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滚出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3077字

    她倒没怎么在乎,反正利巧梅也要十一二点钟才下班,加班总比枯等她强。经过上次,她已经不敢去利巧梅上班的地方等人。Cuisy一直想揪她的错,怎奈她做事细致,半点问题都抓不到。Cuisy也只能暗暗含恨,不能把她怎么样。

    十一点半。

    夏如水做完工作,伸了个懒腰,发现时间不早了。不过,相比前几天却早了不少。正好可以步行去找利巧梅,然后一起回家。

    夏如水熄了灯后下楼,走进了夜色里。晚上的风很凉,她不由得拢了拢自己淡薄的衣衫。

    对面,一行人走来,酒味飘得老远。她极力避开,最边上的男人还是将她撞了一下。她被撞得臂都疼了,却也不能计较什么,只能继续往前走。那男人却突然转过脸来,将她扯了回去,“撞了人想走?”

    他这一叫,那一伙人都停了下来,转脸看清夏如水的脸孔时,皆露出惊艳的表情。而那个拉她的男人更是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瞬间放低了音量,“撞了哥哥自然是要赔的。”

    “对不起。”她道,并不是因为真觉得自己错了,只是面前这么多男人,她不想惹事生非。

    “哟,一句对不起哪里够。你刚刚撞到了哥哥的胸口,来,给哥哥揉揉。”男人借着酒气将她的手压在自己胸口,不怀好意地乱按着。夏如水憋得一张脸通红,用力缩手,“请你自重!”

    “自重是什么东西?”

    “自然是想看看你有多重了?”同伙起了哄。

    “哦,这个简单。”男人戛戛怪笑,“哥哥在你身上压一压,你就知道哥哥有多重了,来,哥哥带你去称重。”

    这样赤果猥琐的话说出来,夏如水的脸面完全挂不住,她拼命往后退,想要逃离。对方却仗着人多,将她拉向黑暗之处。

    她急得要哭出来,抬头间看到一辆车子正从宫氏集团驶出来。低调奢华的黑色车身滑向她的位置。车窗半开,露出宫峻肆那张千年冰寒的脸。

    “宫峻肆,救我!”她朝他发现求救信号。

    宫峻肆本来凝眉在想什么,被惊动,看到几个男人拉着夏如水往暗处走,夏如水正泪水汪汪地看着自己。

    心,被莫名一抽,他示意司机停车,自己走了下去。

    “放了她!”宫峻肆冷声喊。那几个男人看到从豪车上下来的宫峻肆,有短暂的怔愣。宫峻肆的气场不能不让他们有几番犹豫,但手中的女人实在太过诱人,醉酒后的小混混愈发控制不住自己,恨不能马上把面前的人儿吃掉。

    “有钱又怎么样?肯定是个三角猫,别管他!”其中一个人道。

    “滚远点儿,别坏咱们好事!”其他人得到了鼓励,为首的男人冲着宫峻肆喊。而后当着他的面再去拉夏如水。

    夏如水被拉得一阵阵后退,却依然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他。宫峻肆觉得自己不需要管她,反正她不自爱,反正她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受再多的惩罚都是应该的。

    但她如水般的目光锁住了他的心脏,连跳动都费力起来。就在夏如水要消失在黑暗中的那一刻,他大步而来,伸手拉开一个混混,一拳揍在他脸上。混混们看他要干架,纷纷松开夏如水,将宫峻肆围在中间。

    夏如水紧张得指头都抽紧了。她不知道宫峻肆的势力如何,担心他吃亏。她低头,手忙脚乱地想要报警,对面已经开战,只一个回合……

    地面上就躺满了人,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跟警察说话。

    宫峻肆拍了拍手,转身往外走,她挂断电话迅速跟上去,“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她怕那些混混再找她的麻烦。

    宫峻肆已经上了车,连眼皮子都没有撩。她可怜巴巴地握着车门却没敢拉开,只看着他。如果他就这么走了,她还真没敢拦。

    “不上来就滚!”他突然窝火,朝着她吼。夏如水却高兴得小脸都绽开了花,迅速拉开车门坐了上来。

    “谢谢啊。”她道。

    刚刚被混混们拉乱了头发,有几丝发落下来,遮住点点脸庞,越发显出她的楚楚可怜勾动人心。而挣扎过后敞开的领口里白色的皮肤在无声表明着什么,宫峻肆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他嫌弃地冰了脸,“大半夜地不睡觉,这个样子难道不是在有意勾引那些混混?”

    夏如水被他这不客气的话弄得小脸一僵,这会儿连感激都没有了,只闷闷地道:“我没有。”

    “你没有?”宫峻肆讽刺地勾了勾唇,“那么告诉我,这深更半夜的,你做什么去了?”

