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许家寻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3091字

    夏如水对她的挑衅已经不胜其烦,只能淡淡回应,“这一点我也还没有弄明白,要不您帮我去问一下?”

    夏如水只是随口一提,cuisy心中却一时亮堂。最近宫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不大叫她进去办事了,每天她只能趁着给他读行程安排时小小地呆一会儿。

    这个是个难得的机会啊,她借着工作去见宫峻肆,他也不能说什么。

    Cuisy特意去洗手间补了个妆,往身上喷了更多香奈儿香水,把本就不长的包身裙拉得更短一些,才扭着腰肢走进了宫峻肆的办公室。

    “宫总。”cuisy一声呼唤,百娇千媚,打了几个折几个弯,而她那满身的香奈儿味道弄得宫峻肆反胃地拧了眉。

    “有事?”他冷冰冰地抬头,对于这个突然打扰者表现出十二份的不快。

    Cuisy哪里知道,继续扭捏做态,“嗯,夏如水让我代她问一声,您昨晚找她有什么事吗?如果事情紧急,我可以代办的。”

    宫峻肆的眉头拧得愈紧,“既然是她问,为什么不自己来?”就算面对讨厌的夏如水也比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强。那一身的香水味让他反感到了极点。

    “啊。”Cuisy娇娇俏俏地假装惊讶了一下,心下里却并不打算给夏如水面对他的机会,“如水啊,她对工作不是很在行,我怕她出什么纰漏,所以决定亲自过问一下。”她这是在暗示夏如水工作能力不行。

    “既然如此,这些文件由你亲自处理。”宫峻肆把一大堆文件甩在了她面前。他虽然是企业的管理者,却没有随便开除员工的习惯,这个cuisy着实讨厌,却没有做出能让自己开除的事来。眼下,只能用工作去压制她,让她少出现在自己面前。

    “哦。”cuisy捧着那厚厚一叠文件,几乎想哭出来。这么繁重的任务,非累死她不可。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呀,她就是。

    Cuisy出去后,宫峻肆拧着的眉头才松开些,但满室的香水脂粉味弄得他十分不爽。指头按在通话健上,“郑经理,让秘书室过来个人给办公室通一下风。”

    他不直接打到秘书室去,只是因为不想再听到cuisy人声音,而且其它秘书也不熟,随意点将搞不好又弄个浓妆艳抹的进来熏死自己。人事部郑经理却是清楚他的喜好的,自然不会弄得他不舒服。

    而郑经理哪里知道他的这些想法,在接了这个电话后足足沉思了三分钟。好好地首席秘书不找,宫总找她?不过既然对方指定了要她去秘书室找人,郑经理只能越权安排。

    秘书室里四个人,她想来想去,印象里只有夏如水沉静如水,也极少化妆,更不会对宫峻肆露出花痴样。显然,她才是最理想人选。

    夏如水接到千折百挠才传到自己耳里的命令,愣了好一会儿才应是。她轻手轻脚进了宫峻肆的办公室,看到他此时正歪在椅子上,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假寐。她尽量把动静弄到最小,轻手轻脚拉开了窗户。

    宫峻肆的办公室位于顶楼,外面种了不少绿色植物,窗户打开后,清新的风就吹了进来,夹杂着淡淡的别种味道。宫峻肆拧了拧眉头,并不睁眼,只道:“把办公室打扫干净。”

    夏如水吓了一跳,见他没有睁开眼又安心了不少,取了抹布和水盆,开始抹里头的东西。其实九点前都会有专人打理他的办公室,并没有多少需要清理的,夏如水只需要清洁一些没有被清洁工注意到的细处。

    她低头,抹得很认真。

    宫峻肆睁眼时,正好看到她低着头在自己的桌角上抹着,一遍又一遍。她低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颈部皮肤,小巧的耳垂被外头的光一射,泛起透明色,甚至能看到细小的血管。

    她抿着粉粉的唇瓣,那唇曾在那晚咬在他的颈部……

    叭!

    他突兀地拍一掌在桌上,原本用心工作的夏如水毫无防备,吓得连手中的毛巾都没捉住,掉在了地上。她忙低头要去捡,臂已被人钳住,一拉,隔着桌子,她与宫峻肆那张俊美非常却没有任何表情的冷脸相对。

    “啊。”她轻轻呼一声,唇瓣微张,大眼惶然地睁着,像一只突然落入兽群的小动物。宫峻肆缓缓提起身,脸与她靠得更近,“怎么是你?”

    “我……”她只是听从命令行事罢了,宫峻肆为什么这么生气?

    宫峻肆闻到了她身上清新的味道,这味道里没有掺杂任何人工香精,纯天然又那么让人舒服。其实,他是喜欢她留在自己身边的,她的存在总是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喜欢?

