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什么女人都往床上送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2737字

    “你们找利巧梅做什么?”夏如水忙放下手机问。

    “你就是利巧梅?”人群里的一个黑脸凶相男人问,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不是。”夏如水摇头,“不过利巧梅是我朋友,你们找她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要钱了!她欠了我们很多钱,今天是最后期限了!”

    原本打算给利巧梅打电话的,听他们这么说,她停下了手。

    “利巧梅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

    男人气得就要发威,劈头朝夏如水打下来,在掌就要落下的那一刻,又生生收了回来。眼前的夏如水娇娇俏梢水水灵灵,虽然打扮得很朴素,但干净得跟朵花儿似的,惹得他心里直痒痒。

    老大刚刚打电话让他们注意有没有好姑娘,要给某个大老板送过去,眼前这个可不就是最好的?

    男人原本找利巧梅不过是想把她送过去,此时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点了点下巴,“就是她了。”

    夏如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几个人揪住。

    “喂,你们要干什么!”

    男人早就知道她会叫,拾出个手帕来往她口鼻压去,片刻,夏如水软软地瘫了下去……

    宫峻肆没有回去,住进了辜子榆给安排的房间里。一行人又是打麻将又是玩闹的,时间已经不早,别墅离得也不算近。再加上辜子榆算是死了心要让他留下来,甚至在外头排了保镖,他敢走,自己就敢叫保镖拦人。

    他还口口声声表示有特别的礼物送给自己。

    所谓的礼物……宫峻肆冷冷地笑了笑,以辜子榆那点恶趣味,还能送他什么好东西。要是真干,那几个保镖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不过酒喝得多了些,他也懒得移身了,索性住了进来。

    门关上后,他才微微晃了晃,醉酒程度其实已经很深,只是在外头没让那几个人看出来罢了。那群混蛋,今晚约好了似的轮流灌他的酒,最后撩倒一大片,他能保持表面清醒一路上没让人看出来已经算不错。

    宫峻肆倒了杯水饮下,此时已经没有清洗自己的意愿,大步朝床的位置走来。屋里没开灯,他随手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所触之处,柔柔软软,带着淡淡的体温。

    女人?

    果然,这就是辜子榆送来的礼物!

    他本不想理这个女人。即使知道她在被窝中,他也毫不动情。成大事的男人,向来懂理节制自己,而他,拥有比常人还要强大的自制力。

    只是,莫名地,一股血气上涌,直冲脑门!

    该死!

    宫峻肆摇了摇头,此时已经意识到,辜子榆这混蛋竟然给他下了套!最后那一杯酒,分明下了料!

    好个辜子榆!

    这会儿,他有种要把辜子榆撕成碎片的冲动!

    对于来历不明的女人,他向来没有动的兴趣,爬起来,他欲要去浴室让自己清醒一下。只是,一只突兀伸过来的小手握住了他的腕。

    “唔。”那人轻轻哼了一声,绵软无骨的软语,差点将宫峻肆仅存的理智给抽走!他要将女人甩开,女人的脸却倾了过来,靠在他的臂处。该死的,这个女人的皮肤怎么这么细滑!

    他强忍着那股来自身子的邪火硬是没让自己失控,不客气地一掌将女人推了出去。他的力度极大,呯一声,女人给推下了床。

    巨大的疼痛让床下的人儿清醒过来,揉着眼睛,“这是哪里?你……是谁?”

    这声音……

    宫峻肆突然拉开床头灯,房内骤然明亮,落在床下的人儿此时披了一背的青丝,像只从天而降的妖精,却偏偏透尽了无辜和清纯。

    “夏如水!”

    咬牙,他叫了出来。

    夏如水也看到了宫峻肆。此时她的头还昏昏沉沉的,唯一的意识是,这里并不是利巧梅住的地方。

    而此时的宫峻肆,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倾身就揪起了她的臂,“你倒是真的敢啊!”她竟然真到这里来卖自己!