    “加班!”她简短地吐了两个字,带了些倔强。如果不是因为要加班,她怎么可能大半夜落在路上,还被人欺负。

    “加班?”宫峻肆哪里肯信,“我最近需要秘书做的事可不多。”

    四个秘书分摊当然不多,但全都摊在她一人头上就要了命。夏如水闭了嘴,不肯再和他多说半句话,也没有向他告状。她的沉默让宫峻肆有种被忽视感,愈发不畅,“怎么,被我揭穿了?”

    夏如水眨了眨眼,将满腹的委屈都眨进了心里,“随您怎么想。”

    这个女人!

    被他救,坐着他的车竟然敢甩脸子给他看!

    “停车!”他吼道。

    司机不得不把车停下。

    “滚出去!”他道。

    夏如水眼里终于露出了惶惑,却并没有停留,默默退了出去。车子驶出去,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她孤零零地落在原地,局促不安地朝车道里并不多的车招手,希冀可以找到一辆能载自己一程的车子。

    这大晚上的,能找到车子才是奇迹。

    就让她等死在那里吧,宫峻肆特意让司机加了速。

    “总裁,到了。”到了别墅,司机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宫峻肆下车,不得不出声道。

    宫峻肆此时拧着眉头,陷入了思索当中。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可笑,竟然要跟一个女人过不去。夏如水算个什么东西,怎么能扰乱他的心绪?

    “你先走吧。”他并没有下车的打算。因为心里忽然想到,夏如水一个人呆在那里,会不会被那几个混混追上,会不会碰到新的混混?那个女人一副楚楚可怜的长相,就是特别容易让那些愚蠢的男人动心。

    司机听话地下了车,远去。

    他烦乱地走到驾驶位,重新把车开了出去。车子一路狂奔,速度快得惊人。只是等到他到达将夏如水丢下的路口时,她早就没有了影子。

    这个女人不会真的被混混拉回去了吧。

    他的心莫名揪紧,忽然焦急万份。也不管别的,一踩油门巡着路往回开去。他在大街小巷里找了几遍都没有找到夏如水的影子,最后才想到可以打她的电话。他没有存过她的号码,辗转吵醒了好几个人才找到有她号码的人。

    “夏如水在家里,请问宫总需要她打电话给您吗?”

    人事部郑经理在打了一通电话后礼节地问。

    “不用!”宫峻肆突兀地挂了电话。这个夏如水,竟然敢舒舒服服呆在家里,害得他白找!

    只是,为什么要找她?

    宫峻肆突然发现自己无聊到了极点。

    宫峻肆到达公司时,夏如水早就到了。她立在门口,看到他迎了过去,“宫总,听说您昨晚打了我的手电话,有什么事吗?”昨晚人事部郑经理打电话给她,说是宫峻肆找自己,她惊讶了好一会儿,对方却连找自己的原因都说不出来。郑经理为了保险起见,让她早点过来候着宫峻肆,当面问一下。

    郑经理都这么说了,夏如水哪里敢不听从。

    宫峻肆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进了办公室。

    Cuisy在身后把这一切看得清楚,脸上堆起了乌云走向夏如水,“什么身份,竟然敢跟宫总说话!夏如水,你被开除了!”她正找不到借口把人赶走呢。

    “找宫总是人事部郑经理的意思。”夏如水无奈地在心里叹息着,也知道cuisy不喜欢自己。没有做错事,她凭什么要接受被开除的决定?

    “郑经理?夏如水,你别乱找借口了。郑经理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缠着宫总的莺莺燕燕,又怎么会给你找机会。”

    “是与不是,您给郑经理打通电话不就清楚了。”夏如水的不卑不亢和提醒登时让cuisy息了音。她狠狠咬了咬牙,“好,你等着,撒谎的代价是什么,你比我更清楚,呆会可别哭!”

    她没有撒谎自然不会哭。夏如水平静地坐在位置上工作起来。

    Cuisy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把夏如水赶出去的机会,立马给郑经理打电话。然而让她失望的是,郑经理不仅告诉她,是自己让夏如水打的电话,还告诉她,之所以自己这么安排是因为宫峻肆问她找夏如水。

    “你们秘书的职责就是为总裁负责,我这样安排有问题吗?”郑经理这一问将cuisy弄得哑口无言,只能说几句好听的挂断电话。

    结束通话后,cuisy如芒在背,探究的目光就落在了夏如水身上。夏如水一副兢兢业业上班的样子,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来,只能直接走过去。

    “夏如水,宫总为什么大半夜地找你?”她直白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