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见过跟哥哥上、床的妹妹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5本章字数:3153字

    宫峻肆忙活了好一阵子,看着来来去去的facy只觉得心里头一阵阵地不痛快。Facy手脚麻利,虽然对他有想法但藏得也还好,并没有什么可以指责。可他就是觉得看哪哪不顺眼。

    思来想去,还是夏如水站在身边舒服些。

    这个女人,被他冷了这么段日子,不知道怎么样了。自从上次她气了自己,他也懒得理她,加上工作忙,已经好多天没见了。

    他拎起手机打电话给韩义,“让夏如水来接电话。”

    “夏小姐啊……”韩义的头跟着痛了起来。这么多天来对她不闻不问的,怎么才走就打电话了?也不知道老爷子如何安排了夏如水。

    “还不快点!”宫峻肆等着不耐烦。

    韩义只差没有哭出来,“夏小姐她……走了。”

    “走了?”宫峻肆的脸乌得跟青梅似的,“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他和佳人有约,自己怎么敢打扰?

    “马上给我打电话给她,问她在哪里!”

    他叭地挂断了电话,火气不小。韩义哪里敢耽搁,忙给夏如水打电话。夏如水接到韩义的电话,略有些意外,“韩管家有事吗?”

    “哦,只是问下您现在在哪里。”也理不透宫峻肆要做什么,他不敢乱说话。

    夏如水唔了一声,心头掠过一阵失望,还以为是宫峻肆的意思呢。不过若真是宫峻肆找她又怎么会通过韩义,他有自己的号码。想来,他此时正在温柔乡里,没时间管自己,还是韩义来得好,会来关心她。

    “谢谢韩管家关心,我在宫宅,宫爷爷找我……有点儿事。”她如实交待。韩义没说什么,挂完电话迅速给宫峻肆打了电话。听说夏如水在宫宅,宫峻肆的唇角扯了又扯,老狐狸,把夏如水带到宫宅去想干什么?

    夏如水陪宫俨下了一阵子棋,遭到了他的嫌弃,她本就棋艺不精,加上心不在焉,几盘下来,输得惨不忍睹。宫俨恨铁不成钢地看她一眼,“算了,你还是出去吧。”夏如水如临大赦,带着几份歉意出来,看到佣人正在忙活着晚餐,忙进去帮忙。

    “不用了,夏小姐,您可是贵客。”佣人张妈给吓得不轻,忙道。

    夏如水笑笑,“什么贵客不贵客的,正好闲着没事跟您学学做菜。”

    “真是难得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还喜欢做家务。”张妈脸上露出惊讶和欣赏,“现在的小姑娘可没几个像夏小姐这样儿的了。”

    对于她一口一个夏小姐,夏如水很不自在,“我叫夏如水,您就叫我如水吧。这些活儿从小就做了,已经习惯了。”她利落地择菜,手法不比张妈差。跟养父生活时,基本上做饭的活儿都归了她,早些年家里还能住,她每天都做两人的饭菜。练久了,便麻利了。

    张妈看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做起事来一点不含糊,喜欢得不行,也愿意和她说话,更愿意把自己做菜的小秘方告诉她,两个人聊得很开心。

    宫俨走出来,看到厨房里的身影,眸影深深,最后还是满意地点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错。

    韩管家立在他身后,眉眼里也全是欣赏,“看不出来,夏小姐还挺勤快的。”

    而此时,门外响起了车鸣声。

    “应该是楚少爷来了。”韩管家道,转头时看到从车上下来的却是宫峻肆。

    “少……爷?”

    宫峻肆的步子迈得又大又快,转眼就到了前厅,他淡淡地撇了一眼宫俨,继续寻找着。宫俨哼了几哼,“不是没空吗?怎么回来了?”

    宫峻肆今晚没心情跟他吵,目光继续搜寻。宫俨当然知道他在找谁,却懒得点破,只道:“回来得正好,给你介绍一个新成员。”

    “怎么,找新欢了?”宫峻肆极为随意地问,不太关心他所说的新成员。宫俨的老脸狠扯了好几下才恢复平静,“如水,出来,见见你的哥哥。”

    夏如水听到宫俨叫,也不做他想,大步走出来,她以为宫俨说的哥哥是那位世交家的楚少爷,走出来一眼看来宫峻肆,小脸登时苍白。

    宫俨似乎没看到她的表情,大方地介绍,“从今天起,夏如水就是我宫俨的孙女,如水,见过你峻肆哥哥。”

    “孙女?”宫峻肆冰冰地哼了出来,唇上勾起了嘲讽,“你要认夏如水做孙女?”

    “那是当然!”宫俨的头点得嚣张高调,“你后你这个做哥哥的可要好好照顾她,不能让人把她给欺负了!”

    夏如水被逼得头皮都硬了,但还是不得不轻叫一声:“……哥哥。”

    这一叫让宫峻肆寒沉了一张脸,他的脸颊扯得越发难看,“爷爷,您见过跟哥哥上、床的妹妹吗?这可是乱、伦!”

