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陪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2本章字数:3016字

    夏如水委屈极了,“我没有……”

    “没有?”宫峻肆觉得这是个笑话。他已经见识了她把身边最理智最能干的韩修宇勾得神魂颠倒,又亲眼看到她大摇大摆地走进自己家里住,竟然连精明的老狐狸都能给她开绿灯。夏如水的否认只会被他看成是撒谎。

    “陪老爷子睡了?”他尖刻地问。

    夏如水的脸再一次胀红,却染起了怒气,“你……无耻!”他怎么可以这么想自己的爷爷?在她看来,宫爷爷是最正直最善良的人。

    “我无耻?”宫峻肆像听到了一个笑话。下一刻,他一抬手,哗啦……夏如水感觉一股大力袭来,她根本握不住手中的浴巾,就那么被他掀去!

    “啊!”

    她低叫着想要挡住自己的身体,她的双手已经被人扯起,拉开,此时的她正以最为尴尬难堪的姿势与他面对。她颤抖着的雪白股肤再入不了他的眼,他的瞳孔中只有冷,“用身体征服男人的你才无耻。”

    “我没有!”她努力想遮住自己,这一刻羞耻得恨不能咬牙自尽!宫峻肆,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的挣扎只是徒劳,他的力气有她的数倍大,不论他做什么她都无力抵抗!

    眼泪,无助地滚了下来,她颤抖得愈发激烈,如同一朵在风雨中飘摇的小花。

    指,无情地滑落,宫峻肆并不被她的眼泪打动,长指狠狠滑过她的胸口,最后一用力将她压进了自己的怀抱。他的怀冰又硬又冷,贴着她的背,他的臂如钢铁一般夹着她的腰,却偏偏身上一点情预气息都没有。

    他无情地碾着她的身子,“别忘了,你是我的杀妻杀子仇人,就算真的上了我爷爷的床,在了他的女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而我……依然、不会,让你好过!”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又沉又缓,夏如水受不住般猛然战栗。他突然松了手,由着她像布偶般滑倒在地。他从她身上跨过,走向门口,只给她留了一道冰冷无情的背影……

    夏如水被抽去了所有力气,趴在地面上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

    夜里的片断成了她和宫峻肆之间的秘密,没有人知道。早上下楼时,早已不见宫峻肆的身影,餐厅里坐着宫老爷子。他早睡早起,正好能和上班的她共用早餐。

    “宫爷爷。”努力抑制着声音,不让宫老爷子听出其中的沙哑,她轻声呼。

    宫老爷子点点头,示意她坐下,而后问韩管家宫峻肆的去向。

    “少爷一大早就去公司了。”韩管家如实回应。

    提及宫峻肆,昨晚难堪的经历就这么涌了过来,夏如水差点握不紧手里的筷子。她不该住到宫家来的。

    “今天是周末,如水哪里都不用去,只会儿让司机带你去买几套衣服。”宫老爷子注意到了她身上依然穿着昨天的衣服,道。

    夏如水急忙摇头,“不用了,我有衣服穿。”

    “你现在不同往日,可是峻肆身边的人,自然不能太过随意。”宫老爷子嫌弃她的穿着太寒酸了。夏如水不能说什么,尴尬地低了头。

    “公司给首席秘书及以上员工都安排了置装费,你只管买,买完了公司直接报销。”宫老爷朗声道。

    夏如水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不用花宫老爷子的钱,她舒服了许多。

    “让兰兰陪她去吧,她对秘书着装要求很清楚,也能在工作上指点指点如水。”宫老爷子转头去看韩管家。韩管家自然没有什么可说的,给candy打电话,让她过来。

    Candy倒也爽快,很快过来。夏如水能帮她解决燃眉之急,让她提早回家养胎,对她也是有感激在的。

    “麻烦您了,candy。”看着挺了大肚子的candy,夏如水十分不好意思地道。Candy大方地摇头,“怎么会麻烦,我也正好去选一些宝宝的衣服。对了,不是在公司里就不用叫我candy了,直接叫兰兰吧。我比你虚长几岁,叫我兰兰姐也可以。”

    “好,兰兰姐。”夏如水叫着,觉得这个称呼的确亲热了许多。

    两人去了商场,candy利落地给她选定了几款即职业化又不太显庄重的衣服,让她进去试。夏如水试了几套,candy忍不住啧啧感叹,“你真是个衣服架子啊,穿什么都好看。”

    夏如水微微红了脸,“等兰兰姐生完孩子,也会穿什么都好看的。”

    Candy看看自己趁于圆滚的身体,对此毫无信心。现在老公家公家婆,一大家子都围着她转,生怕她吃少了,恨不能直接喂成一头大肥猪。

    “还是没结婚好啊。”她忍不住发表感叹。

    夏如水握着她的手,“结婚后就有了自己的家,挺好的啊。”其实,她宁愿用美貌和身材去换取一个完美的家庭。

    她微微朝前倾,本就大领的衣服敞开,露出了里头大片皮肤。Candy一眼便看到了她锁骨下方的一抹红,呀地叫了出来,“你这是什么?”

