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夏如水出问题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5本章字数:3048字

    她说话,他就偏不放。他拧起她的后颈强行把她的脸压到他面前,两张脸相隔不过两公分,他的鼻子甚至触到了她的脸,气息霸道地袭卷着她的思绪,放纵地喷在她脸上。

    “看清楚,你的男人是我!要发、骚也该在我床上!”

    夏如水的脸一下子变白。

    宫峻肆终于满意,将她推了出去,“辜子榆你就别枉想了,我还没有把玩过的女人拱手让人的习惯,就算玩倦了玩烂了,都不可能轮到辜子榆!”

    这些话,字字带刺,无情地刺着夏如水的心脏。从他嘴里不断吐出“玩”这个字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不过他的玩、物罢了。

    她痛楚地咬住了唇,感觉自尊受到了再一次的践踏。宫峻肆对她一向如此,可她偏偏永远都习惯不了。她沉默着,苍白着,却倔强地立着肩膀,无声地向宫峻肆表达着控诉。

    宫峻肆把她这小小的举动看在眼里,突然觉得无聊到了极点。他是怎么了?惹他的是辜子榆,拿她撒什么气。她分明一副要哭的样子,睫毛都染湿了,却偏偏不肯把眼泪掉下来。他觉得胸口给什么拧了起来,怎么都无法开解。

    “滚!”他低吼一声。

    夏如水这才抬步,机械地走出去。看着她孤独桀骜的背影,宫峻肆还是没忍心让她一个人走,打电话给司机,叫司机送她回去。

    夏如水并不愿意坐宫峻肆的车,但司机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请她别为难他。他不过一个打工的,夏如水最后还是上了车。司机这才松一口气,忙给宫峻肆打电话。宫峻肆在那头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回身过来,辜子榆正立在门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宫峻肆撇了一记冷眼,把他当隐形人。

    “兄弟,哥,爷,我错了还不行吗?”辜子榆此刻委曲求全,只希望自己的可怜能打动眼前这个男人。宫峻肆冰哼了一声,“我做的决定,从来不会改变!”

    辜子榆两手一软,差点撞死在墙上。让他去非洲……一想到得去那种一毛不拔的地方看饿得只剩下骨头的黑皮肤,从此跟莺莺燕燕们天隔一方,他还真连死的心都有了。偏偏辜父一副巴不得把他送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的语气,他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了。

    难不成真去非洲那个野蛮之地?

    眼珠子转了两转,辜子榆突然露出了狐狸般的目光,快速追上了宫峻肆,“既然你决定了,我也没办法。但说好了,我好歹是辜家少爷,出了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我得带上一个可靠的助手。不管我选谁,你都不许有意见。”

    宫峻肆大方地点头,“没问题,你看中了谁直接让郑经理安排就可以了。”就算他要的是郑经理,自己也没意见。

    “好。”辜子榆离开时,脸上带了一丝恶作剧的微笑。

    夏如水回到自己的小屋子里,脱、去半边衣服去检查被宫峻肆握过的地方。那里,青了好大一块。宫峻肆拉扯她时都是用了死力的,只青紫没脱臼断肢已经算不错了。她轻轻按了按,挺疼的。

    家里并没有去青紫的药,她也懒得去买药,有些无力地躺倒在床上,心头涌起一丝对过来。宫峻肆那些无情的话语即使现在想来都很伤人。

    她闭眼,任由睫毛轻轻颤抖。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郑经理打来的。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接起,那头传来郑经理熟悉的声音,“夏如水……”

    宫峻肆很早就来了公司。

    以往,只有重要会议或是工作才会这么早。不过,今天并没有。他手里带拎着一个黑色袋子,里头放着一只药膏。昨晚回去后,他喝得有些醉,韩义出来接他。他在他的臂上握了一把,弄得韩义一阵大叫,这让他想起了夏如水。他扯夏如水的时候比这个还用力,而夏如水更是个女人。

    他猛然想起夏如水脸上显露的那副痛楚的模样,心生不忍,让韩义去买了支去於的药膏。早上,便带了过来。

    夏如水一向早到,今天却还没来。他也不急,进了办公室。

    九点钟,门被准时推开。进来的并不是夏如水,而是郑经理。她手里捧着一个本子,恭敬地立在他面前,开始报告他的行程。他拧起了眉,到底没问出来。

    郑经理汇报完毕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停在那里,“宫总,夏如水的缺由facy顶上如何?”她可是个大忙人,不可能天天守在他这里。

    宫峻肆的眉头拧得愈发难看,“夏如水呢?想偷懒?”

