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两虎相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21本章字数:3058字

    任鸢飞苦笑一声,三年了……,他终于舍得回来了!她眼神空洞,心思恍惚回到了三年前他离开的那一晚。

    良久,她仰天眨了眨雾气森森的眼,露出一个寥落自伤的表情。心中积压了多年的心结,在这一刻仿佛才落下了帷幕。

    三思之下,她还是决定快速离席。

    不料她刚转身,突然被窜出来的师爷一把拉住,他满头大汗,手里紧拽着一个根木棍,“你让我好找,咦,今天怎么这副鬼样子?要表演?”说着师爷狐疑的盯了任鸢飞许久,“你能表演什么?表演能吃?”

    “吃你大爷!”任鸢飞没好气的吼道。

    “哎……等等,我找你是有正事儿!”师爷喘气连连,愣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任鸢飞回头看了眼那个正朝她走来的男子,不出几秒他就会看到她,她一急,只好抽身离开,可脚还没挪动,就听到有人高声大喊:“小鸢飞!”

    任鸢飞额头滴下两滴冷汗,杵在原地根块木头似得。

    “呵,还真是小鸢飞啊!”,来人收起纨绔的笑,眸中是三年不见的惊艳,相视良久,他看着今日任鸢飞的扮相,眸中风流毕现,打趣道,“这副打扮是想好要给我当小妾了么?”

    “三年不见,你还是这副德行。”任鸢飞见躲不过,也只好抬起头,大方一笑,勉励应对。

    三年不见,眼前的男人依旧一袭锦衣金冠。双眸幽深似海,映着火把跳动的火焰,粲然生辉,风流倜傥。她不禁感叹,真好,岁月似乎不曾在他金雕玉琢的脸上留下什么。就像他们的分离只是在昨天。不过他眉间隐约有了一层她难以熟知的沧桑。

    他合扇将任鸢飞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眯着眼笑了,“不错,越来越有风味了,我喜欢。”

    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调戏,她黑了黑脸,恼羞成怒:“连官媒都戏弄,也难怪你府中常年都有那么多侍妾整日为你争风吃醋了。”

    “嗯。”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供认不讳,又厚颜无耻道:“难道你也吃醋了?”

    任鸢飞冷冷一笑,“我若是你的侍妾,便买了哑药将你毒了!省得你日日花天酒地。”

    “呵,你果然还在觊觎我的美色,这就说漏嘴了!”男子得意的展开扇子,姿态娴雅的扇了扇。

    任鸢飞沉默了一下,算了,和这个登徒子磨什么嘴皮子!她抬起头望着他,言简意赅,“有事说事,没事儿,我走了!”

    “诶!”

    任鸢飞刚要走,不想却被他伸出折扇拦了去路,“要去哪儿?这么久不见也不留下来陪陪我?”

    他看似完全没有深意的一句话,却让任鸢飞心头一震,眨着的眼慢了半拍,曾几何时,他也喜欢笑着这么无理的打趣她,她晃了晃神,从思绪中挣脱出来,看他的眼神多了一丝期待,“听说,这几年,你处心积虑到处学艺?”

    他收了折扇,笑得难以形容,“嗯,就是想着打不过你。”

    “很好。”任鸢飞笑了笑,扭头就对师爷道:“师爷,你手里的棍子给我!”她将手里的画卷递给师爷,又看向傅梓新,“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成全你!”

    周围的人一见这场景都自觉的退开了一个圈,抱着看热闹的心,喧哗声此起彼。

    “傅梓新,打赢了,我就陪你,如何?”任鸢飞挑眉。

    “输了呢?”男子轻松惬意的望着她。

    “输了,药费自理!”

    “成!”

    说罢,任鸢飞撸起袖子,接过棍子,师爷朝她投去一个担忧的神色,却被任鸢飞忽视了,两人说打就打,她用棍子,他使折扇,二人在灯火辉煌中,交起手来。

    任鸢飞的父亲曾经是个武将,也一度认为自己会生个儿子,鸢飞娘怕他经受不住打击,悄悄瞒着他说是生的儿子,这一瞒就是八年,练就了任鸢飞自小就是刚毅,好动的性格!习武也是在这样的窘况下萌生的,并一直持续到鸢飞爹战死沙场,她才渐渐恢复了女儿身,这个事情在凰游镇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后来才衍生了任鸢飞放倒了壮汉李大山的典故。

    做了官媒后,武艺都生疏了,且她只习得了父亲的一些皮毛,但对付几个流氓汉子倒也不在话下,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原本以为浪荡纨绔的傅梓新会被打的很惨,不料几招下来……任鸢飞渐渐落得下风,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傅梓新出镇这几年怕是在外头学了不少功法,这下任官媒是要吃亏了!

