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为她得罪许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3053字

    “不要把这些事情和冰洁扯到一起去!我爱冰洁,自然不会忘了她。不过,这跟是否让你们带走夏如水没有直接联系。夏如水是公司里的员工,我身为总裁,有权力保护她。”

    他竟然说要保护她?

    夏如水微微启着唇,白着一张脸去看他。他在她面前做了太多恶劣的事情,让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是真实的。

    “你要保护她?”许母的音调一时尖锐,“你竟然要保护一个害死自己妻子的女人!”

    “你这算怎么回事!亏得冰洁生前对你一门心思,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许父捶胸顿足,几乎憋过气去。

    “如果你们一定要惩罚她,不如走法律程序。”宫峻肆没有再谈下去的想法,干脆地道。因为许冰洁,他已经给尽了许家夫妇面子,如果换成别人,怕早就给赶出去了。

    “你……”

    许母和许父愣在了当场。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走到了法律程序根本不能把夏如水怎么样。她打掉的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而且代孕本就不合法。他们去告夏如水,等于把宫峻肆和许冰洁的私事放在了太阳底下,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宫峻肆不在乎他们还要脸!

    “峻肆,你太让我们失望了!”许父跺一脚,表达了最彻底的想法。许母一副恨意绵绵的样子,“你要是不把夏如水交给我们,从此以后恩断意决!”

    “说什么鬼话!”恩断意决对宫峻肆一点损失都没有,反倒他们,会蒙受巨大损失。许父及时捂住许母的嘴,却冷脸来对宫峻肆,“峻肆啊,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你自己清楚吗?你这是不把我们许家看在眼里,不把冰洁看在眼里。亏得我们这些年来视你如己出,连子峰都责怪我们对你比对他好,你却……”他重叹一声,“罢了,罢了,是我们高攀了你,如今你要弃了我们,也没办法。”他拉着许母,心情沉重地离去。

    宫峻肆为了他连岳父岳母都得罪了……

    被放开的夏如水立在那里,满脑子都是混乱,这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果。宫峻肆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抬头去看他,想得到答案。

    宫峻肆已经出声,“都出去!”

    Cuisy拉了她一把,将她带出了总裁办公室。回到秘书室,夏如水才来得及深深吸一口气。如果自己真的被许氏夫妇带走……一想到许家夫妇看她时的恨意以及许子峰对她所做的那些事,她吓得冷汗都滚了出来。

    “真看不出来啊夏如水,原来你有这么大的来头。”cuisy也是刚刚才知道夏如水竟然和许冰洁的死扯上了关系。她理所当然地以为,夏如水趁着许冰洁病重去勾引宫峻肆枉想替补正室,此时,恨恨地一嘬嘴,吐出一个“贱”字,扭着身子从她面前走过。越过她时,有意将肩重重撞向她的臂,撞得夏如水打起了趔趄,臂部生痛不已。

    那天,cuisy给她分派了更多的工作。夏如水忙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她却悠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抹指甲油。其他两人想来帮忙却忌于cuisy的首席之权,没敢动。

    等到夏如水完成所有工作,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她伸个懒腰,感觉脖子酸得完全不似自己的。这个时候,就连利巧梅都下班了。

    揉揉又痛又肿的眼睛,她这才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进入电梯,她闭目养神,明明极为安静的环境,她总觉得有什么冰森森的东西笼着自己。警惕心一时提高,她睁眼,看到宫峻肆就站在对面,几乎靠到了墙面,此时正幽着目光看她。

    刚刚感觉到的冷气正源于他的目光!

    她没想到这么晚了他竟然还在公司,而且这么巧合地,和自己坐上了同一部电梯。本能地,想要逃离,她胡乱按了一个键,但按完方才想到今天所发生的事,最后生生止住脚步,在他面前低头,“今天……谢谢。”

    宫峻肆没有回应,目光锐度不减,依然扎在她身上。夏如水不舒服地摸了摸脖子,他的注视让她混身不舒服。还是……逃吧。

    赶在电梯门关闭之前,她一跃而出。

    电梯门关闭,隔绝了宫峻肆那张没有温度的脸,夏如水终于可以正常呼吸,她在过道里站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去按电梯,下了楼。

    夏如水走出去时候并没有发现,一辆低调奢华的豪车正隐在阴影里,宫峻肆的目光如豹一般裹在她身上,久久未曾移开。夜色里的夏如水幽然得就像一个精灵,身子纤细得一阵风就能吹走。

    电话,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能打他电话的只有辜子榆。他不耐烦地接起,“什么事?”

