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268字

    张成每天晚上下值的时候会去找安得顺问问储秀宫的情况,不拘于只问王容与,一届秀女最少要留五十人,值不定里面还有其他有造化的,也得留个心结个善缘。

    “今天小冯公公到储秀宫来了。”安得顺说,乾清宫往前数就是两个冯公公,冯保是冯大伴,冯尚自然是小冯公公了。

    “猜到他今天就会去。”张成呲道。“昨夜可是放亮了招子盯着陛下的脸色看,今天不得去看看秀女,卖个乖。”

    “是啦,小冯公公说陛下已经看过秀女的画像了,称赞了其中许多秀女的花容月貌。”安得顺说完还有些不忿,“还说陛下说王大姑娘,丑的别致。”

    “什么?那小子还说了这个话?”张成惊到。“那大姑娘当时在场吗?神色如何?”

    “大姑娘自搬到后殿去,除了早晚课,很少去前殿,小冯公公去的时候,大姑娘没去前殿凑热闹。但是这种话,自然有人巴巴的送到她耳边。”安得顺说,“我偷偷看了一眼,大姑娘看着像不在意,但是前殿秀女的嘴可刻薄了,我听了都觉得难受,何况大姑娘呢。”

    “冯尚小子是做大死了。”张成说,“行了,这事你先别跟人说,我去跟尚膳司打招呼,这些天给大姑娘的点心膳食上心些,你安稳的送到大姑娘桌上。”

    “好的。”安得顺说,“可是张哥,陛下真说了这种话吗?”

    “陛下说画师画的画像呢,你都不知道画师画的大姑娘成什么样子了?”张成摇头说。

    “大姑娘虽说不上是最漂亮的,一定是心最好的。”安得顺说。“大姑娘一定会有造化的。”

    喜桃把膳食端上来,原是各自安静的在各自的炕桌上吃着,另一个隔间的秀女突然凑过来头来说,“王姐姐,你的膳食怎么看起来跟我们的不一样?”

    “有不一样吗?”王容与看一眼,麻油捆鸡,椒香鱼片,大片牛肉蘸酱,瑶柱鲜菇盏,如意豆腐汤,她喜肉,不喜绿叶菜,有些话并不用说,喜桃每日给她摆膳收膳盘,不过几天就摸清了她的食性,之后的膳食就越来越合心意,“想吃的话一起过来吧。”

    “好啊。”秀女说。昨日乾清宫的公公来说了消息,前殿的人都热闹疯了,后殿虽也有两个被夸漂亮的,但是只有王容与被说丑的别致。

    秀女的心理是看见被夸漂亮的心里酸酸,却又不服气,肯定是她们给画师的荷包大,等陛下见了真人,这满宫又有谁不漂亮呢?但唯一一个被说丑的在后殿,同为后殿的秀女都有些恼怒薄羞。

    人是最会抱团的生物。经过几天,这储秀宫中,前殿和后殿,主殿和配殿,隔间和隔间,已经是派系分明。前殿自然对王容与落井下石,后殿的人却做不到,尤其是和王容与一起住在主殿的秀女。

    王容与挺好相处的,人又沉稳,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把她当主心骨看,如今她被辱,后殿主殿中的人在她面前是只字不提,像是未曾听说过这样的事。

    王容与自然感受到这份小心翼翼,好笑之余又觉得暖心,毕竟她的好妹妹可是一天一次的往后殿跑,每次都委委屈屈泪眼婆娑的说,姐姐她们这么说你,我真替姐姐觉得委屈,然后她的好宫女就会把前殿那些刻薄之话如实跟她说。

    而这些认识不过几天的陌生人,而且还是竞争对手,却愿意保护她。这份情她心领了。

    三个炕桌拼在一起,六个秀女肩膀挨着肩膀,所有人的膳食都摆在一起,如此就真看出王容与和其他秀女膳食的差距,王容与五个菜有三个是扎实的硬菜,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山珍海味是尽有,其他人的膳食除去一汤外,三个绿叶菜里带点肉片,只一个硬菜。

    “你上次不是问我为什么不给画师塞荷包?”王容与心中也惊讶膳食的区别,她没有看别人餐桌的癖好,虽每餐都吃的合意,想着大家都是五个菜的份例,想来喜桃只是花点心思和银子挑拣一下让她吃的合意,如今一看,这合意倒不是喜桃光用心思和银子就能做到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王容与柔柔的一笑,“上次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给荷包给画师,现在可以告诉你原因了,因为我的荷包都送给尚膳司的。”

    “姐姐太任性了。”崔一如说,“如果当时给荷包给画师,姐姐就不会。”

    杨静茹瞪她一眼,举箸夹一块麻油捆鸡放进嘴里细细嚼了后才笑说,“这才该是宫廷膳食应有的水准。实不相瞒,这每日的膳食我用着,都不比我母亲的厨艺强几许,想想以后都要吃这种膳食真真是唉声叹气,索然无味。”

