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可以利用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4本章字数:3257字

    刘美慧心疼童佳,她不忍自己好好的一个女儿,被爱情与嫉恨,迷失了自己,可是她也恨童宁,还有童宁的母亲。

    刘美慧明知,童佳现在的心态已经有些扭曲了,可是她没有点出来,她一心以为,只要他们将童宁赶走,童家的一切就会是他们的,简家的一切也会是他们的。

    所以她任由,童佳心中的仇恨疯狂的滋长。

    将对于童宁母亲的怨恨,凌驾在了幼小的童宁身上,刘美慧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

    二十多年过去,刘美慧依然没有办法原谅童振国,更没有办法去原谅童宁和她的母亲,哪怕童宁的母亲,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知道童佳有着近乎疯狂的执念,可是,作为母亲,一直以来,刘美慧看着嚣张跋扈,可实际上,也就是一个,纸老虎而已。

    要不然,她当初也不会被童振国骗的那么惨,只是,她有一个好女儿,从女儿渐渐懂事,刘美慧就发现,童佳比起自己要有心计的多。

    她心内的仇恨,要靠着童佳,去一点一点的燃烧。

    “好,佳佳,妈答应帮你。”

    刘美慧握着童佳的手,手心有些微的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太过于歉疚。

    童佳面上带上了一丝喜色,惨白的面容,因为刘美慧的这一句话,终于浮上了一丝异样的红晕,那是在她害人之前的异象。

    可是答应归答应,他们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让童宁肚子里的孩子悄无声息的消失?

    童宁现在的地位不同了,以前简慕修心内还恨着童宁,他们可以任意对童宁设计陷害,可是现在,简慕修的态度明显偏向了童宁。

    童佳知道自己此时若是再做出点什么事,简慕修非但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反而有可能会对自己厌弃了。

    所以,这一次她不打算出手,她要在简慕修的面前好好忏悔。

    然后,躺在简慕修的怀里,看着简慕修与童宁,如何一步一步反目成仇,就好像八年前一般。

    童佳冷笑一声,面上的阴仄,让刘美慧在一旁看着,都不由胆战心惊。

    对于自己这个女儿,刘美慧的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是心疼她,愧对可另她。一方面她又觉得童佳太可怕。

    童振国当年抛妻弃子,攀附上了公司的女高层,后来,他们自己创业,从此平步青云。

    刘美慧在心里不止一遍的,对于童振国的行为感到羞耻,可是每一次,只要童振国过来求他,她就会原谅他,宽恕他。

    可以说,刘美慧现在之所以能稳坐童太太的这个位置,手段是有一点的,但更多的,是依赖于童佳的心计。

    童振国对刘美慧,更多的是愧疚。

    可是她都不在乎,因为童振国是她爱的那个男人啊,即便她恨他无情无义,她也舍不得伤童振国半分。

    可是童佳呢,刘美慧清楚的知道,童佳心里对于简慕修是有爱的,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童佳连她自己最爱的男人都可以利用,可以伤害。

    刘美慧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会成为童佳利用的对象,只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管童佳要做什么,她只要,努力的去为她做就好了,她欠童佳的,已经够多了。

    刘美慧知道童佳对于自己存着什么样的心思,可是她不愿意去戳破。

    那就,按照她的吩咐去做吧?

    “佳佳,你有什么打算?”

    问出此话时,刘美慧手心紧握,她已经做好了决定。自此,她的手上就要沾染上鲜血,可她不在乎,她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童佳摇摇头,她面上诡异的笑容消失殆尽,换上了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看起来就好像依旧是刘美慧身边的乖乖女一般。

    可是刘美慧知道,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即便再如何伪装,都改变不了它的本质。

    从她教会童佳仇恨的那一天起,童佳就变了。

    可事到如今,刘美慧没得选择了,现在的童佳,已经不是刘美慧能管制的住的人了,她只能帮她。

    童佳警觉的看着刘美慧,眼神中透出几分深意:“放心,妈,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做好的,而且,绝对不会牵连到你的。”

    童佳以为刘美慧刚才的那些担心与多疑,不过是怕被牵连。

    可刘美慧笑得好生无奈,她若是真心害怕牵连,又怎会大义凛然的任由着童佳去做那些事情。

    她早就已经想好,若是有一天,东窗事发,她一定会代替童佳去赎罪的。

    童佳的眼神,实在是太过逼人,有如实质一般落在了刘美慧的心间,直叫刘美慧空叹息,自己在童佳的心里,就是这般存在?

    “放心,妈,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出手,我会让你看一场好戏的。”

    刘美慧没有作声,既然童佳开口,那她就等着吧。

    ......

