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公平竞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4本章字数:3090字

    “想看看里头有没有夹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呗。”宫峻雅意有所指。韩修宇没有听出来,也无心跟她多说,只接过本子随意翻着,“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万一有人给你送情书呢?我看夏如水在秘书室里,她要是敢给你送情书,我一定让她不得好死!”

    宫峻雅的话说得韩修宇眉头都拧成了一团,“峻雅,我是个自由人,就算有人送情书也是我的自由。另外,不要动不动就跟如水过不去,她的生活已经很艰难了。”

    “你还这么在乎她?”宫峻雅激动起来。幸好自己把那封信给撕了啊,否则郎有情妹有意的,还有自己的份吗?

    “宫峻雅,不许胡闹!”韩修宇不敢过于直白地承认,怕牵怒于夏如水。他越是想保护夏如水,宫峻雅心里就越是竖起千万根刺,恨不能把夏如水刺得千疮百孔。

    不要,坚决不能给他们机会在一起!她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也不再说话,重重地哼过一声后踩着高跟鞋离去。

    韩修宇头痛地抚抚额,面对宫峻雅这种油盐不进,一路走到黑的主,他也算是醉了。并不知道宫峻雅心里想什么,以为她顶多发发小姐脾气,韩修宇没有多想转身走了回去。

    楼上,夏如水不安地候在那里,看到他才上一步开口,“文件找回来了吗?”

    “找回来了。”韩修宇扬了扬手中的文件。

    她轻轻哦了一声,“那就好。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到位。”

    “这事儿怪不得你,峻雅那脾气……唉。”他已经不想提她了。他在她肩上安慰般拍了拍,“不要多想,好好工作。”

    “好。”夏如水听话地点点头,回了工作岗位,因为这一场失误显然垂头丧气的。Mini和facy还不知道自己给夏如水带来了麻烦,看她跟韩修宇聊过之后精神恹恹,断定她的情书被韩修宇看到而且拒绝了她,心情大好,差点举杯庆祝。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对手了,公平竞争。”两人握握手,弄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下班的时候,夏如水沿着街道跟往常一样走出去。

    “夏如水!”背后,韩修宇在叫她。她转头,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韩修宇大步走来,“回家吗?一起走吧。”

    “啊?”夏如水有些适应不过来,“你……不开车吗?”

    “不开,想走走。”今晚宫峻肆自己开车回去,他也索性懒得动自己的座驾,只想和她一起走回去。

    “哦。”她轻轻点头,“我们……不顺路吧。”

    “顺。”想和她一起走走,就算不顺也是顺的。韩修宇在宫峻雅找过之后想了很久,对于夏如水的喜欢早已超过一切,而在他看来,夏如水在许冰洁的死上其实是情有可原的。她不知情,也是被别人欺骗的,所以,宫峻肆不该视她为敌人,而自己也不该因为这些就退缩。

    更重要的是,错过了夏如水,他已经找不到第二个能让他心动的女孩了。

    他想试着敞开心扉,和夏如水好好谈场恋爱。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能吓到她。所以,他决定慢慢来,先从一起回家开始。

    “哦。”夏如水依然只是轻轻含首,她的话不多。韩修宇刻意和她并排,她也不避,安静地走在他身侧。她的身子纤瘦,腰肢不盈一握,落在韩修宇身侧便有了小鸟依人的味道。

    韩修宇不由得挑起了唇角,绽开微笑。“夏如水,如果我们能这么安静地走一辈子该多好。”

    “啊?”夏如水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惊得小脸抬起,像一只被吓坏的小鸟。韩修宇无奈地摇头,他见识过她倔强不屈的样子,却没想到在感情上显得这么生涩又胆小。

    不用紧,他有时间,可以慢慢来。

    “我的意思是说,和你一起回家的感觉真的很好。”他改换了语气。

    夏如水这才松一口气,“哦”一声。

    “你喜欢什么?”

    夏如水说了几样,并未往心里去,这只是再平淡不过的对话。韩修宇却很认真地点头,“你说的这几样,我会好好练习的。”

    “为什么?”脱口而出,问这话只是一种本能。

    韩修宇目光柔软地看向她,“以后可以和你一起玩啊。”

    他的语气半认真半开玩笑,夏如水的心却漏掉一拍。他这是纯粹的开玩笑还是……她摇了摇头,没敢让自己往深里想。他那么高大上,而自己这般渺小,更何况她还给宫峻肆夫妻代孕过孩子。

    她不相信韩修宇会喜欢这样的一个自己。

    “可以啊。”她讪讪轻答,没有再去对韩修宇的眼。

    韩修宇把她送到门口才离去,夏如水一个人对着关闭的门页发了一会儿愣才去掏钥匙开门。利巧梅给她配了一把钥匙,方便她的进出。

    才进去没几分钟,门铃就响了。平日里并没有访客,她以为韩修宇忘了什么,忙拉开门,“韩管事……”

    “韩管事?”

