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要什么样的回报就给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6本章字数:3171字

    屋外,响起了男人粗声粗气的声音:“什么?找到钱了?我说你这个死娘们,不逼不着急啊,明明有钱还不给老子送上门,非得让老子跑这么多次。别废话,给老子把钱送过来!还有,别报警,否则你的朋友就没命了。”

    是利巧梅找到钱了吗?她从哪里弄来那么多钱?

    高利贷每天都利滚利,早就是天文数字,夏如水难免不惊讶。

    门叭一声再次被推开,男人走进来,对着夏如水转了两个圈圈。一口唾沫吐在掌心,他烦燥地搓着,“真是可惜了,一个好货!”

    夏如水嫌恶地转了头,男人没说什么,再次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她真的听到了利巧梅的声音,夏如水惊讶地抬头朝外张望,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呯!

    突然,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接着,又是呯呯呯的连响。她清楚地看到,那几个押她来的男人像破布一般给甩了出去,重重倒在地上。

    到底怎么了?难不成利巧梅叫来了警察?

    门被人撞开,为首的男人跑过来将她拎起压在身前,而他身后,跟来了一道身影。那身影十分高大伟岸……又熟悉。

    是宫峻肆!

    他来了!

    夏如水的眸子急剧缩一下,闪出的是复杂的情绪。她的颈部一紧,被身后的男人掐住,“别过来,否则我弄死她。”

    宫峻肆的眸子狠狠一缩,一个字没说却已透出了无尽的戾气。背后的男人吓得身子本能地抖了一下。

    “若敢对她动手,你会死得很痛苦。”宫峻肆出声,一字一字地说,声音冷得像冰。男人又是一抖,冷汗直滚,他却不肯松手,“怕什么,反正有人陪葬。”

    话虽这么说,他的腿却抖个不停,宫峻肆的气场不容忽视。

    宫峻肆一抬手……

    男人吓得腿一抖就那么坐了下去,松开了夏如水。宫峻肆大步走来,他的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夏如水的臂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拉住,下一刻,她被压进了他怀里。

    “饶命……”男人可怜巴巴地祈求。他怎么也没想到,干了这么多年的自己竟然会被人的一抬手吓成这样。再想反抗已经晚了,他已经被人制服,除了求饶什么事儿也做不了。

    宫峻肆没理他,揽着夏如水往外走。夏如水刚刚也被吓得不轻,两腿无力,几乎被他抱起来。外头,利巧梅看到她,眼泪直往外滚,“如水,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对不起……”

    宫峻肆直接避开利巧梅,将她打横抱起来送进车里,自己也坐了进去。夏如水此时还恍恍惚惚的,没想到自己竟然得救了。

    直到后来她才听利巧梅说起,原来利巧梅走投无路,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联系宫峻肆。“宫峻肆一听说你被人带走,声音一下就冷了,感觉得别恐怖。那已经够可怕了,见到他本人我才知道,什么叫更可怕。他一路上都绷着一张脸,阴冷阴冷的,跟撒旦似的,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怕。”

    这是后话。

    此时,夏如水安静地坐在他身边,想着他又一次救了自己,又想到不久前他的不信任,心里五味杂陈,最后只轻轻道一声:“谢谢。”

    宫峻肆突兀地将她拎起来压在自己膝上,“下次还要不要乱跑?”他的语气十分严厉,吓得她直缩脖子,想离开他的怀抱。他却将她压到胸口,“夏如水,你在犯什么倔?问你一声为什么不回家怎么了?不行吗?真是老子把你宠坏了。”

    他连粗口都暴出来了。

    夏如水委屈地扁扁嘴,“你不相信我,我说什么有用吗?”

    “你哪只耳朵听说我不信你了?”

    “……”好像他没说,但他的表情分明……

    “我让你理清我对许冰洁和对你的感情,不是让你离我远远的,只是告诉你,喜欢你和纪念许冰洁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我也没有生气啊,那天晚上巧梅心情不好喝多了酒,我去陪她忘了时间,手机又没电了……”她轻声解释。

    宫峻肆压得紧紧的手这才松开了些。

    “还有,我真的没有刮花照片,我没有无聊到这种地步。”她解释。

    “我还能不知道?”他一声反问,吼断了她的话。夏如水再次委屈起来,“那你为什么不吭声?”

    “这么浅显的事情还要说出来吗?还是你对我根本没有信心?”

    “……”她该怎么回答?

    “夏如水,我不是傻子,而是一个掌管着庞大集团的商人,你觉得我会那么容易轻信?如果真这么容易轻信,怕早就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还能有现在的宫氏集团?”

