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三年前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21本章字数:3134字

    等她再次醒来时,她发现她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而床的旁边正坐着一个男子,眼神灼灼的看着她,她怔忪几乎无法动弹,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了,她只是警惕的看着他。

    月光下澈,给他身上蒙上一层浅浅的白霜。他的侧脸很美,他微微抬起头,白皙如玉的脸浸在阴影里,声音充满意外:“我……我没想到……没想到你真的会进去。”

    月光清寒,任鸢飞别转过头,原来这是他设计出来骗她的一个局!她闭上眼,不知哪里被烧伤了,直觉后背火辣辣的疼痛,沉默良久,冷冷道:“现在知道了?可还满意?”

    “谁让你上次那么蛮横,这次是给你点教训!”傅梓新幽幽的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

    “随你怎么想,我得离开了。”任鸢飞吃力的想爬起来,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才刚用力,后背就传来一阵刺心的灼痛!疼得她连呼吸都屏住了!

    “怎么样,还想走么?”傅梓新挑衅的勾了勾薄唇。

    她无力的垂下手,双眼茫然的望着帐顶,心底一片冰凉,手心突然传来的温度让她浑身一僵,她看过去,傅梓新正握着她的手,眉眼间升起一丝疑惑,他轻轻地勾起嘴角,浪子般摩挲着她的手,“任兄的手……嗯?这触感……”

    “怎么?”任鸢飞不动声色地抽出手来,只听傅梓新顿了顿,似乎在找合适的形容:“这触感……细皮嫩肉的,到颇似女子。”

    任鸢飞微微别过头,不置一词。

    没来由的,任鸢飞心中传来一声遥远的叹息。这么多年了,她都快认为自己是个男子了。

    沉默

    依旧是沉默。

    就在她思绪飘飞的时候,傅梓新突然捉起任鸢飞散落在床榻上的青丝,他把玩着,也不知道受什么驱使,他凑近一闻,任鸢飞见到此景心中蓦地一空,刚刚和缓的面容瞬间僵住。

    “果然有股……”傅梓新凝眉,认真想了一刻,恳切道:“糊味儿!”

    任鸢飞:“……”

    “我说……”傅梓新刚要说什么,突然见她紧闭着双眼,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几缕发丝贴在脸上,孤灯黄影下,竟然有种女儿家才有的虚弱和娇媚。

    他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鄙夷,“身为男儿,如此秀气,可不是什么好事!”说着也不管任鸢飞能不能听见,傅梓新的手轻轻地伸向她的衣服——毕竟这衣服被火烧得又脏又破,上面还有一些未干的水渍,而且,他突然意识到看她像是受伤了!

    眼快外衫掉落……

    “啪–”

    响亮的耳光声突兀而起。傅梓新不可置信的捂着脸,看见任鸢飞努力半睁着眼睛,声音虚弱而清脆:“滚!”

    “你受伤了,你不知道么?不就说了你两句柔弱么?现在充什么好汉!”傅梓新恼羞成怒的站起来,作势就要扒光她的衣服,“难得本少爷有闲心伺候你,别不知好歹!”

    “不……不要!”

    “嗯?”傅梓新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吼道:“你那是什么眼神!本少爷像是短袖么?”想了想不够解气,又骂道:“又不是娘们儿,扭扭捏捏的干什么?”

    见任鸢飞紧咬着下唇,用最后的力气扯紧了自己的衣扣,傅梓新后知后觉的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眼神慢慢变得炙热,目光从她柔嫩泛红的脖颈一直瞄到微微起伏的胸部,他呼吸一紧,盯了任鸢飞半晌,声音带了些嗫嚅:“你…不会是…女子吧?”

    任鸢飞闻言,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不行么?”

    说完她再也支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包扎好伤口后的任鸢飞一直沉沉睡着,他细细地看着她沉睡的面容,心底不知为何忽生怜惜。月色幽冷,他就在床边坐了一夜,脑子一直嗡嗡的,她竟是个女子,一时之间,他心情复杂,不知是喜是忧!良久他叹了口气:“身为女子,她怎能如此彪悍?”。

    这一夜她反反复复的发着烧,他又是擦身又是盖被子的,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体贴入微的照顾一个女人,仿若易碎的玻璃般,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

    快天亮时,看到她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他才勉力松了口气,一颗紧悬的心才得以释放,他疲惫的坐在床头,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不禁在想,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她是个女子,自己会不会怜香惜玉?

    此后,傅梓新总是寻着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找她这个恢复了女儿身的官媒。

    然而她的责任只是为他操办一场华丽盛大的婚礼。

    有一晚,他喝得很醉,来到她的红叶小筑,问她“:如果我不想娶她,我不开心,这婚,还是要成么?”

