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妥协?跳楼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5:50:16本章字数:3662字

    童佳根本就不给简慕修这个机会,这天下之大,也只有这个条件能威胁到简慕修了,她凭什么要换?

    “你这是在逼我放弃。”居高临下的看着童佳,他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从来没有发现,原来童佳竟是这么工于心计的一个人。

    “我不是逼你,童宁将你从我的身边抢走,而我将孩子,从童宁的身边抢走,我们之间扯平了不是吗?”

    “这根本就不是扯平,你只是在拿孩子来要挟我们。”

    “童佳,你够了,一开始你来救命之恩,来要挟我们,现在你又拿孩子来要挟我们,你为何要一次一次的将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青筋暴突的简慕修,看起来如同魔鬼,格外的骇人。

    “你以为我愿意呀,简慕修?”

    童佳仰着头,冲着简慕修大吼:“只要你乖乖的和我在一起,童宁的孩子根本就不会有事,是你一次一次的逼我,是你将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的,你现在还有脸来怨我?”

    看着童佳强词夺理的挣扎,简慕修只能冷冷的哼声:“算了,我跟你已经无话可谈。”

    他说了那么多,童佳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无话可谈吗?看着简慕修甩手离开的身影,即便是一个背影,童佳都能感觉到,他那背影中透出的冰冷与淡漠。

    简慕修对他从来都是那么冰冷的,可惜那个时候的她,从来不懂。

    “那我就告诉你,你心心念念的童宁,她此时正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即使没有你,她也一样能过得很好,所以,简慕修拜托你不要用这样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来要求我。”

    “就算我放弃了,你以为你和童宁就真的能够和好如初,在一起一辈子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永远都会有一把刀架在你们之间,就算你逼走了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和和美美的在一起的。”童佳像是一个被抢了东西的小孩,分明抢输了,她却不愿意承认,深知要不喜回调其他的一切玩具,来证明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随你的意。”

    简慕修再不愿与童佳多说,他是真的累了,不愿在她这样,一个又一个的借口当中,与她谈判。

    当他离开的时候,贺泽早已带着童宁,先走一步了,贺泽很清楚的知道,有些话,他应该听到哪里。

    正如,贺泽早就知道,当童佳要求得到童宁的孩子时,简慕修的态度,可他偏偏不愿意,让童宁了解到简慕修的态度。

    毕竟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得到童宁不是吗?

    简慕修并不知道,自己刚才与童佳的对话,早已被人听的清清楚楚的,他只是在暗自感叹,童佳,那个曾经奋不顾身挡在他面前的女孩子,为何如今变成了这样一副令人可憎的面目?

    简慕修甚至觉得,是不是这些年来,自己一味的纵容与包庇,才会让童佳越来越肆无忌惮?

    又或许,是她本性本就如此,只是他以前从未看透,或者说他不愿意看透罢了。

    有些事情一旦撕开来,便是赤裸裸的,鲜血淋淋的。此时的简慕修,只能够感觉到,他与童佳之间,那救命之恩之下,所隐藏的鲜血淋淋的事实。

    而童佳,也只是冷冷的看着简慕修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要从这里跳下去?才能让简慕修回心转意。

    童佳如是想着,便拿起手机给贺泽发了一条短信:“戏看得还好吗?”

    此时贺泽,正将童宁安排在医院的走廊内,童宁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贺泽想,她此刻心情并不太好。

    手机响起来的那一瞬间,贺泽心内一惊,做贼心虚似的,避开了童宁的目光,走到了一旁,这才打开手机。

    屏幕上,童佳的信息是那样的醒目,贺泽收起手机,根本就不做理会。

    只是走到童宁的身后,轻轻按住了童宁的肩膀,这个时候,他只能以这样轻柔的安慰,来告诉童宁,他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

    “好了,不要想了,不管那两个人怎么做,你都只是你自己。”

    “我知道。”

    其实道理,童宁都懂,只是,心中还对简慕修还有爱,所以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简幕修,在童佳的面前那样的卑微。

    童宁的脑海中,甚至还清清楚楚的印着简慕修在童佳的面前,近乎乞求的神态,他的简慕修,何曾那样卑微过。

    可是除了心疼之外,童宁又有一丁点的欣喜,因为,简慕修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他终于可以直视自己的感情,他不再沉溺于对童佳的那一份恩情,这对他们俩来说都是好事。

    只是她知道,佟佳也不会善罢甘休。童宁不知道,童佳说想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那句话究竟是气话还是,她最真实的想法,只是,只要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未出生,就有人在心心念念的算计着他,童宁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闭了闭眼眸,童宁突然发现,简慕休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而这个时候,贺泽还站在童宁的身后,像是一个骑士一般,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简慕修。

    “你怎么来了?”

    看到童宁的一瞬间,简慕修确实是惊讶的,只是现在,他已经与童佳摊开了,他既然选择了直面自己的感情,他就不能再逃避了。

    “我来医院做检查。”

    “检查什么?”简慕修轻笑,他知道童宁心中还有犹豫,所以,他要将她所有的犹豫率先切断。

    “是不是来给我们的宝宝做检查?”

