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不叫偷窥,叫明窥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5本章字数:3105字

    “宫峻肆,其实不需要做到这一步的。你能亲口解释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她支吾着。

    他扬唇,“我愿意。”他愿意庞着喜欢的女人,愿意给她安全感,愿意让她无所顾忌又幸福快乐。

    “嗯,咳……”

    几声假咳惊动了二人,夏如水吓得直往外弹,被宫峻肆给抱了回来按在怀里。他抬头,看到门口立着的不速之客,脸庞发乌,“我说您就不能为老自尊一下吗?大把年纪站在门口偷窥,像话?”

    宫俨两把白胡子一翘一翘,片刻撇起了嘴,“我这不叫偷窥,叫明窥。”

    “爷爷。”听到宫俨的声音,夏如水不能再藏下去,在宫峻肆的怀里轻声打招呼。她是想退出去的,两人抱在一起面对长辈终究不礼貌。但宫峻肆霸道地环着她,就是不让。

    “嗯。”宫俨应得十分敷衍,“我说如水啊,你就这么点出息?他跟个傅雨沁好得都贴一块儿了,你还腻歪在他怀里?”他这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让夏如水更加无法抬头,不敢看人。

    宫峻肆哼了哼,“您这是来做什么?拆散我们的?”

    “当然了。”他竟然承认。宫俨大咧咧地走过来,“我说如水啊,他肯定威胁你了吧,这小子就会这一套。不过你不要怕,有爷爷我给你撑腰,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我已经找了好多青年才俊,他们一听说是我的孙女要找对像都争着抢着要来跟你见面,咱今晚就先见上几个,选中了爷爷明天就做主给你们完婚。”

    汗!

    夏如水早窘到不知道藏哪里去才好,哪能说话。宫峻肆一张俊脸绷得了冰柱,“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宫俨当着他的面就给人打电话了,“小庄啊,今晚有空吗?就是介绍我孙女的事儿啊……”

    宫峻肆走过去劈手把宫俨的手机给夺了,对着那头出声,“我爷爷嘴里的孙女是我的女人,我们上床了,她估计连我的孩子都怀上了,你还要来看吗?”

    “你这混小子!”宫俨没想到会被他反将这一军,一张老脸窘得没法放了。宫峻肆大大方方在挂断电话,将手机甩回去,“该怎么做,您应该清楚了吧。”他拉起夏如水大大咧咧从宫俨面前走过。

    被自己的孙子整,宫俨一双眼睛睁得跟铜铃似的,伸出指头“你”了半天,差点没气岔。夏如水给强行拉出来,未免担心宫俨的情况,不断往回看,“你爷爷会气坏的。”

    “他能被气坏就不叫宫俨了。”

    意识到夏如水跟不上他的脚步,索性将她往怀里揽,几乎半抱着走。沿途各路人等看着这一幕,都惊得张大了嘴巴傻在了那里。

    宫峻肆当众搂抱夏秘书,爆炸性新闻啦。

    办公室里,原本吹胡子瞪眼的宫俨露出了狐狸般的微笑,一会儿便叭叭地拨起电话来,“老孙啦,别天天拿你的曾孙子显摆了,要不了多久,咱家也能生。”

    “这是要去哪儿?”到了车上,夏如水才来得及问出来。

    宫峻肆启动车子,“去结婚?”

    “结婚?”夏如水给吓傻了,“你……不是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吗?”他冷着脸反问。想来想去,还是把这个女人嵌上自己的标签比较好。

    看出了宫峻肆的正经,夏如水理不透是喜是忧,她跟他虽然相处了很久,可是连一场正经的恋爱都没谈啊。对于他,她似乎并不是很了解。

    总之,一时间好多忧虑都涌了上来,她紧张地扯起了自己的裙摆,“一定……一定要这么快吗?”

    宫峻肆瞪了她一眼,“怎么?不想跟我结婚?还想着哪个男人?”

    “不是……只是太快了。”夏如水咬着唇,怕惹他生气,但又不想把婚结得太突兀,“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若在以前,宫峻肆一定会说:“我有准备就可以了。”不过此时看着夏如水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他便不忍心了。两人的感情确定也才是这两天的事儿,角色没转换过来也很正常。自己这搞得像逼婚一般,她怎么可能会不怕?

    他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想什么时候结婚?”

