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 与君初相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36本章字数:3104字

    与此同时,正在和聂冬昱聊得火热的宋微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乔缨喝醉,我先带走。”

    “靠!”宋微一下子没有忍住就爆了粗口,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移动,“你们不是离婚了吗?你有什么资格乔小缨带走!”

    发了短信似乎还不解气,直接就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是宋微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被拉入了黑名单。

    “草!”宋微又忍不住骂了声,将身边垫在背后的靠枕,捞出来直接往旁边一扔,然后无声的掉在了地上。

    这个周贱人!又将她的电话拉黑了!

    聂冬昱走过去,将靠枕捡了起来,重新放了回去:“在气什么?”

    “没什么。”宋微还是有些怒气难平,但是在对着聂冬昱的时候,却立马又变了一个样子,“你将手机留给我,我过几天联系去工作室。”

    “好的,谢谢宋微姐。”

    “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还是叫我宋微吧。”

    因为不知道乔缨剧组下榻的酒店在哪里,周慕便直接将人给带回了家。

    她正乖巧的倚在他的怀中。

    周慕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突然觉得如果她能永远这么乖该多好。

    因为她走得急,家中她的衣服也都还没收拾。

    周慕很快就找到了她平日喜欢穿的一件睡裙和内衣,然后抱着人就直接去了浴室。

    两人夫妻多年,该发生的不该发生,都发生了,如今虽然已经离婚,但也还是可以坦诚相待的。

    忍着火气,将她收拾干净后,就塞进了被子里,而他则有脱了衣服,重新洗了一个冷水澡,这才出了浴室,掀开被子,也跟着钻了进去。

    一翻身,一伸手,那人便触手可及。

    这是奢求了二十年的事。

    虽然五年前已经达成,可他比任何的都明白,她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婚姻当回事。

    要不然,当时离婚,也不可能离得这般干脆。

    潇潇洒洒的就签了字。

    他叹了口气,闭着眼将人像以前那样,重新揽入怀中。

    熟悉的香味充斥了他的鼻尖,微微浮动。

    虽然醉酒,但是什么时候该起,她还是有分寸的。

    这天还没亮,乔缨便自发的睁了眼,虽然头还是有些昏昏胀胀的疼,却比之前好了很多。

    她裹着被子翻了一个身,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呵欠。

    手中却触及到了一样温热的东西,她愣了几秒,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躺在她身边的人儿。

    人还未醒,一对很好看的眉毛正拧了起来,脸蛋清俊干净,当年她就是被他的这副皮囊给迷了心窍。

    才会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和他结婚。

    乔缨头疼的用手捏了捏眉心,正想着一会儿人醒了该怎么办的时候,乔缨有抬眼看了一下周慕。

    那人睡的死死地,就算她走了,他也不会知道,至于以后如何……

    乔缨蹑手蹑脚的爬下了床,快速的从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换了后,这才拿着自己的包,自认为悄无声息的出了房门。

    在房门合上的那一瞬间,躺在床上的男人蓦然就睁了眼。

    他看着那扇门,良久才翻身,将脸埋进了她刚刚躺过的枕头中。

    那里,还有她的味道。

    好不容易跑出了周慕的房子。

    刚一出电梯,乔缨便直接打了车,杀向了剧组。

    今天她的戏是在下午,本来早上是可以不用来的,可是发生了这件事,乔缨心中到底还是有些怒难平。

    她一到剧组,甚至来不及打招呼就直接冲到了宋微的化妆间。

    她正靠在椅子上化妆,看见乔缨气势汹汹的冲进来,宋微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乔缨拉过椅子在宋微的身边坐下:“昨晚,你为什么把我交给他?”

    “不是我不想管你,是我没有这个胆子管你好不好!”宋微身子一颤,“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凶,他一看过来,我瞬间就像只小白兔一样,哪里还敢和他抢人。”

    “而且,你们是在洗手间遇见的,我将你带走,直接就给我发了短信,发了之后还把我拉黑了。”宋微将手机摸出来,摔在了乔缨的身上,“你自个打一个看看!”

    “我有用的时候,就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没用就直接拉黑名单?”说到最后,宋微是越来越气在,只恨不得直接上门讨一个说法了。

    这下,变怂的人成了乔缨。

    她将手机还了回去:“呵呵,他就是那个性子,你干嘛和他计较这些啊。”

    “我计较?你怎么不说是他太过分了啊!”宋微瞪着乔缨,“护犊子也不是你这样护的,老子和你十多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男人?”

