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被设计进了许子峰的房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2本章字数:2901字

    “我……走错地方了。”她手忙脚乱,想要推开他。奇怪的是,她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反而有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腹腔里升腾,莫名地想要接近他。

    自己怎么了?疯了不成?

    她摇了摇头,感觉脸烫得可怕。

    她无助的样子越发撩动着许子峰的心,尤其在看到她渐渐红起来艳丽如桃花的脸……

    他气自己的不争气,反而愈发狠地对夏如水动手,亲了她。夏如水紧急间偏开脸,他只亲到脸颊。这还是让夏如水恶心得想要吐出来,一阵阵地干呕。许子峰将她扯到眼皮子底下,“气死了我姐,是不是该好好赔偿我的损失?”

    “不要!”夏如水痛苦地闭着眼,身子却越来越不听话,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此时才蓦然想起,刚刚喝过一杯水。

    一定是水出了问题!

    许子峰,设计了她!

    许子峰无心去猜她的心思,只想尽快把她搞定,他不客气地伸掌向她的心口。

    夏如水怕极了,为了自救,本能地一脚踹在了许子峰的胯部。她的力气本不大,但这一碰足以要他的命。他痛得弯下了腰。

    再来不及多想,夏如水拼命跑出了他的房间。

    “夏如水,你死定了!”背后,传来许子峰愤怒而又破碎的声音,愈发刺激着她往前跑。二楼房间很多,她感觉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只能朝人少的地方跑,跟着旋转楼梯,上了四楼。

    四楼幽静极了,除了一扇紧闭的门没有别的房间。她用尽力气,靠在门页上重重喘气。门,却突然打开,她一头栽了进去!

    本想出去的,但后头传来错乱的脚步声,一定是许子峰追来了。她不出反进,将门关上的同时反锁。她没有想别的,只想着门反锁了许子峰就不会进来了。疲惫让她无力,一时跌在地上。

    好在地板上铺的是地毯,没有磕疼她。只是,身子里的邪火越发旺盛,她已经无力招架!她只想逃离,纷乱中推开了另一扇门,而后直直倒下去。

    她倒在榻上。

    榻上还有人。

    宫峻肆正穿着睡服躺着,大开的领口露出大片健康漂亮的皮肤。夏如水倒下时,刚好将他压住,嘴碰在他的心口。男子的味道在药物的作用下加倍放大,她彻底失去了自制力,伸臂抱着他胡乱地亲起来。

    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解除身上的痛苦,一切都是本能,所以亲得毫无章法。

    宫峻肆手里的酒杯一晃,透过红色的酒夜看清落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比酒液还要艳丽的脸。他顺手掐住女人的肩,阻止她的进攻,此时才认出人来。

    “夏如水?”

    他的声音清冷,落在平时,夏如水一定会怕。但此刻,药物控制了神智,她只能他傻傻地笑着,这笑,该死地勾人。偏偏,她半抬着脸看他时,满眼里全是无辜,像只纯洁的小白兔。

    夏如水微微偏了一下,他莫名地松了手。

    她的小手在他身上触着,越是杂乱无章,越能让人疯狂。

    叭!

    巨痛让夏如水有了短暂的清醒,她被人狠狠甩下榻,身子撞在榻沿上。而榻上刚刚还搂着放肆疯狂的男人眼里早就消散了火焰,淬满了冰粒子。

    “这一次,耍的又是什么花招?”宫峻肆面无表情地问。

    夏如水迷迷茫茫地看着他,“宫峻肆?”

    她是怎么走入到他的房间的?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大的自信,觉得我会上你?”他无情地问,每一句话都刻薄尖锐。夏如水无助地晃着身子,“我没有,我被……”

    “如果真要上你,你在我房里呆了那么多个日子早上了!”他没有耐心听她把话说完,冷声道。既而下榻,大步走下去,拉开了门。

    门外,立着许子峰。

    “姐夫,有没有看到上来什么人?”许子峰的眼睛朝里面乱瞟着,心还是虚的。他刺过宫峻肆一刀,宫峻肆虽然表示不再追究,他还是不怎么敢面对他。

    “如果没有……”他胆小地往外退。

    “你说的是夏如水?”宫峻肆却接了话。

    夏如水正吃力地爬出来,在看到门口的许子峰时,血色再一次从脸上消失。

    “……是。”许子峰应,也看到了夏如水。他脸上浮过复杂的神色,朝自己的痛处碰了碰,再看夏如水时,是一种想要报复而后快的决心。

    夏如水害怕极了。

    身子里的药物并未清除,如果被许子峰带走不堪设想。她将可怜的目光投向宫峻肆,希望她能救自己这一次。

    他说过,不会把自己送给任何男人的。

    “那个姐夫我……”许子峰看向夏如水,尽管害怕宫峻肆,但面前的夏如水让他口干舌燥。她穿得那样少,极力护着自己胆小惊颤的样子轻易化解了他的愤怒。他只想压着她好好享受!

