佳在自己面前的伪装,如今,简慕修只觉得自己眼瞎,还是童佳变了。

    以前的童佳,明明不是这样的,以前,童佳偶尔使点小聪明,只要她不害人,简慕修觉得,无伤大雅,可是现在呢。

    她的心机,城府越来越深,已经让人不想再去信任她了。

    简慕修冷冷的看着,此时痛苦的捂着头的童佳,她的表情,真的装的很是疼痛,可是,他一点都没有要去关心她的意思。

    “童佳,够了,你还要在我面前装到什么时候?”

    简慕修怒喝,这一声,吼的童佳直哆嗦了一下,就连捂着头的手,都忍不住颤抖。

    她真是,从来没有见过简慕修在自己的面前,说过这么多的狠话,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这一次,童佳感觉到,自己才是被厌弃的那一个。

    童佳一时失神,呆呆的盯着简慕修,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刚才的伪装。

    “怎么,现在不痛了?”

    简慕修某光掠过童佳的脸,他表情平静,好似,刚才的狂风怒号,不是他,可是,他越是平静,童佳就越是害怕。

    因为,她太了解简慕修,他越平静,就越生气。

    此时,童佳甚至希望,简慕修能骂自己一通,甚至打自己一通都行,可是,没有,她看到简慕修的眸光,如寒冰一般渗人。

    “阿修?”

    童怯弱的唤了一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其实一直都没有从简慕修给的阴影当中走出来。

    这个男人,能给她无限的宠爱,却也能对她,如此的绝情。

    “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刚才说的那些,你承不承认?”

    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语,童佳很难想象,这是从那个疼她入骨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她隐隐觉得,是不是,只要她承认了,简慕修就不会觉得,他亏欠自己了,是不是,只要自己承认了,简慕修就会离自己远去。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那些事,就是童宁,是她撞我的,是她推下我的,就算我找陶兰要录音,也不代表什么,童宁,她都这么对我了,我难道还不能让她受点惩罚吗?“

    “你到现在都不承认错误!”简慕修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可想而知,他的怒意,提升了多少。

    要她承认一下自己做的事,就这么难吗?简慕修很失望。

    “我现在都这幅模样了,你还要帮着童宁吗?”

    童佳亦是怒吼,她的手心,紧紧的攥握着,气愤,失望,她几乎嫉妒的要发狂了。

    这才是童佳心内最真实的想法,她就是看不惯童宁,她就是恨她,嫉妒她又如何?

    因为太过激动,童佳只感觉,头痛欲裂,这一次,她用双手拍打着脑袋,表情狰狞着,这一次,是真的痛了。

    “佳佳,你这是怎么了?”

    也不知是童佳运气好,还是刘美慧运气不好,刘美慧提着食盒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当然,还有他们的争吵声,刘美慧听的并不真切,可她还是懂了,他们俩,在为谁争吵,她的女儿,在为了谁受罪。

    刘美慧眼中闪过一抹狠戾,随即又上前,将童佳抱在怀里,眼中满是心疼。

    她愤怒的看着简慕修,连名带姓的叫,足以见的,刘美慧对他有多失望。

    “简慕修,佳佳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这样对她吗?我们佳佳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了?”

    简慕修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童佳什么都不欠他,是他,是他简慕修欠了童佳的,可是,就算他亏欠了童佳,也不代表,童佳可以把他们之间的恩怨,转移到别人的身上。

    简慕修转身,临了,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童佳,童佳此时正窝在刘美慧的怀里,可是她那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简慕修。

    她既想让简慕修离开,这件事情,好就此翻篇,又害怕他离开,因为她更害怕,简慕修走了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好在,简慕修临走还是说了一句:“我去找医生,你在这里不要动。”

    随之,便是一声,沉重的叹息,即便是他再气,又能如何,他不能就这样离去。

    医生过来之后,给情绪不稳的童佳,打了一针镇定,病房内,童佳沉沉的睡去,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刘美慧守着女儿,简慕修则在病房外可以吸烟的区域,他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烟雾缭绕,虚化了简慕修俊朗的脸,此时,心烦意乱如简慕修,只有香烟,能慰藉他的烦闷。

    一根未完,简慕修烦躁的丢下,又点燃另一根,只有未曾间断的烟雾,证明了简慕修此时的烦闷。

    只是,简慕修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在暗中看着他的背影,万般无奈,化为了一声叹息。

    最终,她转身而走,来到了妇产科室。

    童宁今天,是来做产检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医生说,宝宝一切都好。

    可是,童宁低垂着头,提不起一点的精神来,今日,童佳与简慕修的争吵,她听到了,她脑海中,回想着的,还是简慕修那无奈的叹息。

    自从知道了童佳与简慕修的事,童宁心中就空荡荡的。

    她现在终于理解,简慕修说,童佳是他的责任,她心疼简慕修,可是,她能怎么办呢。

    与其心疼那个男人,童宁现在应该担心的是自己,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不会等人。

    再有七个多月,宝宝就要出生,或许,它还有可能会提前到来。

    童宁以前还觉得,这个宝宝,是恩赐,可是现在,她太心疼了。

    如果,她和简慕修的宝宝,一出生就要面对的是父母以及童佳这样的三角关系,她真的不知道,大人之间的那些事,对这个小小的天使来说,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医生还在交代,童宁要记得补充什么营养,要保持愉快的心情,可是童宁,却一点也听不进去了,她猛然抬头,眼神一顺不顺的盯着医生。

    “医生,我现在打掉,还行吗?”

    “什么?”

    医生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记得这个环患者,上次就是她一个人来的,闷闷不乐的,她当时就说了,趁早打掉,可人家不听,现在,孩子都那么大了,又想打了。

    医生暴躁了,这么不负责任的人,怎么当孩子的妈妈。

    “打什么打,孩子不是一条命啊,你知不知道,我给你做个堕胎手术,就等于杀生啊。”

    医生一个顺嘴,就把行业内的机密给泄露了,想了想,她只能转口。

    “这个,你自己想清楚了,不想要,就打掉,现在月份还小,流掉不会那么伤身体,你要是不想要,明天来做个检查,我就直接给你做掉了,你自己回去想想吧。”

    童宁诺诺点头,房内,医生看着她那背影,不住的叹气,然后挥手招下一个病人。

    她每天要面对那么多产妇,可不能事事替人操心,有些事,当事人想不清楚,她们这些人,是见的多了,可是,她能说么,当然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