    门外站的却并不是韩修宇,而是——宫峻肆。

    他的到来让夏如水意外到了极点,“您怎么……来了?”

    “韩修宇能来,我就不能来?”

    宫峻肆只是信口胡言,夏如水的脸却红了个通透,甚至低下了头。宫峻肆是什么样的人物,早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了一切。

    “韩修宇还真的来过这里?”

    夏如水再想隐藏心事已经来不及,无奈地咬住唇瓣。宫峻肆的表情已经荫翳到了极点,他举手就将她的腕给揪住,捏得紧紧的,“夏如水,还想打韩修宇的主意?我的警告你都忘了?”

    他的唇绷得紧紧的,看起来格外骇人。夏如水挣了挣,却有如蚂蚁撼树,半点作用都不起。她索性也懒得解释,固执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就算我想打韩修宇的主意怎么了?我的心在我身上,你管得着吗?”

    呯!

    一拳砸在了她的脸侧,巨大的声音惊得左邻右舍都探出头来看。在看到如撒旦般黑脸的男人时,又迅速缩回了脑袋。

    夏如水也吓得不轻。她没想到他会发这么大的火。

    她闭着眼,努力抑制着还是忍不住颤抖。她有想过好好解释的,可每一次解释只会让他加倍误解,说再多都是徒劳。

    算了吧,随他怎么处罚她吧。

    她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宫峻肆的拳头紧紧压在墙上,夏如水脸上细微的表情都没有错过。明明害怕,却执拗倔强,身体颤抖,唇瓣上却抿着对他无声的控诉与抗议。

    这个女人!

    而他,为什么要来找她呢?

    就是因为经过这里,司机说她就住在这一带。他闲着无事下了车,一路走来,停在司机指定的门页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按她的门铃,却在她误把自己叫成韩修宇时火冒三丈。

    这样的自己还真跟碰到了妻子出轨的丈夫似的。

    他又不爱她,怎么会这样?

    他狠狠缩了手,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墙面上,还留着他击下的一个洞,夏如水直到好久才回过神来,苍白着脸对着洞发了一阵子呆,然后小心将其抹平。

    直到情绪稳定才想到要去买菜做饭。她换鞋走出去,边走边给利巧梅发信息,问她想吃什么菜。只是没想到后头突然扑过来一道黑影,下一刻她的鼻子被什么捂住。她想大叫,有气味吸入,她就那么软软地倒了下去……

    夏如水被带进了车里,走得无声无息,车子一离开便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车里,宫峻雅狠狠地瞪着面前昏睡的女孩,此时最想做的事是把她一张脸给刮花,看她还敢不敢去勾引韩修宇。

    不过,现在的整容手法这么高明,刮花了她能整回来。怎么弄?怎么弄才能让她一辈子都不敢面对韩修宇,乖乖躲着他?

    忽然,她的眉头升起一股愈发邪恶的念头。

    片刻,她低头打起电话来,“你们那儿需要女人吗?我这里有一个,不用钱,白送!”

    半个小时后,绯色夜总会。

    “啧啧,这女人可真是漂亮,就算在我们这场子里,也绝对数一数二。送人来的人真的不要钱?”绯色总经理抽着雪咖啧啧感叹着。床上昏睡的女人虽然穿得整整齐齐,但那漂亮干净的小脸,那微微鼓起的胸口,还有纤细的腰身以及长腿,都能让男人血脉喷张。

    即使在生色场所做了这么多年,总经理还是流露出赞叹的眼神。

    “真的不要钱。”手下如实回应。

    总经理点头,“这姑娘,估计得罪了人。”嘴上这么说,却没有半点要帮她的意思。他们这里,有多少女人是通过不明不白的渠道进来的,只要进了这里就等于进入了牢房,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若是卖处的话……”

    “她已经不是处了。”负责验身的女人走出来,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压根没觉得不好意思。

    总经理脸上显露了可惜,“不是处了,价格就卖不了那么高了。”他们这里,女人就是商品,无论如何,总想卖个最高价。

    “老板今晚不是要举行第一届佳丽拍卖会吗?把她送上去,一则可以拍个高价钱,二则,也显示了我们夜总会的实力。”

    手下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