    “我和他还是二十五年的感情了。”乔缨辩解了一句,抑郁的将身子蜷在了椅子上,“对了,你昨晚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啊。”说道昨晚,宋微一下子就变得眉开眼笑的,“昨晚我可是捡到了一个宝了,你可不许和我抢啊!”

    乔缨一脸“你是禽兽啊。”看着她,两只眼中都写满了不可思议:“我对年纪小的不敢兴趣。”

    宋微摆摆手,看着镜子中美艳动人的人儿,倏然就笑了起来。

    “你别高兴的太早。”乔缨换了一个姿势,翘着腿,“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这笔买卖可不划算。”

    “我的乔大小姐,感情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可不是什么买卖。”宋微画好了妆后,转身很正经的看着乔缨,直恨不得用手指戳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掰开好好看看,她的脑子是怎么构造的。

    乔缨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宋微有些看不下去的踢了她一脚:“一会儿聂冬昱来了,你帮我照看着一点啊!”

    “我现在的绯闻已经是全网黑了,你让我照顾聂冬昱,你还真是觉得我身上的绯闻太少了是吧?”乔缨不太愿意理她。

    “就你那个绯闻,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宋微伸手将乔缨的头发揉成一团糟,得意的哈哈大笑,“昨儿你肯定没休息好,反正现在也没你的戏,不如先回酒店去休息休息。”

    晚上的时候,她便正式杀青。

    宋微弄了一个杀青的饭局,死拖硬拽的将乔缨给哄了去。

    虽然在场的都不知道乔缨的家世如何,但是都明白,她的家世不简单,是以没有几人刚上去劝酒。

    宋微将聂冬昱弄了过来,将他的位置安在了乔缨的身边,一副不嫌事大的样子。

    乔缨暗中瞪了宋微一眼,埋头开始吃饭,不过却没有碰酒。

    饭局嘛,就是唠嗑喝酒联络感情。

    酒过三巡,饭桌上的人也是越来越闹腾了。

    乔缨不太舒服,和导演了说声后,就直接拎着包走了。聂冬昱看了看宋微,然后又立马跟了上去。

    宋微还在那儿和他们推杯换盏的,脸上一派笑意。

    从电梯直接下到停车场。

    聂冬昱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乔缨的后面。

    直到上车——乔缨转身靠在她黑色的轿车上,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眼:“你跟着我做什么?”

    “宋微姐说,让我负责送你到酒店。”聂冬昱站在原地,有些羞涩的低了头。

    “不用。”乔缨转身,直接将驾驶室的门给拉开,坐了进去,“为了防止你一出道,就打上绯闻的标签,我们还是离得远一些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如果传绯闻是我老板下达的命令,我可以当做带带新人,反正按照微微说的,我绯闻缠身,多你一个人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但我不喜欢有人踩着我出道。”乔缨将车门拉上,打开了车窗,“所以,你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

    聂冬昱有些难堪的伸手握紧了垂下来的衣角。

    “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我话中的意思,你应该听得明白。”乔缨说完,便发动了车子,没有再看站在一旁的聂冬昱一眼,径直就驾驶了出去。

    停车场的灯忽明忽暗的,聂冬昱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就垂头丧气的走到了另一辆车的旁边,将自己蜷缩了起来。

    当宋微和导演制片人喝完酒下来,看见的就是聂冬昱像个被人抛弃的宠物一样,可怜兮兮的。

    她步履蹒跚的走了过去,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怎么,乔小缨没有让你送她?”

    “嗯。”聂冬昱半抬了头。

    “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她就是这样慢热的性子,你没走刚好送我回去。”宋微摸出了车钥匙,扔到了他的身上了,“走吧。”

    纵然在不想,乔缨还在工作室中见到了聂冬昱。

    多日不见的老板坐在椅子上,手边摆着手机,没一会儿手机便响了起来。

    乔缨拉着椅子在老板的面前坐下,就听见宋微笑道:“宁暖姐,你和老板娘可以在恩爱一些的,都在工作,还一直微信微信的发个不停,你这不是在虐我们这些单身狗吗?”

    姜宁暖将手机一放:“好,我不发微信了,对了你介绍的那个人是谁啊?”

    “喏,就是他,聂冬昱。”宋微风情万种的撩了撩头发,“宁暖姐要不要听听?”

    “录音棚还有空的吗?”姜宁暖转向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如果有,就带他去试试音。”

    “缨缨,一起去?”

    “不了,我补个觉。”乔缨伸了一个懒腰,转身就坐到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