    郑经理脸上显露出了惊讶,“宫总忘了吗?您昨晚已经把她安排到非洲去了。”

    “非洲?”宫峻肆的身子猛然拉起,瞪紧了郑经理。天不怕地不怕的郑经理在他这一瞪之下骨头都软了,声音也颤抖起来,“您昨晚不是打过电话给我……”

    他打电话给她,说是辜子榆会去非洲公办,不论他要谁她直接按排。而辜子榆要的是夏如水……

    宫峻肆的脸直接黑成了炭:“郑经理,你可真是越来越会办事儿了啊。”

    郑经理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却也委屈得要死,“是您说的,我不过……”她以为夏如水又哪里得罪了眼前这位主子,宫峻肆要惩罚她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次便理所当然地以为这是他的另一种惩罚手段。

    她还曾疑惑过,宫峻肆就这么舍得把夏如水送进辜子榆那只狼的嘴里去?但他是顶头上司老板,她敢问这些吗?

    “辜子榆人呢?”他吼起来。

    郑经理如实汇报,“已经坐半夜的飞机走了。”

    “还不快去订机票!”

    非洲果然是一个条件恶劣的地区。夏如水从飞机上下来时,迎来一阵热浪,差点让她窒息。她扯出一条薄纱巾来围在头上,在心里想着。

    辜子榆跟在她身后,眼里同样显露了嫌弃。不过,看一眼面前的女人,心情又好起来了。有人质在手,他在非洲的日子还会久吗?

    “累吗?”他迎过去,好心地道。夏如水摇摇头,虽然条件恶劣,但好在她并不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勉强还能应付。

    “我们先去酒店吧。”辜子榆叫了辆车,报了个名字。

    夏如水惊讶地来看他,“现在不去公司吗?”

    “先休息,把时差调过来再说。”辜子榆没忍心告诉她,他们要去的地方还要很久的路程,绝对的不毛之地。

    宫家到非洲来搞实业最重要的原因是看中了这里的珠宝和贵重金属,所以公司建立在条件极差的地方。条件虽然差,但每年出产的珠宝和贵重金属量不少,绝对来钱。

    夏如水点点头,她是以秘书身份跟辜子榆来的,他是上司,她当然要听他的话了。

    “你的手机给我吧。”辜子榆道,递给她另外一部,“这部手机装的是本地号码,方便联系。你的得质押在我这儿。”夏如水并未多想,把自己没有电的手机给了辜子榆。辜子榆的眼眸狡黠地眨了眨,真是个单纯的姑娘啊。堂堂宫氏,会在乎一部手机么?

    夏如水并不知道宫峻肆订了机票要去找她,更是差点将她的手机打爆。偏偏天公不作美,第二天国内便发出台风预警信号,为了安全起见,所有的飞机都停飞。狂风暴雨,一下就是几天,A市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台风灾害,宫氏集团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一个重大项目地底工程发生了坍塌,身为宫氏集团的总裁,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亲自到现场指挥救援。

    等忙完这一切,已经十天以后。宫峻肆第一时间联系了那头的负责人,知道夏如水和辜子榆已经到达,不过却联系不到本人。因为辜子榆带着夏如水去矿区实地考察去了。

    宫峻肆很有一种要把辜子榆脖子掐断的冲动。

    一路火急火燎赶到非洲,又费了不少时间。宫峻肆的到来惊动了公司上层,老板亲临不毛之地,负责人纷纷前来接驾。好酒好肉自然少不了,宫峻肆的一颗心落在夏如水身上,哪里有心情。他第一时间让人去寻辜子榆和夏如水的下落,消息很快来,他们在条件最艰苦的矿区。

    这里的条件已经属于落后,别的地方更无法想象。宫峻肆的心里乱成一团糟,想着夏如水那纤细的小身板一刻钟都不想耽搁。

    “可那边路途遥远,而且条件……”负责人说什么也是不愿意宫峻肆过去的。他可是宫家的独苗苗,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就麻烦了。

    宫峻肆两眼一瞪,“还不快点!”

    负责人哪里敢说半句,只能老老实实照办。为了方便出入,都有直升机直达矿区,偏偏直升机被辜子榆开走了。一行人只能开车。

    一种颠簸,好不容易在三天后到达。宫峻肆见到的却只有辜子榆。

    “夏如水呢?”他巡视一遍,问。辜子榆的眼睛通红通红的,“出了点……问题。”

    “跟我开玩笑?”宫峻肆瞪紧了他的脸。辜子榆快哭了,“没……是真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