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爱上了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3本章字数:3037字

    “对不起。”韩修宇这才清醒,匆匆将车从人行道上扭回来。他转脸的一瞬间,宫峻肆已经发现了让他失神的目标。

    夏如水!

    不可否认,夏如水两手上举的动作随意却能勾动人心,连他都快要被这副美丽的图画迷住了。可恶的女人!

    他的唇绷了起来,“怎么?非洲呆得还不够?需不需要把你送到土著部落去再历练历练?”

    “不用了。”韩修宇微微扯了扯脸颊,拒绝道。宫峻肆从鼻孔哼出两股冷气,“我可听说了,某土著的女儿对你一见倾心,天天吵着喊着要嫁给你。做土著附马,不错啊。”

    韩修宇感觉冷汗从脊背上滚下来。

    做又黑又野蛮的土著民族的附马?他还没有这种爱好。

    “那都是开玩笑的,没那回事,宫先生别当真。”他努力澄清着,只期盼宫峻肆别较真。

    “你若敢在我面前再走一次神,就算开玩笑,我也会把这事变成真的!”宫峻肆不客气地警告他。

    “……是。”韩修宇在心里默默松劲。好险!他不敢再去看夏如水,凝神秉气,再不敢让车子发生半点意外。而宫峻肆,心里的某一角被夏如水给占了去,一路上他脑海里某一角都停着她迎风举起双手,长发被高高撩起的样子。

    那长发似乎撩进了他的心里,痒痒的。

    “我说你爱上了吧。”辜子榆说过的话突然上脑,惊得他猛然摇头。爱上她,怎么可能!

    “夏如水,能给总裁泡杯咖啡吗?抱歉,我对这个实在不在行。”上班时间,韩修宇极其无奈地走过来,对夏如水道。他这个全能秘书也有不能办的事,泡咖啡就是他的死穴。

    他泡的咖啡无数次被宫峻肆给丢进垃圾筒,差点没把他揪去专业学校学习了。

    “好的。”夏如水笑笑点头,接过他递来的杯子。

    “谢谢。”他客气地道,转身离开。

    夏如水去了总裁专用茶水间,小心地倒出些咖啡豆来磨。宫峻肆是个十分挑剔的人,只喝现磨咖啡,而且各种火候要刚刚好。她刚开始接手时跟着candy学了好几天才算上手。

    磨豆的时候,她特意多磨了一些,总共泡了两杯咖啡端出来。回到办公室时,韩修宇刚好等在那里,她将两杯咖啡都放在他面前。

    “怎么两杯?”韩修宇极为意外。

    “另一杯,是给你的。”夏如水淡淡笑着道。韩修宇对她不错,跟着养父长大却跟孤儿差不多的她从小就懂得知恩图报。她没办法从别的方面表示感谢,只能从细节上入手。

    韩修宇每天跟着宫峻肆忙得头昏眼花,连口水都没得喝,她看在眼里觉得挺心疼的。

    “那个,这里还有瓶矿泉水,如果实在没时间喝水就随身带着。”她拿出一个小瓶子来递给他,脸上微微有些不自在,“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需要。”

    韩修宇抚摸着那个小瓶子,脸上全是感动的微笑,“谢谢。”

    “不用。”她表现得不不卑不亢。自从知道自己和他没有可能后,她早就收起了那份心,只把他当成一个曾经对她好过的同事。

    转脸,她回到位置上工作起来。

    “夏如水,你……也是喜欢韩修宇的吧。”等到韩修宇离开后,mini抱着杯子假装喝水,来到夏如水面前,试探着问。刚刚那一幕都看在眼里,她自然会这么想。

    夏如水摇头,“没有。”

    “没有?没有你怎么给他又是泡咖啡又是送水的啊。”

    “那不过是顺便而已。”有许多事情不好细说,她选择最简单的方式回应。

    Mini脸上写着明显的不相信,却也没有再问什么。夏如水将面前做完的资料合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去看她,“我对韩修宇没有非份之想,劝你们也不要想,尤其在不确定他喜欢的人你们惹得起之前。”

    宫峻雅的手段她是见过的,所以才好心劝她。Mini和facy的小心事昭然若揭,她又怎么看不出来。

    Mini脸怪异地扯了扯,退了回去,与facy对过眼后一起去了洗手间。

    “你说夏如水说的是真的吗?真有咱惹不起的人喜欢韩管事?”

    “谁知道呢?说不定夏如水自己喜欢又怕我们抢了先说出来吓人的呢?”