    话是这么说,她只是觉得他对许冰洁用心太深,一旦扯到她的事就会失去理智,所以才会……她哪里敢说真话啊,只能轻轻点头,“哦”了一声。

    宫峻肆无奈地摇头,对怀里的女人既生气又气不起来。

    到家时,夏如水才想到利巧梅没有跟过来。她急忙打电话过去,知道她已经平安离开才放了心。

    “如水,这次连累了你,真是对不起。”利巧梅在电话里无尽歉意。

    “这也不是你想的。”夏如水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些人……还会来找你吗?”

    “不知道。”

    虽然被宫峻肆收拾得很惨,但他们本就是亡命之徒,谁能保证不再次做出什么来。

    “唉,都怪这该死的债。”

    利巧梅的声音里透尽了无奈。

    夏如水免不得去同情她,因为两人身世相近,更能感同身受。

    “别担心,我帮你想想办法。”

    “不用了,我的事,你不用管。”利巧梅觉得自己已经够对不起夏如水了,哪里好叫她帮忙。而且债备庞大,并不是说帮忙就能帮忙的。

    “我可以找宫峻肆想想办法的。”虽然不想欠宫峻肆人情,但好朋友被逼到了这个份上,她能见死不救吗?

    “如水,我不想你为难。”利巧梅自然也是希望能解脱出来的,可她更珍惜好朋友的幸福。“不会为难的。”利巧梅越是拒绝,她越是希望能帮忙做点什么。

    “如果这件事可以办妥,你就不要在娱乐城上班了吧。”她不希望好朋友继续在那种地方做事。

    “如果可以办妥,我当然愿意离开。”离开本来就是利巧梅一直以来的愿意,只是因为债务才躲到娱乐城里去的。

    才打完电话,宫峻肆就走了进来,看到她握着个手机,眉头都拧成了一团,“不好好休息还在弄什么!”

    夏如水讪讪握着手机,在肚子里略略打了腹稿才出声,“是给利巧梅打电话,宫峻肆,你能帮帮她吗?”

    “帮她?我没找她算账就已经不错了。”一提到利巧梅,宫峻肆的脸色就难看起来。夏如水两次被人设计都是因为利巧梅,他怎么可能不在意?

    “会发生这些事情也不是她自愿的啊,如果你能帮她,以后类似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夏如水急急辩解道,眉头微微蹙起,显出几份娇俏来。宫峻肆看在眼里,觉得特别养眼,心思都落在了别处,对夏如水的话并无反应。

    “求你嘛。”夏如水看他不回应,倾身过来拉他的袖子,轻轻晃着,像一只讨好的哈巴狗。她极少在他面前表现得这般娇俏可人,他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

    “帮忙可以。”他点点头,“不过,你得想清楚怎么回报我。”

    “我请你吃饭。”夏如水几乎没想就道。

    宫峻肆眉头一扯,“我缺饭吃吗?”

    “那……”

    他的目光越来越火热,她手足无措起来,脸也跟着发烫。她的手不知道放哪里才好,好一会儿才讪讪道,“你想要什么回报我就给你什么。”

    宫峻肆满意地点头,“今天晚上先早点休息,休息好了才好回报我。”他的目光别有深意,烫得她心尖儿直抖。他轻轻将她放在床上,低头口勿了口勿她的唇。知道她今天受了惊吓,所以没有更深入,而是给她盖好被子。

    夏如水从他的眉底看到了满满的温柔。这温柔是最近才出现的,原来,他对人也可以这样啊。

    宫峻肆退出来,拿出手机按了几个号码,“那几个人,收拾了没有?”听到那头的回答,他才点点头。其实夏如水不说,他也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谁敢动他宫峻肆的人,就得死!

    对于这个决定以及后面所做的事,他并没有告诉夏如水,只告诉了她结果:利巧梅的债不用还了。

    对于这个结果,夏如水特别高兴,在内心里特别感激宫峻肆。她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利巧梅,利巧梅高兴得唔唔哭了起来。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终于可以无债一身轻了,她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好好找份工作,好好生活。”

    “嗯,谢谢你,如水。”

    利巧梅在社会上混得久了,找工作并不难,很快就找到了不算太累工资还过得去的新工作。上班之前,利巧梅给她发了自己的工作照,照片里的她神清气爽,最关键是,衣着整洁,不需要再穿那些紧身短裙了。

    夏如水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当然,她给宫峻肆的回报也是杠杠的,几乎没有被榨干。这是后话。

    在宫峻肆的要求下,夏如水勉强在家里休息了三天。其实她的身体并无大恙,但终究斗不过宫峻肆的霸道和横蛮,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第三天,家里来了人,宫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