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3281字

    宫女们依次举着秀女的画像,五个一起并排展开画像在两宫太后面前,最次一等殿前失仪的自然昨天就出宫了,画像也不在此列。李太后和陈太后回想着昨日见着的秀女讨论是过还是留,过的画像卷起,也许不再有得见天日的时候,就像画像的主人,人还在宫中,却已经和最后五十人并无关系了。

    留下来的画像另站一边,两宫太后还要斟酌一下。

    “这个不好,眉眼上挑,有狐媚像。”李太后说着,旁边的宫女就记下。

    “郭嫔在慈宁宫外见了秀女?”李太后侧身看着来汇报的宫女说。

    “是,在慈宁宫外碰上了,郭嫔的轿子还停留了一下。”宫女说。

    “这个郭嫔太不像样子了。”李太后皱眉说。

    “你可别想着把她叫来训斥。”陈太后见她皱眉就说,“现在秀女进宫,她就指着在秀女还未承宠之前怎么把皇帝的心思再揽上几分,她前脚来了慈宁宫,皇帝后脚就要去她的翊坤宫。你自己也是后宫过来了的,这种伎俩你还看的少了。”先帝在时,李太后和陈太后都不是圣眷浓的人,冷眼旁观宠妃行事,也是见的多了。

    “日后自然有皇后管她。”陈太后说,却对尚宫说,“刚才那个秀女还是留下吧。”说的是那个狐媚像的秀女。

    “这次秀女中最好看的就是那个叫王芷溪的。当真是天姿国色,我见犹怜。”陈太后说起其他。

    “确实不俗。”李太后几个运气下来,继续和陈太后说秀女,“刘沐兰也不错,娇憨明媚,中气也足,这样的女子子嗣运好。”

    “哀家看着秀女是个个都好。”陈太后说,“把这些画像送到乾清宫去,让陛下也过过目。”

    “看样子个个都好。”李太后说。“只是少不得还要反复相看,才知道资质如何。”

    “陛下,郭嫔娘娘让人送了一盅甜汤过来。”冯尚端着甜汤上前来谄媚的说。

    “搁着吧。”朱翊钧盘腿坐在炕上看奏章,并不抬头。冯尚想着袖筒里翊坤宫宫女塞的银子,又笑道,“听说今天这道甜汤是娘娘亲手做的,从一米一豆开始都不假人手。”

    “她还有这份心思。”朱翊钧奇道。“端上来尝尝。”

    “陛下,慈宁宫的姑姑在外头等候。”张成进来通传,“太后娘娘送来秀女的画像让陛下过目。”

    “是吗,宣进来看看。”朱翊钧说。冯尚暗自道倒霉,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送画像了,看来今天陛下不会去翊坤宫了。冯尚侧到边上再不说这郭嫔娘娘的甜汤如何,只偷偷打量陛下看秀女的神情,陛下最感兴趣的要去储秀宫偷偷卖好,其余般般的倒是可以去翊坤宫卖个好。

    朱翊钧飞快的过着画像,看见有漂亮的也点头,张成知道他的心思,等看到贴着安定坊王大姑娘标签的画像,自己抖落展开了走到朱翊钧面前。

    “这画的什么玩意?”朱翊钧一口甜汤险些没含住。画像上的王容与,鹅蛋脸变成月饼脸,两道粗眉,说不上来丑,也是兴致全无。

    张成低头看一眼讪讪的说,“这宫里画师也是运气,不知道哪张画的像,哪张画的不像。”

    “也不一定,我瞅着其他姑娘都画的眉是眉眼是眼,说不定这位秀女就长这样呢。”冯尚说,他是条件反射的张成说什么他都要刺上一句,“这样的也采进宫了,也不知道采选太监是干什么吃的。”冯尚听说采选太监可是油水不少。

    张成同情的看了一眼这个傻子,这姑娘是陛下采选进来的,你听听陛下的口气,是这画的什么玩意,不是这人怎么长这样,明摆着陛下见过人家姑娘呢。张成心里默念,莫急莫慌,好日子在后头,只有跟着陛下走,首领太监跑不了。

    朱翊钧挥手让张成把画像卷了。“算了,丑的也挺别致。”

    “嘤嘤嘤,陛下这么说实在太过分了。”王容与正拉着杨静茹下五子棋呢,王芷溪突然跑进来,坐在王容与身侧,不一会就红了眼眶鼻头,再一眼,眼泪就簇簇的下来,梨花带雨的说着。

    “陛下说什么了?”王容与不解。不是,陛下说什么了你到我这哭什么。“快别哭了,让人看着不像。”

    跟在王芷溪进来的宫女叫芳若,一开始就巴着王芷溪伺候,尽心尽力,当殿里其他秀女不存在似的。此刻自然也知情识趣的替王芷溪说她说不出口来的话,“刚刚陛下身边的冯公公过来储秀宫,说陛下说,陛下说,”

    “有什么话直说就是,结结巴巴做什么?”杨静茹似笑非笑的说,“你要不想说你们主仆还能巴巴的从前殿过来。”

