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章 婢女红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30本章字数:2574字

    许久前的事情,红腰已经不记得了。从有记忆开始,她就在赵府中,赵府的老爷是个满脑肥肠,巴结权贵的奸人。

    红腰见到这位老爷的时候,从来都把头低着,那天,她陪着去荷花池,荷花池的倒影中,照出了红腰的样子,老爷一见,眼睛就直了。

    恰好当时,晋安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当了十七年喂马人的王三,前几天他的妇人,在一个晚上被一个太监侮辱了,王三哭爹喊娘,恨苍天不开眼。

    结果没有想到,两天以后,宫中居然下了圣旨,把王三提为了晋安城的太守。

    这突如其来的横运,让王家全家都幸福的如在天上。而王三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那个侮辱了他妇人的老太监,怕是在宫里是个贵人跟前的红人。

    此事于是轰动了街巷,马上就有人提着厚礼上门,拼了命请王三给老太监牵线。可是很快全晋安城的人都知道了,这老太监,什么都不要,就要女人。越漂亮娇媚,越能得到垂青。

    那赵家的老爷看着荷花池中红腰的一张脸,当场就垂涎不已,以为奇货可居。

    红腰还能记得,白绫在自己脖子上勒紧,她一点点窒息,是种刻骨铭心也不足形容的感觉。可是为什么,她没有死成呢?

    这个疑惑,在过了几天风餐露宿,饥寒交迫的生活之后,在红腰心中就变得不重要了。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完全可以开始新生活。既然在赵家人眼里她死了,就代表,她已经彻底摆脱了赵家人。

    想明白的红腰,很快找到了现在的主人家,姓顾。

    顾家是个家境富裕的商户,这也是红腰挑中的,普通的百姓,靠着小生意过日子。不涉及官身,也许就少很多麻烦。

    红腰伺候顾家的女儿,顾小姐。

    因为顾小姐正当待嫁,为了马上的成亲做种种准备,而顾府人手不够,才在外面贴出了招聘丫鬟的告示,被红腰捡了个便宜。

    红腰对现在的生活没什么不满,顾小姐是个很和善的主子,见红腰和自己年纪相仿,直把红腰当做亲姐姐般。还开心地对红腰说:“腰儿,以后你就姓顾吧,以后我嫁给萧郎,你还跟着伺候我。”

    多好啊,作为婢女能被主人家赐予一样的姓,这样的殊荣红腰从前从来没得到过。

    她心里发誓要伺候好顾小姐。

    顾小姐要嫁的萧家长男,和顾小姐是青梅竹马的,顾小姐本人对这桩婚事是憧憬着许多浪漫的心事,红腰也对顾小姐高兴,她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知道世间有情人能成眷属,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情。

    这日,顾小姐看红腰身材单薄,再比对自己丰腴的身材,心里就认定了红腰真是可怜人,才长成这般单薄纤瘦。她盯得久了,忽然发觉红腰的腰身真是婀娜多姿,竟是一下红了脸。恰好红腰望过来,她立刻拉住红腰的手,红着脸说:“好腰儿,你这样好,不若,以后你就跟我一同嫁给萧哥哥,这样,我们就是真的姐妹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红腰愣住了,她看着顾小姐的神情,忽然明白她是当真这样想的。先前顾小姐说让她跟着去萧家伺候,可是如今说让她一起嫁给萧仲白,那可就大大不一样了。

    而顾小姐看红腰不说话,自己倒先不好意思起来,忽地一跺脚,跑了出去。

    红腰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某一处,慢慢地就化开了。

    能教出顾小姐这般纯真的女儿,顾家全家自然都是老实本分,红腰自进顾家来,除了伺候顾小姐那点活,完全没感到自己被当做下人对待。

    这些时日,顾小姐或许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半生流离的红腰,还曾那般惨烈“死去”,面对这些温情,一贯平静的心中,竟然也感到暖意来。

    红腰非常尽心地为顾小姐整理着嫁妆,她一直都是一个合格的婢女,能吃苦能耐劳,一切以主人的喜好为先,除了先前主人家那般不把她当人看的恶劣行径,红腰甘愿为了一个好的主人付出一切。

    这天,随着成亲日子一天天的临近,顾小姐也比往日更加的高兴。

    可是顾老爷一脸惊慌地冲进来,对着顾夫人叫道:“不好了!那,那萧家上门来退亲!”