    这个词刺激得他猛然松开了夏如水。

    他怎么会喜欢这个蛇蝎女人?

    夏如水被他猛然放开,打了一个踉跄才站稳,却理不清宫峻肆这到底要做什么。刚刚他的目光好复杂,此时却又换成了一副冰冷嫌弃的样子,冰冰吐出一句,“滚出去!”

    夏如水只能无声地往外退。

    叭!

    门被人推开,差点撞到她,她不得不退一步。

    “您不能这么闯进去!”

    Cuisy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些许无奈,并不敢强蛮。而在她面前,一男一女已经进入了总裁室。

    这男女夏如水认识,是许子峰的父母。

    “对不起总裁,许先生和许太太……”cuisy知道犯了错,主动道。

    宫峻肆眯了眯眼,因为二人的闯入。而此时许母已经看到了夏如水,眉头狠狠挑了起来,“你……就是夏如水?”

    夏如水不知其意,轻轻意头,“您好。”

    叭!

    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毫无征兆。那一巴掌用了极大的力气,打得她耳鸣目眩,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妈这是在做什么?”宫峻肆出了声,声音里带着严厉。虽然不喜欢夏如水,但许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撒野,他是不喜欢的也不允许的。

    许母此时已经红了眼,“峻肆,我都知道了,冰洁是被她气死的。这个女人,打掉了你们的孩子,然后气死了冰洁,好阴险好可恶的女人啊!”

    宫峻肆微微一怔,但马上知道,这个消息一定是许子峰告诉他们的。这件事许子峰早就知道了,所以许家父母会知道也是迟早的事。

    他没有马上回应,安静而威严地立在那里。

    许母受不住般踉跄了一下。此时她恨不能将夏如水撕成碎片,却多少忌讳着宫峻肆,只能强忍。这会儿一副失女心痛的样子,捧着心脏几乎晕阙。许父过去扶住了她,眼睛却看向宫峻肆,“峻肆啊,冰洁是我和你妈最喜欢的孩子,原本还有治疗的希望,却因为她……爸和妈没有别的要求,只求你把她给我们带回去,由我们处置。”

    许母点头,看夏如水时眼里扎了针。夏如水颤抖了一下,她知道,如果宫峻肆点了这个头,她就等于踏入了鬼门关。

    他,会同意吗?

    应该会吧,他那么爱许冰洁,又那么恨她。

    夏如水几乎绝望,头慢慢垂了下去,闭眼,默不作声。

    宫峻肆以为她会求饶的,终究面对这种情况一般人都会选择自救。可她不但没有,还闭了眼一副任由他处置的样子。她的睫毛轻轻颤抖,泄露了她的内心,她心里是恐惧的。

    “来人,把她带走!”许父下了令。

    背后多出两个人来,一左一右地夹着她,往后拉。侧边的cuisy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待听出事情原委又看到许家人拉她时,唇角勾起了邪恶的微笑。宫峻肆表面上一副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却拐着弯让人事部郑经理把她叫到办公室来再次激起了她的警惕心,她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宫峻肆很可能被夏如水这张表面清纯的脸儿给迷住了。

    她不爽!

    所以,主动为许家的人拉开了门。

    夏如水,最好去死!

    “准备怎么处置她?”宫峻肆却突然发了话,他并没有阻止两名保镖,只将严厉的目光一投,两名保镖就点穴在原地,一动不动。

    夏如水并不抱任何希望,宫峻肆问出这话并不代表什么,她依然垂着眼皮。

    许母咬起了牙根,“当然是要报仇雪恨!这个女人,该死!”

    “冰洁可不能白死。”许父也附和着。

    “她虽然犯了错,却还不至于死。”

    宫峻肆这句话惊住了屋里的几个人,夏如水终于抬了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她以为,他应该是恨不能让她死上十回的。

    “峻肆,你这是什么意思?”许父问出来。

    “我的意思是,你们不能带走她。”

    他的直接让许家夫妇越发不能接受,“不能带走她?峻肆,你想做什么?”

    宫峻肆没有回答,却用表情在告诉他们,他想做什么不是他们能管得了的。许母受不住了,颤抖着来看他,“你不会是被这个女人迷上了吧。”

    “据我所知,子峰问你要了这个女人几次你都没有同意,甚至为了这个女人打了他。宫峻肆,你这么做,冰洁泉下有知怎么安生!”许父直白地控诉着他。说到底,自己的儿子被打,他不爽。

    “你这是打算彻底把我们家冰洁忘掉了吧。”许母帮着腔,身子抖得更厉害,眼泪大滴大滴地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