    他这话一出,夏如水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立马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宫俨气得吹胡子瞪眼,吼声如雷,“放肆!”

    宫峻肆全然不把宫俨的怒火看在眼里,“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您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夏如水自己,她在我床上睡过多少回了?爷爷认她做孙女,她的孩子该叫您什么?”

    “……”

    宫俨差点没翻了白眼,怎么会有这样没大没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孙子啊,这是要把他气死啊。宫峻肆的话句句直白,也不在乎会被人听到,分明在诏告天下,夏如水和他的关系。夏如水无力地咬着唇瓣,难堪的同时也觉得难过。

    他已经另觅良人,为什么还要跟她过不去?他不是说过吗?不在计较自己之前流掉他孩子和气死他前妻的事了。

    委屈的眼泪差点滴下来,她捏着拳头用力忍着,不肯在宫峻肆面前表露脆弱。她这样子都看在宫峻肆眼里,宫峻肆突然觉得烦躁急了,恨不能立马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好好惩罚。

    “不管你们以前什么关系,从今天起如水就是我孙女。楚少雄是我看着长大的,性格敦厚很适合如水,我今晚会介绍他们认识,你最好别给我搅局!”宫俨这一句话有如一枚炸弹投入深水里,宫峻肆狠瞪一眼,几乎能将他瞪穿。

    夏如水则微启了唇,一脸的惊讶。她完全没想到宫俨今晚让楚少雄来是为了和自己相亲的。这事……

    “跟我走!”宫峻肆上前就扯住了夏如水,要将她拉走。他的女人怎么能和别的男人见面!

    宫俨一脸的严厉,“跟不跟你走是不是要问问如水本人的意见?她不是你的工具木偶!”

    宫峻肆掂高了下巴,“自己说,留下还是走。”

    夏如水为难地咬了咬唇瓣。她知道,一旦跟宫峻肆走就等于忤逆了宫俨,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更何况宫峻肆身边有别的女人。她挣了挣,将手从宫峻肆掌心抽出来,“我留下。”

    宫峻肆凌利的眼刀射来,差点没在夏如水身上扎下两个窟窿。

    “楚少爷来了。”韩管家轻呼一声,提醒众人。但见一个年轻男人从门口翩翩而来,虽然没有宫峻肆那般扎眼,但目朗眼明,外形帅气,大长退一迈玉树临风。

    “爷爷,俊肆。”他大方地向二人打招呼。

    宫俨热情地跟梦少雄打招呼,宫峻肆只是似有似无地哼哼了一声,夏如水看着这个宫俨给自己备的相亲对像,不知道如何是好。宫俨大方地把夏如水推到楚少雄面前,“这是爷爷新近认的孙女,样子不错吧。以后,要多多照顾她。”

    楚少雄看到夏如水,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上流社会,美女自然是不少见的,但像夏如水这种干净清纯得跟池塘里早上才开的荷花似的女孩,还是挺少见的。上流社会的美女们从小就被灌输了各种理论想法,学习了各种技能,每个人都心怀绝技,说起话来表面一套内心一套,看不透彻,让人疲惫。

    夏如水的出现,就像一园子的玫瑰林里突然长出一朵水仙来,新奇娇、嫩又独树一帜,怎么不让他另眼相看。这些,都看在宫峻肆眼里,他的唇抿得愈发紧,却并没有离开。

    正好开饭了。

    宫俨让夏如水坐到自己身边,再把夏如水旁边的位置给楚少雄,这么安排,明眼人一看就知是什么意思。宫峻肆给挤到远远的对面,倒像个外人。

    “如水啊……”宫俨叭叭地介绍着夏如水的情况,可不就是在搞推销。楚少雄不时来看看夏如水,表达几声赞美,眼底有着浓厚的兴趣。宫峻肆看着眼前的美食突然毫无胃口,只觉得心塞。

    “如水啊,还不快给少雄夹菜。”宫俨偏偏还要作。夏如水拎着筷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向来知道上流社会的人讲究,拿自己吃过饭的筷子夹菜应该不妥吧。可是桌上并没有多余的筷子,而且跟楚少雄才认识就夹菜,未免太……

    “不用,倒是如水,要多吃点才是。”楚少雄拒绝的同时把面前的一块龙虾肉夹进了夏如水碗里,“这种东西蛋白质含量最高又不怕增肥,多吃点无防。”

    夏如水尴尬地看着那块龙虾肉,最后只能讪讪道谢,“谢谢,我其实不怕胖的。”

    “对,她就该吃这种。”一块半肥半熟的霉菜扣肉就夹进了夏如水碗里,是宫峻肆。他嘴上说着,脸色却冷得吓人。夏如水的筷子颤了一下。宫峻肆的筷子离碗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把那块龙虾肉带出来,在桌上连滚了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