    毫无准备的顾夫人被惊得从椅子上跌下来:“什么?!”

    这时候还早,所以红腰是陪着顾小姐,还给顾夫人问安的。顾夫人和顾小姐母女情深,女儿要出嫁当然更加舍不得,顾小姐也不舍得离开顾夫人,两母女这段日子一直没事就待在一起,因为总觉得以后想在一起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顾老爷这一句话,等于是屋子里顾夫人,顾小姐和红腰都听见了。

    顾小姐脸色直接就白了,嘴唇颤抖,连个话都说不出来。

    红腰眼疾手快扶住顾小姐,就看顾小姐的眼泪已经从眼角溢了出来。

    这样的打击,太沉重了。

    顾夫人上去就揪住了顾老爷的衣襟:“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顾老爷是妻管严,这时候更加被顾夫人逼问得哑口无言,唉声叹气地说道:“萧家的人在前院坐着呢,你自己去问问吧!”

    顾夫人当然要问,别看顾夫人这样,可不是那等任人欺凌的弱女子,她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一边亲自拉了女儿顾小姐的手:“闺女,你别哭,娘去亲自问问萧家那帮没心肝的!”

    说着就拉着顾小姐往前院去。顾小姐性情温柔婉约,没有遗传到自己娘亲的霸气和彪悍,此时虽跟着顾夫人走,却是一边嘤嘤止不住的哭。

    红腰当然不放心,赶紧跟了顾小姐身旁,一边用手帕给顾小姐擦眼泪。

    到了前院儿,果然好几个萧家人都坐在了那里。让红腰意外的是,萧家长男——萧仲白也在。萧仲白把自己头低着,一副不愿意直接见人的模样儿。

    就好像已经在自己的头上贴上了做亏心事的标签儿。

    见他这样,最受刺激的又是顾小姐,原本刚好转的眼泪又开始如山洪一样歇不住了。

    顾夫人大踏步走到萧家老爷的面前,照着萧老爷的脸就啐骂:“你凭甚么退我家闺女儿的亲?”

    这问的是好,不拖泥带水直奔主题,两家都到了这样,哪还需要拐弯抹角。

    萧老爷面对顾夫人盛气凌人的质询,竟然还坐得住,没有露出一点慌乱之情,他看着顾夫人说道:“退亲就是退亲,哪还有什么说的。婚书我们带来了,不管你顾家说什么,这门亲事也就此作罢。”

    对方退亲不仅没有丝毫惭愧,反倒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比顾夫人还要盛气凌人。

    顾夫人登时就站不稳了,被气得摇摇晃晃,顾小姐的哭声更是要把屋顶都震下来了。

    幸好顾老爷这时及时从后面赶到,看到夫人和女儿这幅模样,顾老爷脸上显然也是挂不住了,他望着萧家的一众来人,道:“退亲也总该给个退亲的说法,这样你们让我家女儿怎么见人?况且湘儿和仲白也是两情相悦……”

    “可不敢这么说!”萧夫人尖利地打断了顾老爷的话,抬起萧仲白的脸,道,“顾老爷你也看看我们家仲白,这模样,分明就是你们家闺女看上了我们家仲白,哪个同你们两情相悦了?”

    这脸打的有点狠,顾小姐开始像她娘一样,站立不稳摇摇欲晃了。

    红腰也开始不忿,她扶着顾小姐,想起就在前不久,这个萧仲白还给顾小姐写了情诗,那个字字句句,才叫人脸红发热。

    这才几天,上门退亲不说,竟然还否定了两情相悦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