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我床上的女人,你不能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4本章字数:3168字

    夏如水这才吃力爬起,红着眼捡衣服穿。她的手指一点力气也没有,抖个不楟,努力了几次都没把衣服套在身上。宫峻肆无奈地摇了摇头,接过衣服,三两下套在她身上,在她的腰上系了个结。

    这小腰,未免太瘦了。

    他不满地拧眉。

    敲门声响起,恰到好处,他并不去开门,低声道:“进来。”

    “宫先生。”外头进来的……是韩修宇。夏如水也没想到他会到来,此刻惊惶如一只小兔子,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她早上才跟他说和宫峻肆什么关系也没有,这会儿却在他的床上……

    屋里头,两个穿着睡衣的男女,满室的暧昧气息,即使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韩修宇在看到夏如水的那一刻,也整个儿惊呆了。

    “东西拿来了?”宫峻肆比这两个人冷静多了,波澜不惊地问,仿佛再正常不过的场合。

    “……是。”好一会儿韩修宇才回过神来,把手里的东西递出去。他的胸口在滴血,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已经和宫峻肆上床了。

    宫峻肆低头翻了几页,“嗯,出去说吧。”

    韩修宇,终于离开了。夏如水方才觉得重新活了过来,她无措地捏着自己的指头,不知道韩修宇会如何想她。

    外头。

    韩修宇第一次失神,宫峻肆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宫峻肆停了嘴,往他的肩上拍了拍,“修宇,峻雅喜欢你,追你,我不会帮她,更不会逼你,但有一样,我床上的女人,你,不能碰!”

    他床上的女人……

    韩修宇再次想到了夏如水。

    “……知道了。”好一会儿,他才点头。失去了夏如水,他依然难受。天知道,存着这份爱有多久了。此时,他不怪宫峻肆,只怪自己,如果早点向夏如水表白,早点告诉宫峻肆自己的心意,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了。

    “另外,我知道你想避着峻雅,那么暂时调到C市去吧,那里新公司有大把的事情要忙。”

    “……好。”

    没有了夏如水,调到哪里去都无所谓了。

    送走韩修宇,宫峻肆眯着眸子在原地站了许久。他调韩修宇走,表面上是帮他避着宫峻雅,实则不想他再出现在夏如水面前。

    想到夏如水,他拧了拧眸子,提步上了楼。

    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夏如水的影子,宫峻肆找了一圈,没找到人。最后去了她以前常住的那间客房,房门是反锁的。这个夏如水,竟然在他家防贼一般防着他。宫峻肆取来钥匙,将门打开。

    夏如水不在房里,倒是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扭开门把,看到夏如水站在花撒下面,任由水花洗涮着沾染了自己痕迹的身子。她的眼睛呆呆地看着窗外,韩修宇的车子从眼皮子下滑过。

    “怎么,对他还念念不忘?”他走过去,不客气地钳住了她的腰。夏如水的腰细,轻易落入他的掌心,她吃痛地微微扯了一下脸颊,不肯跟他说话。宫峻肆的唇上勾起了不快,“就算念念不忘又如何?他今晚可亲眼见到你在我的床上,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夏如水,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还有,以后别爬错了床!”

    他松开了她。

    她的皮肤触感极好,一碰就想再深入。但考虑到她太过稚嫩,今晚又已多次,暂且饶过她吧。

    宫峻肆离开后她才敢呼吸,披上浴巾,忍着着身上的疼痛她爬上了床。闭眼,便想到了韩修宇看到她在宫峻肆床上的表情,有震惊,更有失望。

    即使没有想过要和韩修宇发展,被他撞破这种事情也足够尴尬的了。她知道,宫峻肆是故意的。要她难受,痛苦,他才会开心吧。

    她用力缩紧自己,像一只迷路的羔羊,眸子里染满了忧伤。

    怕碰到韩修宇,她请了假。宫峻肆也不追究,由着她在家里休息,不过不准她到处乱跑。用他的话来说,他现在要行使主人的权力,所以限制了她的行动范围。

    对此,她深感无奈,无奈却毫无办法。

    三天后,她还是决定去上班。与其被囚禁在这里,不如做点儿事打发时间。她快被闷坏了。

    她穿戴整齐,一早就下了楼。

    楼下,有人比她还早,宫峻肆。他正悠闲地吃着早餐。她视而不见,他开了口,“去哪里?”

    “上班。”他终究是自己的上司,去上班的事自然要告知他。

    宫峻肆点头,“养好了?”

    “嗯。”他所谓的“养”羞红了她的脸。

    “过来。”他并不抬头,只命令。夏如水迟疑了片刻,看到有佣人在场,这才走过去,却还离了一两米远的距离站定。

    “站那么远,怎么说话?”

