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一夜巨变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2:13本章字数:2124字

    今天,是我婚后的第三天,满打满算还不到72小时。

    握紧手里的手机,我不住的心慌,我的丈夫颜东海自从婚礼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突然,楼下的大门响了,我飞一样的跑了出去。

    是东海回来了吗?!

    门口,只见颜东海的外衣湿了,看样子外面是在下雨。

    我连忙一路小跑过去:“快脱下来,小心感冒。曾姨!放洗澡水,先生回来了。”

    我尽量口吻温柔平静的说着,但心底却抑制不住的开心。

    我和颜东海自小就有婚约,可以这么说,我和他是青梅竹马的指腹为婚。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热烈的激情,但我依然相信我和颜东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放眼整个江城,又有谁能如我一样配的上颜家的少爷?

    曾姨也欢喜的应着,她是从我十岁起就照顾我的阿姨,结婚三天了,今天颜东海才回家,她也担心的要命。只是怕我不开心,从不提起罢了。

    颜东海却说:“不用了。”

    我仔细看着他的神情,只觉得他面容深沉,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以为他遇到了什么难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颜东海那双充满阴霾的眼睛盯着我,上上下下看了一圈,仿佛要看进我的骨子里。那目光带着冷冷的寒意,叫人不由得寒毛直竖。

    他说:“怎么了?你自己看吧。”说着,颜东海丢给我一张纸。

    纸上是一段诊断证明,时间是在四年前,我十八岁刚刚上大一的那年。

    那一年,我父母坐的飞机出事了,我和爷爷连他们的遗骨都没见着,至今官方的回答也是失踪人员。

    而这诊断证明,是我入学那年的体检报告,因为爷爷的关照,我的体检报告是由医院直接给与的。

    我看着这张熟悉的纸,只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看了一圈后,终于在页尾处看到了一行小字,上面写着:子宫发育异常。

    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子宫畸形。

    但可笑的是,我根本不记得在原本的诊断里有这样一句话。

    况且,我没有做过妇科方面的检查!那时候我才十八岁,这也不过是大学时期的新生入学体检罢了,连B超都没有做过,何来这样的诊断。

    我抬眼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颜东海,冷冷的问:“你什么意思?”

    颜东海就站在门口,没有半分要脱鞋进屋的打算。

    他的口气比他的眼神还要冷,他说:“你问我什么意思?我还要问你呢!难怪你爷爷不顾自己病危也要让你早早嫁到我们家,原来你根本天生不孕!你爷爷怕他死了你们温家无人,所以赶着让你和我完婚!你去看看江城谁家千金大学还没毕业结婚的?”

    我心里怒极:“颜东海,你说谁死了?我爷爷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吧?就算你我没有成婚,你也能这样妄议长辈的病情吗?”

    颜东海突然流露出奇怪的笑容:“怎么?你还不知道吗?你爷爷已经进了手术室抢救了,很可能过不了今晚。”

    我像是被颜东海的话勒紧了喉咙,几乎喘不上气来:“胡说八道!我爷爷进手术室不可能没人告诉我!我今天上午刚去过医院的!”

    颜东海的眼睛闪着冷冷的光:“是啊,他们没有告诉你,但是告诉我了……谁让我们是夫妻呢?”

    一瞬间,我浑身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故意拖到现在才告诉我,故意在告诉我之前给我看这些!

    可现在,我没闲情逸致跟他在这里胡搅蛮缠了!我快速的穿上鞋子就要冲出门去,我要去医院看爷爷!

    颜东海高大身躯一下堵住了门口,他没有半分要让开的意思!

    我怒道:“你让开,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颜东海不慌不忙拿出了今天给我的第二张纸,说:“你签了这个,我就让你去。”

    这纸上白底黑字赫然写着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瞬间我手脚冰凉,血液像一下都涌进了大脑,我笑了几声:“颜东海,我没空跟你说笑,你让开。”

    外面大雨倾盆,雨滴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叫人看不清远处的灯光。

    我努力不让自己流泪,扬起脸看着颜东海:“你让开!如果你今天不让,你就是闹遍整个江城市,我也不会轻易签字!”

    颜东海的脸顿时狰狞了起来:“明明是你们温家骗婚,你怎么好意思的?”

    心如刀绞,这个男人我也是用心去付出,一心期盼能跟他白头到老的!

    三天前,爷爷强撑着身体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见证了这温颜两家的盛大婚礼,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成这样!

    我高声喊道:“老孟!开车过来!我要去医院!”

    老孟是我从温家带过来的司机,我要快点去医院,就必须要用车。

    听我这么喊,颜东海的冷笑更得意了:“老孟不会开车过来的,他是我的人,只听我的。”

    他冲我晃了晃手里的离婚协议书:“签了,我就让老孟送你去医院见你爷爷最后一面。”

    眼里一片酸涩,我却强撑着抬起下巴:“你做梦!”

    颜东海突然让出了一步,说:“那你就只能自己顶着雨去喽,也许你赶到了,你爷爷也死了。”

    他话尾的字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戳进我的心里,顿时疼得人痛不欲生,血流不止。

    我看着颜东海笑了:“你送我去医院我就签,不然我明天带着你妈从胜鸿的楼顶跳下去!我要让你颜东海成为整个江城市的笑柄!三天的鳏夫,逼死新婚妻子!这些名号想必你会很喜欢的。”

    “你!”颜东海气的脸色都变了,他抬手冲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

    他大概没有料到吧,像我这样一直性格温婉的女人会这样的极端。

    颜家和温家一样,都是江城市上流圈子里的佼佼者。我太了解这些名门世家的秉性了,他们爱惜羽翼、重视名声,尤其是颜东海的父亲。如果真的来这么一出,颜东海下半辈子就算完了,因为颜家可不止他一个儿子,颜父大可以从别的儿子里挑一个出来代替这位名声已损的长子。

    我的半张脸顿时火辣辣的肿了起来,嘴里也是一片腥甜。

    我冲着颜东海继续笑着:“怎么样?颜大少爷,你送还是不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