    童宁瞪大着眼睛盯着他,哪怕,简慕修的目光是带着笑意的,可童宁心里还是有些心虚。

    “我,本来是打算告诉你的。”低下头,童宁压低了声音,还是心虚。

    “嗯,所以现在我提前知道了,我也在想,我应该为我们尚未出生的孩子做点事。”

    从头到尾,简慕修直接将和泽忽略的彻彻底底,贺泽站在童宁的身后,不由一阵尴尬。只是,他还没有厚脸皮的,自己强行插入两人中间,自己给自己寻找存在感。

    只是,看着这俩人若无其事的在自己面前讨论孩子的问题,贺泽只能在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这样虐单身狗真的好吗?

    “走吧,就定在今天,我也是第一次做爸,你也是第一次当妈?我们俩还有很多要学的,所以,我们现在就去外面逛逛,免得咱们的孩子生出来,还怪我们不会当爹妈。”

    调笑的话语,让童宁的脸不由得红了,她原本还以为,简慕修会十分生气,自己竟然一直隐瞒着孩子的事情。

    不过现在还好,反正都摊开来说了,也是时候,让简慕修知道孩子的事情了。

    不过,童宁不会告诉简慕修,其实她听到了,在天台上,童佳与简慕修的那一番对话。

    她知道,简慕修是个好面子的人,所以有些事,她还是不说了,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简慕修牵着童宁的手,正欲向外走去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快看啊,快看啊,天台那边有人要跳楼啦。”

    简慕修与童宁同时蹙眉,定定的对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天台?跳楼?是童佳?

    “童宁,那个人好像是童佳,我现在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

    简慕修是下意识的,他认为童佳是一个危险人物,所以他习惯性的将童宁排除在危险之外,只是,童宁却是猛然握紧了简慕修的手。

    “如果这只是第一次,那我想,后面还会有很多次这样的误会,那你,就让我跟你一同去吧,她到底是我的姐姐,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劝劝她。”

    虽然说,童宁心里有一丁点的怀疑,她从来不觉得童佳是一个轻生的人,就算简慕修与她摊牌了,可童佳也不至于,就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跟童佳在一起相处了十多年,她知道,童佳从来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苦肉计,在童佳这里,可真谓是演绎的炉火纯青。

    同样的,简慕修也知道,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去拿童佳的命去赌。他的善良正直,也不允许他,视别人的生命于无物。

    今天,哪怕是一个陌生人,简慕修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自己的面前跳下去。

    天台上,童佳身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她的黑发在风中飘舞着,看她背影却是极美,此时童佳,站在高高的天台,她的身后,是高楼大厦。

    恍若一只断了翅的蝴蝶,童佳的背影迷茫又虚弱,而底下,还有人不断的抬头在上面看着,距离太远,童佳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可她在意的是他的身后,终于有人来了。

    “童佳,你冷静一点。”

    这是简慕修的声音,他在说着冷静,可是他的声音听着却如此淡漠,再没有昔日的温柔,让童佳不得不暗自感叹,原来男人,果然变心变得极快。

    在意你时,他可以对你倾尽他所有的温柔,不在意你时,他也可以,将你当成陌生人,完全不屑一顾。

    童佳回过头望着简慕修,反正,她是不是真的要跳楼,简慕雪也已经不在意了,她不介意在简慕修的面前,撕破她最后一点伪装。

    总之,她要他回到她的身边,她要坐稳简太太的位置。

    “简慕修,我现在很冷静,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选择童宁还是选择我?”

    “你不是有答案了吗?”简慕修的声音冰冷,他讨厌别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威胁他。

    “对,我是有答案了,可是那个答案,是我还没有站在这里之前的答案,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重新想想,你应该选择谁?”

    童宁还在这里,那她更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她就是要让看看童宁,她有的是办法,让童宁与简慕修痛苦,就算今天,简慕修真的选择了童宁,那他们也不会是赢家。

    因为,她真的会从这里跳下去,而简慕修与童宁,慧一辈子活在愧疚的阴影里。

    她真的很想知道,像简慕修那样的人,他可以因为对自己的一丝愧疚,荒废了八年的时光来弥补,但如果,她真的欠了自己一条命,他又要花费多少的时间去悔恨?

    “你在拿你的性命威胁我?”

    简慕修冰冷的反问,他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可是童佳却只是挑眉笑着,看着他,那笑容,分明娇美,可见慕修看着,确实一阵恶寒。

    “我就是在拿我的生命威胁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的,你欠了我一条命,就可以让我为所欲为,那我想知道,如果你欠了我两条命,你会怎么做?”

    “疯子。”简慕修丢给她两个字,对于这样的疯子,他简直无言以对。

    “如果你真的觉得你从这里跳下去,可以让我后悔,那你就试试,不过童佳,我告诉你,我简慕修,从来都不做后悔的事,今天就算你跳下去了,那也是你自杀,跟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