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想通了就好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305字

    看着童宁走了出去,医生独自惆怅了好一会儿,半晌,她才惊觉,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于是,医生开了个小差,扫了一眼今天的报纸,果然,今日头条的配图就是刚才那个女人。

    医生将那条新闻仔细读了一遍,不由发出一声感叹,真是看不出来啊,外表看上去那么清纯可人的女人,怎么就能那么狠心的对自己的亲姐姐下那么重的手呢?她那倒霉的姐姐,被她那么一推,怕是不死也要半条命吧。

    童宁从医院出来,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出名了,当然,这个出名,可不是什么好事。

    对于周遭群众过分热情的关注,童宁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她神经也难得大条一回,在众人的注目礼当中,童宁走出了医院。

    此时,简慕修一边大步流星的迈开步子,一手执着手机,不用与他通话,就这样看着他,都能感受到简慕修此时的愤怒。

    “赵经理,今天报纸的事,你给我解释一下。“

    声音冰冷的,叫电话那头的赵经理不由瑟缩了一下身子,头皮一阵发麻,他怎么就得罪了简总?

    “简先生,这个事情,我们之前没有查清楚,就擅自将未经查实的事情登上报纸,这是我们的错。“

    简慕修冷笑:“朝阳报纸不是一向只求实事求是的吗?怎么,今天这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不想做了是不是?“

    朝阳报社一向是敢说的,背景强大的他们,也从来不怕别人的报复,所以在他们接到关于童家两姐妹的事情之后,他们就迅速的做了一条新闻。

    将童家的事情无限的放大,当然他们在新闻中并没有明确提及,是否是童宁故意伤害她的姐姐,那些,都有待司法去判断,可是,看新闻的人会怎么想,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朝阳报社自以为,自己这一招做的是天衣无缝,可偏偏他们遇上了简慕修。

    赵经理心里默默擦了一把冷汗,他们以前也不怕死的报道过简氏集团的事,那时也没见,简慕修发这么大的脾气啊,看来,还真是人的问题。

    赵经理叫苦不迭,他们当时收到一份视频,就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新闻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关乎简家。

    对了,这起事件发生的地点就在简氏集团家的年会上,所以,简慕修过来找自己,赵经理觉得是说得过去的。

    可是,听着简木修提出的要求,赵经理觉得,简慕修这分明就是在借着这件事情,去保护别人呢。

    “简先生,您看,今天的报纸咱们都已经登了,现在都这个点了,再重新排版印刷,根本就来不及呀。“

    “您看,能不能把登报道歉的事情换到明天。“

    赵经理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请求,同时,心内把那个给自己发视频的人骂了千八百遍。

    “那是你们的事。“

    简慕修根本就不在意,赵经理会如何去做,他在意的只是结果。

    将登报道歉的事情换到明天,那不就意味着,童宁还要多受一个晚上的委屈。

    简慕修还想警告一番赵经理,突然眼眸一抬,瞥见了童宁的身影。

    童宁一个人从医院里出来,走得极为缓慢,脸色尚还苍白着,看起来,情况不是太好。

    简慕修挂断挂断了电话,便朝童宁走了去。

    “喂,简先生,您听我说……“

    赵经理在电话那头焦急的不得了,可简慕修已经挂断了电话,哪还有心情理会,赵经理会怎么说?

    赵经理颓废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看着黑屏了的手机,那心情,简直跟日了狗似的。

    抬手,赵经理扇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叫你没眼力价,叫你下一次还敢轻易得罪童家的人。

    可是没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报纸也已经发出去了,他这个时候就算撤回,也是无用。

    赵经理知道,这个时候他不仅要寻求简家的原谅,更要寻求童家两位当事人的原谅了。

    他做新闻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别人求他,这一次,是他被人威胁了,可是,他还能怎么办,对方可是太子爷啊,得罪不起啊,认栽吧,

    “童宁,你怎么会在这儿?“

    简慕修看着童宁,脚步不太稳,伸手虚扶了她一把。

    而童宁的手中还握着一份单子,抬眸看着简慕修,紧张的将手中的单子攥在了手里。

    “那是什么?“

    简慕修又不瞎,童宁看到自己时的惶恐与不安,叫他心内特别的焦灼,他不免有些担心。

    “没什么,只是医院的体检单子。“

    “体检单,让我看看。“

    简慕修伸手,当然,童宁的动作却是比他更快,她直接在那揉成一团的体检单子,放在了自己的包里。

    另一只手斜挎着自己的包包上,根本就没有要让简慕修触碰的意思。

    简慕修放弃了,皱着眉头询问:“你没事吧?“

    “没事,很好啊。“童宁的眼神不敢看他,毕竟她从小就没有学会,要如何在简慕修的面前撒谎。

    简慕修不再言语状,低眸看了童宁一眼:“走,我送你回家。“

    童宁下意识的拒绝:“你不是还要去陪童佳吗?“

    “她不需要我陪,她母亲来了。“

    一想到童佳,简慕修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原本以为今天报纸上刊登的,童宁撞倒了童佳的事情,是童佳一手策划的,可是现在来看,并不是这样。