    接下来的日子,童佳安静的有些异常了,没有去打扰简慕修,更加不敢对童宁,有任何的小动作。

    简慕修晾了她几天,就是想给童佳一个教训,他不希望童佳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刽子手。

    这几日,童佳也并没有去找简慕修,她心里很清楚,简慕修是在给她机会,他希望看到她的改变,她的悔过。

    这不是难事,左右,不过是演而已。

    她在等,等一个时机,让简慕修看看,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悔过”了。

    如是,几天过去,简慕修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才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来得及去探望一下病人。

    简慕修难得有这份闲情逸致,带上了一束花,来到医院,彼时,童佳正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护士刚才为她扎针,她没有叫唤,只是很平静,似乎感觉不到痛苦一般。

    临了,童佳苍白的面容上还带着一丝笑意,她对那护士轻声道:“谢谢”

    护士有些受宠若惊,因为平时,她照顾的童佳小姐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

    简慕修推开门走了进来,将手中的花束,放到了童佳的床前。

    童佳看着那一束百合花,内心讥笑,她可一点都不喜欢那样圣洁的百合花呢,她这样的女人,就是有毒的罂粟花。

    “好点了吗?”

    简慕修看着童佳,目光平和,他虽几日未听到童佳的消息,但是此时看童佳,他还是能发现童佳的一点异样的,比如说,她的眼神,变得平静了。

    不再向之前那一般,蠢蠢欲动,简慕修知道,这是一件好事。

    他希望有一天,童佳能放弃仇恨,忘却那些不快乐的事,这不仅仅是为了简慕修自己,也是童佳。

    他与童佳相识不晚,不管,童佳是不是他的救命恩人,他都希望,童佳能活的好好的。

    “好多了。”

    童佳一边喝着简慕修带来的汤,一边不甚在意的道。

    “刘姨呢,她没有来陪你。”

    “她去陪我爸了,我爸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

    童佳笑容平静,眉眼温顺,这个时候的童佳,就是很久之前,简慕修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一副模样。

    “不过,他没什么大事,就是那天受了点刺激。”

    童佳话锋一转,眼神看着简慕修,有一丝犹豫。

    “是因为,童宁的事吗?”

    简慕修猜到她想说什么,事实上,他今天来,也是为来童宁,他想来试探一下童佳的态度。

    简慕修的眼神,直直的看向了童佳,虽然眼神看似平静,可童佳,却是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她轻笑了下,掩饰自己的慌乱,抬眸,眼神坚定而无辜。

    “不是我做的。”

    一句话,掷地有声,是因为真正无辜,才能说的如此坦然。

    简慕修一愣,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是童宁在对自己说那样的话。

    一样的话语,一样的坚定的眼神,他有恍惚,向着童佳走了过去。

    待到看清眼前的人,简慕修停住了脚步,失笑,他果然是太想念童宁了。

    “我知道。”

    “?”

    “我已经查过了,那个照片,是别人提供的,跟你,没关系。”

    “那你找到那个人了吗?”

    童佳似乎很记,问的有些急切,简慕修看了他一眼,童佳却是坦然的对视。

    “朝阳报社的人,给我提供了他的联系方式,不过,那个人很警觉,似乎早就料定,我们会调查他,早早的就隐藏了自己的痕迹,我们一时也查不到他。”

    “那童宁......”

    童佳问的很小心,她现在不能表现的太过,她不想引起简慕修的怀疑。

    不过,适当的时候,她倒是可以在简慕修的面前。做出已经忏悔的模样,这样,简慕修根本就拿她没办法。

    简慕修这个人,童佳太理了解他了,你恶,他比你更恶,可是若示好,他也不会太过为难。

    更何况,自己还是简慕修的救命恩人,简慕修根本就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她没事了。”

    简慕修低声,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童佳也很听话,自始至终只是很安静,不再多言,着乖巧的模样,就是简慕修想敲打她,也不能。

    只能作罢。

    半个小时后,简慕修的助理来了,他神色郑重,对着简慕修耳语了一句什么,便见简慕修快步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的两人,压低了声音在说话,童佳竖着耳朵听,没听到个什么事,但是,一个“李总”,却让她眼睛为之一亮。

    这个李总,童佳也是知道的,因为,是何恒超曾经与自己提起过,她听说他是什么某局长的儿子,上一次,被简慕修给算计了。

    童佳心内隐约猜到了什么事,这个姓李的,得罪了简慕修,现在八成是走投无路了。

    这倒是个可以加以利用的角色,她眼中眸光忽闪,狠戾的眼神,看起来很是骇人,却在简慕修进门的那一秒,瞬间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