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这个黑锅背定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5本章字数:3361字

    听着里面的人的对话,童宁终于是明白了,人心,究竟可以险恶到什么程度,这一家三口,她的孩子还在肚子里,他们就开始设计她了,她怎么能,怎么能让这三人的计谋得逞?

    童振国还在滔滔不绝的劝说着童佳,他希望童佳留下这个孩子,不管用什么办法。

    对于童宁,童振国不抱任何希望,童宁从来都不听话,不仅与他做对,甚至还要跟他抢沈氏集团,就算,童宁的母亲是沈氏的创始人,那又怎样,他童振国,执掌沈氏集团那么久,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沈氏。

    现在的童振国,已经将宝全部压在了童佳的身上了,童佳是简慕修的救命恩人,又是因为简慕修,她才没有办法做母亲的,光凭着简慕修对童佳的愧疚,童佳就已经完胜童宁了。

    再加上,童佳比童宁听话,这一点,就足以让童振国选择她了。

    只是,童振国不知道的是,童佳表面上看着听话,可实际上,却是给童振国挖了大坑,反正,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童佳什么事,狠话是童振国自己说的,坏事也是童振国自己做的,日后童宁真要出事,那也是童振国做的,童佳将自己撇开的远远的。

    “我不想要童宁的孩子,不是我自己的,我什么都不想要,不过你放心,我就算再恨童宁,也不会害她的孩子的。”

    童佳的表态,让童振国松了一口气,不过,童振国心内,更想要童佳来阜阳这个孩子,童宁的孩子,于他没有任何用处,因为,童宁是不会将孩子的股份让给他的,可,若是童佳的孩子,他们母子需要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吗?

    只是,童振国没有将这些肮脏的话说出口,但其实,他说的已经够多了,刘美慧站在一边,摇着头看着童振国,她从来想有想过,童振国,为了股份,竟然可以这么无耻。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做什么,但是,只要童宁和这个哈子一日威胁到他,他会做出什么事来,都是不可预测的。

    “好好好,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童振国假心的安慰两句,实则,那一双精明的眸子满是算计。

    而站在门外的童宁,双手紧紧的握紧了,同样的两个字,卑贱,她想送给童振国。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父亲可以算计女儿到这个份上,童振国,真是刷新了她的下限。

    童宁心内恨,可是她只能忍着,至少现在,她还不能就这样冲进去,与他们对峙。

    她现在冲进去,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只不过是白白被这三人拿住了把柄而已,不过,童宁只是拿出手机,将他们的说辞一一记下。

    如果有一天,她和她的孩子真的出事,这份录音就是他们犯罪的证据。

    这一群人太可怕了。

    童宁摇着头,牙齿死死地咬住嘴唇,她甚至能尝到那一股腥甜的味道,脸上的泪水缓缓落下,直到泪水糊满了一脸,童宁也不知,唇间尝到的味道,是泪水的苦涩,还是血液的腥甜。

    那些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就要将这份录音交给简慕修,让简慕修来听一听,那些人是怎样算计他们的孩子的?

    看到门外的鞋,离开了,童佳才露出一抹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童佳相信,童宁不是傻瓜,她在门外听了这么久,要是还不知道,是谁要害她,那就真是愚蠢了,可是,那又管她什么事呢。

    从头到尾,做坏人的,只有童振国,童宁就算防备自己,也不会比防着童振国更多吧。

    童振国还在那里自得其乐,全然没有注意到,童佳怨念的眼神。

    于童佳而言,有这样的爸,是她的耻辱,既然,童振国都可以算计他的亲生女儿,那她,又如何不能算计他呢。

    反正,他都是跟他学的不是吗?

    仓皇的离开,童宁的脚步却是一顿,她忘记了一件事,简慕修,对于童佳的愧疚,会不会让他,站在了童佳的那一边。

    童宁知道,简慕修一直以来对于童佳的亏欠,让童佳有了肆无忌惮的法宝,要是童佳真的因为,她自己不能生育的事,迁怒于孩子,该怎么办?简慕修会如何选择。

    童宁的怀疑,倒不是自乱阵脚,若是童佳真的不对童宁抱一点坏心,她费尽心机的打探自己怀孕的事,又是为何。

    总之,童宁只知道,不管是童佳还是童振国,都不怀好意,她无力的瘫坐在医院的走廊里,走廊里人来人往,人们看见她,只会认为是某个重病之人的家属,在医院里,人人都有自己的苦痛,人人都有自己的委屈,这样的事情,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人们从哭泣的童宁的身旁走过,只是对她,投以唏嘘的目光,在这里,有很多的人,也跟她一样,这样无助的哭过。

    而简慕修这边,情况有点儿麻烦,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事实,李宗为之前,却是与许多人联系过,但是,从他提供的联系人来看,有一个人,却是很可疑。