    无奈,她只能再走近。宫峻肆等得不耐烦,伸手将她扯了过去。夏如水稳不住自己,就那么扑倒在他怀里,坐在了他的膝盖上。

    “这么迫不及待?”低沉的嗓音带着某种坏坏的响在耳边。夏如水的脸红成一片,连忙挣扎。明明是他拉的自己,却非得这样说!她不满着,唇角不由得撅了起来。

    宫峻肆看着她这副小女儿姿态,越发感兴趣,手落在她的腰上就是不让她得逞。她像一只被猛兽抓住的羔羊,一切的挣扎都变得徒劳。

    “宫先生,请自重。”她不得不出声提醒。

    “自重?在我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他反问,声音刚好她听得到。夏如水羞得无地自容,咬着唇连气都不敢出。宫峻肆终于满意,放开了她,“吃完早餐和我一起去公司。”

    她想说不,他已投来警告的眼神。担心他对自己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她只能退出老远,安静地吃早餐。

    因为有宫峻肆在,一顿饭吃得极其不舒畅,夏如水微红着眼睛,还在为那晚的事情感到难过。宫峻肆那晚的行为分明就是强J,可他连个说明解释都没有。她是不是该去公安局告他?

    “好好吃饭,不要想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宫峻肆的声音突兀传来,夹着警告。夏如水猛抬头,看到他眼里有着洞悉一切的明了。自己想什么他知道?

    夏如水一张小脸儿泫然欲滴,眼睛泛着红,不时愤怒地朝宫峻肆这边看,一切都写在了脸上,宫峻肆若是再看不出来,那可是真傻了。宫峻肆并未点破,只如是道。她对于那件事的无法释怀让他心情不畅。

    他宫峻肆能上她,不是她前辈子修来的福份吗?要知道,全城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他的床。他拧了拧眉,突然想到韩修宇离开前跟他说的话。

    “夏如水在冰洁这件事上也是受害者,她并不知道冰洁生病,也不知道仅有她一个代孕女人,她的父亲欺骗了她。而她,据我调查,其实并不愿意做代孕女人的,只是父亲据说欠下了巨额的高利贷,她不同意他父亲就会被砍手。她一个女孩子,初入社会,根本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和父亲,只能同意代孕。不过据我所知,这同样是她父亲的一次欺骗,意在得到那笔高昂的代孕费。所以,宫先生,既然您已经决定拥有夏如水,请善待她。”

    这么长久以来,他一直把许冰洁的死怪在夏如水身上,拒绝听任何解释。如果不是韩修宇说出来,他还不知道这中间有这么多的事儿。他一直以为夏如水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又十分胆小自私的女人,才会在选择代孕后打掉他和许冰洁的孩子。

    坦白说,韩修宇到了这个时候还替夏如水说话,他很不爽,所以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但现在想来,夏如水也是无辜的。

    正是因为这样,在得到夏如水后,他并不后悔。不过,这个女人心里似乎并没有他。

    夏如水哪里知道他和韩修宇之间的事,听到他的警告,迅速敛了眉目,把头压得更低,装做吃东西。虽然装得像那么回事,但每次舀进嘴里的米粒用五个手指都能数得出来,分明心不在焉。宫峻肆叭地甩了叉子,弄出了响动。夏如水给吓得一下子弹起来,用一对受了惊吓的眸子看着他。

    “三分钟之内如果没把面前的东西吃光,我会把你的衣服脱了!”他不客气地发出警告。夏如水的小脸微微一变,震惊过后是羞窘的红。

    “还不快点!”他没好气地提醒。

    夏如水迅速低了头,狼吞虎咽起来,跟背后有人追着似的。她吃得太猛,总被呛住,又怕宫峻肆真的干出那样的事情,顾不得咳嗽继续往嘴里灌食物,弄得狼狈不堪。

    宫峻肆看得眉头直拧,“会不会吃东西?还是三岁小孩!”嘴上骂着,长指掐着她的下巴阻止了她的狂吃,另一只手抽过纸巾来抹在了她的嘴上。他抹的动作并不温柔,甚至弄疼了她。夏如水疼得缩起了眉宇,一派可怜兮兮的表情。

    宫峻肆方才松开她,“好好吃!”

    夏如水急缩回自己的下巴,这一次没敢太快,却也不慢,一口一口地吃着。宫峻肆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吃完饭后,宫峻肆大步往外走,夏如水像只小鸡般跟在后头,连大气都不敢乱喘。她不时抬眼朝宫峻肆的后背看,眼里再次泛红。从来没有被人那么对待过,她难过震惊害怕,甚至从梦里哭醒,可这个强了她的男人却跟没事人一样,依然自由自在。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这么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