    王芷溪面色微红,“我只是替姐姐委屈。”

    芳若说,“陛下说姑娘丑的挺别致的。”按说王容与是王芷溪亲姐,她该尊敬些的,但是观王芷溪行为举动,自然知道这位亲姐,维持着面上的尊敬就成。

    “芳若。”王芷溪喝道,她看着王容与说,“许是画师技艺不精,把姐姐画丑了。姐姐和丑何曾挂上边,等陛下亲自见了姐姐就知道。”

    “那也挺好的。我也想回家了。”王容与闻言先笑了。

    “只是一句戏言,何至于就回家了。”王芷溪说。“姐姐不要说气话。现在已经在宫中,姐姐说想回家,被有心人听了说一句姐姐不想留在宫中是大不敬,就坏事了。”

    “有心人不就在面前吗?”杨静茹笑说。

    “姐姐当真一点也不在意?”王芷溪问。王容与面上看不出丝毫羞窘,这女子哪里有不在意自己容颜的,尤其是会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的评价。如果今天是她被陛下说丑的别致,恐怕投井的心都有。前殿正殿中有一个秀女,是天足,如今被人挤兑的,不得已会做起宫女的活计,只求能过的轻松些,偶尔也能撞见她在角落里嘤嘤的哭,捶着自己的脚。

    王芷溪没有伙同去欺负她,别人问起只说我姐姐也不曾缠脚,看她如此可怜,我也感同身受,难过不已。刘沐兰倒是替那个秀女出过几回头,“都是同殿秀女,册封没下来,谁比谁高贵,你如今在这耀武扬威,焉知背后没有眼睛看着你。”

    “我长什么样,我自己清楚,不用从别人口中得知。”王容与还有余裕落下棋子,示意杨静茹走子。

    王芷溪落个无趣,讪讪走了,回到前殿,别人见她眉眼通红就问怎么了,她勉强道,“无事,替我姐姐哭一场罢了。”

    “你可真善良,被陛下夸赞漂亮也不高兴,只担心被陛下说丑的姐姐。”秀女说,“不过你们同父异母,怎么长的差距这么大?那岂不你娘美貌胜过她娘无数?”

    王芷溪心中一跳,却正色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不置噱父母给的容貌也是孝之始也。”

    她从小就知道,她在爹面前的讨好卖乖,在下人面前立威,在小伙伴里头说些模凌两可的话让大家误解王容与,甚至王容与无盐名头她也在私下散播,这都算不得什么。和王容与交锋的次数太多,她早已知道王容与轻易不会和她计较这些小心思,有些事对王容与而言都不当做是冒犯,唯独在母亲一事上,是她的底线,不能轻碰。

    章氏并没有留下画像,等母亲掌权后换了一批下人,已经没人记得章氏的样貌。

    母亲一个落魄远房亲戚来投奔,母亲留她在她院里当个听差的,为了讨好她,那个年轻妇人也说了今天类似的话,都是一个爹生的,二姑娘美若天仙,大姑娘远不如以,可见章氏的容貌和太太的容貌相比自然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当时听了这个话自然高兴,因为无论是她还是母亲心里都是这么想的。只是没想到这话传进王容与的耳里,一向温言笑语,好似什么不在意的人,直接叫了人把那个亲戚绑了,要打了十板子赶了出去,名义就是妄议主母,亲戚当然不服还有些子力气,和来人缠斗起来。

    就在她的那个小院里扭打起来。

    她被奶娘抱着瑟瑟发抖,从奶娘的肩膀看过去,王容与挑着眉对亲戚说。“我可知道你为了讨得母亲信赖是主动签了身契的。既然签了卖身契,就是王家的下人,我要卖你,只是一句话的事。”

    然后她就看见原本斗志昂扬的亲戚一下摊在地上,涕泪双流的跟姐姐磕头,“大姑娘饶命,是我猪油蒙了心,说话不过脑子,我嘴巴碎,我该打,大姑娘教训我是应当的,我不敢躲了,不敢躲了。”

    “我既站在这,我母亲,便是已经死了,也是这个宅子里的主母。”王容与一一扫过她院里伺候的人,所有人都不由低下头瑟瑟发抖,那时候王容与也才十一岁,身量未涨,比她高的下人已经不敢平视她,“如果还有下次妄议主母,我就不会这么仁慈。”

    王芷溪记得当时她还被吓的发热,奶娘彻夜抱着她却不肯去叫大夫,“好姑娘,你且忍忍,都怪那个嘴碎的,心里想想就是为什么要说出来?太太也遭了瓜落,老爷发好大的脾气,太太现在在祠堂里跪先太太的牌位呢,好姑娘,你要怜惜你娘,一定要忍过去。”

    王芷溪自那时就明白,除了一副皮囊,她与王容与,相差甚远。于是她学得多才多艺,孝名和美名一同远扬,于是她明珠之名愈胜,王容与的名字衬得灰扑扑的。

    她忍不住每次去和王容与比较,若站了上风,就志得意满,心下十分满足,但一想到王容与并不在意和她比较,这一点满足又变了味,酸涩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