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暖、床工具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4本章字数:3164字

    夏如水抬头,倔强地看着他,终于出了声,“我跟陈川再怎么样也比跟你强吧,在你那儿,我算什么呢?暖、床的工具?”

    好样的!

    这个女人总能轻易挑战他的底线!

    他立了起来,缓缓朝她走近,像临夜的撒旦。夏如水心底是害怕的,指头都提捏了起来,满手是汗,但眼睛却倔强地与他对视。真想把这对眼睛给挖了!

    宫峻肆伸手撅住了她的下巴,“夏如水,在我这儿,你起码还能混到个暖、床工具的名声。到了姓陈的那儿,你就是人人喊打的小三,不要脸!”

    这话像巴掌狠狠拍在了夏如水脸上。她闭了闭眼,劝自己不要在乎,可眼泪却不听话地要涌出来。她用力忍着,还是让它们沾透了睫毛。她这无隐忍的样子都落在宫峻肆眼里。

    只要她服软,他或许就不再侮辱她了。

    可她就是不肯再说一个字,由着他骂。宫峻肆的火气越发大了,“看来,是我不够尽职,没让你这暖、床工具舒爽,才会想到去爬有妇之夫的床!”

    叭!

    夏如水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

    第一个打他的女人,却绝对不是第一巴掌了!宫峻肆觉得自己太纵容这个女人,才会让她一再地对自己用巴掌。

    五个指印浮起,染在了他俊美的脸庞上,不显狼狈反而越添一股凶险。下一刻,夏如水给狠狠抛在了沙发上。

    “这么有力气,看来陈川还没有足够满足你!”

    他压下去……

    夏如水拼命地挣扎起来,她不要再受他的屈辱。她又抓又咬,牙齿狠狠扎在他的肩头。宫峻肆吃痛,“你是狗变的吗?”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松开,反而直接去扯她的一步裙……

    扣扣的敲门声响起。

    “宫总。”郑经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挣得满头大汗的夏如水终于松了牙,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宫峻肆虽然火得很,但还是放开了她,扯出领带重新扎了一次,大步走出门去。

    夏如水从沙发上爬起来,抱着自己稳定了一会儿情绪才敢往外走。门外,郑经理还在。看她头发零乱,衣衫不整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把自己的外套递给了她,“去洗手间好好收拾一下再下去吧。”

    “谢谢。”夏如水感激地看她一眼,迅速进了洗手间。到了密闭空间,眼泪才扑漱漱掉下来,委屈尽数涌了出来。

    再出来时,夏如水已经修整干净,跟上来时一样。郑经理还没走,递了一杯水给她,“夏小姐,和陈川,您还是保持点距离吧。”

    “啊?”

    夏如水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抬头去看她。

    郑经理无奈地摇头,如果不是看夏如水这样子可怜,她还真不想插手这些破事儿。

    “总之,你跟他保持距离就好了。”

    “可是……我们本就同组,怎么保持距离?”这才是夏如水最无奈的地方。她也不想和前男友在一个组啊。

    “这个……我也帮不了你。”郑经理无奈地摇头,“宫总安排的事儿,就算你们主管都改变不了。”

    “我和陈川在一组是宫……峻肆安排的?”她震惊地看着郑经理。郑经理没想到自己说破了嘴,忙捂了捂唇,最后索性说破,“对呀,是宫总安排的。所以,你想想办法,让他改变主意,把你和陈川分开吧。”

    这样对夏如水好,也免了她这个人事部经理每天跑上跑下的都快累死了。

    “我知道了,谢谢您郑经理。”她感激地道,却理不透宫峻肆发了什么神经,非要把她和陈川安排在一起不可。

    “如果你请他吃饭,好好跟他说,他一定会同意的。”郑经理给她出主意。夏如水微微张了唇,“我请他吃饭?”她请他吃,他肯吗?终究,他那么高高在上啊。

    “听我的,准没错。”

    为了自己的解放和自由,只能背叛总裁了。

    “好。”郑经理虽然说得信心满满,夏如水还是没什么底气。但死马也只能当活马医啊,坦白说,她还真不想和陈川一起工作,怕的是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

    夏如水想了又想,一连想了几天,最后决定还是听郑经理的,请宫峻肆吃饭。对于这件事,她并没有多大的信心,只试运气般等在地下车库,等到宫峻肆下来才朝他走去。

    宫峻肆没想到夏如水会在地下车库,还会一反常态地看到他没有躲而是朝着他走来。他表面不动声色,内心里却已经翻起了几层浪。

    “宫……总。”夏如水用了好大的劲才叫出声来,“那个……可以请您吃个饭吗?”

    宫峻肆眼里闪出一片惊讶来,“夏如水,你脑子被门夹了?”