    童佳本来之前一直是与陶兰联系的,可是陶兰早已将她手中的证据交到了简老爷子的手上。

    简慕修可以确定,他们的手中并没有另外的证据。

    可偏偏,今天的报纸却因为一张照片而捕风捉影,更是将童佳受伤的事情,怪罪童宁的身上。

    如果,策划这起事件的人不是童佳与陶兰,那么就只能是那一天年会上的其他人了。

    可简慕修就是想不出,究竟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他又能从中获得什么利益?

    总之,他做过这样一场阴谋,肯定是有利可图,可是,那一天参加年会的,大多是他们简氏集团的员工,与童宁,童佳二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简想象不出他们能从这件事情上获得什么样的利益。

    当然了,既然策划这件事情的人,还隐藏在背后,简慕修也不打算立刻揪出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安抚童宁,然后顺便让那姓赵的,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你看你脸色惨白的,这种情况根本不适合开车,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不容童宁拒绝,简慕修打开了车门。

    童宁也只能随他去了,乖乖坐上简慕修的车,自从上一次谈话之后,他们二人的心结已经解开了大半,现在也能和睦的相处了。

    至少,不会再像之前那一般一见面就争吵个没完,像是一对怨偶似的。

    简慕修有时甚至觉得,如果每天这样面对童宁,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横在他们俩之间的事情太多了,而这样的幸福终究是一种奢侈。

    “我把王姨接回来了,这几天我都会在医院陪童佳,不会回家,你如果一个人无聊的话,就回家吧。有王姨在,她多少也能照顾你。“

    “你看看你现在脸色苍白的,就跟营养不良似的,我回去让王姨多给你做几道汤,好好补补身子。“

    “你要是真的病了,就跟公司请几天假,好好在家里休息一下,别太累了。“

    “……”

    简慕修絮叨着,也不管童宁,听得进听不见,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即将出门远行的人,交代自家还未长大的孩子一般。

    事无巨细,要是有人听到了此时简慕修的话,怕是要奇怪了,原来一向冷面的简先生,背地里竟是这么唠叨的一个人。

    可是任简慕修一个人的口干舌燥的,身边的人,终究没有半点反应,简木修终于忍不住,回眸忘了童宁一眼。

    只见童宁已经趴在车窗上睡着了。

    简慕修不由失笑,敢情他刚才说了那么多,童宁是半句都没听进去啊。

    不过也好,没听进去也好,童宁要真是听进去了,然后回应他一声,估计简慕修也会尴尬的不行。

    开着车子,慢悠悠的溜到了家门前,简慕修都觉得,这一路上,虽然安静,却十分的舒适。

    她好像很久没有看见过,童宁这般宁静的睡容了。

    俯身,在童宁的面颊上轻轻啄了一下,冰凉的触感,让童宁不由皱了下眉头,却并未醒来。

    可简慕修,就像是一个偷吃,被发现了的孩子一样,胀红了脸坐在那里,就连手都不知道该往何处去放。

    深呼吸几下,简慕修就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倒退了,都快三十岁的人了,竟然还跟个毛头小子一般。

    简慕修笑笑,却也不敢再去亲吻童宁,只是将她抱上了楼。

    开门的人是王姨,王姨看着这两人竟然一同进来,而且是抱进抱出的,不由惊喜的张大了嘴巴。

    可简慕修根本就不给她八卦的机会,将童宁送回屋里,整理自己的衣裳,出门。

    “少爷,你又要走啊?”

    “是的。“

    自从上一次错怪了王姨之后,简慕修对于王姨的态度,明显比以前要好了许多,不过却也仍是冰冷的。

    不过,简慕修这个人吧,也是淡漠惯了,若他真是有一天,如此热络的对待别人,怕是会叫人不知所措了。

    “夫人说,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想让你抽个时间,回家去跟她吃个饭。“

    王姨顿了顿,眼神瞟了一眼,还在屋内熟睡的童宁:”夫人还说,要是方便的话,最好能带上童宁一起。她也想看看你们两口子。“

    “到时再说吧。“

    简慕修理着自己的衣裳,抬脚向外走去,回眸,又不忘交代王姨一句:“好好照顾她。“

    王姨笑了,少爷想通了才好呢,然而,简慕修的脸却是黑了,就好像是被人看透了心内秘密,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