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心疼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2本章字数:3089字

    想到candy,宫老爷子又免不得叹气。当初把candy招回来在他身边上班,就是想他们能近水楼台,擦出火花来。Candy的能力为人都深得宫老爷子的喜欢,早就暗自列入了孙媳妇备选名单,而且高居榜首。

    只可恨宫峻肆对其毫无意思,甚至在人家上班的第一天就要求写了一份保证,保证对他这个总裁不会有任何非份之想,否则立马走人。即使如candy那样的女孩子都被闹得面子全无,差点哭出来。

    Candy真的没有去喜欢他,跟向子瑜谈恋爱。听到这个消息的宫老爷子差点没有吐血而死,却也无能为力。如今candy将为人母,而他又正好碰到了夏如水,对她十分欣赏,这才让她去公司上班。

    宫峻肆点头,“他的确提过几次,如果candy承受不了现在的工作,让她亲自对我说,我会让韩修宇过来接管她的事情。秘书并非只有女人不可。”

    宫老爷子又差点跳起来,“修宇现在的事情已经多得不得了了,他年纪不轻,现下总要留点空间多认识点女孩子早日成家不是?”提到这碴,宫老爷子又免不得朝宫峻肆瞪去。

    Candy马上生孩子做妈了,韩修宇的父亲也张罗着给儿子物色对像,只有宫峻肆,许冰洁一走啥事不谈,只知道整天工作,也不知道哪天才能给他生出小曾孙来。

    “韩修宇?”宫峻肆冷冷地勾起了嘴。他喜欢的不就是夏如水吗?他并没有说出来,心下觉得,如果韩修宇能相亲成功娶了别的女人反倒是好事。他不喜欢韩修宇看夏如水时的眼神。

    “你要是影响了人家的终生大事,小心小韩管家找你算账!”宫老爷子不客气地道。宫峻肆这次点了点头,“既然candy和韩修宇都有事忙,就暂时由夏如水来担当秘书的工作吧。”

    他的爽快让宫老爷子惊讶。而宫峻肆表面微笑着,眼底却一片冰冷,夏如水,想成为他的秘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candy。”宫峻肆回到公司,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Candy不安地跟过去,心下也知道自己的小把戏瞒不过宫峻肆,考虑着要不要主动坦白。宫峻肆却并不追问,而是将桌上的一叠东西甩了过来,“把这个给夏如水,限她三天之内做完,由你审核,过关后交给我。”

    “三天之内?”candy慢慢张大了嘴,“怎么可能?”这些东西就算一个团队都要花一个星期,让门外汉的夏如水三天完成,不是神话么?

    “如果她完不成,就以工作能力不行的理由直接开除!”

    宫峻肆不客气地发布命令,candy终于醒悟,敢情老板这是在变相炒人啊。

    “宫总,这个……”

    “对了,向子瑜的调任申请已经到我这儿了,这次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他懒懒地截断了她的话,指握着笔,笔尖在桌面上轻点着。Candy咬了咬牙,“知道了。”

    宫峻肆拿向子瑜逼她,她能说什么?

    “夏如水如果工作能力不合格,开除时该怎么解释?”宫峻肆并没有放过candy,无比腹黑地问。

    Candy把拳头握了又握,转头时露出干巴巴又不失谄媚的笑容,“工作能力不行,秘书室有权力开除任何人,这件事不用提请宫总批准。”

    宫峻肆满意地含首。

    “这个,是你的新工作任务。”candy走过去,无奈地将资料放在夏如水桌面上,“三天内完成。”

    夏如水接过,将candy眼中的怜悯收在心底。资料并不多啊。她理不透,也没有深问。Candy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惜了,多好的苗子啊,唉,可怜的她啊,不知道还要在这个位置上熬多久,搞不好真得把孩子生在办公桌上了。

    “姐。”

    Candy才从秘书办公室出来就碰上了韩修宇。他们是堂姐弟,candy比韩修宇大了一岁,两姐弟关系向来不错。

    “回来了?”看到韩修宇,candy苦巴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韩修宇却还是透过她的目光末梢捕捉到了一道身影,“夏如水,她怎么会在这里?”