    “当然是大事啊。”辜子榆嘴上说着,声音却透着不正经,“今天去你家做客,发生了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你家那对岳父岳母竟然去你家老爷子那儿告状了,说你对杀妻仇人动了凡心。我说肆,这事儿是真的吗?”

    “跟你有关系吗?”他不想答。许家夫妇明知道老爷子不喜欢还往上凑,不用问也知道没得到什么好果子吃。如果他们知道夏如水的工作是老爷子安排的,估计就不会犯这种蠢了。

    “怎么说我也是你朋友啊,你的感情生活是不是也该向我透露透露?坦白说,我还真对你这位第二春好奇得很呢。”辜子榆一点儿也不关系许冰洁是否是被杀的,他关心的只有,宫峻肆竟然对许冰洁以外的女人动了心。

    “好奇?”宫峻肆哼了哼,“我没有什么第二春,别胡思乱想了。”

    “唉呀,肆!”意识到他要挂电话,辜子榆又在电话里哇哇叫起来,“许冰洁都走了,有第二春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放心,哥们儿第一个支持你。”

    “你倒还真挺会支持的。”他意有所指,指的是辜子榆把夏如水亲自送到他床上这件事。辜子榆也听了出来,话锋突然一转,“肆啊,这些事咱们先不谈了,我这两天倒是无意中听到另一些八卦啊,听说你还去打听了那天晚上陪睡的那个妞的去向,这……好兆头啊。”

    就是因为听到这些,他才去宫宅找宫峻肆,人没找到,碰上了许家夫妇闹事。他憋了好久,终是等不到见面再说,索性大半夜打电话过来了。

    对于他的“好兆头”宫峻肆只扯了扯唇角,“我看你改行去做狗仔得了。”

    “我对别人的八卦不感兴趣,只对你一个人的感兴趣。”

    “不知情者还以为你爱上了我。”

    那头的辜子榆古怪地扯了一下唇角,慌忙挂了电话。除非自愿,一般情况下休想从宫峻肆嘴里套出有用信息,他往往开玩笑的时候代表着耐心已经用光了,再问下去只会把自己作死。

    在宫峻肆这里吃过几次亏,他学了乖。

    耳根子终于清静,宫峻肆却没有急着开车,而是点燃了一根烟。烟雾杳杳,却带不走他的满心烦恼。白天为什么要保护夏如水,连他自己都没有弄明白。虽然不喜欢许氏夫妇,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明明白白地忤逆他们。

    他爱许冰洁,自然把她不讨喜的父母也当成了自己的父母。

    并不是心软的人,他却在看到夏如水那双无辜眸中的无助和祈求时,软得一塌糊涂……

    这个女人!

    狠狠拧掉烟,他拒绝继续为她心软。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快速没入车道,有如闪电。

    夏如水回到家时,利巧梅还没睡。她着急地在屋外走来走去,看到夏如水快步跑了过去,“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害得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差点去报警了。”

    “对不起,我加班了。”她歉意地道,此时才发现手机早就没了电。

    “是什么鬼公司,成天加班的,干脆辞职别干了!”利巧梅不满地发着牢骚,接过她手里的包包。夏如水感激于利巧梅的关心,却没办法点头。这份工作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她不想放弃,当然,更不想宫爷爷觉得她是一个轻易退缩的人。他给了她一个平台,她想好好发挥。宫峻肆不赶她,而今也不用面对他,正是她好好发挥的最佳时机。

    “加加班没什么的。”她知道cuisy有意针对,但并不怨恨。工作多点进步快点,没什么不好。

    “你呀,都快成圣母了。”利巧梅满面的无奈。

    夏如水摇头,“我才不做圣母。”

    她努力工作可是有私心的。

    晚上,和利巧梅挤在一张小床上,她拉开窗户,任由晚风吹在发上,带去一屋的闷热。利巧梅早就睡了过去,她却还清醒着。到此时,才有时间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宫峻肆的保护,令她莫名心跳。

    她不是怕他的吗?

    第二天,夏如水的命运如故。Cuisy继续给她加工作,却大肆对外宣传,说她能力不足。宫峻肆现在几乎不与她见面,有事都直接去找人事郑经理,她生气,只能把气撒在夏如水身上。只有狠狠将她踩下去,才足以说明自己担挡这个首席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