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三年前的命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21本章字数:3001字

    几人越说越兴奋,酒宴气氛一度高涨,任鸳飞也喝了不少。

    喝到最后,师爷让六子架着他回去,六子狐疑的看他一眼,师爷今晚的酒量怎的这么差?回头,看着喝得人事不省的任鸳飞,他不放心,刚要说话,却被师爷一把拧住耳朵,小声道,“还想混下去,就给我闭嘴。”

    师爷又装出晕呼呼的表情,同时叫上初四,“初四啊,今晚大牢不是轮到你值班吗?”

    初四被喊得一愣一楞的,立刻陷入是我值班,是我值班吗?的纠结中。

    等几人走后,傅梓新挑眉,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已经喝趴的任鸳飞,又得意的看着司徒君,语气颇为傲慢,“是我送你走呢?还是大人自己走呢?”

    司徒君,沉吟了一下,看着已经睡沉的任鸳飞,露出一个令人费解的笑,“本官走与不走与你何干?你似乎应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处境?”

    说完司徒君抬手一指拱形院门,傅梓新立刻白了一张脸。

    望着门口站立的那一抹在微风中楚楚可怜的身影,他抽了抽嘴角,算你狠!

    傅梓新阴沉着脸走到女人面前,只看了她一眼,便厌恶的挪开目光,举头望着天上的明月道:“消息倒是灵通,你这番又是作何来了?”

    “跟,跟我回去吧,我们……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女人说的梨花带雨,憔悴的脸上,被月光镀了一层浅白的月光,显得更为加柔弱,裊裊清风将她夜色里的发丝吹得飘逸飞舞,越加显得温婉可人。既有大家闺秀的含蓄,又有小家碧玉的羞怯。

    这么一副秀色可餐如诗如画的模样,换做以前,他就是夜黑风高偷香窃玉也要染指一下。

    可现在……

    面对这么一个弱不禁风,仍然有着姣好面容是个男人都会生出恻隐之心想要搂在怀里怜香惜玉的女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在温柔乡里藏了一把伤他的利刃!

    他眼中流过一丝惋惜,唇角凌厉,“回去吧,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周蕊香咬着牙,蓄着泪,双手发抖,“你,你还要我怎么样?新婚之夜你不管不顾抛下我,我为你守身如玉三年,不怨不恨,是我做错在先,你走后,我日日宿在承千寺里,祈祷悔过。知道你回来了,我高兴得一路狂奔,可是你呢?为什么你就是放不下以前的事儿?我们都从里面出来了,为什么你还要执意陷进去?为什么不能回到从前,好好过日子?”

    周蕊香哭的惊天动地,以致把喝醉的任鸳飞都吵醒了,她醉眼惺忪的望着周蕊香,看着她哭出了一个女人最悲哀的请求,为了爱放低身段,拿出最卑微的姿态,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

    傅梓新也不是铁石心肠,看着她哭得如此绝望,一时怔住了。

    看他犹豫,周蕊香以为他动摇了,她上前不顾矜持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将他紧紧缠住,“跟我回去可好?”

    一阵奇异的香味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有些熟悉,又有些令他悸动,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抱过女人了,禁欲了那么久,女人是什么滋味他都快忘了,怀里温软香玉,阵阵女儿的清香味让他情不自禁就饥渴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局部正在蠢蠢欲动。

    傅梓新努力克制,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垂在两边的手紧紧的捏着拳头。

    任鸳飞垂下头不再去看傅梓新,这么多年了,她以为她彻底放下了,有时候喝醉了想到他心中也毫无波澜,可面对这样隐忍不发的他,任鸳飞这一刻心里却有些堵,闷得发慌。

    她跌跌撞撞的朝屋里走去。可没走两步,脚下就绊住了藤蔓,幸好司徒君眸光一直照拂着她,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她斜倚在他怀里,温暖又舒适。

    到了床边,她竟不肯撒手,她抬头借着朦胧月光看着他,眼神里带了一丝伤痛,问:“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寻你的未婚妻?”

    说完她抱着被子沉沉睡去。

    司徒君望着她的眼神有些幽深,沉默半响他替她拉好被子,手指轻抚她的脸颊,俯身在她耳边轻轻道,“现在也不晚。”

    第二日,任鸳飞坐在床边久久回不过神来,不管是她倒着还是躺着还是趴着还是无法想起昨夜喝断片儿的事情。

    就在她苦思冥想是怎么回到床上的时候,门突然被谁一脚踹开,强烈的光纤渗入房间,她立刻伸手一挡,等她适应了,指缝间的傅梓新便跟条饿狗似得汹涌蹿来,“司徒狗你给我滚出来!”

