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快一点,再快一点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5本章字数:3313字

    “定位,童宁刚才接过我的电话,你现在就给我确定她的位置。”

    出了医院,简慕修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唐誉,唐誉在警局里很有自己的关系,此时的唐誉还在睡梦中,就被简慕修从被窝里拉了起来,他不敢有半丝怨言,因为,他知道童宁对于简慕修的重要性。

    好一番操作,唐誉终于确定了童宁的位置:“快看,他们在出城的永定高速路上,不过,他们停在那里了,我们现在追踪过去。”

    唐誉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一个身影跑了出去,唐誉看着那急切的背影,简慕修,你真是......一刻都等不得啊。

    “快点。”

    看着唐誉慢了自己半秒,简慕修忍不住回头冲着唐誉大吼,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对唐誉,礼貌不礼貌了,他一心只想着要救回童宁。

    车子以极快的速度行走在路上,夜已深,凌晨一点的路面车辆很少,简慕修一路畅通无阻,可饶是如此,简慕修还是觉得车子要再快一点,更快一点才好。

    “到了到了到了,信号显示他们就在这里,可是人呢?”

    唐誉急的大叫了起来,可是,再一看时,却有些傻眼。

    简慕修与唐誉,是一路追踪着童宁的手机来到这里,可是,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影,童宁也好,那一群绑匪也好,早就离开了。

    定位显示,童宁的手机放在这里没有移动过,那也就是说,童宁人被带走了,却将手机留在了这里,没有找到人,他们的追踪基本上是无效的。

    唐誉叹了一口气,他看见简慕修神色凝重,只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别担心,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对。

    简慕修垂下头,神色紧绷着,他们还有机会。

    他发现的很快,现在离童宁失踪,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是最佳的救援时间,就算没有手机,只要能确定童宁是朝这边走了。

    “唐誉,我要这里所有的监控记录,童宁他们肯定经过这里,只要我们一辆车,一辆车的去排查,肯定能发现它的。”

    唐誉看简慕修认真的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一个笨办法,可是,却也是一个最为有效的办法。

    “好,你放心,我马上就去做。”

    唐誉转身,开始吩咐其人来做这些事情,然而,一个电话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车被开走了。

    “简慕修,你去哪里?”

    他们连具体的地方都没有,简慕修你这是疯了才会乱跑吧。

    唐誉在后面大叫,这荒郊野外的,简慕修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太不够意思了吧。

    好歹,简慕修要是真碰上那群歹徒,自己也能帮忙拿住几个人的。

    好吧,唐誉看了看自己,那细胳膊细腿的,在看简慕修那一身精壮的肌肉,的确,论打架,自己可能会拖简慕修的后腿。

    但是,简慕修,你tmd也太重色轻友了吧。

    唐誉愤怒不已,抬脚一踢,踹在了路面上的树干。

    好吧,现在他只能再叫人来接自己了。

    车子早已经被开走,简慕修也无影无踪了,唐誉也只能沉沉的叹气,但愿简慕修能找到童宁。

    他们这一对,哎,还真是历经了艰苦。

    ......

    简慕修在疯狂的找人,而童宁这一边,早已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可是,童宁的日子并不好过。

    童宁的手机,早在童宁接过简慕修的电话之后,便被李宗为给扔在了外面。

    李宗为这个人似乎比平日精明了不少,他害怕童宁会打电话求救,更加害怕简慕修会沿着那个电话,找到童宁的下落。

    所以将手机丢了,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虽然,他是要找简慕修要钱,可不是现在。他可不想,计划还没实施,就被简慕修给先教训了一顿。

    可是对童宁来说,那可就悲催了。

    没有手机,她没有办法报警,而现在夜已深,她又被四个男人守着,这叫童宁如何能安下心去休息?

    当然,她此时的状况也不太好,手脚都被捆住,童宁只穿了长衣长裤,便被人丢在冰冷的地面上。

    这里是城外,应该是一处村落,他们现在所处的,应该是这一村落里一座废旧的房子。

    房子四面漏风,晚风突然咆哮而至,总是能叫童宁,寒冷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在心里期盼着,简慕修能快点到来,而李宗为呢,他现在却是将自己对简慕修的所有不满,都发泄在了的身童宁上。

    夜已深,做了坏事的人,良心早已没有了,最初那种惶恐与不安,反而,将所有的愤怒都施展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李宗为抓着童宁的头发,那种扯痛头皮的撕裂的疼痛,叫童宁发出了一声哽咽。

    “叫,你再叫,你男人不是挺厉害的嘛,他还敢叫我跪在他的面前,让我求他,你说,我现在是不是该,让你也跪在我的面前,让你来好好的来求求我?”

