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反正要脱,换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3130字

    “如水!”cuisy的呼声传来。夏如水紧急间将开水泼在了许子峰身上,吃痛的他弹开,夏如水迅速越过他跑出去。Cuisy刚好从拐角出走出来,看着失魂落魄的她一脸关心,“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事,我们快走吧。”她不想任何人看到许子峰。

    “哦。”cuisy边应边扶着她往回走,“我看你从早上精神就不好,担心你出什么事才过来找你的。对了,韩管事打电话过来说有重要的工作需要我们协作,要跟你视频聊。”

    “唔。”她心不在焉地应着,只一味加快步伐。

    回到办公室,她点开了韩管事的视频电话,那头很快出现了韩修宇那张帅气的脸。

    “夏如水?”韩修宇脸上涌起微微的惊讶,“你……代替我姐做上了首席秘书?”

    “你姐?”

    “对,我姐,candy就是我姐。”

    他这么一解释,夏如水才恍然。其实对他,对candy,她印象都很好。

    “是啊。”她并不多话,点点头。

    “真没想到。”韩修宇感叹,他以为宫峻肆是不会让她坐上这个位置的。

    “说起来还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他帮忙,自己怕早就被赶出去了。韩修宇脸上涌起一抹尴尬,“算不上什么。”

    “你在哪儿?”他身后的背景总让人觉得怪怪的,荒芜得很。

    “我在……”非洲两个字脱口就要说出来,最后却转移了话题,“这边有几项工作需要你们那边协助的。”他担心自己说出非洲,她会联想到上次的帮助,会不自在。宫峻肆可正是因为那件事把他调过来的。面对这个纤瘦美丽的女孩,他就是说不出来。

    “哦。”夏如水将长发捋向脑后,很认真地开始记录。韩修宇一边说工作,一边打量她,虽然隔着屏幕,但他还是看出了她的苍白。太过明显了。

    工作终于说完。

    “你……哪里不舒服吗?”他知道自己不该关心她的,却还是问了出来。夏如水勉强笑笑,“没有,很好。”

    在他面前,她的语言总是那么简短。

    “那么……再见。”其实想再多听她说说话的,但他怕自己上瘾。这个女孩,如此简单,却像罂粟一般,无声无息就将他吸引住了,越陷越深。他率先掐断了视频。

    宫峻肆一连走了四天,明天又是周末了。这几天对于夏如水来说,是一种解脱。她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所以精神也慢慢恢复。

    周六,她被宫老爷子叫去了宫宅,陪他下棋。这是十分枯燥的事儿,夏如水却觉得很有意思。宫老爷子为人和气,从不摆架子,虽然次次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她却越战越勇。

    “你这小姑娘可真是难得啊,现在没有几个能坐得住的,更别说下棋了,你倒好,一坐就是半天,不累吗?”

    “不累。”夏如水右手执棋,眼睛落在棋盘上,想着是怎样才能把宫老爷子给困住,哪里还知道累。

    宫老爷子含首,眼里的欣赏越发浓重。

    “坐得住,忍得住,这才是好事。”

    夏如水听出了他话外的意思,抬头看他,他已经笑呵呵地转脸,去执自己的棋子去了。和宫老爷子下棋下到吃了晚饭才回家,到达出租屋时并没有看到cuisy,对于她的个人生活并不清楚,她也没有多想,转身去了浴室冲凉。

    冲到一半,听到开门声,她并不多想只当cuisy已经回来了。只是,当她穿着睡衣走出来时,看到的并不是cuisy,而是——许子峰。

    夏如水的脸立时变了颜色,“你怎么进来的?”

    许子峰拎起一串钥匙随意甩在桌上,那不是cuisy的吗?

    “你怎么会有她的钥匙?”

    “你是在引诱我吗?”许子峰并不回答,在看到她身上的睡衣时,目光变得火热。她的棉布睡衣虽然不透明,但没有穿内衣,身体曲线展露无疑。尤其胸口处,突出两点,有如两朵含苞待放的花儿。而她的锁骨和胳膊都露了出来,雪白的皮肤上沾着水滴,让人浮想联翩。裙子的那双纤腿比例协调,再往上就算看不见也足以让人喷鼻血!

    许子峰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乱滚。

    夏如水从他要着火般的目光里意识到自己穿着的不对劲,迅速转了身,“我先去换衣服。”

    许子峰此时哪里再容她去换衣服,一大步窜上来就将她拉了回去。他的呼吸声都粗重起来,火热的手掌烫在她腰上,“反正要脱的,换什么。”

    “许子峰你别乱来!”她的衣服太过清凉,轻轻一动就和他贴在一起,她连挣扎都不敢,只能低声警告。

    许子峰低低地笑起来,“别乱来?我当然不会乱来,我会让你很舒服的,相信我的本事!”

