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艳福不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21本章字数:3028字

    豆腐西施端来牛肉时,一惊,“怎么就剩你了?”

    任鸢飞喝的微醺,抬眼看她,指了指一旁的座位,道:“坐下,正好我找你有事商量。”

    施忆如坦然入座,拿了她的酒,给她斟了一点醒酒茶,道:“何事?”

    任鸢飞开门见山,“咱明人不说暗话,你也知道我的本职,我就想问你,你知道师爷对你的情义吧?”

    施忆如呆了呆,抬头看她,眼睛里瞬间骤然闪过失落与疼痛,“知道又如何?”

    “那你是什么想法,能接受么?”任鸢飞手指摩挲着茶杯,目光犀利的看着她。

    “我……”施忆如咬了咬下唇,双眼含春却面有难色,“纵使有心,怕也只能辜负了。”

    “你是担心那块牌坊?”

    “那可是贞节牌坊!镇上除了1座庆寿牌坊外,其余5座都是功名坊,贞节牌坊就那么一座,甚至,只有我一人的名字!如果我一旦……”说道这里施忆如声音哽咽起来,任鸢飞没让她继续说下去,她皱了皱眉,手指在茶杯上转了转,贞节牌坊于任何一个守寡家族都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女子守节或殉夫能够让整个家族出名、得益,就算是牺牲也是有价值的。

    正因为守节的妇女少,所以帝皇为其立牌坊!这并非众人无聊之作,而是人们对爱情忠贞的最高荣誉!

    只不过这种愚忠在任鸢飞眼里是可笑可悲的,所谓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只要有心,何至于拿自己有限的生命来当这种没有意义的筹码呢?

    任鸢飞很清楚,不是豆腐西施不愿意接受师爷,横在他们中间的是一种无法打破的制度,众人的眼光,道德的枷锁。

    瀟湘雨,轻落石板,风拂青苔,任鸢飞走出豆腐西施的‘豆研坊’时,天上突然飘起了雨,她只身没入雨中,路过摘星台时,远远遥望着烟雨朦胧中逐渐飘来的丝乐,停伫了一刻,灯火摇曳中的摘星台在丝雨中越发朦胧,遥不可及,就像一个彼岸的梦,直到衣衫湿透,阵阵寒凉刺入心头,她才晃过神来,哀叹了一声。在凄凉秋瑟的细雨中行走,寂寞是指尖的凉和心底的痛。

    回到红叶小筑时,天上的雨转瞬成了暴雨,雷鸣电闪,风雨交加。这还是入夏以来,第一场暴雨。

    任鸢飞没有点灯,她已经习惯了无数个黑夜回到这个只有她的寂寥之地,一景一物她都十分熟络。

    等她把衣物换好,又擦了擦湿透的头发,拉过被子准备入睡时,她赫然尖叫一声!

    不等她叫出来她自己先捂住了自己的嘴!

    闪电晃过的瞬间,她已然看清她床上的男人!

    榻上传来绵长的呼吸声,宽阔的胸膛有规律地起伏,如墨的长发静静流淌在肩边枕侧,刀削似完美的俊容,看不到平日的风流邪气,俊挺的鼻梁勾勒出完美的侧脸。也许是睡得非常沉,他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微嘟的嘴唇也为这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添上了一丝童趣,竟显出一点可爱的感觉来。

    她骤然起伏的心慢慢平复,扶额哀叹一声,“竟无家可归到要来蹭床了?”

    叹完了,她皱眉又是深深的忧虑,“傅梓新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

    原准备一巴掌将他打醒的动作徒然停下,想到三年前他负气不辞而别,她又有些于心不忍,时隔三年再次归来,还是一副为所欲为模样。

    正想着,那厮突然翻了身,踢开了被子!

    任鸢飞摇摇头,将被子给他悉数搭上,朦朦胧胧中却听到他絮絮叨叨的说话,似被揭开的伤疤,牵出支离破碎的痛那般让人揪心不堪,他说:“小鸢飞,你竟不知道我想娶得是你……”

    那么一句话仿佛携了千般凄凉,万般痴妄。让她的动作一滞,一下子就迷茫了,时光几乎都静止在这一刻,那陪伴了她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熟悉面孔,他曾问过,如果有一天那个愿意带她天涯海角的人出现,她会怎么选?

    她这一沉默就是三年。

    她叹了口气,有些事情错过就是错过,负了就负了。他这些年没看懂,反而越陷越深了。

    她给他盖好被子,正准备离开,眼角的余光突然瞟到他眉头的右上角有道赫然醒目的伤疤!这?白日里,他散下青丝,她未曾注意,现在看到这疤痕还挺深的,她皱眉,难以想象如此在乎这张皮相的高傲男人怎么会弄得如此狼狈?

