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完整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21本章字数:3062字

    任鸢飞嘴角一抽,“他不是新欢,你也不是旧爱,从哪里来,你还是回哪里去吧。”

    傅梓新刚要走,突然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神色黯然了一下,道:“听说你喜欢水晶兰,我恰好在西域路上见过这种花,如果你收留我,作为回馈我帮你养一盆如何?要知道这个可是有价无市的,即便皇宫贵族想要一睹芳容,也得等上好几年。”

    任鸢飞思索了一下,咬了咬下唇,反问,“你打算留多久?”

    傅梓新邪魅一笑,“一月足矣。”

    任鸢飞陷入了沉思,没错,她确实喜欢水晶兰,那是她很小的时候父亲从战场给她带回过一株,不过被她养死了,她一直挺自责。那些年,她一度为自己不是男儿身而痛苦不已,她不想看到父亲失望的神色,她甚至喜欢父亲那种能够披荆斩棘,纵马沙场,驰骋一方的英雄模样,哪怕死在那堆冷酷寂寞的黄土上,那也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啊!

    任鸢飞收回思绪,不禁感慨,“一月?一月你能养出这种花来?”

    傅梓新笑的邪魅狷狂,“不如试试。”

    任鸢飞默了默,算是答应了,她确实喜欢这种花,但另外她也知道傅梓新的处境,并不想那般冰冷无情,在他被所有人都遗弃的时候,也踩上一脚。

    反正一个月他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她何乐不为?

    然而,她终是低估了这厮的厚颜程度,不到三天,她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听闻傅梓新搬到任鸢飞的西厢房后,师爷过来道贺,那眼神就跟任鸢飞新纳了一房妾室没什么分别。就差没放鞭炮庆祝了,六子和初四是一道来的,两人盯着花农打扮的傅梓新转了几圈,后叹道:“这傅家少爷果然被扫地出门了!”

    “可不是,都给老大当花农了!”

    “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都说虎毒不食子,这傅老爷也是铁石心肠。”

    “我看他也是中邪,周家小姐身材,样貌,家世,那样没有?又贤良温淑,他怎么就瞧不上?”

    “你懂什么,像他这种万花众中过的男人,什么女子没有见过,稀罕什么?”

     “可怜了周家小姐,新婚之夜就被抛弃,守寡三年,盼着他回来了吧,还抵死不从!”

    两人一言一语,说的正高兴,任鸢飞走过来一人头上来了个暴栗!疼得两人抱成一团。

    “老大,把我敲傻了,我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可就落到你头上了!”六子不满的哼哼。

    任鸢飞斜眼看他,像看白痴,“你家是用头来传宗接代的?”

    六子:“……”

    初四:“……”

    师爷:“……”

    傅梓新:“……”

    望着众人匪夷所思的眼神,任鸢飞气定神闲的坐在葡萄架下,她抬手倒了茶水,闲闲开口:“晚饭没有,你们自己看着办。”

    众人又将目光落在傅梓新身上,他拿起花坛里的小锄头,笑得阴测测的,“饭老子不会做,钱可以出。”

    众人一愣,六子最先反应过来,屁颠屁颠的凑过去,小声嘀咕,“你有这钱,为啥不住客栈?”又偷偷瞄了瞄任鸢飞的脸色,“要来遭受老大的蹂躏?”

    傅梓新笑得高深莫测,“这是计策!”

    六子被说得二愣二愣的,以他的智商完全听不懂,也就懒得去懂,曲解为:这富家公子,就是没事儿吃饱了想找点刺激,他仔细琢磨,傅公子分散了老大的注意力,他的小日子总会好过许多,何乐不为?

    晚上,众人齐聚红叶小筑,看着火光四溢,葡萄美酒,人来人往,笑声连连的红叶小筑,任鸢飞反而有些不适应了,她已经不记得红叶小筑有多久不似这般热闹了,一扫往日冷静与寂寥,让这个地方充满了人间烟火的味道。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师爷把司徒君也叫来了。

    酒过三巡,任鸢飞喝的有点飘了,言语多了起来,她转头望着司徒君,道:“我琢磨了一晚上,近来镇上没什么喜事,不如把师爷和豆腐西施凑了,大人意下如何?”

     月华如练,寒照长夜,司徒君正襟危坐,淡淡点头:“可行。”

    任鸢飞如蒙大赦,蹭的一声站起身,对着众人举杯,“来,干了这杯,我有大事宣布!”

