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错了还不行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3310字

    午饭时间,夏如水选择去了公司的食堂。一路上,她感觉大家的眼神怪怪的,明明在议论着什么,她一走近都禁了声。她取了饭盒默不作声地坐在一个不认识的同事对面,那人的勺子叭啦一声掉在地上。

    “对不起。”那人慌忙拾起勺子逃难似地离开了位置。

    尽管食堂里拥挤不堪,甚至有的人站着吃饭,她身边的位置却再也没人敢坐。夏如水再次无奈地摇摇头,站了起来,“大家……好,我其实只是宫总的秘书,跟他没有别的关系。”

    许多眼睛看过来,但马上转开,显然,大家不相信她。

    夏如水无力地压了压脑袋,怎么会变成这样?

    “夏小姐,我们明白您的心情,请您放心。”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十分“体贴”地道。而后大家一致点头。

    可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有看出在场的人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真的……跟宫峻肆没有任何关系。”她无力极了,只能机械地重复这一句话。

    饭后,公司上下传出了这样一个版本。

    宫峻肆喜欢夏如水并且在追求她,夏如水誓死不被强权金钱所诱惑,当众撇清和宫峻肆的关系。

    宫峻肆开完会走出来,从辜子榆那儿得到的这个消息。辜子榆在电话里不无揶揄,“怎么?终于打算彻底忘记许冰洁了?不错嘛,你小子总算开窍了,知道追女人了。兄弟我在这儿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哦,对了,夏如水到底何方神圣,我得去朝拜她一下。能把情痴扭转过来,真是功高盖世啊。”

    宫峻肆气得牙根直咬咬,“我突然想起来,非洲那边跟当地土著合作了一个项目,郑经理去那里开荒拓野最合适不过。”

    “别!”辜子榆这才讪讪住了嘴。他喜欢郑经理在他们圈子里算公开的秘密,只是郑经理属于冰山美人型,对于他这种大众种马毫无兴趣,在郑经理那里,辜子榆吃了不少闭门羹。

    不过,越是吃闭门羹,辜子榆越是对她念念不忘,越是想要得到。如果郑经理调去非洲,那还不被那些土著瓜分了?

    “对不起,兄弟错了还不行吗?”他低三下四地跟宫峻肆道歉,恨不能给他跪下了。宫峻肆扯扯唇角,不客气地挂断了他的电话。

    叭!

    掌拍在了桌面上。

    夏如水!

    他按下了内线电话,“夏如水,马上滚到我的办公室来!”

    夏如水闷头闷脑地接了这一通电话,也不知道他找自己做什么,只能匆匆拾个资料夹跑进总裁办公室。办公室里,宫峻肆阴冷着一张脸,连空气温度都低起来,冷得她直打哆嗦。

    “宫总。”她咬咬唇,轻声呼,“有什么吩咐吗?”

    宫峻肆大步绕过位置,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瞪着她。夏如水抱着资料夹,像一只抱着救命木棍的小仓鼠,却完全搞不懂他生的是什么气。

    他突兀地揪起了她的下巴,那张荧白精致的小脸就显露在了他的面前。夏如水吓得不轻,“宫总,您这是……”

    “小算盘又绕回我身上了?”他问,打断了她的话。

    夏如水摇摇头,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跟大家说你拒绝了我是什么意思?表明自己的清高,不畏权势?还是想借机把我们的关系搞复杂?”

    “我……没有。”她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她艰难地摇着头,希望他能相信他。他的表情却愈发难看,“难怪能把老狐狸搞定,夏如水,是我小看了你!”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他的确小看了这个女人。

    “既然你这么喜欢……”

    卡哒。

    他的话还没说完,门就被人推开。宫峻肆蹙了眉头正要发威,却看到进来的是宫俨。宫俨看到他捏着夏如水的下巴一副凶样,加快了步子,“你这是做什么?”

    “宫……爷。”夏如水眼里含泪,被掐得实在太疼了,根本忍不住。即使如此狼狈却还是出了声。

    宫俨欲要拉开宫峻肆的手,却在下一刻看到了夏如水脸上的那两道痕。他登时鼓了眼,一掌劈在了宫峻肆的头上,“你这个混小子,竟然打女人!”

    宫峻肆被劈得面子全无,脸都紫了,“爷爷,您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宫俨吹胡子瞪眼,“你个欠收拾的东西!女孩子的脸被抓成那样,让她以后怎么见人?老子跟你说了什么,再狠辣再有手段也不要对女孩子下手,没听到?”

    宫峻肆这才知道自己挨打的真正原因,无辜到了极点,“她脸上的伤……”

    “给我闭嘴!”宫俨吼断了他的话,“你个胡作非为的混小子,看老子今天不打得你屁股开花。”

    他说着举起拐杖就来打宫峻肆。

    宫峻肆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压根没人敢对他做什么,此时被宫俨又骂又打的,宫俨身后跟着的人都给惊呆了,完全忘了来劝架。宫峻肆也懒得说话,由着他砸。粗大的拐杖一下一下地打在背上,呯呯的声音听来触目惊心。

    夏如水在他砸下来的第二次时清醒过来,赶在第三次时迅速跑过去拦。棍子已经落下,根本栏不住,她一个转身抱住了宫峻肆,“宫爷爷,不是这样的!”