    刘静也尝了一筷子才说,“要我说姐姐这荷包送的不亏,每天能吃着这些好吃的,还有什么需要挂在心中置气,那画师画了那么多画像,被夸漂亮的才几个,显然九成九的荷包都白送了,还不如送给尚膳司,自己吃个自在。画师画的奇怪一点,陛下见了心中疑惑,到底也是挂在心上了,还是独一个,日后再见了真人,呦,原来是个美人。这么算来,还是占便宜了。”

    王容与开怀笑,“你们一个个这么会说,看来日后用膳不叫上你们都不行了。”

    “好姐姐,我们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呢。”崔一如甜笑说。

    热热闹闹用了膳食各自午休,王容与习惯饭后慢步一刻钟后再睡,此时就围着后殿的西府海棠转着圈呢。

    “姑娘中午没用什么,下午该饿了,今天的点心是芝麻核桃酥,姑娘下午饿时偷偷吃了,也没几块,分了姑娘就要挨饿了。”喜桃陪着她说,中午其余人都喜欢吃王容与的菜,但是她们的菜王容与又不喜欢,吃的就少了。

    “今天的点心不是白糖发饼吗?”王容与笑问。“这宫里的银子也太好用了些。”

    喜桃闻言低头,“对不起姑娘,除了前几日的膳食是我去尚膳司拿的,之后都是安得顺拿过来的,我见他拿过来的都是好的,也曾问过,安得顺说是另有人吩咐的,一定要姑娘吃好,让我一定送到姑娘案前,其余别管。我不知道姑娘不知道。”

    王容与手伸进海棠丛中,轻抚还未开放的海棠花苞,“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姑娘?”喜桃不解。

    “不去管他,他送来我就吃。”王容与,“只不过你明日得跟他说送来的分量要足一些,不然,王姑娘就要饿肚子了。”

    秀女来宫中的时日渐长,人越来越少,早晚课已经结业,白日里能活动的范围也渐渐从储秀宫扩展到宫后苑。“两宫太后都是极喜欢佛教的。”姑姑说,第一次来说秀女们可以去宫后苑钦安殿的侧殿去拜佛礼佛时,侧殿几乎人满为患。

    是潜心想求得好位分也好,还是要投两宫太后的好也好,这侧殿都成为火热之地。

    先帝笃信道教,对钦安殿大加修葺,重造庙宇,再塑金身,常常于此设斋打醮,贡献青词,两宫太后喜爱佛教,先帝去后,钦安殿正殿不动,东西侧殿改成佛堂了。不比正殿只有皇帝去求的,侧殿这宫里有心的都可以去拜一拜。

    原先宫中大量的道士道童被迁出宫, 取而代之的就是比丘尼。

    王容与也去过一次,不同于秀女跪在佛前长长诉说心事,王容与是站三跪三再站三拜后就出来,佛堂也有东西配室,里头供奉着一些佛经,王容与拜过菩萨后就走到这拿起经书看。

    “姑娘不同其他秀女,拜佛是少见的干净利落,可见是心中无所求?”一个慈和的声音传来,王容与回头看,是一个看不出年纪的比丘尼,看她的脸仿佛沉淀着岁月,但是额角眉间不见皱纹,倒是疑惑起年纪来。

    王容与合十礼与比丘尼,“心里常常念着菩萨,到了菩萨跟前,倒是不知道还要多说什么。”

    “姑娘,贡献菩萨的经书要换了,看姑娘颇具慧根,不如姑娘抄上一卷敬献佛前。”比丘尼合十道。

    左右无事,其他秀女也没那么快出来,王容与就跟着比丘尼去了,长长的桌子,是比丘尼寻常诵经的场所,比丘尼拿来笔墨,王容与蘸墨提笔。

    书法总让王容与冷静,沉浸在其中就不知道时间流逝,等王容与把一叠纸写完,才发觉夕阳已经西下,金黄的阳光照进室内,映照一格格的光斑,王容与在意的却是身边的人什么时候来的?

    王容与侧头看向身边,朱翊钧坐在那,手支着头,不知道看了她多久。对视片刻后王容与方才响起她该行礼的,朱翊钧就挥手道免礼。“反正你在我面前无礼的时候多了去。”

    “陛下不声不响的过来,也无内监通报。”王容与用眼神谴责说,仿佛你才更失礼。

    “你写字的样子真好看。”朱翊钧心情好的并不计较,他是闲来无事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宫后苑,张成眼尖,一下子就看到诵经室里的王容与,朱翊钧有心想吓一吓她,等进去看她沉心静气的在抄佛经,就没出生,安静的在旁边坐下,开始只看字,毕竟王容与吸引他的就是一手好字,看着看着觉得王容与写字的身形也是极好看的,皓白素腕执笔,腰背挺直自然的弯伏曲线,头微低,眼睛只看着眼前的纸,半分余光也不曾分给他。“字也写得好看,这字归我了。”

    王容与收拾经文。“这是要供奉在佛前的。”

    “再说我也担不起陛下的称赞。”

    “陛下不是说我丑的别致吗?”

    王容与起身恭敬的行礼后施施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