    “不瞒姐夫说,她刚刚打了我。”他没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只如此道,“我还要跟她算账呢。”

    宫峻肆眯着眼,没有回应。

    “那我还是走了。”

    许子峰虽然不甘心,却到底不敢过于挑战宫峻肆的耐心,转身朝外走。夏如水绷着的心终于缓下来,这才能呼吸。

    她努力站起来,却摇摇晃晃,没敢靠近宫峻肆,轻声道:“谢谢。”

    “滚!”

    宫峻肆无情地送了她一个字。

    她默默走出房间。

    药效未除,整个人沉在水深火热里,难受极了。在拐弯时,她晃了一下,差点跌倒。一只臂伸过来,将她扯进怀抱。

    “真以为我不计较了?”邪肆的声音夹着脂粉味传来,是许子峰!夏如水吓得血水倒流,本能地挣扎后退。许子峰把她掐得紧紧的,“你个死女人,伤了我还想跑?怎么可能?”

    “你……要做什么?”她惊颤地叫着,“宫峻肆不会同意你动我的!”

    许子峰冷笑起来,“你以为我真的怕他?我征求他意见不过做做样子。许家和宫家有生意往来,也算亲戚,不需要撕开脸皮。如今你离了他的地盘,我要怎样便怎样了!”

    他不客气地一掌拍在了她脸上,“这一巴掌,是还你刚刚那一踢的!娘的,也不知道那里踢坏没踢坏,今晚只能拿你试了!”

    夏如水慌乱地摇头,“我不愿意!”

    “由不得你!”他扯着她往楼下去。

    她努力想要抓住什么,却根本没有力气,只能朝他的手臂咬去。

    “你竟……!”许子峰被咬疼,气得再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这一巴掌用足了劲,甩得夏如水一阵头昏眼花。下一刻,许子峰已经趋近,“既然你这么不要脸,老子不如在这里做了你!”

    许子峰本就多情,加上夏如水今晚的挑衅以及对许冰洁之死的恨意,他没打算让她舒服。

    “不要!”夏如水尖叫着,推他。他的力气那么大……

    朦胧间,她看到了走过来的韩修宇。

    “韩管事!”她叫道,“救我!”

    韩修宇转脸,在看到两人时微微拧了眉头,尤其在看到夏如水衣衫不整时,一张脸变得十分难看。

    “许先生。”他走过来叫道。夏如水趁着许子峰分神,迅速扑进了韩修宇怀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袖,有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求你,救我。”

    她软软糥糥的味道就这样冲进了他的感官。

    “到底怎么回事?”韩修宇解下衣物,第一时间将她裹住,轻问。

    许子峰冷哼,“韩修宇,最好别多管闲事!”

    夏如水在韩修宇怀里颤抖,眼里的祈求那么明显。韩修宇知道不该得罪许子峰,但他没办法让夏如水就这样被他带走。他同样清楚许子峰是什么样的人物。

    “我看她好像生病了,如果在船上发生什么事就麻烦了。不管怎样,先叫医生吧。”韩修宇掏出手机,去打了随行医生的电话。

    许子峰气得眼珠子都要暴出来了,“韩修宇,你个混蛋!”

    “谢谢。”夏如水终于意识到安全了,依恋地抱着韩修宇。

    这一幕,落在宫峻肆眼里。他平板无表情的脸上慢慢浮起一戾气。

    虽然刚刚将夏如水赶了出去,但她的味道留在屋里,让他忍不住想起刚刚她的柔和与美味。他竟然对这个女人生出了感觉。宫峻肆觉得不可思议,又略有些烦乱。

    而他很快意识到,这么快放走她势必被许子峰截住,今晚的夏如水将在许子峰身下绽放。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触,尽管这个女人是他的仇人。怀着这份心情,他走出来,原本打算出手的,韩修宇却出现了。

    他清楚地看到了她对韩修宇的依然,眼神,动作……

    莫名的怒火涌上来,他拧紧了拳头。他不爽,不爽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