    “再动我就报警了!”

    她的警告毫无作用,许子峰已经精虫上脑,“你就算报宫峻肆都没用,远水解不了近火。我说你就从了我吧,我保证从此宫峻肆再也不会找你。”

    “不要,放开我!”他突然伸过唇来,她急剧地争扎起来。她的挣扎只会加剧皮肤间的磨蹭,许子峰简直被磨疯了。他顺势将她推倒,压在身下,长手撩向她的裙子

    “滚开!”她来抓他,他不客气地用枕头压住她的手,他的掌压在枕头上,轻易将她制服。从别的角度看,便看不出她在挣扎,反而由着他亲近。他呵呵低笑着将唇落在了她的锁骨上……

    夏如水又急又气,却什么办法也没有,本能地闭了眼。

    “谁,想死!”突兀一声吼,而夏如水感觉身上一轻,许子峰离开了。她第一时间爬起来,退出老远,惊恐间发现,许子峰被人拎了起来。此时的他正手舞脚舞地想要挣开,嘴里骂着各种难听的话。

    他背后的人是……

    许子峰被推开,他爬起来要打人,却在看清那人时一时怔在那里,“姐……夫?”

    宫峻肆冰沉地看着面前的许子峰,脸上没有丁点儿温度。

    “是……夏如水勾引的我,是她打电话给我让我上来的。你看,我又没有她家钥匙,她不开门我能进来?”

    夏如水完全没想到,许子峰会在这个时候倒打自己一耙。她用力扯紧领口,力求多隐住一些皮肤,此时对许子峰充满了讽刺。

    “许少,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找过我,让我做你的女人,还说过,只要做了你的女人,宫峻肆就不敢把我怎么样了。”

    她不过实话实说罢了。

    许子峰的脸色剧变,“我哪里说过了,别……别听她撒谎!”

    “我是不是撒谎的,查一查公司里的监控录像不就知道了?”

    “这……”许子峰彻底失去了底气。

    下一刻,叭!

    宫峻肆一拳抡在了他脸上。

    “姐夫!”

    被这一拳打得血都滚了出来,许子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呯!

    又是一腿,许子峰给踢得飞了起来。他跌在了墙角,半天起不来。夏如水只是想通过宫峻肆让许子峰永远死了这条心却没想到会闹成现在这样,吓得连连退缩,却又不得不去担心许子峰。要是打死了可怎么办!

    “别打了!”在宫峻肆要向许子峰发出下一次攻击时,她想也不想跑上去抱住了宫峻肆的腰。她紧紧地贴着他,绵软的胸口与他的腰切合得严丝合缝……

    他突兀地收了拳头。

    “姐夫,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许子峰叫了起来,满面的不满。从小长到大,父母都舍不得动他一根指头,现在却被宫峻肆这么打,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你帮这个气死我姐的女人打我,你背叛了我姐!”

    宫峻肆的气息缓缓下沉,“我不是为了她而打你,是要把你打清醒!既然知道她气死了你姐,就该离她远远的!”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报复!”许子峰为自己找借口。想玩女人就是想玩女人,这是哪门子的报复啊。

    宫峻肆冷冷一哼,“冰洁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许子峰还要说什么,宫峻肆不客气地送了他一个字:“滚!”

    许子峰爬起来,捂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消失。

    夏如水这才缓缓松开宫峻肆的腰,“今晚……谢……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颈间就是一紧,他的指不客气地掐了过来。窒息的感觉袭来,她看到宫峻肆的脸越贴越近,“当真这么寂寞,连许子峰都可以?既然如此,之前在船上又为什么求我救你?装出来的?”

    “我没……”

    “才租房子就迫不及待地找男人,还真是让人惊讶啊。”他的指不客气地滑到她身上,放肆地碾下去,在看到她锁骨下方许子峰留下的痕迹时,眸子骤然一缩!

    “都做了?”

    “什……么?”

    他突兀将她压在了沙发上,身体冰冷,衬衣的扣子几乎要嵌入到她的肉里去!

    “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以为怀上了许子峰的孩子我就能对你网开一面?”

    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啊。

    落在他身下,她又惊又怕又疼,只能无力地摇头。她的一切举动看在他眼里都是欲盖弥彰!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手术叫流产,你敢怀他的孩子,我就敢用你曾经对付我的孩子的方式对付你们的孩子!”

    啪!

    夏如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就那么甩出一巴掌来打在宫峻肆脸上。……这是她第几次打宫峻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