    夏如水低头,也看到了那抹红。那是宫峻肆昨晚弄出来的!她即刻窘得脸红耳热,却只能遮掩,“不小心划到的。”

    “划到的?”candy是个细心的人,她早就看到了红痕下的几处紫痕。这哪里是划到的,分明是人为的。

    她的眼睛眨了眨,“昨晚,宫峻肆是不是回去了?”

    Candy的突然转移话题不仅没有让夏如水松气反而更加局促,“啊”一声后脸愈发红艳起来。Candy把这一切看在眼底,此时突然有些明白宫峻肆为什么独独对她那么刻薄了。

    “峻肆这人啊,外冷却内热,被他看上的女人其实很幸福的。”

    夏如水是多么冰雪聪明的人,听她这么说,立刻明白过来,连忙去捂自己的胸口,“兰兰姐别乱想,这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嘴上这么说,脸上的娇羞却瞒不了人。Candy无奈地摇头,这女孩啊,还好只是做秘书,否则铁定被人卖掉。太单纯了。

    “能跟他有关系也不错啊,许冰洁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可没少给我们撒狗粮。坦白说,我还嫉妒过她呢。”

    Candy是个爽快人,她其实愿意放弃国外大好的机会回国帮宫峻肆,也是存着对他的一份心的。只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她便慢慢看淡了。

    提到许冰洁,夏如水的心更沉了。宫峻肆跟谁都有可能,唯独跟她……她可是害死了他最爱的那个女人的罪魁祸首啊。

    看她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candy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拍了拍她的肩膀。

    一直担心着宫峻肆找自己麻烦,夏如水整个周末都过得惶惶不安的。转眼,周一就到了。

    令她意外的是,宫峻肆并没有对她怎么样,反而让她接替了candy的工作。工作中的宫峻肆展现的又是另一种面貌,他果断沉稳,有魄力,又绝对的工作狂一个。

    夏如水对业务并不熟悉,一路做得磕磕绊绊,好在可以时常请教candy,candy又知无不言,她也算勉勉强强应付得来。

    “这份表格拿去核实一下。”

    “这些,打印分发。”

    “这几份文件送回相关人员那儿。”

    “叫这几个人到我办公室来!”

    宫峻肆一连串的命令弄得夏如水差点手忙脚乱,他始终冷着脸,连正眼都没有瞧过她。话说完了才沉着嗓子道:“都记住了?”

    “记……住了。”她努力清理着信息,他吩咐得太快,自己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记。

    “最好记住!”宫峻肆不客气地道,“否则,就给我滚出去,我这里不接受无用的花瓶!”

    他竟然认为她是花瓶。夏如水十分不喜欢“花瓶”二字,但空降而来,又让他先入为主地以为自己和宫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也难怪他会这样想。

    她挺了挺纤瘦的肩膀,“总裁放心吧,我绝对不是花瓶。”

    宫峻肆已低了头,手上飞快地忙着别的事去了。他不仅对手下苛刻,对自己的要求也十分严的。夏如水在内心里感慨了片刻,意识到时间不够时,匆匆转身出去办事。

    把该做的东西全都做完,时间已经指向了下午一点。肚子里空空的,她忙得连中饭都没有吃。秘书室里还有别的秘书,她们清闲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喝着咖啡,仿佛看不见她的忙碌。

    “呯!”总裁办公室里一阵巨响,吓了她一跳。夏如水弹起来跑进去,看到宫峻肆绷着一张脸瞪着她。

    “总……裁?”她轻声叫,大眼看向他,理不透他发的是什么火。

    “夏小姐是来做秘书的吗?上司饿到现在,不该问一声,让人送东西来吃吗?”

    “啊?”夏如水张了唇,既而低头认错,“对不起,工作太忙,把这事儿给忘了。”

    “工作太忙?我给你指派的那点工作还不及candy在时的十分之一,你好意思说工作忙?”宫峻肆不客气地指出。

    夏如水的脸轰地红了起来,“对不……起。”candy真有那么能干吗?她一整个上午脚上跟装了风火轮似地,几乎没歇过脚啊。

    “没有这个工作能力就趁早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