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宫峻肆受伤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2本章字数:3041字

    许夫人这回气得真把包抡在了他头上,“说的什么混账话!娶一个女佣回家,你还要不要脸?许家的脸还要不要?”

    许子峰才懒得管什么脸不脸的,自家母亲没有把喜欢的女人弄回来,他十分不爽,“我不管,我就要那个女人!”

    他自己也有点理不清,为什么会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如此恋恋不忘。更何况那女人还可能和自己的姐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夏如水莫名地打了一个喷嚏。她拢了拢衣衫,感觉到了深秋的凉意。她不怕冷,最怕的是面对宫峻肆。不管他冷面冷脸的时候,还是在思念许冰洁时的深情模样,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刑罚。这种刑罚比干体力活要难熬几千几百倍。

    她抬头看向楼上宫峻肆卧室方向。那里没亮灯,宫峻肆还没回吧。她倒希望他不要回来了。

    有意磨蹭到十二点多钟,宫峻肆的房间一直没亮过灯,夏如水终于完全放了心,准备回屋休息。只是没走几步,就看到一道身影踉跄一下几乎跌倒,最后勉强扶住一棵树。

    那人离她很近,所以不能视而不见,她只能跑上前去扶,“怎么了?”

    那人抬头,露出一张棱角分明却俊美无比的脸来,是宫峻肆!

    她吓得松了手,他的身子狠狠地晃了一下,她只能急急忙忙再去扶。他的鼻息间并没有酒味,只是身子晃得厉害,她看他把手覆在腰间,不由得触了过去。

    触到的,是湿湿的东西。她抬指一看,吓得叫了起来:“血!”

    “闭嘴!”一只手横过来,捂住了她的嘴。那只手上同样沾满了血水,捂得她满脸都是,血味浓重。夏如水吓呆了,只能一味瞠着大眼,宫峻肆的嘴滑到了她耳际,“扶我……进房。”

    醒悟过来的她点点头,吃力地扶着他进了大厅,上了楼。到房间后,她将他放倒在榻上,这才有时间去看他的伤口。

    他的伤口虽然被衣物掩了,但不停有血水涌出来,腰下早就浸湿。是谁,敢对他动手?她猜测着却猜不出什么来。

    “你的伤很严重,要叫医生!”她再次注意到了他的伤口,急着道,要去打电话。手被握住,“没那么矫情,拿药箱!”

    夏如水只能把药箱搬来。宫峻肆吃力地爬起来,去药箱里拿纱布。

    “你不会要……自己包扎?”她惊呆在了那里。

    宫峻肆没理她,兀自扯高了衣角,而后用药水清洗伤口。他的动作不快,但还算稳,如果不是他的额头沁出冷汗,她真要怀疑他这是在给别人包扎伤口而不是为自己。

    包扎完后,他把脏衣物随手一扯,拾了件睡服披上。他的脸上有些苍白,不过精神还算好。看他好像没事了,夏如水才缓过一口气来,默不作声地把他的衣物收起来,拿去洗手间洗。

    不管什么原因受的伤,留着血迹总是不好的。她听说宫家黑白通吃,自然想到的是他给什么黑道上的人扯上了关系,若是这样,更不能残留血迹。她甚至把房间拖过几遍,直到闻不到血味才罢休。

    宫峻肆半眯着眼躺在榻上,也不阻止,由着她去。

    不一会儿,扣扣的敲门声响起,韩修宇推门走进来。

    “宫先生。”

    “怎么样?”

    夏如水把空间留给了两人,自己呆在洗手间,偶尔听到“许子峰”这个名字,其它的就听不清晰了。等韩修宇离开她再走出来时,发现宫峻肆已经睡着。他浓烈的剑眉微微蹙着,大概伤口还很疼。此时抿了嘴角,仰躺在那里,竟带了一丝孩子气。

    夏如水安静地在榻前立了一会儿,他没醒。她走到对面,坐到了地毯上。因为担心伤口发炎,她一晚上都没敢怎么睡,起来看了他好几次。不过这都是偷偷进行的,宫峻肆自然不知道。

    大概因为晚上熬了夜,她竟睡过了头,醒来时,太阳已经照得老高。夏如水急急忙忙爬起来,本能地朝榻上看去。宫峻肆已经不知所踪,若不是窗外挂着他昨天受伤时穿的衣物,她真要怀疑他是否回来过。

    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他,只能走出去干活。

    “峰少?”

