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宁愿死也不让他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4本章字数:3131字

    她不再如白天般把长发扎起,而是尽数披下,铺满了枕头,有一部份盖住了纤细的肩膀,越发显得小脸尖细白晳,干净又精致。唇瓣儿微微抿着,粉、嫩嫩的,煞是勾人,而眉眼弯弯,那份知足又像个刚出生的婴儿般无辜得紧。

    他慢步走过去,坐下,失神地欣赏着这副美景,早忘了满腹的火气。

    夏如水伸了伸懒腰,慢慢睁开眼,当感觉指尖的温热时,愣了一下。她的床上怎么有温热的又不是自己肢体的东西?她巡着望过去,当看到一张俊美无畴的脸时,啊一声叫了出来,迅速退出老远。

    她将被子尽数扯去,惊扰了另一侧的宫峻肆。他不满地拧着眉头睁眼,“闹什么?”

    “你……说话不算数!”夏如水控诉着,小身板直晃。

    “什么话不算数了?”宫峻肆索性坐起,刚醒的声音里透着慵懒和性、感。夏如水这才看清,他只穿了一条裤衩,吓得忙用被子挡了眼睛,“你说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我对你怎么样了吗?”早上起床逗逗人,倒是一件不错的事,他好心情地反问,不去追究自己为什么在她床上睡了。

    “这……”夏如水给他问得哑口无言,“你干嘛跑到我床上来睡?”她只能转移话题。

    宫峻肆无所谓地耸耸肩,“这别墅全是我的,这床也是我的,我的床,想睡哪张睡哪张,你管得着吗?”

    “……”

    她的确管不着。

    可不对啊,这床明明是她在睡的。夏如水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高明的陷阱里。早知道,死也不会呆在这里了。

    “还是,你觉得我跟你同睡一张床上却没有动你,不高兴了?”宫峻肆有意曲解她的意思,甚至倾过身来问这个问题。夏如水吓得一个反弹,掉下了床。

    她给摔得七晕八素,却裹着被子不敢露出自己的身体。她仅穿了睡衣,里头真空啊。裹着被子挣扎,狼狈自可想见。宫峻肆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看好戏般欣赏着。夏如水面红耳赤,委屈地咬上了唇瓣。

    “流氓!”而她在看到宫峻肆睡裤里的某个东西时,叫了出来。宫峻肆低头,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男人的东西早上都会特别活跃吗?不过,她这么一喊,反倒激起了他的感觉,真想做些什么。

    他索性欺近。

    “喂,你干什么!”夏如水警惕地大叫。

    宫峻肆一步走到她面前,完美地展露出自己的身材,“做你想做的事。”

    “我什么都不想做!”

    他轻轻将她拉了起来,“想做不想做,做了不就知道了?”他不客气地口亲了她……

    轰,有什么东西忽然化开。他其实并没有多想做那件事,只单纯吓吓她,但在碰上她柔软唇瓣的这一刻才发现,她远比想象中的甜密,让人上瘾,欲罢不能!

    他并不想隐忍自己,不客气地将她往面前拉。夏如水轻易被他桎梏,而她的反抗对于他来说,无异于蚂蚁撼树,毫无威慑力可言。

    突兀地,他尝到了咸咸的味道。微微一怔,睁开了眼,看到有泪水从夏如水眼里流出来。

    他放开了她,“为什么哭?”

    夏如水咬紧了唇,微微颤抖,“我不是你的玩、物,求你……”她不愿意被他这样不明不白地强占。

    “如果你真的想报复我,就直接把我处理了吧。处理一个像我这样平凡的人,对你来说,再简单不过。”

    宫峻肆的脸在发冷。

    “你宁愿死也不想我碰?”

    她咬着唇,表示默认。宁愿死,她也不愿意成为毫无尊严的玩、物。

    怒火和失望混杂在一起,瞬间冲淡了所有的热情,宫峻肆冷冷地松开了她,“我宫峻肆可是合法商人,不会让你真去死,既然不想被我碰,就滚!”

    夏如水狼狈地逃了出去,他一脚踹翻了一张椅子!