    这一棍子结结实实打在了她的背上。

    宫俨虽然老了,但力气还是有的,棍子砸在身强力壮的宫峻肆身上不会有多大的杀伤力,但打在夏如水背上,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她只觉得一阵闷疼,骨头跟断了似的完全僵在了宫峻肆的背上。

    宫峻肆也没想到她会来拦,惊得顺手将她一捞带进怀里。宫老爷子也给惊住了,堪堪停住了拐杖,“如水,你这个傻孩子,替他挡什么!”

    夏如水疼得冷汗直流,落在宫峻肆怀里轻轻摇头,“脸上的伤……跟他无关。”

    “什么?”宫俨惊了一下,显然不信,“如水,爷爷在这里不用怕这臭小子!”

    “真的……跟他无关。”

    她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把早上cuisy的事说了,“这是cuisy划的,跟宫总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宫总还给我了药擦,擦过后好多了。”她从袋子里把那管药拿出来,宫俨这才相信。

    他气哼哼地收了拐杖,“你小子自作自受!”如果他没有强行揪住夏如水的下巴一副凶样,他也不会联想到那上头去。

    宫峻肆无奈地抽了抽唇角,他算是在自己老爷子这儿领了冤狱了。怀里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连一向精明算计的宫俨都偏向她?

    他理不透。

    这一天来面子丢尽,他非常不爽,推开了夏如水,“合着我不是您亲生孙子,她才是。您以后认她做亲孙女得了。”要是亲孙子,有这么当着人面打的吗?

    “嘿,只要她同意,我立马认她做亲孙女。人家可比你孝顺听话多了。”宫俨不给面子地反驳,眼睛一鼓一鼓的。对于宫峻肆当年选许冰洁而离家出走的事,一直梗梗于怀。

    宫峻肆气得胃疼,回了位置,“你要认孙女就回家去认吧,我得工作。”他低头,懒得再理宫俨,拿起文件批阅起来。

    宫俨再次气得鼓起了眼,“你这个混小子。”

    夏如水走过去扶了一把宫俨,“宫爷爷别再生气了,宫总是真的忙。”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他们为了她这个外人而影响了关系。在宫峻肆看来,却是他在讨好宫俨,唇角一勾,挑起一抹讽刺。

    夏如水这一安慰,宫俨登时觉得胸口的闷气散去了大半。此时的他真真后悔起来,以前就该让儿子儿媳无论如何要多生几个孙女出来,孙女贴心,比孙子省心多了。

    “如水啊,刚刚爷爷眼瞎,没看清楚就落了手。来,跟爷爷去医院。”他拍着夏如水的臂,一脸疼惜。宫峻肆觉得胃更疼了。他挨的打比夏如水多,老头子竟然只关心夏如水!

    这些话自然不能说出来,他那一张俊脸僵得快要结成冰了。

    “我没事。”夏如水摇摇头,她还没有娇气到挨一棍子就去医院的地步,“爷爷有什么事吗?有事的话您仅管吩咐,我帮您去办。”

    宫俨原本是来找宫峻肆商量事情的,被刚刚那一幕给气坏了,这会儿也没了心情。他摆摆手,朝宫峻肆瞪去,“今天晚上给我回宫宅!听到没有。”

    宫峻肆用充耳不闻做回应。

    宫俨拍了拍夏如水的手背,“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晚上务必把他给我押回来。”

    “啊?”夏如水彻底傻在了那里。她后悔了,不该主动来承宫俨的事的。宫峻肆是什么样的人,又岂能随意被她押?

    宫俨却适时退了出去。

    站在门边,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懂得在关键时刻保护自己的男人,他看人的眼光果然没错。

    门里,夏如水的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宫俨给她的任务实在是……太难了。她不安地看看宫峻肆,想要求他,又知道他此时在气头上肯定不愿意听她的话,只能默不作声地转出去。

    想要清静一下,却又想到宫峻肆刚刚办公时分明一只手压着胃部。胃不舒服了吗?她即刻去查了一下,方才知道他连午饭都还没吃。

    宫峻肆的饭都由首席秘书负责,cuisy一走,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自然没有人管他的吃饭问题了。她急急打电话叫了家他常吃的餐厅的外卖,顺便去楼下买了点胃药回来。

    拎着胃药和外卖,她迟疑着,并没有勇气进去。自己这么做只是出于对他的关心,可他一定会多想的。夏如水想来想去,只能拖mini去送。Mini连连推手,“总裁根本不认识我,再者说了,随便进入他的办公室,他会生气的。”

    夏如水去看facy,facy祈求地推着手,“求您放过我吧。”

    总不能由着宫峻肆饿啊,夏如水叹口气,最后硬着头皮拎着东西进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