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哪儿都得罪了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6本章字数:3132字

    哪儿都得罪了我

    总裁室里,许父许母跟宫峻肆聊了一阵,宫峻肆虽然并耐烦听他们讲话,但始终保持着表面的客气。因为许冰洁,他一直这么忍受这对夫妻的。

    这对于外人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也因为这一点,才让外界更相信宫峻肆对许冰洁的感情。

    “峻肆,最近特别想冰洁,可以到你家里去看看吗?终究她在那里住了那么久,最后的记忆都留在了那里。”许母突然转移了话题,不无难过地开口。

    “可以。”宫峻肆二话不说就点了头。

    许母兴奋地抹去那滴出来的假眼泪,觉得自己的演技好极了。

    “冰倩还没去过自己堂姐家呢,叫她一起去吧。”

    宫峻肆带着许氏夫妻和许冰倩浩浩荡荡离去,走前连个眼神都没给夏如水。夏如水委屈地捏了捏指头,到现在还理不清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他。给他最爱的前妻的堂妹安排工作,不是他自己的意思吗?自己也照做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宫峻肆对夏如水的冷落许冰倩都看在眼里,她越发认定宫峻肆对夏如水是没有什么感情的,顶多只是被她那张脸和那副身子迷惑。但比较起来,自己的波、霸身材更能满足男人的预望吧,她得意地挺了挺胸、脯,对勾、引宫峻肆一事充满了信心。

    上车时,她主动坐上了副驾驶位,在看到上面的玫瑰花时,惊讶得眼睛都睁大了,“肆哥哥,你这是给我的惊喜吧,因为我要上班了,所以特意给我准备的?”

    宫峻肆拧起了眉头。

    他的本意是要把花抢回来的,但已经被别人碰过了,他觉得脏。

    “还不快谢过你肆哥哥。”许母急道,眼睛都笑弯了。

    “谢谢肆哥哥。”许冰倩乖乖巧巧地道一声。

    可以不给许冰倩面子,但许母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他虽然连哼都没哼一声,但还是由着她把花揣在怀里。

    许冰倩开心得哼起歌来,仿佛看到胜利已经来临。干脆今晚就把他给搞定吧。想象着自己成为宫太太的情形,许冰倩开心极了。

    到下班时间,宫峻肆都没有给她打半个电话,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过。倒是韩管家掐着点给她来了个电话,说是宫峻肆的意思,让她早点回家。

    夏如水自己坐车回了宫宅。

    才走到门口,就看到许冰倩捧着一朵玫瑰在客厅里搔首弄姿,举止夸张。许氏夫妇也在,笑嘻嘻地和宫峻肆说着什么。

    看到夏如水,许冰倩迎了过来,“没想到夏秘书还负责这边的家政啊,真是辛苦您了。”她这话是有意说出来的,意在打击夏如水,二来也是假装不知道她和宫峻肆的关系。

    夏如水愣了一下,朝宫峻肆看去,他不置可否,也不解释。他这样,她自然不好说什么,只点点头,维持着表面的礼节,“是的。”

    她转身去了厨房。

    如果回到家,饭还没开,她通常都会去厨房帮会儿忙。厨房的人早习惯了,没有人赶她出来,而今晚的菜品明显比往常多,也需要帮手。

    “我说这个女人你得防着点儿,一进门就和宫先生套近乎,那大胸就差没塞到宫先生掌心里去了。”小纯走过来,低声对她道。宫峻肆虽然没有公开表明过什么,但两人的事在这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出于好心她才提醒夏如水。

    小纯原本一直干粗活,是夏如水在韩义面前给她谋了现在的位置。负责端茶倒水的工作,不用晒太阳,也不那么累了。她知道夏如水是因为感激她才这么做的,但她也是真心把夏如水当朋友看待。

    “我知道。”夏如水点头,一下一下地掰着菜叶子。面对许冰倩的误解,最应该说话的宫峻肆却保持沉默,她能怎样?

    小纯拍了拍她的肩,不再说什么。宫峻肆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他要做什么,小小的夏如水又能怎样呢?只希望宫峻肆不要被外头的小狐狸精蒙蔽了双眼,把夏如水甩了才好。

    身为朋友,她还是想帮夏如水一把的。

    “刚刚宫先生要了杯开水,你端过去吧。”她装好水后把杯子塞进了夏如水掌心,是要给她出去的机会和借口。

    夏如水知道她出于好心,不好拒绝,点点头,走出来。

    厨房离客厅有些距离,才到饭厅就被许冰倩截住了。许冰倩手里还拿着那朵花,在她面前扬了扬,“看到了吗?这是肆哥哥送我的花。”

    花儿半开不放的,娇艳欲滴。

    “肆哥哥从来没送你花儿吧。”她邪恶地问。

    夏如水抿唇不语,宫峻肆的确没有送过她花。

    “因为你不配!”

