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绯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5本章字数:3048字

    “哼!”韩管家的一番话虽然平复了他的不安,但还是不爽。这死孙子越来越喜欢气他了,得把他气死才开心吗?

    夏如水没想到许母会来。因为她是许冰洁的母亲,韩义不敢阻拦,由着她进了大厅。许母握着手机,对着夏如水探看了许久,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夏如水,你就是照片里的人吗?”她把手机递过来,里头显示的正是最近被人疯狂评论的照片。

    夏如水盯着照片为了难,半天不能说出话来。

    “到底是不是?”许母极度不耐烦,粗声粗气地催促。

    “是,有问题吗?”

    背后,传来了声音。

    宫峻肆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淡着表情看向这边。

    许母的脸色在变,片刻眼泪都滚了出来,“峻肆,冰洁走了,你要谈恋爱要结婚,我们拦不住,可你找她算怎么回事?她可是气死咱们冰洁杀了你们孩子的死仇啊!”

    夏如水的脸色在变。

    这件事虽然过去,但如今提起,依然让她有深深的负罪感。她晃了晃身子,无措地捏起了手指头。

    宫峻肆走了过来,“她犯的事没有触犯法律,没有罪。”

    “什么?”许母大概没想到宫峻肆竟然会帮夏如水说话,脸都绿了,“冰洁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你竟然当着我的面维护这个女人?冰洁若是地下有知,如何瞑目!”

    “那人……不是我!”夏如水出了声。她没办法看到宫峻肆被质问,更何况质问他的是他最爱的女人的母亲。许冰洁的死她永远都脱不了干系,所以,否认才是最好的结果。

    “真的不是我。”她重复,感觉到了宫峻肆不满的目光,喉头硬了硬。

    许母狐疑地看了她一阵,最后却点了头,“不是你就好!夏如水我跟你说,你最好安份一点,不要去纠缠峻肆,否则冰洁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许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送客!”宫峻肆没有纠正夏如水的话,却沉着声发布了命令。许母不满地看看宫峻肆,到底还是随着韩义出去了。

    屋子里,恢复了安静,静得让人心悸。夏如水盯着地面看了一阵子,她拎不清,明明自己并不是那么喜欢宫峻肆的,可在听了许母的话后会觉得特别难受。

    宫峻肆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既而转身上了楼,这个过程中没跟她说一个字。

    自那天起,宫峻肆和夏如水之间开始冷战。夏如水原本就不会主动去惹他,而他对她也视而不见,甚至连家都极少回。就算回了家同一桌吃饭,他也不看她,不理她,不跟她说话。这种状况让夏如水很无奈,无奈的同时又松一口气。

    许母那天的到来深深打击到了她,她意识到不管怎样,许冰洁的事都是她和宫峻肆之间横着的一根刺,无法调和。如果他不喜欢她了,去找了别的女人……

    心口,莫名地泛起一阵酸来,她强自将其压了下去。

    果然,很快,宫峻肆与另一个女人传出了绯闻。那个女人是另一家大企业的千金,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甚至有评论人评价,如果两人组合,不论对于两家公司,对于他们的家庭乃至两人的后代都是极好的。而另一些人把那张照片联系了起来,意指宫峻肆早就和她有了感情,照片里的人就是她。

    夏如水看到报导时,这则新闻已经满天飞了。她看到了女人的正面照,的确美丽不可方物,而她背后的一串学历身份也让人咋舌。似乎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宫峻肆。

    这次,连许母都不再说话,甚至在某些场合委婉地表示,宫峻肆能找到这样的女人是他的福气,为他开心。

    夏如水摸着那个叫傅雨沁的女人的照片发了一下午的呆,她甚至会想,以后,宫峻肆口勿的,做着最亲密事情的人,便是这个女人了。一想到这些,她混身不舒服。

    这会儿,她承认,宫峻肆早就无声无息地浸入了她的灵魂深处,自己对他也是喜欢的。尤其他后期对她无微不至地关怀爱护又霸道地占、有,早就融化了她的心。

    可惜,到这个时候才明白。

    是不是,该向他表白一次?

    她的想法还没有付诸行动就被掐死在了现实里。利巧梅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宫峻肆竟和一个女人在他们娱乐城的楼上开了房。

    “你和宫峻肆前段时间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转眼他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男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那时候我还以为他跟别的有钱男人不一样呢。”

    利巧梅控诉着宫峻肆,这些话无疑是利剑,句句将她刺穿。夏如水咬了咬牙,把最后那点火苗掐死在心底,“我跟他,其实算不上什么关系。”或许太闷了,她把自己和宫峻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利巧梅。

    那头的利巧梅听完就哭了,“你个死夏如水,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从来不跟我提?害得我以为你过得很好,很幸福呢。”

    她该怎么提?

