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失踪的少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22本章字数:3013字

    六子看她摇摇欲坠,立刻扶住她,“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其实……其实我们都想到了……”

    六子嘴笨,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只得道:“不如我们也去找吧,人多力量大,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的,这次她失踪时间短,找到她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任鸢飞点了点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手脚冰凉,一把拉住六子,问:“司徒君呢?他知道了么?”

    “就是司徒大人第一个发现她失踪的,已经差人寻找了,也是他让我来通知你的!”六子说完,想到司徒君吩咐他时,那掩盖不住的担忧,不知道是担心任鸢飞也被绑了,还是担心豆腐西施生死未卜。

    六子叹了口气,和任鸢飞一处扒开草丛慢慢找了起来。

    让任鸢飞绝望的是,这一找就是三天!

    这几天她不吃不喝随着衙役和乡亲们一起漫山遍野的寻找,可豆腐西施就像滴入沙漠的雨滴一样,眨眼就消失无踪了,关于她的一切恍若一个梦境般迷离,找到神志不清的时候,她都怀疑这个世上是否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可每当看到师爷比她还要绝望的眼神,她又忍不住打起斗志继续寻找,哪怕手摸出了血,脚上全是泡,她也顾不得了。

    直到她因为疲劳彻底晕过去。

    醒来时,守在她床边的是司徒君,她睁眼泪水就抑制不住的往外流,内心的自责与羞愧让她崩溃,司徒君握着她的手,反复强调这不是她的错,可她还是难以释怀。

    哭得累了,她枕着司徒君的手掌昏昏睡去。

    入夜,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听到有人向司徒君汇报:“大人,找到她了!”

    司徒君似是没有说话,来人接着道:“死了,和三年那桩案子如出一辙!已经传了李大山前去验尸,大人现在是否要去看看?”

    司徒君还是没有说话,可任鸢飞的心已经被彻底冻结了,她心如死灰,感受到司徒君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后,起身慢慢离去。

    脚步声越走越远,任鸢飞终于抑制不住的哭出来,“是我害了你,我不该让你一个人赴约……”

    “我对不起师爷,师爷那么爱你,知道了一定恨死我了,他恨我不要紧,可他仰仗在你身上的后半生该怎么办呢?我拿什么补给他?”

    哭得累了,一片晕乎中,似有一个女人站在她的床头,朝着她阴森森的道:“任鸢飞都怨你……都怨你,还我命来!”

    任鸢飞直觉冰凉的手指掐着自己的脖子,她已经放弃了挣扎,“如果一命能够抵一命,你就拿去吧!”

    压抑的呼吸让她难受的喘不过气来,就在她放弃抵抗时,一道白光从她眼皮闪过,刀刃的剑气直逼肺腑,她大气一喘,本能的猛地睁开眼,一个翻身做起来时,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个梦境,身上黏湿湿的,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见她气若游丝的醒来,司徒君命人准备了洗澡水,又给她端来一个热粥,瞧着不过才两三天的光景,她已经瘦了一圈,眼中满是怜惜,“人找到了,你不用担心了。”

    “什么?”任鸢飞生怕梦境重现,双眼充满恐惧,生怕自己听错了。

    “她还活着,只是……”司徒君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只是师爷不太好。”

    “师……师爷?”任鸢飞有些发懵,“你说找到施忆如了?”

    “嗯。”司徒君,瞧她一脸不信,用手捏了捏她汗湿的脸蛋,“怎么,还以为在做梦?”

    看她幼稚又稚拙的点头,他淡笑:“你若担心还在梦中,不如亲我一下试试,反正你也不亏?”

    任鸢飞一怔,傻傻的看着他,又伸手摸了摸他光滑质感的皮肤,确定自己有了感知,她终于回过神来,露出一丝惊恐后的余悸,“你说找到了?是怎么回事?”

    司徒君将手里的稀粥递给她,欲言又止,“先把粥喝了。”

    任鸢飞看执拗不过,也只得抬起粥碗喝起来,清粥入口香稠,葱花和碎肉切得仔细,味道适中,很容易下咽,看她把粥喝完,脸色稍微红润了些,司徒君才缓缓开口,“你昏睡了三天,你知道么?”

    司徒君看着她,带着深沉难测的目光,也不动作,只是盯着她的脸。在他的眼眸里,任鸢飞看到了苍白如纸的自己。

    她快速的低下头,声音怯懦:“我……我实在太害怕了。”

    司徒君幽深的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无奈:“以后不管做什么,首先确保自身的安全可以么?”