    看着他眉间多了分冷峻沧桑,不知不觉间,心疼像雾气一样浸透了她的心。

    这……这三年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正当她发呆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任鸢飞怔了一下,望着大雨倾盆的门外一脸不可置信,闪电接二连三的过,门框上投掷的黑色身影,纤长又挺拔,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屏住呼吸,漆黑的夜除了门外暴雨倾盆的洗刷声,更多的是狂风不安的呜咽。

    良久未曾等到她的回答,门外的人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睡了?”

    任鸢飞看了看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又看了看门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见她?

    虽然没什么理由,但是她突然有点心虚,她想假装睡迷糊了,起不来,可转念一想,万一真的找她有事呢,而且外面正是倾盆大雨!举棋不定的她还是改口小声问道,“有事?”

    他在门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你的发钗掉了,你没发现么?”

    天要亡我!

    任鸢飞直觉被雷劈了!她赶紧伸手摸向自己的发间,一阵慌乱之后,她又镇定下来,突然想到诸多问题,其实被他捡到发钗这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怎么知道就是她的?还有,她今天根本就没有带发钗,也就是说,昨晚就掉了!为什么现在才还呢?而且他怎么知道她没睡?

     更恐怖的是,明知道她没睡,他为什么要先问她睡了没有!

    任鸢飞咬了咬下唇,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傅梓新的睡穴,将帷帐放下整理好,深呼吸了几下后,才鼓起勇气开门。

    雨越下越大,往远处看去,好象一块灰幕遮住了视线,灰蒙蒙一片,这样大的雨中,他就那么笔直的像一尊雕像立在雨中一动不动!任她想过千百个看见他的场景,但这绝对是她料想之外,无比震惊的!

    水顺着他颀长的脖颈流进衣服里。湿透了衣衫,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幕,沉闷的雷声如同大炮轰鸣,滂沱大雨在他单薄的身上肆虐,雨柱漫天,势不可挡。

    她惊叹一声,咬紧下唇,“快进来!”

    夜雨染成天水碧,风吹落的花瓣飘在了他的肩头,他在雨中迈着沉重的步子闲散的走过来,原来,有些人不需要什么刻意的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

     走近了,忽然听到他的声音夹着雨声飘来:“怎么不掌灯?”

    望着他浑身湿透的他,任鸢飞一时之间乱了分寸,“怎么湿成这样?”

    司徒君静了半天,道:“刚回来,没留神下雨了。”

    任鸢飞一怔,随即想到他今晚会了佳人才招致如此狼狈,冷了脸色,“哦,秦若素没有邀你一同赏雨?”说着便要去拿毛巾,却被他一把拉住,语声中透着疲惫道:“我说我没有去赴约,你信么?”

    任鸢飞心脏猛地跳慢了半拍,眼中闪过一丝窃喜,回眸看他,又冷了脸,“同我解释做什么。”

    他手心的温度冷得如同冰刃,任鸢飞挣了挣,“我去给你打点热水。”

    “不用了,我头晕,你陪我一会儿。” 他淡淡的说,任鸢飞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实在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任鸢飞额头上青筋跳了一跳, “淋了这么大的雨,能不晕?”说着她将他拉到侧榻,让他把湿衣服都脱了,等她拿了被子过来,看他还穿着湿衣服,她不禁恼道:“ 怎么还不脱?你那什么眼神,你都这样了,我还能对你做什么不成?”

    瞧着司徒君今夜像是诸事都慢半拍的模样,又叹道:“好吧,纵然能对你做什么,我是那种人么?”

    说完她一怔,脸色一红,趁他没反应过来,她立刻岔开话题道:“我懂了,我这就出去。”

    可她还没转身,又再次被他握住手,“我……我身体僵硬了,动不了。”

    望着他一副无奈又有点期待的诡异眼神,她鬼使神差的羞赧了,靠过去,她指节才触碰到他的衣襟便已然有些酥软了,她痛恨自己的敏感,鼓了好大勇气才毅然而然的将他衣服扒了干净。

    又拿被子将他团团围住,裹得像个粽子。

    司徒君伸手揉了揉额角,刚才还发白的脸,突然间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了起来,他轻咳了一声,看着一脸担忧的任鸢飞道,“过来坐,我有话同你讲。”

    任鸢飞瞧了瞧他,依言入坐在她宽大的睡榻上,这时他从被窝抽出手,自然而然的放在她的掌心,“很冷,替我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