    李宗为现在的状态,面目狰狞,那一双肿胀的眼,透出的却是满满的狠戾。

    童宁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在车上的时候,李宗为并不是这样,好像,就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情绪,突然就变得奇怪了。

    童宁皱了皱眉,只是压低了声音道:“你不是说,你不会伤害我的吗?”

    这话,却仿佛是触碰到了你宗为的逆鳞,他抬脚,用生硬的动作,诠释什么叫,实力打自己的脸。

    身穿皮鞋的脚,重重地踢打在童宁的身上,童宁咬牙,不让自己发出一声惨叫。

    “我本来是不想伤害你的,可是一想到,你是简慕修的女人,我就不能不伤害你了,简慕修,他可是害得我好惨啊。”

    童宁不再说话,这个时候的李宗为,明显也已经有些疯狂的情绪,她即便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李宗为近乎癫狂的事实。

    那她,就只能保持沉默,这样或许还能少挨点打。

    “不说话,怎么觉得我说错了?”

    “你没错。”

    童宁敷衍的说道,可李宗为,却明显不相信这种敷衍。

    “你可知,我老爸在监狱里过得是什么日子,我现在从堂堂那一个官二代,住别墅,开跑车,沦落成了一个街头小混混,别说别墅跑车了,我就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他们都说,我得罪了简慕修,那我就去找他啊,可他不但不帮我,还叫人打我,我没办法,我才一个人跑到这山窝窝的地方躲起来了。”

    “童宁,你知道这些日子我过得有多担心受怕吗。”

    “你说,我当初不就是碰了一下吗,我又没真把你怎么滴,简慕修当时就把我打了个半死,我躺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就被我老爸指着鼻子骂了几个月,我都不敢说什么,我知道那是我喝了酒,我犯浑,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

    李宗为说的动情,他这么个肥壮的糙汉子,说着说着,竟然声音哽咽起来了。

    “可是简慕修呢,他一定就要把我犯过的错误推到我老爸身上吗,你说我李宗为再也是人混,也是人家的儿子呀,我怎么着也不能让我老爸这把年纪了,还得为我受苦吧。”

    “所以,童宁你,我也不想伤害你,可是你男人,他害了我们一家,可我又不能这么对付你男人,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只能,拿你在这撒气了。”

    “你别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

    李宗为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忘抽打着童宁,虽然可能,李宗为认为他已经注意分寸了,可是男人的力气一向大,童宁这么柔柔弱弱的,经不起李宗为的几次打。

    可是童宁很倔,她一声也没有求饶,反倒是听着李宗为那牵强的理由,她真是有话要说了。

    “你爸的事,就算简慕修是有插手,可是你爸要是不贪污,简慕修还能把罪名强加到他的身上不成?你说你要是不想让你老爸受苦,你当时是不是就该劝劝你老爸,你看你现在,不仅没有救出你老爸,你还绑架人,自己也犯了罪,你爸要是知道了你做的这些事,他是在监狱里,也过得不安生吧。”

    李宗为觉得这话很熟悉,因为,简慕修曾经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童宁,轮不到你这么说我。”

    一个巴掌狠狠甩在了童宁的脸上,童宁的巴掌小脸,哪里禁得住他这么大一巴掌甩下去,再一看时,童宁的脸已经肿起的老高,通红通红的,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李宗为又是一脚,踢在了童宁的身上,可童宁自始至终都是趴在地上,任由李宗为如何踢打,她也未曾翻滚一下。

    李宗为眉头皱了皱,终于发现,这个童宁有些不对劲啊。

    “我说你傻啊,你不知道躲啊。”

    童宁没说话,她不傻,要是在平时,她自然会躲,可是,她现在还怀着宝宝,她怕,她一闪躲,一不小心,李宗为的脚就踢到了孩子的身上。

    咬着牙,被李宗为打了一巴掌,童宁现在只要一张嘴,脸上都是火辣辣的疼,连吐字都不是那么清晰。

    可李宗为却还是听清了,她在说:“打够了没?”

    李宗为咬着舌头,点了点头,他的确是打够了,也的确是被这个女人给惊到了。

    他的力气不小,打人的时候更没有顾及到童宁还是个女人,眼前这个女子却是连一声都没吭一下。

    虽然他厌恶童宁,可此刻却不得不佩服。

    “好,童宁,你有种,我是男人,我不跟女人计较了,我跟简慕修之间的账,就找简慕修来算。”

    “不过,你最好能保证,简慕修能快点找到你,你也最好保证,简慕修能够拿出钱来赎你,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被逼急了,会做出点什么事儿来。”

    童宁别过脸去,望着窗外,黑夜如幕布一般,她真的希望简慕修能快点赶过来,她知道,简慕修是不会放弃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