    任鸢飞心中一紧,抬起充满雾气的眸子,轻眨睫毛,问道:“司徒君,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司徒君双眸一凝,沉默着没有说话。

    任鸢飞尴尬的扭过头,道:“因为你是个好官?”

    司徒君紧抿薄唇,思索了一番,良久才开口,语气有些欠抽,“因为想对你好?”

    任鸢飞:“……”

    她将头埋进膝盖中,懒得看他一脸的茫然,语气骤然生疏,问道:“你还是说说怎么找到施忆如的吧。”

    “她自己回来的。”他淡漠的说。

    任鸢飞紧揪的心蓦地落下,“她自己回来的?什么意思?绑匪把她放了?”

    “你晕倒的第二天,她就回来了。”司徒君看着她,慢条斯理的开口:“她根本就没有被绑架,被绑架的是另一个少妇。”

    任鸢飞彻底懵住,脑子许久才反应过来,司徒君把一切的来龙去脉一一讲解。原来那天豆腐西施根本就不在店里,而是去了乡下祭拜亡夫,任鸢飞约她的口信根本没有带到,带口信的人看着紧闭的大门还以为施忆如已经去了。

    昨晚瑜娘去西施店里吃豆腐,不料鞋袜被茶水打湿,西施便借了双鞋给她,所以失踪的人其实是西村口绣房里的瑜娘。

    这瑜娘也是新婚不久,才年芳二十,任鸢飞是知道的,这门亲事虽不是她亲自谈妥的,却也亲自上门考核了情况才签字盖上印章的。

    这瑜娘生的秀气端庄,肤色白嫩无比,双目流动,秀眉纤长,月牙弯弯。容貌甚美。瑜娘家穷一直在绣坊做工,绣坊老板近水楼台,便摘了这朵垂涎已久的鲜花,纳为妾室。

    想到这里,任鸢飞猛地抬头望着司徒君颤声问:“三年前李大山的媳妇也是在望山坡失踪的,难道说……是同一人所为?”

    司徒君沉吟了一下,道:“不错。”

    这没来由的证实,不经让任鸢飞心头一震,她昏睡的这三天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她惊恐的问:“难道说……”

    “瑜娘的尸体已经找到了,和三年前李大山的妻子死状一样,李大山已经在解剖了。”说道这里,他神色黯淡,“不过,他已经在停尸房呆了两天了。”

    任鸢飞头皮一麻,神色仓皇,“不行,我得去看看,他这么把自己关在尸房会疯的!”

    司徒君一把拉住她,犹豫了一下,起身道:“那我陪你一起吧。”

    两人来到入殓房时,六子看到任鸢飞疲惫的脸上闪过惊喜,看到她单薄的身影时,又忍不住担心,他扭头看到新知府又恭敬上前禀报:“大人,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任鸢飞看着门口放置的饭菜,又看着紧闭的木门问:“两天来他一直没吃东西?”

    “对,一直把自己反锁在里面,还叫我们不要打扰他!”六子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任鸢飞焦虑的看了眼木门,想到李大山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希望透过这次事件还原他妻子遭受的一切,并把真凶缉获,压力非常,他又是牛脾气,找不出原因还不把自己锁死在里面!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任鸢飞胸前提气,上前一步直接在司徒君面前硬生生用脚劈开了木门!

    司徒君:“……”

    六子:“……”

    六子对于任鸢飞的脚力早就领教多次了,所以显得比较淡定,只是微微有点担忧,又要换门了!他再去看司徒君的面色,发现他至始至终都面无表情时,六子吃了一惊,这大人当真喜行不露于色,泰山崩于眼前也就这个表情了。

    司徒君随着任鸢飞踏步进去,比较镇定的还有李大山,门被突然踹开,他还是专心致志的摸着尸体,犹如描绘丹青一样细致。

    任鸢飞捂着口鼻,凑近一看,不由脸色一变,立刻捂住嘴跑到门边吐起来,六子慌忙拿过水袋给她涮口,干呕了很久她才捂着肚子勉力撑在六子肩头,道:“扶我回去。”

    来到李大山旁边时,就连看惯尸体的六子也一时没忍住差点当场呕吐,他掀起衙服一把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两人一脸狼狈的看着十分镇定仿若没有嗅觉的司徒君,都暗暗钦佩。

    开窗通风后,屋里的腐尸气味总算淡了些,看着冰床上被大卸八块的尸体,任鸢飞忍不住抽筋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和瑜娘有仇呢!你需要剖得这么琐碎么?简直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