    “敢?”夏如水理不清他的话意,闪了闪眼,越发无辜。

    血水,再次乱滚起来。

    “一分钟没有男人就受不了了?”宫峻肆咬着牙把那股子邪火变成了愤怒。夏如水的脸不自然地红起来,“你……说什么!”她是个未经世事的女人,哪里经得起这样大尺度的话。

    你这个样子却不知羞耻!这让宫峻肆越发认定她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他的指一提将她扯上床按在了床上,“忘了吗?你是我的女奴,没有我的首肯,就算找只狗都不行!”

    他无情地将指掐着她的胸,“看看你这副样子,有多下流!”

    夏如水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一低头,看到了自己雪白的皮肤……

    “啊!”她叫起来,不顾一起地往外退去。他的掌跟铁钳似地,根本不肯松开她。

    “放开我!”她手忙脚,朝他挥过去,力求让他松手。

    “宫峻肆,别……宫峻肆,求求你……放手。”她请求着,希望可以唤回他的理智。今晚的宫峻肆依然凶猛,却跟往日很不相同,她忽然间更怕了。只是,她的呼唤听在宫峻肆耳里是那么绵软无力,反而像一种变相邀请。

    他……愈发控制不了身体的药力!

    “啊!”

    夏如水在以为必死无疑的那一刻被人甩了出去,巨大的力度让她的背重重撞在地板上,几乎散架。好久,她都没能缓过气来。

    床上,刚刚还如兽一般的男人此时已经坐了起来,除了领口微微有些凌乱外完好无损。他用冰一般的目光看向她,几乎能给她戳出一个洞来。

    夏如水顾不得爬起来,艰难地遮掩着身子。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宫峻肆和她,怎么会同处一室?这一切,她都想不清楚,唯一的知觉是,太难堪了。

    “滚!”一件毛毯投下来,落在她的头顶,将她整个人罩住。宫峻肆下了床,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曾,直接进了浴室。

    她当然不敢再停留下去,刚刚的宫峻肆真的好可怕,她用毛毯裹着自己,狼狈逃离。

    “如水!”

    找人找疯了的利巧梅在看到她时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当她看到夏如水只裹着毛毯时,意识到了事情不好。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她惊诧地问。

    夏如水摇摇头,“我不知道。”

    利巧梅把她带进更衣室,找了自己的衣服换上。夏如水坐在那里,手里捧着她递的热水,依然瑟瑟发抖。

    她断断续续地把仅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利巧梅,利巧梅听完一下子跪到了她面前,“如水,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那些要债的人原本是想找我的,结果……如水,你打死我吧。”

    夏如水的手被她拉过去,重重拍在自己脸上。她不肯,抽回,“你这是在做什么,我并没有被怎么样。”

    虽然吓得够呛,但她并不想好朋友自责。听她说自己没有被人欺负,利巧梅又是惊讶又是高兴。

    “怎么会……”

    “正好碰上了老熟人,所以……”她没敢细说,模糊带过。宫峻肆那双冰冷中含了刀的眼到此时忆起仍觉得混身泛冰。胸口处,疼痛着,是被他掐的。

    “快乐一刻,怎样,昨晚爽吧。”

    早上,辜子榆悠然走来,长指卷动着腕间的名表,一副痞子形象坐在了宫峻肆的对面。宫峻肆的大半身子陷在椅子里,长指随意压在桌面上,幽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辜子榆的话只报以爱理不理的一哼。

    辜子榆坐到他对面,把一双腿压在了桌上,“我就是嘛,男人是需要泄火的。”

    “你觉得我现在没有火气?”宫峻肆终于来看他,目光不一般的锐利。即使好兄弟的辜子榆还是被刺得不轻,瞠大了眼,“怎么?一个满足不了你?不会吧你老兄,以前守着娇滴滴的许冰洁,她三天两头地病着也没听说你那天没泄够火,昨晚这个可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身体绝对健康,耐……”

    “说够了?”宫峻肆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猛坐直了身子,“辜子榆,你无聊透顶了吧,什么女人都往我床上送?你以为我是谁?跟你一样,只要是个女人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