    “我们查过这个号码,发现这是一个刚开办不久的黑号码,用完就丢了,但是,这个号码,曾在几分钟之内,与另一名绑匪联系过,这个人,很可疑。”只是他们暂时无法确定他的身份。

    唐誉将这些天的调查结果,呈给简慕修看,他知道,事关童宁,简慕修一定会亲自查看的,故而不敢有任何的敷衍。

    不过,几个绑匪,就是蛇爷的人,所以,你要找的蛇爷,可能真的参与到此时中来了。”

    说来也是凑巧,简慕修才刚要找蛇爷,蛇爷就自己冒出来了,简慕修此时脸色很不好看。

    唐誉知道,简慕修越是平静,就表示他的怒意更深,这个神出鬼没的人,到底在哪里,他们都不知道,简直是,太戳心了。

    简慕修深吸口气:“如果真是他,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就简慕修而言,无论是谁,想要伤害童宁,他都不会放过。

    明明极为平静的一句话,可简慕修说来,却是掷地有声,唐誉一向知道,简慕修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对童宁,可真谓是用心良苦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们查过了与李宗为联系的那些人,发现有一个人比较特别,你看,这是,童佳的母亲,刘美慧在前几天联系李宗为的证据,他们有过一个通话记录。”

    发生了上一次的误判事件,唐誉自觉愧对童宁,所以这一次,不用简慕修交代,他就将事情差的清清楚楚,虽然,蛇爷的事,他暂时还查不到,但只要,与童宁绑架案有关的人,他都没有放过,就连刘美慧,也不例外。

    唐誉不知道,刘美慧突然联系李宗为,是不是与绑架童宁有关,他只是一一将他们的调查接过,给简慕修看。

    简慕修冷凝了脸色,眸中的冰冷之色一闪而过,又将唐誉手上,那一份有关于李宗为出事前的联系人的名字,全都检查了一遍。

    他联系的人很多,有好几个,简慕修也认识,或者是听过名字,从这里来看,李宗为应该是一心想要救他爸爸,私下联系了很多人,而刘美慧与李宗为联系,也不能说明,刘美慧就与绑架童宁有关。

    可,要是这样就断定刘美慧没有这个嫌疑,也不能,因为,最有嫌疑害童宁的,就是童佳与刘美慧母女。

    唐誉看简慕修一脸的认真,顺口提了一句:“通话记录显示的时间,是夜里,那个时候,好像童佳还在医院吧,而且,李宗为亲口承认,联系他的是一个男人,而刘美慧当时打电话,也纯粹是为了李宗为欠钱的事。”

    “所以呢,你觉得,这只是巧合?”

    简慕修冷冷的反驳,他发现,他都不相信童家的那些人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蹊跷,也不是认为,刘美慧就没嫌疑,只是,这背后的人,总是设各种局对付我们,我们要小心才是。”

    简慕修沉了眼眸,他也觉得,自己现在有些草木皆兵了。

    “我知道了。”

    “那三个人可有招认什么?”

    换了个话题,简慕修依旧觉得沉重,只要凶手一日不找到,童宁就一天处于危险之中。

    “没有,不过,据他们所说,背后的人一心只想折辱童宁,所以我更倾向于,背后的人,是女人。”

    简慕修眉头皱了皱,很不厚道的,又联想到童佳母女的身上。

    “所以,他们也许是用了变声的软件?”

    想到这个可能,简慕修只觉的,这样的做法,更符合童佳的作风。

    “也许是,不过,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个人,你最好问问,童宁可曾得罪什么人?”

    二人将事情理清楚,不由得对童宁的处境颇为担忧,而简慕修,一心想着尽快找出凶手,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已经响了太多遍。

    童宁怀着忐忑的心情给简慕修打电话,她甚至,想好了说辞,可是,电话却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一开始,童宁还不太在意,只是待她一直无法接通,心内便着急了,他眉头蹙着,像是入了魔一般,一遍又一遍的打着,眼神,自始自终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从最初的期待,到最后,只有失落。

    童宁叹了口气,仿佛某种执念深入心底,她无奈的叹气,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甚至手机发烫,她也未曾放下。

    她在等简慕修的回话,只是此刻的简慕修,他可是忙的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自然无从知道,童宁的期待。

    只知道同你每隔两秒便看一眼屏幕,却依旧是渺无音信,看着懒得亮起的屏幕,她终于,放下了,感觉,自己才是被简慕修抛弃的那个。

    童宁咬着牙,手抚摸上自己的肚子,简慕修或许是靠不住,她知道,她要保护这个孩子,还得靠自己。

    说不上厌恨,只是童宁,这一次,才是真正感觉,自己是被抛弃的最为彻底的哪一个,家人不要她,爱人也无音信,她只有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