    众人奇怪的看着她,她付之一笑,待大家喝了酒后,她豪言道,“呐,酒喝了,就是赞同我的观点了。”她正说着,突然瞟见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有种上了贼船的既视感,满意的笑了笑后,道:“我需要你们的配合……”

    接着她将自己想了一整天的计划和盘托出,说完时,大家的表情都很丰富,面面相觑后,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司徒君,原以为他会恼羞成怒,训斥一顿,不想,他只是沉默一下,说了一句让众人都掉下巴的话:“听起来不错,本官负责哪个环节?”

    众人:“……”

    任鸢飞以为自己酒喝多了,脑子有些不灵光,可能没有表达清楚,让他误会了,再次强调道:“我负责创造机会,六子初四你两埋伏充当蒙面人,掳走豆腐西施,师爷则上前……”

    “师爷则上前一起加入掳走的暴行!从而让整个事件‘生米煮成熟饭!”哇,老大,你这个想法虽然有些禽兽,但是我喜欢!”六子起身侃侃而谈,任鸢飞扶额朝他丢去一记刀眼。

    师爷红着脸,咳了咳,“六子,你耳朵刚才打蚊子去了吗?”

    接着众人都用一种‘你脑子里装得都是啥’的眼神紧紧盯着他。

    “啊?不是这样啊?”六子一脸失落,让众人恨不得将他暴打一顿。

    这时,同样神游天外的傅梓新也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任鸢飞紧捏的拳头,恨不得下一秒就砸在这个缺心眼的俊脸上,她深呼吸了一口,压抑着怒火道:“师爷你到时候看准时机,上去就给六子一巴掌,记得动作要快,姿势要帅……”

    不等任鸢飞说完,秦初四立刻出来声明道:“我觉得到时候还是把豆腐西施打晕算了,毕竟以师爷的体力想要对抗我们两个,来个英雄救美,我觉得有些……强人所难!”

    这时,听出个所以然的傅梓新立刻起身,他一脚踏在石凳上,潇洒的撒开薄扇,举头望月,轻轻一摇,青丝飞舞道:“师爷任务艰巨,何不换成本公子?”

    “关你屁事!”师爷怒吼,之后又起身教育六子和初四,“看到我冲上来,你们不知道跑啊!”

    众人面面相觑后,都赶紧点头。

    四周暗影沉沉,凉意潋潋,司徒君的笑越发飘渺,“那本官?”

    不等他话说完,任鸢飞立刻将一杯酒水递给他,“这梅子酒好喝,你多喝点。”

    六子在火堆旁烤鸡腿,听她这么说,摇摇头道:“老大,这是杏花酿,哪里来的梅子酒?”

    任鸢飞闻言,皱了皱眉,“可……可我怎么喝到里面有骨头?……桃核?”

    众人看着她傻乎乎的把葱头夹到酒杯,又一饮而尽,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对于司徒君这种明明没有他的事做,却硬要来参一脚的形式作风,不由让师爷联想到了自己在西施的豆腐店,图谋不轨那些事儿,他略含深意的看了一眼任鸳飞,更加确定心中所想之事。

    眼见任鸳飞张口要说什么,傅梓新立刻站起来将手搭在她的肩上,挑衅的看着司徒君笑,“你呀?你就负责在进山口望风好了。”

    任鸳飞一巴掌拍掉傅梓新按在她肩头的爪子,吃痛的傅梓新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为了让我也有机会参加演出,我自我牺牲下,首先,我出场去调戏豆腐西施,之后出现两个蒙面人,之后我与他们过招,假装不敌受伤,师爷再偶然经过……吓跑两个歹徒!

    最后赢得美人归,如何?”

    任鸳飞刚要点头,司徒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本官认为,这里面有两个缺陷。”

    “是什么?”众人问。

    “完整的剧情应该这样:

    首先,任鸳飞将施亿如约至西郊程前寺,事后,两人一同回去,途径望山叉路口时,本官突然出现将任鸳飞带走,制造施亿如独归的迹象,这时一直尾随的傅梓新出场,接着……”

    未等司徒君说完,傅梓新立刻跳起来,“这根之前有何区别?我的戏份又没多?”

    司徒君笑笑,直言:“区别就是本官出现在了重要位置!那比较符合本官尊贵的身份。”

    傅梓新咬牙切齿,“那还有个缺陷是什么?”

    司徒君沉默了一下,沉沉的看着师爷道,“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只会让镇上的人钦佩师爷的为人,若想一劳永逸……”

    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眼神辗转:“除非……”

    “除非把我打残,能多残就多残!最好是奄奄一息。”,师爷一脸严肃。

    这时任鸳飞也醒悟过来,激动的道,“对,要用师爷舍命相救感动镇上的人,届时,师爷被打得半身不遂了,也只能让豆腐西施前去照料,从而成全他们的爱情。”

    说完大家一致拍手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