    “她平时好像挺实诚的,有一说一,不爱骗人啊。”

    “扯到感情上的事,谁说得清呢?在感情面前,再伟大的人物都要变得自私起来,更何况夏如水也就是个普通人。”

    “可她不是和宫总……”

    “他们那点事谁理得清,宫总现在不是一样把她打落冷宫,跟咱们一个待遇吗?”

    “也是。那……韩修宇追还是不追?”mini谨慎许多,但又有些不甘心。

    “不如咱们先试探试探他们两个吧。”facy想了片刻,附在mini耳边低语起来。

    “这样……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咱们试她的时候不也等于帮她试韩修宇吗?如果韩修宇真的对她有意思,她岂不得感谢我们?如果韩修宇对她无意,咱们打死都不说信是我们弄的,韩修宇也顶多和她说清楚,不会过多追究的。夏如水知道了韩修宇的无意,咱们也还有再追他的可能性,不一举多得吗?”

    “也是哦。”

    两人在算计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夏如水已经低头处理了很多文件资料。办公室里又添了一位新人,韩修宇把新人的培识工作也一并给了她,只因为她做事扎实。

    这样,她的工作量比其他两人略略多了些。不过,她并不计较,能有展示自己的机会和平台,她巴不得呢。

    吃午饭时,facy把一份文件递到了她手上,“夏如水,韩管事让你把这个给他送到会议室去。”

    韩修宇平日里有什么文件需要送的都让夏如水送,即使别人的也是如此,facy这么做并无不妥,她没有多想,拿着文件就往会议室走。

    “你怎么在这里?”不甚友好的声音响起,吓了她一跳。抬头时看到了宫峻雅。她疑惑地对着自己,脸上没有半点好情绪。

    “我在这里工作。”她回应,尽量表现得不卑不亢。

    “工作?”代峻雅扬高了尾音,“你怎么有资格到这里来工作?”

    自从宫峻肆把她调到农场去了后,宫峻雅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和她见面了,却没想到在自家的公司里看到了她。她不仅没有狼狈不堪,看起来还混得不错嘛。

    她扭头看了一眼秘书室,“你竟然在给我哥做秘书?”

    “是的。”知道被宫峻雅缠上会很麻烦,她只能举了举文件,“宫小姐有什么事情可以稍晚再谈吗?这里有份文件要马上送到韩管事手上。”

    “修宇哥的文件也是你来送?”宫峻雅听到这话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加震惊。夏如水极度无奈,“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所在。”

    宫峻雅叭地从她手里抽走了文件,“修宇哥的东西我来送!”

    面对霸道的大小姐,她也没办法,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宫峻雅早就扭身,小蛮腰一阵缠绕,朝着会议室门口而去。夏如水看她没走错地方,叹口气走回去。

    宫峻雅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垫着文件想怎样才能把韩修宇约出去共进午餐。她上上下下地划动着文件,满脑子想主意。

    叭!

    一个东西滑了出来。

    低头时,她看到一个白色信封。

    信封并没有署名,什么都没有。

    好奇心起,她折开信封,从中抽出一张折成心形的粉色信纸。里头是打印字体,密密麻麻的字让她一张漂亮的脸蛋扭曲了起来。

    “该死的夏如水!”她竟然向韩修宇表白!

    宫峻雅气得当场把那封含情脉脉的信撕个粉碎,却怎么也无法驱赶心中的怒火!这个女人,受了那么多教训都不知道悔改,真是太可恶了!她一定一定要这个夏如水死得惨惨的!

    宫峻雅哪里还有送文件的心思,扭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夏如水,我的文件呢?”韩修宇的电话打过来,给正在工作的夏如水,“facy说已经给了你。”

    “啊?文件没送到吗?”夏如水惊问,无力地抹了一把额头。

    “你让别人送的?”

    面对韩修宇的问,她只能如实回应,“宫小姐来过了,一定要代我送,我……对不起,我马上去找她!”

    “不用了,我去找她吧。”知道宫峻雅对夏如水没有好感,他自然不忍她去面对那个难缠的大小姐,只能自己打电话给了宫峻雅。宫峻雅刚好走到前台,将文件重重地拍在台面上,吓得前台的小姐变了脸。

    “文件在我这里。”她本想把文件甩给前台小姐,让他们去送,转念一想又有些不甘心,“你亲自来取吧,我在这里等你。”

    “好。”

    韩修宇挂断电话,揉揉眉,虽然不想见宫峻雅,但文件不能不要。他突然有些怀疑非洲的生活了,虽然清苦,却没有狗皮膏药似的宫峻雅,连生活都清闲不少。

    韩修宇到了楼下。

    宫峻雅撅着唇等在那里。

    “怎么把文件拿下来了。”不好过分责备,他只能还算客气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