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不会伤害她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5本章字数:3315字

    “童宁,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哭泣的久了,童宁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双眼肿肿的,看起来更为可怜,看到贺泽过来,她缩了缩鼻子,掏出手绢,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痕,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贺泽,眼眶通红通红的,叫贺泽看着不免心疼。

    贺泽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拳头,温和的眸子,平白生出一分犀利,向着童佳病房的方向望了一眼,能在这个时候招惹童宁的,除了童佳,还能有谁?

    “走,我带你去休息。”

    贺泽弯腰,将缩在角落中如一只无助的小猫一般的童宁,拉了起来,此时的童宁更像是贺泽从医院里捡回来的流浪猫。

    童宁脸上的泪痕,让贺泽的手一颤,他明明知道,放任童宁去找童佳,结果就会是这样,可他还是去做了,贺泽心中有愧疚,不敢直视童宁的眼睛,只是默默的,将童宁放回了自己的休息室。

    贺泽的办公室内,配备了一间小小的休息室,里面只放置了一张躺椅,却也显得拥挤,平常贺泽没事的时候,便会躺在这边小憩一下,可今日,这里却成了童宁的避难所。

    知道童宁什么都不想说,贺泽什么也没问,他只是体贴的为她倒上了一杯开水,送到了童宁的床头:“好了,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

    童宁轻应一声,蓄满泪水的眼眸却是微微向上弯着,给自己灌了满满一大杯水,童宁便闭上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恍若还挂着泪珠点点,似乎还是很不安。

    贺泽就这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过一会儿,他就听到了童宁,均匀的呼吸声。

    粉唇微微张着,望过去,似乎还能看到她那湿润的丁香小舌,很是性感,处处透着诱惑,贺泽心里轻动,他完全没有能力抵抗,这温和的,平静的睡颜。

    手指轻轻动了,贺泽一遍又一遍的做着伸展,弯曲的动作,借以平息自己心内的欲望,可他终究是无法平息,他对童宁的眷恋那么深,可是,他却只能在她熟睡的时候,轻轻的吻她。

    在童宁的额间印下一吻,冰冷的触感,让贺泽仿佛触电一般,逃离开来,攥紧了手心,那一双温润的眸子半眯着,看那眼神中,分明不见任何的温润。

    他一直在极力压抑自己对童宁的感情,可是现在,他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看着童宁对自己如此信任,贺泽的心里却是怅然若失。

    今日的事,童宁之所以会急冲冲的去找童佳,其实也有贺泽的原因在,或者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可每每看到童宁无辜的眼眸,他便为自己心痛。

    逃离了那个小小幽闭的空间,贺泽深呼吸,穿上他的白大褂,他又是那个温润平和的妙手神医,不论他的内心有多扭曲。

    童宁确实是沉沉的睡去了,贺泽早知道童宁不太听话,怕他一回来,童宁就跑了,不过他有的是办法,让童宁乖乖的在这边等着他。

    贺泽回来的时候,便看童宁还在睡着,手机在一旁响的很欢,大有,童宁不接电话就不罢休的趋势。

    贺泽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联系人,冷笑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给简慕修机会,让他联系童宁,删掉最后一个通话记录,贺泽若无其事的,将手机放在童宁的床边。

    一连三十个未接电话,简慕修,还真是舍得来。可简慕修现在越是追童宁追的紧,他就越是要隔断他们,他绝不让简慕修接触童宁。

    简慕修完全不知道现在的童宁是什么情况,他只知,就在一个小时前,童宁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可现在回拨过去的,却是被挂断了,童宁这是生气了?

    一封短信跳到了童宁的手机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接电话”,可是,贺泽的笑容更冷了,他根本就不想给简慕修这个机会。

    唤醒童宁,贺泽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只是将童宁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对于童宁的拒绝,贺泽只用一句话便堵住了她的嘴:“你说,你是在家门口,被绑架犯给劫持的,现在,你那家里肯定不安全,你要是还想被绑架一次,你就回去,你看看到时候谁来救你。”

    这话的确很有用,童宁根本就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她原本是想在夏苏那里借宿几晚的,可是夏苏现在人还在国外,况且,夏苏他们家情况复杂,童宁一个外人,去他们家借宿,实在是不太好。

    正好,贺泽这边还有一处空置的房子,那童宁就只能欣然接受了。

    “这才乖。”

    贺泽摸了摸童宁的头,神情中是无比的宠溺,可童宁只是低下了头,表情中还透出几分尴尬。

    贺泽不再说话了,讪讪收回了自己的手,这种无声的拒绝,他还是能看得懂的。

    而简慕修此时在外,正发了疯一般的寻找童宁,简慕修真是懊恼不已,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注意到童宁的电话呢,他不担心童宁生气,他最担心的是,童宁会不会又遇到危险了?

