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只要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16本章字数:3175字

    她的眼睛巴巴地望过来,透出无尽的无助。宫峻肆点头,“可以。”

    许冰心这才走过来,主动坐在了副驾驶位。车里,气氛一时变得怪异起来。夏如水始终低着头,轻轻扯着衣服,害怕刚刚的动情在外表上留下什么痕迹。宫峻肆两只手平放在膝间,恢复了冷沉的样子,没有说话。

    倒是许冰心,小心地回过头来,一脸的歉意,“这样不会影响到你们吧。”

    “不会的。”宫峻肆简单地吐出三个字来,没有要和她深谈的意思。她轻轻含首,“那就好。”

    车子没驶出多远她就喊了停。

    “我可以直接送你到家。”宫峻肆拧了拧眉表示。许冰洁浅浅地笑着,“不用了,我想走走。”

    她推门下车,走向对面。宫峻肆没有马上命令开车,车子一直停在那里。夏如水理不透,转头去看他,发现他正瞪着许冰洁的背影眉头愈拧愈紧。许冰洁的身子突然一挫,坐在了路中间,一辆车堪堪停下。

    “该死!”宫峻肆推门就冲了下去,朝许冰洁跑。夏如水也吓了一跳,跟着跑下去。好在那辆车停得及时,许冰洁并没有被撞到。

    “对不起,我只是不小心,没有别的意思。”许冰洁明明疼得眉头都蹙了起来,却急急向宫峻肆解释。宫峻肆将她抱起,“我明白!”

    他把许冰洁抱了回来,重新放在车上。

    “去医院。”

    “我没事的,不用去医院。”许冰洁拒绝,不过,宫峻肆没有改变主意。

    这次,许冰洁坐在了后头,在宫峻肆走向副驾时,她的脸悄悄倾了过来,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肆只是在生我的气罢了,他连我不能一个人过马路这点都记得。”

    刚说完,宫峻肆已经上了车,她立刻退开一些,尽量把自己压在另一边车门上,与夏如水保持着距离。外人看来,就是许冰洁把空间都让给了她。

    夏如水知道她刚刚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心头凉了一凉。

    到了医院门口,宫峻肆下车将许冰洁抱了下去,“先送夏小姐回去。”他向司机吩咐。许冰洁乖巧地窝在宫峻肆怀里,两只手环着他的颈,显得那么亲昵。她扬唇对着夏如水意味深长地挑了挑唇,甚至把脸压在了宫峻肆的颈部。

    夏如水不舒服极了,转到了脸。

    其实她也知道,就算本着人道主义,宫峻肆也不该放任许冰洁不管。大概许冰洁的话和所为起到了作用,才会使她这般不舒服吧。

    回到家,她并没有回房去,不想一个人面对空空的卧室和床。她在客厅里停下,安静地窝在沙发里看电视。韩义看她这样,既不好离去又不好多问,只能安静地随伺在旁。

    “韩管家,您也累了一天了,下去休息吧。”她体贴地道。

    韩义这才点点头,“您也早点休息。”他低头住外走,眉间也是有担忧的。许冰洁回来了,宫峻肆会如何抉择,夏如水的命运会如何?虽然跟许冰洁相处得更久,但他还是更喜欢夏如水,她不拿腔不拿调,而且为人真实对下人也礼节周到,从来不以主人自居。不仅他,连家里的佣人都非常喜欢她。

    要是少爷最终选择了许冰洁,那她就……唉,这些事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管的。他摇摇头,拐个角消失。

    夏如水闭了眼,感觉疲惫不堪,却没有睡意。她总是胡思乱想,猜测着宫峻肆和许冰洁在一起会说什么,发生什么,虽然说宫峻肆表示过选择的是她,但他在许冰洁摔倒时那份急切可不是装出来的。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没把握了。

    不知多久,门被人推开。

    宫峻肆回来了。

    他眯了眯眼,没看到等门的韩义却看到了沙发里窝着的小小身子。她连衣服都没换,依然那套礼服,勾勒出美好的身段,尤其腰部,掐得只手可握。想到她的小腰曾握在一个陌生男人掌中,宫峻肆顿时不舒服起来。

    他大步走过去,将她推醒,“怎么在这里睡了?”

    夏如水眨了眨迷蒙的眼,看到他时看了下表,“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不回来住哪?”他不畅地问。

    夏如水抿了唇。睡哪,心知肚明又何必点出?

    “许冰洁那儿不需要守着吗?你这么回来了,她怎么办?你不担心她出事?”她转移了话题。

    宫峻肆悠着眼睛看她,“你希望我留在她那儿。”

    “腿长在你身上,你留在哪儿我能左右吗?”无形中,声音已经带了火气。宫峻肆突然笑了起来,“你这是……吃醋了?”

    吃醋?