    他能咨询她的意见已经很难得,夏如水惊讶地微微张了唇。

    “不要太久!”他加了一句。

    其实连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这么着急把她带到民政局去。他们认识还不足一年,他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就忘掉了许冰洁。

    而夏如水除了觉得结婚太突兀外,同样存着这个问题。他抱着什么心态跟自己结婚的,仅仅是想跟宫俨作对吗?他对许冰洁的在乎她如今还清晰地映在脑中,她害怕他所谓的结婚只是一次冲动。

    “等……我们都确定好了自己的心意再结。”她轻轻地道。

    宫峻肆的冲动终于降了下去,他点点头,“也好。”

    将夏如水送回公司,宫峻肆却一个人出去了。他回了宫宅。

    他的车子到达时,宫俨也才到家,看到他哼哼了几声,“还回来做什么?”宫峻肆懒得回应,快一步进了屋里。

    韩管家看两人同时回来,脸上有着明显的惊讶,但也没有问出来,忙叫人端茶送水。宫峻肆却要了红酒,倚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抿着,眉头缩起。

    “有心事?”宫俨终究是从小将他带大的人,如何看不出来。虽然依然冷声冷气,却无法掩饰那份关心。

    宫峻肆连嗯都没嗯一声,继续喝自己的酒。

    宫俨不理他也不赶他,接过韩管家递来的茶吹着热气小口小口地品。

    “老爷子,您的电话。”韩管家捧来了宫俨的电话。宫俨看了一眼,接下,“如水啊,什么事儿。”

    夏如水回去后专门去了总裁办公室找宫俨,怕的是他被气坏。但他已经不在里面,她只好打电话过来问一下。宫俨的心脏不好她是知道的,怕万一气出病来。

    “爷爷您没事儿吧。”

    “哦,没事儿。不过还是如水好啊,知道对爷爷嘘寒问暖,不像某些人。”宫俨特意撇了一眼宫峻肆。

    “爷爷对我也很好啊。”夏如水心无诚俯,只是觉得宫俨对她好,她就要加倍回报。宫俨乐得哈哈大笑。听他还笑得出来,夏如水总算完全放了心,“爷爷没事就好,那我挂电话了。”

    “等一下。”宫俨叫住她,“如水啊,你是喜欢宫峻肆的吧。”

    被这么直接一问,夏如水的脸红了个透,却不能否认。

    “喜欢就喜欢嘛,爷爷又不会笑话你,也不会真的去拆开你们的。”

    “爷爷……”他能表这样的态,夏如水感动不已。坦白说,像她这样的出身,这样的背景,连普通人家都看不上。

    “谢谢您不嫌弃我。”

    “说的是哪里话。”宫俨不赞成地打断,“出身在什么样的家庭不是你能做决定的,但活成什么样的人却是你的事。如水你很优秀,即使生在那样的家庭都能洁身自好,爷爷很佩服你。我们宫家不需要用婚姻去跟别人强强联手以得到什么,需要的是一个能收得住宫峻肆心的女人。而你,就是这个。”

    “我吗?”夏如水并没有那么自信,“我可能比不过许冰洁吧。”她不想做比较的,但陷入恋爱中的人往往变得相当敏感。

    提到许冰洁,宫俨的脸色又微微难看起来,“你一定以为宫峻肆心里有许冰洁,你是插不进来的,所以对你们两人的关系很犹豫吧。”

    夏如水抿唇,默认了宫俨的话。

    宫俨转头看一眼自己的孙子,目光已经幽远,“如水啊,许冰洁和峻肆的感情跟你的不一样。她和峻肆从小就认识,而峻肆从三四岁起就跟在我身边接受严格的训练,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女人。加上他少年老成,家里太多的责任又压在他身上,所以天生冷酷,像座冰山似的,没有几个人愿意靠近他。我跟你说,小时候把他带到女孩子堆里都能把小女生给吓哭呢。”

    有这样埋汰自己孙子的吗?夏如水在那头笑起来,却始终想象不出宫峻肆把小女孩吓鬼的画面来。

    “就许冰洁,从来不怕他,总是跟他套近乎。在峻肆的生活中,也就她一个女生,他一个榆木疙瘩,把长久的相处当成了爱情,傻乎乎地跟人家谈恋爱,其实压根不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这些话,宫俨是当着宫峻肆的面说的。宫峻肆的脸上显露了不悦,却到底没有打断宫俨的电话。他知道宫俨在跟谁说话。

    等到宫俨打完电话,他这才立起,“我喜欢夏如水跟爱冰洁并不矛盾,请你不要混为一谈。”

    一个已死,一个还生,的确不矛盾。

    说完这话,他抬步,大步走了出去。

    宫俨在后头一个劲儿地瞪眼,“喜欢谁,爱谁都分不清,真傻!”

    宫峻肆的车子才开出没多远就被红灯拦停了,车流中间跑出一个小女孩来,举起了手中的玫瑰花,“叔叔,买一朵吧。”

    宫峻肆从来不买路边的东西,对于这玫瑰也不曾正眼看,他淡着一张脸有几份阴沉。女孩缩了缩臂膀,却并不死心,“您买一朵送给女朋友吧,女朋友看到一定会很开心的。”

    女朋友几个字打动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