    自从上一次,童宁被绑架,简慕修依旧是处于担忧的状态,他害怕,童宁再一次受到伤害。

    没有任何的犹豫,简慕修直接开车前往医院,而此时的童宁,已经誉贺泽一同出了医院。

    贺泽的确是将她安置在一间空置的房屋内,屋内只做了简单的装饰,虽然宽敞明亮,却没有什么烟火气息。

    只是童宁一进来,贺泽明显的感觉到,这屋内似乎多出了几分生机。

    “说吧,你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贺泽一向通情达理,只有等心情童宁平复了,等她愿意说的时候,他才会,为她分忧解难,他从来都不想勉强她。

    童宁叹了口气,有些事还真的不知该如何说起,想想童佳与童振国算计她的时候,可是志得意满的,可她却连提起他们的勇气都没有。

    “不想说就算了,那就不要去想这些事情,睡一觉,总之,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在童宁的心中,贺泽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因为他总是用他那的淡然处之的态度去面对着世事的纷扰,所以,这也是,她今天宁愿去找贺泽,而不是去找夏苏的原因。

    因为,如果这个时候站在童宁身边的是夏苏,童宁想想这个情况,估计夏苏,应该是已经冲到了童佳的病房前去大骂他了。

    “贺泽,如果有对你很重要的人要害你,你会怎么办?”

    深吸一口气,面对自己至亲的家人,童宁还是无法原谅他们,有些东西,她可以忍让,但不代表,她就是一个木偶,可以任人宰割,她是实实在在的人。

    就算,她不对童家的那些人抱任何期待,可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暗算,还是在她那千疮百孔的心上,狠狠刺了一刀。

    童宁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贺泽,她眼中,满满都是求知的欲望。她很想知道,如果是贺泽,面对自己至亲的人的相害,他会怎么做?

    贺泽皱着眉头,他是真的有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是他们思考的点却完全不一样。

    童宁想的是,面对至亲的陷害,他要怎么办?而贺泽想的是,如果有一天,童宁发现自己骗了她,她会如何做?

    也许是为了心里那一点愧疚,贺泽只是昧着良心说道:“如果他们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人,我也许会选择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只是如果他们变本加厉,那我,只能被逼的反抗,童宁,不管怎么样,我们问心无愧就行。”

    童宁没有注意到贺泽最后压低的声音,只是那一句问心无愧,却直直射中了童宁的心脏,不管童佳也好,童振国也好,他们想要如何来对付她,她改变不了,却可以防御,如果防御不了,那就,死扛到底吧。

    总之,她现在已经被逼到这份上了,她也无法在与那一家人顾念什么亲情,她也许做不到,什么问心无愧,但是她也有他要保护的人。所以,她不该在这里顾影自怜。

    看着童宁渐渐明朗的笑容,贺泽终于放心了。

    “好了,睡吧。”

    贺泽亲自为她掖了掖被角,眼神之中满是温柔,可对上童宁清澈的眸子,他却由不住的退缩,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童宁,贺泽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贺泽的车就停在楼下,可此时,他仍坐在车内,根本没有开动车子的打算,只是一根一根的抽着烟,一圈圈烟雾打在贺泽的脸上,他那温润如玉的脸庞,蒙上了一层烟雾,烟雾缭绕下,贺泽那一张俊朗的脸似乎在慢慢的扭曲,正如他此刻的内心一样。

    手机内,跳上来一张照片,照片上,两个人的面容那样熟悉,贺泽猛的攥紧了手心,不用等他拨过电话,就有人直接呼叫了他。

    “这张照片很重要吧,我替你保管起来。”

    童佳的声音异常的尖利,又带着几分得意,她看着手上的照片,看着即便是印在照片上,贺泽的眼神依旧那样的宠溺而温柔,童佳,几乎是嫉妒的冷哼。

    人还在医院,贺泽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念,想来,要是童宁看到了,贺泽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亲吻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这张照片,童宁是没机会看到了,但另外一个当事人贺泽的反应,是在童佳的意料之内。

    贺泽暴躁的吼叫着:“我警告你,不要想着拿这个东西威胁我。”

    “我说过不是威胁,我是在帮你。”童佳一字一句咬得特别清楚,她现在帮贺泽,就是帮她自己。

    贺泽沉吟了一会儿,看得出,他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怒火:“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过,贺医生只能够与我合作。”

    贺泽冷笑,言辞之中,满是对童佳的鄙夷:“我也说过,我不会伤害童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