    “你认识?”candy微微惊讶,深知自己的堂弟对女人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如今都没有正经交过女朋友。当然,这其中的功劳有宫峻雅一半。

    在看到夏如水那一刻,韩修宇彻底失了神。半年之后再见,她做农妇打扮的样子深深印在他脑海里。朴素却不狼狈,安静地立在那里,不争不辩,不卑不亢,太阳晒红了脸却无法晒去她那一脸的纯净和美丽,反倒越发能勾起人想要保护她。

    在那一刻,有某种东西突然撞破,他不敢细究。这一刻再看到她时,他的整颗心都随之粘到了她身上。

    Candy没有意识到韩修宇的失神,自顾自地叹起气来,“这个姑娘啊,好不容易才得到机会到秘书室上班,可宫总不喜欢,非得刁难她。她啊,在这里呆不了几天的。”

    “刁难?”韩修宇免不得想起过去的种种惩罚手段。用在一个男人身上尚且无力承受,何况女人。而正是她在承受宫峻肆给予的折磨中,他一点点失去了自己的心。

    “可不是?”candy终于找到了倾吐的对象,只想一吐为快,“宫峻肆也不知道哪根神劲搭错了地方,硬是不肯接受她。我看得出来,她的工作能力挺强的,只要假以时日,一定不比我差。可眼下,宫峻肆让她做一份她根本不可能做得出来的东西,还限时三日。三天过后,她必走无疑。”

    她一生气,连宫峻肆的全名都叫了出来。

    “如果宫先生不接受她,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得重新回到农场去?”韩修宇自语着。Candy没听清,摇摇头转向了别的话题。

    韩修宇的心却像扎了根似地一直落在夏如水身上,满脑子想的是,纤细的夏如水不该属于辛苦粗糙的农庄。

    夏日的阳光懒懒地射入窗户,撒在室内。夏如水轻轻触了触眉头,因为忙碌,她连中饭都没来得及吃。指头离去,眉间的蹙起却没有消散,反而越凝越沉。她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嘴都咬了起来。

    这份资料,她已经反复看了不下十遍,此时却一点思绪都没有,压根不知道从哪里着手。看来,得去问问candy了。她把没看懂资料归结为自己能力不够,此时内心里有说不出的沮丧。

    起身,转头。

    眼前突兀出现的人吓了她一跳,手里的东西就那么滑了下去,掉在地上。

    “韩管事。”忘了去捡东西,她打招呼。最初那一眼,她把韩修宇当成了宫峻肆,才会紧张成这个样子。

    韩修宇低头,赶在她之前把东西拾了起来,翻了翻,“这是你的新工作?”

    “对。”夏如水轻轻点头,在看到韩修宇手里的资料时,挫败感再次拥上来,“可能我的能力不够,竟没看懂。”

    她的坦诚让韩修宇意外而又欣赏。他将资料轻轻折了起来,“不怪你。”他本来想告诉她,即使公司的老将也不可能一个人完成这个案子,最后闭了嘴。以她的聪明,必定能猜到宫峻肆不想她留下来,徒增她的压力。

    “这样吧,我帮你。”

    “真的?”夏如水受宠若惊,水雾晕开的眸子洗过似的格外明亮,扑闪着表达了惊喜和感激。韩修宇彻底醉死在了她的目光里,好久才醒过来,局促地抓了一把发,“是……啊。”

    “谢谢。”遇到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夏如水开心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韩修宇极快地转了脸,装做打电话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三天后。

    “宫总。”candy快步迎过来,对着宫峻肆打招呼。宫峻肆拧拧俊挺的眉,算是回应。他推门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般停下,“夏如水呢?现在在哪里?”

    “在秘书室里,这三天她一直呆在里面。”candy说这话时,带了十分的怜悯。一个女孩子,连续三天呆在公司里加班,一般人哪里承受得了。此时,她也终于明白了宫峻肆说夏如水什么都能受的那句话了。

    “是吗?”宫峻肆并无多大的意外,也没有因为夏如水在秘书室里忙了三天而生出怜悯,“今天是第四天,让财务科给她结账。”

    “……是。”candy不忍地轻应,也忍不住猜测,夏如水到底哪儿惹上这个主了,要这么针对她。她自然不能多说什么,默默退出去。

    宫峻肆舒舒眉头,勾了勾嘴角,流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下一刻,拾过文资料,在极短的时间内步入工作状态。

    “宫总!”略急的推门声和呼声惊动了宫峻肆,他落笔的签字就那么抖了一下,划得不像样。宫峻肆拧紧了眉头,十分不爽地抬头,他工作的时候向来没人敢打扰,candy吃错药了不成?

    Candy此时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常识的错误,脸上染满了不敢置信,直直地看着宫峻肆,忘了说下一句话。

    “你最好有充分的理由!”宫峻肆叭地将笔砸在桌上,不客气地道,并没有因为candy是女人就对她有丝毫温柔。Candy早就被他练成了男人的承受能力,此时却依然有些战兢,听他这么说,连气都不敢喘一声急急报告,“夏如水说要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