    她当时沉默了很久,反问他:“那么,你想娶谁?”

    他醉卧她的膝盖,一把拉过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都说醉卧美人膝,娶……娶你,怎么样?”

    任鸢飞一怔,随即推开他,刚要离开,不料被他一把拉住,她慌忙转头,一时间和凑上来的傅梓新碰了鼻子。两人离得那么近,鼻尖微微碰在一起,睫毛也快要纠缠起来。男子细微的呼吸喷到她的脸上,带着些许温热的酒气。任鸢飞屏住呼吸,终于冷冷地别过了头。

    沉吟良久,任鸢飞决然的道:“周小姐和你早有婚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且她那么喜欢你。 ”

    傅梓新跌跌撞撞的走起来,从后将她抱住,揽入了怀中,喃喃失声,“我不在乎……我不在乎……”

    任鸢飞叹了口气,想起她曾问过傅金文为何那么急促想要促成这桩娃娃亲,傅金文当时的回答是,若傅家不能让周家满意,那么就等着家财散尽,妻离子亡。做不成亲家,便成仇家!

    任鸢飞不知道这两家究竟有何瓜葛,非要堵上傅梓新一生的幸福,但是她也无可奈何。

    所以……婚礼如期如图的举行了。

    雾气袭来,冷风乍起,吹动了裙摆,任鸢飞恍惚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陷入了一个很久以前的梦,抬眼望去傅梓新还穿着那一身大红喜服站在那里,等着她过去,她心里微微一动,又闭上了眼睛,似是挣扎,她神情痛苦的想要逃避。

    这个场景太难忘了,以致熟悉到成为了她的梦魇!

    大婚那一日傅梓新就像现在这身妆扮!

    等她再次睁开眼,天已经黑了!

    刚刚拜完天地的傅梓新将她拉到了一处偏远的角落,忽然间抬起了头凝望了她一眼。这一眼看得很深、很深,似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面对他突如其来无比沉稳的样子,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傅梓新看着她一瞬间渺茫的神色,忍不住想要为她掠开额前的碎发,可手刚触碰到她的额角,她就快速闪开了。

    “你已经成亲了。”

    这句话像是分界线一样刺痛傅梓新的心,他的手僵在半空,他直直的看她,月似清霜,眼眶有种浅浅的酸涩,“小鸢飞,我们私奔吧。”

    “你醉了,回去吧。”任鸢飞皱着眉,一脸苍白。

    他狠狠地吸了口气,停滞片刻,他终于下定决心,道:“你……你真的狠得下心这样待我?”

    “我们……是不可能的。”任鸢飞淡淡的说,声音失了几分颜色。

    “好……好,很好!”

    任鸢飞眼睁睁地看着他转过身,向着极远的黑暗一步步走去,每一步都走得极其沉稳,像是诀别,每一步仿佛在撕扯着她的心,往日的一点一滴如浮光掠影,如镜花水月般,悄然消散。

    “傅梓新!”

    巨大的吼声空荡的回应在她的厢房里,她猛地睁开眼,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阳光从窗户一泻而下,十分刺眼,她抬了抬自己的手,又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确定没有任何灼痛感后,她知道,她是真的从梦里摆脱出来了。

    梦里的场景一一再现,她揉了揉发胀的头,从那一别后,傅梓新就消失了,直到……直到昨晚他突然又回来!

    她叹了口气,下床梳洗。

    初阳正好,葡萄架上反射着幽亮的橘光,晃晃如银。

     就在任鸳飞开门的瞬间,她猛然怔住了,花墻下,一个身长玉立之人正拿着水壶认真的浇花,听到开门声男子转过身来,只见他澄净的眸子中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仿佛清风拂过湖面,激起波波寡淡的涟漪。

    “愣着做什么,过来一起用饭。”

    说着他将水壶放到地上,朝着她施施然过来。

    任鸳飞看着整个院子都沐浴在一片水珠之下,生气腾腾,脑子有点懵,突然她脸色一白,在想她大叫着傅梓新的名字,他隔着木门是否听到了?

    她尴尬的走到石桌边,拘谨的坐下,看着新知府将打好的粥推到她的跟前,白凈的粥熬得刚好,每粒米都十分饱满,里面还夹杂着碎碎的青菜,她木楞的端过粥,闻着这特有的清粥香,晃了晃神不禁问道:

    “你做的?”

    “嗯。”他只是淡淡的应着,目光落在她略显憔悴的脸上,又不动声色的移开,将他准备的一叠泡菜推至她面前,又拿出一个鸡蛋剥了起来。

    葡萄架下光影昏暗,想必她此时的表情也如雾里看花,是模糊不清,暧昧不明的。他眸中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笑意,问道:“盯着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