    骂了一圈,发现并无男人,继而望着蓬头垢面的任鸳飞指责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司徒君在你房里呆了大半夜才走,出来还衣衫凌乱,更过分的是他进去后,居然把门抵死了!害得我在你门口睡了一夜!你说你们都干了什么?”

    任鸢飞咬着下唇,脑子里闪过一些零星的片段,有勾着他不让他走的,有躺在他怀里的……但后面还有些啥,她完全不记得了,她惨白着一张脸,短暂的惊慌后,她看着傅梓新一脸的鄙夷之色,镇定下来,道:“酒后……”

    “酒后就能乱性?”傅梓新鄙夷之色更甚。

    任鸢飞哑口无言,好半天才理直气壮道:“诚然我做了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只是我收留的一个花农而已!”

    傅梓新:“……”

    话落,傅梓新一僵,颇有些震惊地看着她,眼中掠过一丝伤痛,他转身,负手而立,语气有些颤抖,“你……你是不是喜欢他?”

    任鸢飞没有说话,只是抬眼望着窗外,凉风骤起,浅蓝色的梧桐花纷然落下,落在来人的发上衣上,他伸手轻轻一掠,神色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又转身离去。

    司徒君!

    她蓦地起身,眼光追着他的背影而去,傅梓新冷眼站在一旁,将她紧张的情绪尽收眼底。

    她目光停留在司徒君刚才停留的地方,想着他在那里呆了多久,是来找她吗?想不出个所以然,又目光呆滞的问傅梓新:“你刚才说什么?”

    傅梓新表情一凛,心底无声的漫过一丝惊痛。

    她缓缓收回目光,再看向傅梓新时,她一怔,莫名的有些心虚,匆匆别开目光,目光散乱的到处看。

    见到此景,傅梓新闭了闭眼,淡然道:“没什么。”

    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任鸢飞心中一瞬间有些感慨,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良久,表情还是愣愣的,“怎么回事?好像突然生气了?”

    按照昨天的计划,任鸢飞梳洗完就去了西郊的承千寺,到达山下时,已近黄昏,她特意挑了这个人少的时段,方便行事。看着零零星星都急速往城里赶的人,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抹斜阳,两袖清风,间或有暗香袅袅,沁入心扉,任鸢飞静静地候在一尊泥佛旁,霞光泼洒着温柔的光芒,让一切都看起来如诗如画,但她丝毫没有心情欣赏,离约定的时辰已经过了许久,还不见施忆如,她不禁有些担心。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她急的满头大汗。

    就在她心急如焚时,远处一个身影小跑着过来了,近了发现是六子,任鸢飞眉头一拧,问道:“怎么回事儿?不是让你埋伏在前面吗?跑过来做什么?”

    六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许久才瞪着眼,焦急道:“不好……了,豆腐西施好像失踪了!”

    “什么?”任鸢飞一头雾水,一把拎过六子,“你说清楚!”

    “我和傅公子在哪里等了许久,不见她来,初四便去寻她,可……可人没寻到却发现了这个……”说着六子将手里的一只绣鞋亮出来,“师爷确认这就是豆腐西施的鞋子,大家急成一团,都分头找人去了!”

    任鸢飞听完两眼发黑,耳朵里嗡地一声,脑子一片空白!

    六子见她吓得不轻,赶紧安慰道:“别……别着急,事情未必就一发不可收拾!”

    任鸢飞摇了摇头,拉着六子一个劲儿的问:“鞋子……是在哪里发现的,带我去!”

    六子连连点头。

    两人赶到现场时,任鸢飞直觉一阵天旋地转,道路两侧都是一米多高的茼蒿杂草,前面又是弯曲的泥泞小道,是些不起眼的小山坡,白天还好,到了晚上一片荒芜,说不定还有野兽出没,平日里大家都走官道,路经的小路也没多长,虽然偶尔也有人抄近道走这条山路,但如今天色已晚,遇到人的几率和遇到鬼的几率大约是一样的!

    任鸢飞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尤其是看到六子所指的失踪地点时,她睁大双眼,脸上血色全无!

    心顿时凉了一截,脑海中某些零碎的记忆席卷而来,她一脸苍白,就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

    三年前,李大山的新婚妻子也是在这里被绑架的!

    难道说,时隔三年,那个杀人犯又忍不住寂寞出来作案了吗?

    不会这么巧吧?

    任鸢飞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