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3540字

    之后慈宁宫那边也分批叫过去几次秀女,只是不论叫了谁,周玉婷都在里面,储秀宫里人人都说皇后已经定了,前殿自然愈发的热闹,后殿的人就沉寂的多,虽然打起精神来说要不要去前殿奉承周玉婷。但是丽景轩主殿的人没动,东西配殿也就按压住了。

    午觉醒来,阖殿无人,“杨姑娘和刘姑娘被召去慈宁宫了,崔姑娘带着人去宫后苑玩去了。”喜桃说,奉上清凉茶,“宫后苑的花一天比一天开的盛,姑娘不如也去宫后苑坐坐?”喜桃建议说。

    “我不去。”王容与说,“昨天不是说陛下出现在宫后苑了,我猜这几天宫后苑该热闹的很,我最怕热闹了。”

    难得的静谧,用来发呆就太浪费了。王容与扫一眼发现一个白瓷圆花瓶,便让喜桃去花园里随意剪了些花枝草叶回来,喜桃也是个实心的,虽然不知道王容与要干什么,就把储秀宫已经开花的品种都剪了一支带回来,再加上树叶,炕桌上被摆的满当当的。

    “春天真的到了,花都开的这样多了。”王容与捏着花枝笑说,“你再去找些容器来,既然摘下了这么多就不要浪费了。”

    窗棂被敲响,王容与扭头去看,站在那笑岑岑看着她的不是朱翊钧又是哪个,王容与下意识的就去扭头看四周,喜桃刚去找容器去了,往外探廊下也无人。

    “非礼勿视,陛下好生让人着恼。”王容与说着就要去拉窗户。

    朱翊钧挡住窗户不让王容与关上,“我昨天去钦安殿怎么没见着你?”

    “陛下和谁有约?”王容与问。

    “那天不是你特意在那等着朕的吗?”朱翊钧说,那表情仿佛就在说朕还不知道你的心思。

    王容与真觉得冤枉的没处说理去,但是现在是当务之急让这尊大佛挪地,不然让人撞见,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陛下再不走,我只能一根白绫自证清白。”

    “这么紧张干什么?她们都去宫后苑堵朕去了,是绝对不会想到朕竟然到储秀宫里来了。”朱翊钧说,“再说你见朕怎么会没有清白?你现在是朕的秀女,见别的男人才会没有清白。”

    “陛下!”王容与加重声音道。

    “好了好了,朕就走了。不过看来储秀宫的伙食挺好啊,我觉得你的脸比上次见又圆了些。”朱翊钧说,“你可别仗着朕认识你就放纵自己,真等长的太丑被赶出宫去,朕也帮不了你。”

    王容与气的瞪眼却无计可施,巴不得他快走,难道还留下他对吵吗?

    “姑娘,你在看什么?”喜桃捧着器皿过来,见王容与跪倚在窗前就问。

    “没什么。”王容与平息心情后回头笑说,“我看外面还有没有没开花长叶子的枯枝。”

    “姑娘要用枯枝?我这就去给姑娘取。”喜桃说。

    王容与盘腿坐在炕桌前,修修花枝,心思也彻底平静下来,回想在宫里见了两次朱翊钧,因为事出突然,总是下意识的应对了,这样不行,下次见面,地点再意外也要惶恐淡定的行礼问安,其余多的一句都不说,中规中矩,他就不会再有兴趣了。

    王容与叹气,虽然还一直在自我催眠,怎么心越来越慌?自己还能出宫回家吗?

    浅且圆的容器就择叶片大的树叶打底,上面按花朵颜色大小垒成宝塔状。下托钵式的容器,找来长叶子两头用绣线绑了,立在钵中拼凑成三角帆的形状,下头散落白色花朵再用其余颜色花朵填充取乘风波浪的意思。

    若是全心投入某种行为中,心思就不浮动,到后来花材也剩的不多,便挑红的海棠两朵,后头插一支开着粉桃花和花苞的树枝配一支毫无生机的弯曲的枯枝,配着白瓷圆瓶,王容与做了一个留在自己炕桌上赏玩的小物。

    其余的盘景,就让喜桃分别送去殿室空处摆着看个热闹。

    朱翊钧回了乾清宫,路过殿前一颗宝华玉兰时停住了脚步。“今年的花倒是开的早。”孤零零的树上都是花骨朵,只有一个花苞将开未开,朱翊钧让人摘了下来,“找个白的圆花器装了送过去。”朱翊钧对张成说。

    喜桃小心翼翼捧着花景往外走,安得顺在外头候着,“姐姐,你要把这花搬到哪去,我来帮你搬吧。”

    “我给你了,你准备给我搬哪去?”喜桃问。她不是顶聪明,但是也不是愚钝,安得顺背后显然是有人,她只能分辨出这人对姑娘没恶意,而且姑娘知道是谁。

    “我能搬到哪去啊?”安得顺打着哈哈说。

    “姑娘做的景都是有数的,我得摆在姑娘看的见的地方。”喜桃说。

    安得顺抓耳捞腮的。“姐姐,不白拿你的,我这有的换。”安得顺拿出来张成交给她的,一个和姑娘桌上的花器差不的瓶子,里头一支孤零零的花苞。

    “好姐姐,这花一定要送到姑娘面前去。”安得顺作揖说。

    “你先等等。”喜桃说,把手里的花景安置好了,再接过安得顺手里的花瓶进去。“姑娘,安得顺那个猴儿不知道从哪摘了花来,见姑娘做景儿,想献给姑娘呢。”