    一整天,宫峻肆都不肯召见夏如水,她的工作直接派给了楼下人事部的郑经理。郑经理有口难言。明明她是人事部的经理,明明秘书室有用不完的秘书,她这是倒了什么霉啊。

    秘书室里,气氛也变得怪异。对于突然失宠的夏如水,其他人各有猜测。前天夏如水被宫峻肆拥抱kiss事情其实早就传开了,不过秘书室的要求严些,大家的口风也都紧,才没有外泄什么。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想法。

    原本还以为夏如水已经稳坐了宫峻肆女人的位置,现在看来,大概那些都是夏如水自导自演的曲目,目的在引起宫峻肆的注意。宫峻肆最终揭穿一切,甩了她。

    秘书们悄悄在茶水间里将这些时情串联起来,立刻组成了有头有尾的一段故事。夏如水并不知情,只是默默地接受着由郑经理派下来的工作。她知道,在若宫峻肆那么生气之后,他势必不会留下自己了。

    这样也好,远离他,自己才能活得轻松一些。

    正因为想开了,她反倒释然,工作一点都没有落下。

    “我说,你就不能消停点吗?”郑经理大步走向她,把一叠资料甩在她桌上,揉着肩膀发牢骚。夏如水歉意地出声,“对不起郑经理,过几天就不会了。”

    “过几天?过几天我就累死了!”她再能干也不能身兼数职啊。

    “对不起。”她能说的只有这个。

    郑经理无奈地瞪了她几眼,最后只能摇头。宫峻肆永远是她理不透又不愿意接近的主,也不能全怪夏如水。她和夏如水一样,是一个实际而又把一切看得透透的人,清楚自己无法打动宫峻肆,所以从来没有对他抛过媚眼或有过非份之想。

    正因为这样,她对跟自己一样的夏如水颇了好感。不过现在看来,宫峻肆也并非传说的那般专情而又冷血无情啊,至少对于面前这个女人,表现得可有血有肉甚至有些幼稚了。

    旁观者清,却点不明,她摇摇头,决定还是继续忍受下去吧。

    虽然一整天没让她近身去负责宫峻肆的工作,但他也没有发布什么人事命令让她离开秘书室。夏如水带着满心的疑惑工作到下班,拎着自己的简易小包下了楼。

    “夏如水!”

    才走到大堂,她就被一声大喊吓了一跳,转头看去,看到陈川的母亲陈美。她穿了一件大花衣服,卷卷的头发蓬松着朝天指,活像被雷劈了一般。

    夏如水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她已经冲了过来,扯起了她的头发,“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竟还敢来缠我的儿子,我今天非得让你死不可!”

    夏如水哪里有她的力气大,被她揪得东倒西歪,全无还手之力。到此时她还搞不明白陈美冲自己发什么火,只能出声,“阿姨,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不少人从楼道里涌出来,都看到了这一幕。

    “误会了什么?”陈美拔高音量,去看那些人,“大家来看看啊,这个女人死不要脸,被我们家陈川甩了却不肯死心,趁着我儿媳妇怀孕又来勾、搭我儿子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

    听到这话,夏如水满心委屈,“我没有勾、搭你儿子,阿姨,您能不能弄清楚了再说?”

    “弄清楚再说?我儿子都跟我媳妇提分手了,还要她打掉孩子,你还要我怎么弄清楚?”

    “那是他们之间的事,跟我没关系啊。”陈川跟谁分手难道她能掌控吗?如果可以,他和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啊。

    “还敢说跟你没关系?我儿子跟媳妇分手就是要娶你,这可是他亲口跟我说的,你敢狡辩!”

    夏如水这一下子彻底蒙了,“不……会吧。”陈川的确向她表示过好感,但她不相信他真的会让自己的女朋友打掉孩子。她怎么也无法把这么冷酷无情的人物跟陈川对等起来。

    陈美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只把怒火撒在夏如水身上,“这是你逼的吧,你这个女人也太狠心了吧!我儿子向来单纯,才会上你的道,不过,你休想把他们拆开!”

    她越来越用力地扯夏如水的发,扯得她的头皮和头发几乎分家。夏如水头痛欲裂,却发现不论说什么陈美都不会相信,一时无奈到了极点。

    周边也有人想要上来帮忙的,但陈美撒泼,谁接近她她就咬,一时没人敢靠近。当然,通过陈美的话,大家先入为主地以为夏如水真做了那样的事,这也是没有人强行靠过来帮忙的原因。

    “妈!”走下来的陈川看到这一幕,冲了进来,拉住自己的母亲。看到夏如水被扯得东倒西歪,一阵阵心疼,“您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打小三啊。你都快被这个小三迷死了,我非得打死她!”

    “事情与她无关!”陈川想要阻止,陈美的拳头已经向夏如水招呼下去,呯呯地打在她身上。陈川心疼不已,贴身过去抱住了她,“妈,您要打就打我吧。”

    他这么一抱,更印证了陈美所说的那些事,周边的人一阵唏嘘,连看夏如水的目光都变得鄙夷。

    陈美气得狠狠在自己儿子身上砸了几拳,扯着破嗓子就哭了起来,“你这个混蛋啊,缘缘对你哪点儿不好,你凭什么要人家打掉孩子跟你分手?这个狐狸精,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