    “如果真是这样,对宫峻肆你就别抱希望了。另外,你也别灰心,宫峻肆迟早结婚,婚后他自然会忌讳着新婚妻子放了你的,到那时你就自由了。如水,不管你经历了什么,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以后我们一起生活。”

    “……好。”还好有朋友。

    夏如水抹了抹眼泪。

    她唯一不解的其实只有一点。人人都说宫峻肆是一个长情的男人,为什么在她这儿变得这么短暂?难道他从开始就没有认真过,对她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假的?

    夏如水开始考虑搬出别墅和重新找工作的事。宫峻肆反正最近也不怎么回家,加上他和傅雨沁打得火热,大概没有时间理自己。夏如水的东西本来就不多,简单收拾了下就拎着个箱子下了楼。

    “夏小姐这是要去哪儿?出差吗?”韩义惊讶地看着她,问。想来想去,她连班都没上,哪来的出差呀。

    夏如水略微不好意思地摇头,“我打算搬出去住,这段时间,谢谢您的照顾。”

    她一直很有礼貌,对上对下都极为客气,韩义也十分喜欢她,听她这么说一脸的惊讶,“怎么突然就要搬出去住了?宫先生知道吗?”

    “他……我会跟他说的。”

    其实,她并没有这个打算。宫峻肆和傅雨沁在一起,自己不好打扰他。她连韩义叫司机送的提议都拒绝,一个人拎着箱子走了出去。

    韩义摇摇头,不停地叹气。宫峻肆和傅雨沁的事他也是知道的,也不知道两人闹到最后闹成这样子,到底要不要给宫峻肆打个电话呢?

    最后,韩义还是决定给另外一个人打电话。

    夏如水走了半天才走出别墅区,正气喘吁吁地算计着离公交站台有多远。突然身边停下一辆车,车窗降下,露出一张严肃的脸来。

    “爷爷?”夏如水吓了一跳,差点连箱子都打掉了。

    宫俨绷着一张脸看了她一眼,“上车!”

    “可我……我还有事。”到了这个时候,她怎么能上宫俨的车。

    “连爷爷的话也不听了?”

    他这么一说,夏如水无力拒绝,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车。

    “回家!”宫俨命令司机,车子朝宫宅驶去。

    夏如水急死了,“爷爷,您带我去宫宅做什么?我还得去别处。”

    “去别处?去哪儿?”

    “这……”她不好说自己决定腾出地方来给宫峻肆和傅雨沁。

    “宫峻肆那混蛋最近都去哪儿了?”宫俨问,把自己的孙子当了仇人。夏如水张张嘴,不知道如何回答,宫俨不耐烦地摆了手,“你不说我也知道。他要胡闹由着他闹去,你只管跟我住在宫家,以后宫家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亲爷爷!”

    孙媳妇做不了,就做孙女也不错。

    夏如水大惊失色,急忙表示不需要去宫家。宫俨板起了脸,“你是看不起我?”

    “没有,我对宫爷爷一直很敬重。”

    “敬重?那为什么连做我孙女的机会都不给?”

    “这……”

    她能说什么?说不做他孙女就是不敬重他。夏如水发现,宫峻肆和宫俨果然是一家人,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这么霸道。

    “爷爷。”她恭敬地叫一声,“我做您孙女。”

    宫俨终于满意,大着嗓子对韩管家吩咐,“叫宫峻肆那小子回来吃饭,顺便带上他的什么女朋友,对了,问问楚家的少爷有没有空,有空请来坐坐。”

    听到宫俨要叫宫峻肆回来,夏如水的眉头揪成了一团团,好在韩管家片刻回头道:“楚家少爷说可以过来,不过少爷说他没空。”

    宫峻肆不会来了。

    夏如水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她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和他的新女朋友呢。

    宫俨哼哼了几声,倒也没有特别在意,忙着吩咐管家做夏如水和楚家少爷最爱吃的东西。

    “这个楚家跟我们家是世交,楚少雄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

    夏如水点点头,不明白宫俨跟自己介绍楚家少爷做什么。他们是世交跟她并没有多少联系。但这话也不好直白问出来,她索性就当八卦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