    “啊?”她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也没有多失望,只急急跟了一句,“对不起,是我鲁莽了。”说完,转身朝外就走。

    宫峻肆原本为她突然请自己吃饭而大吃一惊,现在看她话没说完转身又走,气就上来了,“夏如水你什么意思,说请我吃饭跑什么?”

    “你不是……”夏如水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下来,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宫峻肆无奈地摇摇头,大步走来,“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走啊?”

    “啊?你答应了?”

    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宫峻肆把她带进了本市最出名的会所。站在大厅门口,夏如水就不肯动了。到这里吃一餐,把她卖了都不够钱。

    “可以换个地方吗?”她讪讪开口,不好意思到了极点,“我的钱不够。”

    宫峻肆向来挑剔,不是某个级别的东西不吃。他回身撇了一眼她,“你以为我会让一个女人请客?”

    “可先前说好了,是我请你的。”她带了几份执拗。

    宫峻肆无奈地眯起了眼,却觉得此时的夏如水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便也不再纠结这个,只问道:“你突然请我吃饭一定有原因的吧,把原因说出来我才能决定要不要去你付得起钱的餐厅。”

    他拥有一双火眼晶晴,夏如水的小心思又如何藏得住。

    夏如水绞了一会儿手指,“我说出来你不许生气。”

    “你最好不要说让我生气的话!”

    “……”

    夏如水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好了,但宫峻肆已经发布了命令,“说。”

    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我不想和陈川同一个组,可以……重新安排一下吗?”

    这个问题出乎宫峻肆的意外,不仅不让他生气,反而让他开心。他表面上没有流露出半点来,依然冷着声问,“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和陈川重修旧好?这可是最好的机会。”

    夏如水急急摇头,“不,不想,从我跟他分手的那天起就没有再想过要和他重新走在一起。”

    这话彻底抚平了宫峻肆的心,他甚至想当众亲口勿眼前的女孩。

    “好,你说上哪就上哪。”他第一次将就一个人。

    夏如水把他领到了路边摊。

    不是她不想往再高级一点儿的地方去,而是十分钟前利巧梅发信息跟她说家人生了病,要跟她借钱。她仅剩不多的钱得全跟利巧梅,便只有请他吃路边摊的钱了。

    宫峻肆一张俊脸拧了数拧,“你就在这里请我吃饭?”这种地方在他看来,只有乞丐才会来的。

    夏如水难堪地点着头,早知道如此,就不勉强一定要自己付钱了。

    “其实这里的东西比大餐厅的都好吃,不信你尝尝。”很快她打起了精神,向他推销。她说的也不是假话,吃了那么多的好东西,她还是觉得路边摊最好吃。

    她叭叭地点了不少菜,又让老板烫了两个粉,然后把椅子抹了又抹,讨好地低到宫峻肆面前。宫峻肆虽然不爽,但还算给面子地坐下了。

    菜和粉很快送上来,夏如水忙着给他烫筷子,烫碗,而后把东西夹到他碗里,“吃吧,可好吃了,保证你吃了一次还想再吃一次。”

    宫峻肆不肯动,爷似地杵在那儿。幸好灯光不强,否则被人认出他堂堂的宫氏总裁在这种地方吃饭,铁定上头条。

    夏如水吃了好几口看到宫峻肆依然没有动弹,不得不主动夹一筷子黄花菜朝他递来,“尝尝嘛,真的很好吃呢。”

    钱不够已经让她够内疚的了,要是他不吃饿肚子,自己就更内疚了。

    宫峻肆对这些东西本是嫌弃到了极点的,但夏如水递来的又不一样了。他依然冷着脸,却张了嘴,接过,嚼嚼,味道果然不错。

    看到他缓和了脸色,夏如水也跟着轻松起来,“是吧,真的很好吃吧。”

    “夹给我吃。”宫峻肆不肯动手,爷似地指挥夏如水。夏如水把筷子递给他,“喏。”他不接,“脏。”

    夏如水狠狠地汗了一下,同样都是筷子,她用过的就不脏了?

    不过,她还是听话地夹给他吃。小小的路边摊前,形成一副唯美的画面,美丽的女孩给一个俊瞎人眼的男子喂东西吃,羡煞了不知道多少情侣。有不少人想要拍照留念的,但宫峻肆气场太过强大,没人敢动手。

    宫峻肆终于吃饱喝足。

    夏如水付了账,他大爷似地伸伸长腿,“水。”

    夏如水知道他怕脏,没敢倒桌上的,重新去买了瓶未矿泉水给他。他没接,“你打开,尝一口。”

    无奈地摇摇头,夏如水小女佣似地为他打开,特意喝了一大口,她还未来得及下咽,宫峻肆就揽上、了她的腰,顺势夺走了她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