    王容与看着那花苞,“这是宝华玉兰?”她是很喜欢木兰的,但是储秀宫和宫后苑,都少见,木兰的影子,更别提木兰里的珍稀种了。

    “奴婢不认得。”喜桃说,“只是安得顺也有猴儿的精呢,拿来一个花骨朵还腆着脸想要姑娘一个大花景。”

    王容与想去摸花苞的手停在半空,脸色变了几变,如今花都送到她跟前了,不回回去,指不定他抽风又过来了呢?再看看这花瓶,就你眼尖的还挑个一样的花瓶过来。

    王容与伸手转道把她炕桌上那个白瓶里头的海棠啊桃花都拿出来,就余一根枯枝在里头,然后把花瓶给喜桃,“喏,给安得顺去交差。”

    自觉扳回一局的王容与心情好的把海棠桃花都插在玉兰那瓶里,后来觉得海棠的红又显得有些俗气,拿了剪子把花茎剪的更短些,簪头发上了。

    秀女才出慈宁宫,陛下又去了宫后苑的消息就传到皇太后耳里。

    “这秀女不是给我们两个选秀女,是给陛下选秀女,也是时候让他们见见面了。”陈太后笑说。“干坐着也无聊,不如就三天后在宫后苑办一场春日宴,让秀女们出五六个节目,在陛下面前展示一下才艺。”

    “这与礼不合。”李太后说。“不如就在景仁宫主殿升座,让秀女依次拜见陛下。”

    “这选秀到了最后陛下也来这么一出的,多无趣。”陈太后说。

    “皇帝陛下驾到。”门口太监唱诺。

    朱翊钧走进来,先对陈太后拱手行礼,“给母后请安。”再对李太后拱手道。“给圣母太后请安。”

    “快坐。”陈太后说,“哀家正和你母妃商量,说你也是时候和秀女见上一面,哀家想着办个春日宴,这日头在宫后苑办个小宴再适合不过了,再让秀女们准备些才艺,和和乐乐多好。你母妃的意思是就在景仁宫升座,见秀女一面就可以。陛下觉得呢?”

    朱翊钧说,“母后想让秀女展现才艺解个闷,那就热热闹闹办一场春日宴。待到宴后,就去景仁宫见秀女,这次便早些吧,不适合的人就早早放出宫去,莫要耽误花期。”

    “皇帝做事从来都这么妥当熨贴。”陈太后笑着对李太后说,“妹妹说是不是。”

    “既如此,就按照陛下说的办吧。”李太后说。

    这边慈宁宫做了决定,那边尚宫局就要紧锣密鼓的置办起来,至于重头戏的秀女才艺展示,崔尚宫亲自去的储秀宫通知。

    朱翊钧回到乾清宫,冯尚端着绿头牌,“陛下,今日唤哪位娘娘来侍寝?”

    “郭嫔吧。”朱翊钧并不看那盘子里寥寥的绿头牌就说,冯尚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端着绿头牌要下去。

    张成奉上新茶,朱翊钧发现不起眼的地方那一小白圆瓶里插着的一支枯枝,“那是什么?”

    “陛下,那是玉兰的回礼呢。”张成不失尴尬的回道。安得顺把这东西给他时他都蒙圈了,陛下只说要花,没说要回礼,但是他想着陛下是眼见王姑娘在插花才想起要送玉兰过去,如果有回礼,陛下肯定开心,于是才暗示安得顺再拿一个王姑娘的成品回来。但现在回礼到了,张成又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叫你多嘴。

    千算万算没算到王姑娘还真有点浑不吝的气质。现在回礼到了,虽然不成体统,但你要不摆上去,万一下次陛下和王姑娘见面说漏了嘴,这一顿板子就跑不掉了。

    张成唉声叹气在隔间里找个了不起眼的位置放好,只盼望陛下不要看见就好。

    “拿过来瞧瞧。”朱翊钧说。有什么好瞧的呢,一个白圆罐子里头插一支枯枝,一清二楚明明白白,那罐子也没出奇的地方,那枯枝也有名堂可讲。张成小心翼翼生怕陛下生恼。没想到朱翊钧倒笑了起来。

    “看那架势像模像样还以为她挺会的,原来就这水平,真是可惜了朕一支宝华玉兰。”

    “这次春日宴上让秀女表现才艺,她要真什么都不会,就让她上去写一幅字好了。不然怎么在太后那过关。”朱翊钧说。

    “王姑娘看着不像愚笨的,应该也有才艺傍身。”张成陪着笑说。

    “样子可做不得准。”朱翊钧说,“你今日见她拿剪刀剪花枝的样子,可能猜到她不会花艺?”

    张成是是的笑笑,心里却发苦,我的陛下啊,你就没想到,不是王姑娘不会花艺,是故意就拿了一根枯枝来糊弄你呢,“那陛下,让奴婢把这拿下去,这树枝摆在这不合适。”

    “不用,就放在这。”朱翊钧说,“朕依稀看见储秀宫的西府海棠开的极好了,你去剪两支来放在这里面。”

    储秀宫的姑娘一听说三日后在宫后苑就能见到陛下,个个欢欣不已,崔姑姑说,“姑娘们才艺自己商量着办,不要太多,四五个为佳,明日有针线上人过来给姑娘们量身做衣,姑娘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四五个为佳,那到底是四个还是五个?”周玉婷问。

    “姑娘们先准备才艺,到春日宴前我会和慈宁宫的嬷嬷一同来审看,有些不太合适的就不能在春日宴上展示。”崔姑姑说。“姑娘们也大可准备一点个人才艺,如果太后娘娘或者陛下见了有兴趣,要单独展示也是有可能。”