    说完这个,她才让开,往回走。夏如水默默地端着水跟在身后。

    “肆哥哥。”许冰倩花蝴蝶似地朝宫峻肆的方向走,坐到离他最近的地方。宫峻肆没有看她,却将目光投向夏如水,眸色沉沉。突然,他的眸子一缩,抽紧,既而站了起来,“夏如水你干什么!”

    夏如水给他吓得杯子都握不稳,狠狠抖了一下,宫峻肆已第一时间把杯子取走,随意放在了桌面上,“不知道开水很烫吗?手心都烫红了,不疼?”

    他这话虽然在骂人,但却句句在关心夏如水,捧起她发红的指头,他俊脸绷紧,无声地拍许冰倩的耳光。不仅夏如水给弄蒙了,其他人都蒙了。

    宫峻肆动作粗鲁地把夏如水拉到位置上,朝着韩义大吼,“还不拿烫伤膏药来!”

    开水的确有些烫,加上是没有柄的玻璃杯子,但因为心里有事儿,夏如水也没觉得怎样。经他这么一吼,方才感觉到疼,抿着唇不敢说话。

    韩义很快取来烫伤膏药,夏如水要接,宫峻肆率先抢过,挤出药来给她抹。整个过程并不温柔,但宫峻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奇迹。众人看得眼睛都不敢眨,小纯在外头朝夏如水比起了大拇指。

    夏如水无辜地摇摇头,她真的没有想过用什么苦肉计让宫峻肆关注自己。

    “哎哟!”

    突然许冰倩叫了起来。

    众人转头时,看到刚刚宫峻肆取走的杯子倒在了桌面上,许冰倩的手指头正好烫到。她握着几根指头委委屈屈地朝宫峻肆看来,“肆哥哥,我……也被烫到了。”

    “怎么会这样啊!”许氏夫妇着急地问,看着许冰倩的红指头却谁都没有过来帮她处理的意思。他们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好痛啊。”许冰倩轻轻叫着,眼泪在眶里打转,好不可怜的样子。而此时巴巴地看着宫峻肆,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远处的小纯看到这一幕,偷偷做了个恶心的表情。

    “俊肆给看看吧。”许父甚至不要脸地主动要求。

    宫峻肆把药膏顺手甩在了桌子上,“韩管家,给许小姐抹药!”

    “……”许冰倩一张脸僵成了难看的样子,小纯捂嘴笑着悄悄退了出去。韩义拿起药膏,左看看,右看看,偏偏此时连一个佣人都不在大厅里,他的一张老脸差点没扭成苦瓜。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上,“许小姐,把您的手伸过来看看吧。”

    “不要,好疼。”许冰倩感觉受到了极致的污辱,却硬是不肯把手伸出来,还继续装,“太疼了。”眼泪叭叭地往下滴。

    “这……”韩义只能去看宫峻肆,希望他能救自己一救。他一大把年纪了,还给这种小妹妹擦药,这画风……

    宫峻肆立起来,两手随意抄进兜里,“如果韩管家解决不了,就叫医生来。”

    “好,好。”韩义如临大赥,忙打电话让医生来处理。

    看着东施效颦的许冰倩,夏如水只能无奈地摇头。

    “夏如水,过来!”宫峻肆走到大厅的一头,突然对着夏如水出声,语气不是很好。夏如水抱着手走过去,不知道自己又哪儿惹到他了。

    他脸朝外,线条绷得紧紧的,“把那从玫瑰花给我全砍了!”

    玫瑰花又碍着他什么了?

    夏如水不好问,只能听话地走出去找园丁。她哪里知道,宫峻肆那朵玫瑰花原本是买给她的,却给许冰倩拿走了,患有间歇性强迫症的某人觉得连园里的玫瑰花都脏了,非拔去不可。

    惋惜地看着那些被砍了的玫瑰,夏如水思考着要不要偷偷收起来装到瓶子里去。不过为了不惹怒宫峻肆,还是算了吧。

    吃饭的时候,许冰倩终于有所收敛,不再围着宫峻肆嗲嗲地叫。倒是许母提出一个要求,说想在这里住一晚上。理由无非是因为想念许冰洁。

    宫峻肆应允。

    许冰倩愁眉压顶的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

    晚上,韩义特意把许冰倩和许氏夫妻安排到离宫峻肆房间最远的地方。宫峻肆的脸色总算稍微缓和,回了卧室。他一晚上都没跟夏如水说话,让夏如水越发理不透,只能去找他。

    推开卧室门,看到他懒懒地靠在床上,大概才冲完凉,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看到她,他的眉头压了一压,“还知道自己睡哪儿?”

    这话……

    夏如水委屈地扁了扁嘴,“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爱理不理的?”

    哪里得罪他?多了去了。

    他拍了拍床铺,面无表情。夏如水走过去,坐下。他嫌她坐得太远,将她扯到自己面前,“哪里得罪了我?你哪儿都得罪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