    只见傅梓新以意导气,圆转自如,片片黄叶随力而起,随扇一推,落叶飞散,便将任鸢飞围形成一了一个圈。狂风落叶挡住了任鸢飞的视线,让她进退两难,她暗自吃惊,想不到短短三年,他的武功突飞猛进,而他这次的表现,就只能让人惊叹于他学武的天份了。

     眼看要输,一个洁白的人影突然随着落叶卷入圆圈,长剑出手,人随剑进,霎时间风舞梨花,剑气满天,宛若游龙。任鸢飞转过身,还不来及看清来人,就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一个无法抗拒的力气将她搂到一边,等她晕乎过来,看清眼前的场景时,她同众人一样张大了嘴,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傅梓新用扇子抵住来人的喉头。他却不慌不忙,低头看了一眼那把久负盛名的桃花扇,笑了一笑。一挥手挡开了扇子。紧接着纵身跃起,傅梓新只觉此人出手极快,不觉手上力道加重,出扇速度也加快。须臾之后,傅梓新手腕被点,登时没了力气,扇子从手中掉落在地,一柄闪着寒光的宝剑已架在他的脖子上,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任鸢飞脑子一片空白,如果不是傅梓新觉得是一大挑衅,冷笑起来,她都以为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这时,周围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欢呼这场精彩的打斗。

    新知府一袭白衣,没穿官服的他没了堂上审案的威严,一张脸却也是冷漠至极,甚至有点苍白。

    傅梓新一脸诧异,此人眉目修长,风姿顾盼烨然!

    天下竟有比他还要中看的男子?

     傅梓新捡起折扇,转过身望着已经呆成木偶的任鸢飞,指着竖成了一道风景线的的新知府不满道:“他是何人?”

    他这神态,俨然一副红杏出墙被当场抓住拷问奸夫的摸样,让任鸢飞扶了扶额,不等她回答,傅梓新凤眸一转,已然猜到,“听说我们镇上来了个风流倜傥的美知府,想必,就是阁下了?”

     见新知府紧抿着唇,一脸严肃,师爷立刻替他求情道:“梓新刚从州县回来,年少无知冲撞了大人,还请不要见怪。”

    “无妨,本官不会跟他计较。”,新知府将傅梓新的桀骜放荡尽收眼底,他只是回之一笑,不过黑曜石般深邃胡眸子里却凉飕飕的,看得任鸢飞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似乎察觉到她的异常,新知府转过身,突然拉起任鸢飞的手,神态自若的道:“这里人多,我带你过去入席吧。”

    任鸢飞的心一颤,不敢去看被他拉着的手,只听到周围不断传来抽气声,一颗心仿佛瞬间就融化在了温暖的海洋里。

    原本就硝烟弥漫的气氛,突然间凭空来了个惊雷,让傅梓新呆了半饷才回过神来,他看着任鸢飞的背影,以及她被新知府拉着的素手,迟疑了一会,突然仰天长叹道,“当初,你对本公子也是这般一见钟情……现在……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任鸢飞咬了咬下唇,回头看了一眼傅梓新,总觉得他这次回来有些不一样了,不过才分开短短两三年而已,为什么她有种和他分别了一个世纪的错觉,久到她面对他这样的无赖竟然有些不适应了。

    发呆的瞬间,任鸢飞明显的感觉到被新知府握着的手,增加了一点点力度,这熟悉的掌心,熟悉的温度,突然让她想到了那次掉进江府嚎坑的经历。

    那一次他的手也是这样,充满坚韧和力度。

    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下来,如此嘈杂的环境下她仿佛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触电的感觉从手心开始蔓延,酥麻酥麻的,让她难以抗拒。

    “小鸢飞,你真的狠心这样待我?”远处傅梓新突然说出这句久违的话,让她的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脑子里走马观花的闪过一个又一个关于他的大红场景,以及他那副受伤又自嘲的眼神。

    新知府用余光看到她低沉的眉眼,轻轻皱了皱眉,在他眼里的任鸢飞是个耿直,豪爽,没有丝毫感情羁绊的女子,可如今……他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仍然杵在原地的傅梓新,敏锐的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并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见她犹豫了,新知府稍微用了点力,便将任鸢飞彻底拉了过去,并浅笑道:“任官媒作为本镇身份最重要的女人,自然是要陪侍在本官左右,本官还有许多问题未向她请教,再说了,她一开始就答应了我的邀请,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