    有佣人从她身边走过,却突兀停下,叫道。

    夏如水抬头,看到许子峰不知何时立在她对面,眼睛紧紧地扎在她身上。眼神里,不复迷恋和喜欢,而是锐利地扎在她身上,几乎能扎出洞来。

    猛见得他这样,夏如水吓得不轻,手里的农具都打掉了。

    许子峰忽视掉佣人的打招呼,大步朝她走来。她本能地退一步,想要逃开。他的手狠劲地掐在了她身上,将她拖了回去重重撞向后头的一棵树。树杆又粗又硬,撞得她头眼花昏,许子峰的脸已靠近,在她面前咬牙切齿,“我姐,是你害死的!”

    脑袋,轰一声炸开!夏如水惊呆在那里,突然之间失去了语言能力。

    他是怎么知道的?宫峻肆说的吗?

    他此时的目光越发凶狠,几乎要杀了她!

    夏如水咬住嘴角,任由自己的身子颤抖不已却没有求饶。人是她害死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亏得我那么喜欢你,甚至还想……”“娶你”那两个字,他再也吐不出来了。再怎样同流纨绔,他还是有亲情概念的,更何况许冰洁待他不错。

    他闭了闭眼,指下的力度下得更重了。要不是他昨天想直接将她抢走来了这里正好碰上多嘴的佣人,怕是一辈子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

    抬起巴掌,带着风声拍下去。夏如水吓得闭了眼,却并没有退缩。她知道犯过的错躲不过,只能承受。那巴掌却在半道上生生刹住。

    许子峰到底没有拍下去。

    她楚楚可怜无助却不躲避的样子拧痛了他的心,他觉得自己荒唐极了,竟然还能对害死自己姐姐的人这么仁慈。

    他一把将夏如水推了出去,“如果不是我向来不打女人,你今天必死无疑!”说完,扭身大步离去。

    夏如水如木桩般立在那里不能动弹,直到外头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安然无恙。

    “峻肆,峻肆啊!”

    走来的是许夫人和一个中年男人,他们脚步匆匆,在看到从里屋走出来的宫峻肆时,迈得更快了。

    “你没事吧,子峰那混蛋,竟然敢对你挥刀!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男人走到宫峻肆面前,不停地道,从语气来听,应该是许子峰的父亲。夏如水愣在那里,宫峻肆昨晚的伤是许子峰刺的?

    “子峰真是糊涂了,对不起啊峻肆!”许夫人此时也在抹眼泪。伤害宫峻肆,这是多大的罪责啊。

    宫峻肆却不生气,脸上甚至带了淡淡的温和,“这件事,我不会追究。”

    “啊?”两人同时愣在了那里,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解决。终使宫峻肆再喜欢许冰洁,也不会对许子峰这种杀人行为手软吧。

    宫峻肆懒懒地挥了挥手,“没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许夫人和男人如临大赦,临走前还说了一堆要如何惩罚许子峰的话。

    “不必了。”他依然摆手,目光意味深长地朝夏如水这边看了一眼,“不是他的错。”

    夏如水尴尬地低了头。

    从刚刚许子峰说的话和现在宫峻肆的表现,她早就猜出来,许子峰必定因为许冰洁的死才去找宫峻肆的。他那一刀,算是替自己碍的。

    许夫人和许父离开后,她才慢慢踱到他面前,“对不起。”这件事,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宫峻肆的表情早已冷然,目色幽幽地看着前方,“如果对不起能唤回我妻子,我跟你说一万句!”

    夏如水的身子狠狠一震,全身的血液紧跟着凝固,半个字都吐不出来。这话,他之前就跟自己说过一次。

    无力地拧着指头,任由满腔的内疚涌上来,眼底压满了泪水,却一滴都不敢掉下来。

    虽然受了伤,宫峻肆却照样整日忙碌,脚不沾地的。他的伤有多重,夏如水是知道的,他这样下去,她真的担心伤口发炎。不敢明着去问,只能默默关心。她跟学长蒋鹤关系还算不错,他又是学医的,多方接触下来,她也学会不少小方子。

    趁着休息时间,她去厨房弄了几样消炎的食物,煮了一碗糖水。宫峻肆回家的时候,她捧着碗走出来,却到底没敢往他面前端。她怕他不舒服,怕他看到自己后又想起亡妻的死。

    犹豫来犹豫去,一碗糖水都快凉掉了。

    韩修宇正好从外面走进来,她找到救星般迎向他,“韩管事,能不能……把这个给宫先生。”

    韩修宇低头看着那碗漂亮的糖水,半天没有回应。她以为韩修宇不放心自己,忙解释,“您放心吧,只是一些帮助消炎的食品,绝对不会伤害到他。不信,我喝一口给您看。”

    她真的低头喝了一口。

    韩修宇看她这较真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我没怀疑你放毒或是别的,不过宫先生向来不喜欢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