    她是真的吃醋了。

    可这会儿,她哪里肯承认,只红着一张脸摇头,“我没有!”

    明明吃醋了却还嘴硬。宫峻肆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伸手拉她,“走吧,直楼去睡。”

    她退了一步,总觉得他的手抱过许冰洁沾染了别的东西,拒绝他的碰触。宫峻肆的脸暗了下来,“怎么?今晚找到新欢了,连碰都不让我碰了?”

    “根本不是新欢!”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件事,夏如水的气都憋在了一处,紧张而窘迫地回答。

    “不是新欢,那么还是旧爱罗?”他轻易误解了她的意思。

    夏如水突然没有了解释的心情,倔强地拧过头去,“随你怎么想!”

    背后,气温骤降。不用想也知道,宫峻肆生气了。

    “夏如水,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如果敢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我绝对不放过!”他的声音格外冷沉,偏偏这份冷沉里夹了无限的危险性,夏如水的肉身猛然抖了一抖。

    “我会让那个男的一辈子都失去男人的功能!”他补充道。

    这就是宫峻肆,冷酷起来比撒旦还要无情。

    夏如水咬起了唇,却不得不解释,“我和那个男的真的不熟,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见过两次面。这次之所以会同意做他的女伴是因为他帮了我,我不想欠人情。”

    再不解释清楚,若宫峻肆真去找人家,把别人怎么样了,她岂不是得内疚一辈子?

    她的解释终于让宫峻肆的脸色好看了些,点点头,“最好如此!”

    他大步上楼,平板有型的背部透露出的是干脆果决和无情。夏如水无力地捏了捏指头,微微叹了口气。

    等到她回到卧室,宫峻肆已经清洗完毕,正舒服地躺在床上。她略站了片刻,走向浴室。清除衣务,任由温热的水浇过身体,洗去一天的疲惫。背后,突然一暖,有人贴过来的同时双手环住了她的腰。

    这个屋里,除了宫峻肆还能有谁?他的气息灼热,几乎烫伤了她的皮肤。她轻轻颤了颤,“你……不是冲完了吗?”

    “想和你一起再冲一次。”他的声音低沉性、感,几乎能将人融化。窝在他怀里,夏如水突然觉得全身无力,连他的手爬进了禁地都没有力气阻止。

    片刻,室内温度接近沸腾,她被动地接受着他的索取,整个人都如燃烧了起来般。她听到宫峻肆在说:“我只要你,不许吃醋,不许爱上别人。”

    沉浮间,她只能乖乖点头,什么也无法思考。

    一夜旖旎,夏如水没有宫峻肆的好体力,一觉睡到大中午才起床。好在不用上班,她懒懒地窝在被子里,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红晕,娇、嫩得像一朵水仙花。

    有声音响起来,她确认了好一会儿才弄清楚,那是手机铃声。宫峻肆的手机没带走。她倾身过去,意外看到了许冰洁的号码。

    宫峻肆不在,她不确定要不要接,只是许冰洁并不死心,不停地打。她只能沉默地划开,盖在耳边。

    那头,传来许冰洁带着哭腔的声音,“峻肆,你在哪里啊,我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好害怕。”宫峻肆昨晚没把她送回家就回来了?夏如水惊得不轻。

    “过来看看我吧,我感觉全身不舒服,是不是以前的病又要犯了?医生说要给我做检查,我真的好害怕啊……”

    夏如水无声地挂断电话,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宫峻肆这件事。许冰洁在电话里的声音凄凄楚楚的好不可怜,可她为什么不打自己父亲的电话偏偏来找宫峻肆?她自然知道许冰洁心里在想什么,该让她得逞吗?

    “发什么呆?”宫峻肆大概刚从健身房回来,顶了一头的汗水,湿、透的衣服印出了有型的身体轮廓。

    “许冰洁刚刚打电话过来了。”她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是否去关心许冰洁,决定权在宫峻肆这里。宫峻肆微微拧了拧眉,“说了什么?”

    “说害怕,还说身体不舒服,医生要给她做检查。”

    宫峻肆没有说什么,拎着电话出了房。夏如水以为他会去看许冰洁,只是十几分钟后就回来了。

    “不去看她吗?”她十分惊讶。

    宫峻肆只是挑了挑眉,“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她家长还有清楚她情况的医生。”

    “哦。”轻轻应着,对于他的做法她很赞成。

    虽然是周末,但宫峻肆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夏如水只要去厨房,打算跟厨娘们学几招,以免到了宫峻肆要她做饭吃的时候不知道该做什么。厨娘们都愿意教她,她也觉得很认真,时间过得很快。

    当做好第一道菜时,她听到了客厅里传来韩义的声音:“太太,您是这……”她本就端着碗走出来,所以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韩义对面的许冰洁。她颤抖着身子,脸色苍白唇色发青,在那里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